首頁 > 言情小說 > 陽光晴子 > 宅斗我有相公罩 > 第五章 終于撕破臉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宅斗我有相公罩 第五章 終于撕破臉

作者︰陽光晴子

    天空又飄下鵝絨似的雪花。

    魏家在京城有好幾處宅院,魏韶霆所住的「凡園」則位于鬧取靜的中城街,但他沒有回凡園,而是吩咐馬車直奔風一堂。

    門庭寬闊的風一堂離運河碼頭不遠,佔地極廣,前半段就是魏家商號,魏家也在此處與商家接洽商隊、船務等生意,因而除了一進門就富麗堂皇的廳堂外,兩側皆隔有幾間雅間,讓買賣雙方得一對一的交涉。

    風一堂內,不論管事或小廝一律穿著黑色袍服,階級高低只要看衣服袖口及下擺是繡金線、銀線,一條、兩條或三條,就能看出是高、中低階的管事或小廝,眾人各司其職,甚有制度。

    此時,魏韶霆從辜十撐著的大傘下跨入氣派恢宏的大廳內,拍了拍落在肩上的幾許雪花,而幾名管事及小廝一見大當家在辜十、辜十一的隨侍下走進來,皆恭敬行禮。

    魏韶霆直接越過眾人轉往右側回廊,前往假山後方的谷平堂,那是他十九歲的弟弟魏韶華專屬的議事堂,他跨步進去,就見偌大議事堂里,一層層的紅木格架上堆放不少布料,長桌上更是一團混亂,堆滿卷宗不說,還有幾匹蘇繡樣本,他拿起略微翻看,看出這該是明年春夏款布料,皆以粉色為主,有幾匹還被抖開垂落桌旁,他再翻看桌上被打開的一本冊子,上面則詳細記錄船運開航及抵港的時間表。

    一旁站著紀三紀五,兩人是兄弟,也是魏韶華的貼身隨侍,魏韶霆兄弟倆在貼身隨侍的取名下很有默契,一個以「辜」為姓氏,一個以「紀」為姓氏,名字則以數字分。

    此時,兩個年輕兄弟一見魏韶霆進來,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等到這個大當家看向他們時,黑臉大耳的紀三才急著開口,「二當家這幾天都在看這些布料,又在看船期,安排船隊,實在撐不住了才進了里屋去睡,但吩咐我們守著,誰也不準動他桌上的東西。」說是這麼說,但他們可沒膽子攔大當家。

    魏韶霆抿抿唇,一定又是弟弟口中那句近似口頭禪的「亂中有序」吧,,反正他是看不出來,好在這兩年讓弟弟處理京城商務,倒也沒出過什麼岔子,他也就由著他去了。

    「二當家睡醒後請他過來找我,我有事找他。」他說。

    「是。」兩人忙躬身應答。

    魏韶霆步出議事堂後,辜十再度撐起大傘為他遮蔽飄落的雪花,辜十一則撐另一把傘落後辜十半步,為兩人遮了大半雪花。

    一行三人往後方的花園走去,時值冬日,只見梅花綻放,三人走過青石橋,來到另一個院落,這也是風一堂的主院,院內亭台樓閣錯落有致,九曲橋下是一灣湖水,岸旁春見垂柳,夏時荷花綻放,秋時桂花飄香,冬時梅見雪,四季景致分明,也是他與幾名好友聚會議事之所。

    魏韶霆進到寬敞的書房,先褪去身上黑色大氅,吩咐辜十將四名一等管事全找來,辜十很快的去而復返,帶回四名管事,與辜十一退出書房。

    魏韶霆坐在長桌後,看著眼前排排站的四名管事,拿著筆一邊寫一邊告知他要成親及要籌備的相關事宜,交付他們各項工作。

    沈源、劉柏雄、元十及陸成車先是不可置信的眨眨眼,接著再異口同聲的喊了出來——

    「爺要成親?」

    魏韶霆的唇角緩緩拉升,「對,你們就照我交代的去辦事。」

    四人一听可樂了,要知道他們不僅是風一堂的管事,更是雲樓干部級的一等高手,就算深入險地探查消息也面不改色,但此刻臉上盡是狂喜,頻頻作揖,又搓著雙手大喊——

    「恭喜大當家,可喜可喜啊!」

    不怪他們激動啊,魏韶霆這個主子身邊就是不見紅粉知己,他也不上青樓,這男人久沒發泄,終究傷身,他們四人有妻有妾,很明白的。

    「小少爺知道嗎?」留著一臉落腮胡的沈源迫不及待的又問,那小家伙多想有個娘親幫他生個弟妹,他是最知道的。

    魏韶霆冷冷的挑眉,一個眼風就掃過去,這一眼也是提醒。

    「大當家都說了這婚事要秘密進行,直到下聘前一月才會跟老夫人及小少爺提,你還多問!」元十長相清秀,年約四旬,臉上有一道細長的疤。

    「好了,去辦吧。」魏韶霆又說。

    四人笑得嘴巴開開的拱手離去,依魏韶霆交代的,他們其中得有人置辦成親所需之物。

    包括下聘等物都必須是上上之選,即使耗上時日也無妨。

    另外,還得找個媒人,只是礙于傅筠所要求的,這個媒人婆不能上傅府,而是在三日後與劉氏約在合悅酒樓,雙方關上門商議親事,接下來議親的事進行得更快,合生辰八字、換婚書、選吉日,事事全按著流程來,只是沒放在台面上,一律對外保密。

    幾日後,傅筠派人送信到風堂給魏韶霆,說她的父親希望能見他一面。

    這天,合悅酒樓雅間內,傅書宇與魏韶霆面對面坐著,打量彼此。

    傅書宇溫文儒雅,相貌俊逸,但那雙內效沉穩的眸子可是不客氣的上下打量著未來女婿,他雖然听過魏韶霆的很多事,但兩人未曾謀面,盡管知道他相貌不凡,但見他俊朗挺拔,兩道劍眉下雙平靜無波的鳳眼,懸膽鼻下唇形姣好,這個男人未免長得太俊了,好在不好拈花惹草。

    傅書宇沉唅片刻,端拿起桌上的茶,啜了口熱燙好茶,潤潤喉,才放下瓷杯看著魏韶霆,「婚事進行得如此低調,內人已經跟我解釋過,是筠筠的主意。」

    魏韶霆親自舉起茶壺,為準岳丈倒入新茶,室內頓時又是茶香縈繞。「筠筠說這中間有她無法開口的苦衷,但這麼做,不論對她還是伯伯母耳根都能清淨,與祖母等人也能少些沖突,既是如此,我當然配合。」

    魏韶霆對傅書宇夫妻,真要依輩分稱呼,其實該喚「表姊、表姊夫」的,但兩人剛剛見面時已商量過此事,就以「伯父、伯母」稱之。

    「謝謝你如些包容跟體貼。」傅書宇初初知曉時總覺得太過離譜,又不是什麼作奸犯科之事,竟然得在台面下偷偷摸摸進行,同為男人,他也替他抱屈,「這孩子我找她說過,不管家里哪方施壓,我這當父親的都能一肩扛下,為她作主,但她卻很堅持,還說待到下聘當日,家里人就全知道了,屆時若有沖突再請我出面處理。」

    魏韶霆勾起嘴角,不知為何,他竟能想象她說這些話時的動人神態,「伯父有一個極信任您的女兒。」

    傅書宇苦笑,「我不是一個盡責的好父親,可我是真的希望她能過得好,你一定會好好待她吧?」

    「伯父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待她!」

    魏韶霆沒有半分遲疑的回答,顯然取悅了憂心忡忡的傅書宇,就見他皺緊的眉頭一松,無聲笑了,「謝謝。」

    魏韶霆知道準岳丈今日是獨自由戶部過來,身邊沒帶小廝,便派車將他送回傅府。

    傅書宇回家就往棲蘭院去,他讓丫頭往屋里通報,接著就見到一名大眼憨厚的丫鬟從屋里掀簾而出,躬身道︰「大姑娘請大老爺進屋。」

    丫鬟打起簾子,傅書宇這才進入屋內,一眼就看到傅筠、傅榛姊妹靠在雕有百合花飾的梨木茶幾上下棋,一旁伺候茶點的丫鬟也是新面孔。

    傅書宇從劉氏那里得知,半個月前,傅筠帶著二丫鬟凌凌出府見魏韶霆後,玉杉跟玉葉就頻找凌凌麻煩,追問當日的事,傅筠就借著劉氏尋了個由頭,指責兩人辦事不力,將其降為灑掃丫鬟了。

    兩個丫鬟私下還找她哭求一番,但傅筠心中有算計,接著幾天又一連換了好幾丫頭,傅老太太知道後還特別找劉氏過去問,劉氏卻硬氣的回說︰「那些丫頭嬤嬤都不盡心,我便換了,母親若是不滿,還是別讓我掌家了。」

    這所有的事劉氏都沒瞞他,還說是傅筠要求的,也是傅筠教她那樣回傅老太太的,就怕他多想,以為她伸手到繼女的院子。

    在他思緒間,兩個女兒已經起身,俏生生的上前行禮。

    傅書宇示意兩人坐下,嚴盡的目光定視在傅筠身上,十四歲的她有著少女的清妍之姿,帶著瑩瑩波光的眼中卻有著超乎年齡的沉靜,再想到高大挺拔的魏韶霆,他面色緩和,「他是個好的。」

    傅榛眨眨眼,不明白。

    但傅筠知道父親今天去見過魏韶霆,遂嫣然一笑,「我知道。」

    「他是誰呀?」傅榛好奇的拉著姊姊的手臂直問,又轉身拉著父親的手臂搖了搖,奈何兩人只是但笑不語,讓她不悅的嘟著唇,「爹跟姊姊在說什麼啞謎啊?」

    此時,已升為一等丫鬟的凌凌為他送上一杯茶盞,他接過喝了一口,放到一旁的圓幾上,「今日,筠筠就陪父親下一盤棋吧。」

    「好。」傅筠笑著點頭,親事已順利的進行中,她整個人松快不少。

    傅榛原本還在糾結「他」的問題,這一下,心思全讓下棋給佔了,還急著幫忙將在棋盤上的黑、白子收回原木圓缽內,再窩到姊姊身邊坐下,徑自決定跟姊姊同一隊。

    傅書宇跟傅筠的個性有些相同,有小固執又放不開,因而父女間一直無法太親近,但今日這黑白子一子一子的落在棋盤上,血濃于水的骨肉親情也一點點在心中激蕩開來,再加上傅榛的急性子,悔棋的稚氣聲不斷,「這里,下這里吧,姊姊,不對,改這里。」一次又一次後,她還下起兩方的棋,讓人都要氣笑了。

    「觀棋不語真君子。」傅書宇跟傅筠異口同聲。

    「起手無回大丈夫,可我這輩子又當不了大丈夫。」她賴皮的吐吐舌頭。

    童稚之語讓父女倆相視笑,好好的一盤棋局被傅榛指手畫腳的頻頻指點,下得四不像,氣氛卻意外融洽,笑聲連連。

    直到傅書宇帶著滿臉笑意回到臨南院時,待在內室的劉氏早已望眼欲穿,拉著裙擺急急迎上前去,又看他身後一眼,「榛榛呢?」

    「她還舍不得回來。」他笑答,往內室走。

    劉氏點點頭,一邊跟著他一邊又帶著緊張的神態看著他,再急急的為他倒杯茶。

    傅書宇略一思索便明白了,揚嘴笑,「韶霆是個好的,筠筠嫁他,我很放心。」

    劉氏這才真正的松了口氣,撫著胸口,「太好了,我一听下人說你回府,卻往筠筠那里去,我這就忐忑不已,也不知你們談得如何,又不好貿然過去,怕擾了你們父女交談——」

    他突然伸手將她擁入懷里,她倏地住了口,長年情緒不顯的臉龐在瞬間漲紅。

    「筠筠要我謝謝你,還跟我說你是一個很好很好的母親,辛苦你了。」他低聲道。

    劉氏眼眶突然泛紅,她一直怕自己做得不夠好,突然得到閨女的認同,喜悅的淚水潰堤而下,忍不住的捂著嘴,嗚咽出聲。

    傅書宇輕輕拍撫著她的背,夫妻間難得有如此溫情的時刻,他一直是個謙謙君子,而妻子又是不善表達情緒之人,難怪她如履薄郭,平日都繃著一張臉。

    劉氏生性矜持,依偎丈夫一會兒便離開溫暖的懷抱,拭了淚,低聲道︰「我去廚房吩咐晚膳。」

    「嗯。」他看著她,發現她腳步輕快,嘴角還不自覺的帶了抹笑意。

    劉氏心里惦記著傅筠對自己的好,雖然從丈夫那里知道她生母留給她的嫁妝不少,但她私下仍默默的替她操辦起嫁妝,但也聰明的不往傅府送,而是擱在京城自家陪嫁商鋪的後方院子。

    只不過,既是商鋪,往來的人就不少,加上那些喜慶貴重的東西不時的往店鋪里送,開始有人問,店家還能守口如瓶,但總是有些熟客,伙計又多嘴的說了兩句,就有人開始猜,這拼拼湊湊的,店家要辦喜事的流言就傳出去了。

    而店家是誰人人都知曉,傅家大房只有兩個姑娘,一個明春及笄,一個還只有五歲,那些價值不菲的陪嫁之物是為誰準備的,答案呼之欲出,于是,傅筠待嫁的消息就沸沸揚揚的傳了出去。

    與傅家來往的人便主動上門恭喜,消息自然又傳到知情的傅書宇夫婦及傅筠耳里,府中下人這幾年都清楚傅老太太的心思,因而雖然听到消息,但見傅老太太的院子安安靜靜的,也不敢胡亂議論。

    棲蘭院里。

    「這都是我的錯,筠筠,是我沒思考周詳,但你爹說了,一切有他,讓你不必擔心。」劉氏真的很自責。

    「沒事的,母親,這事我本來就抱著能瞞多久就瞞多久的想法。」傅筠是真的不怪劉氏,那雙盈盈秋瞳里只有笑意。

    「只是你祖母那邊怎麼辦?」劉氏真的擔心得坐立難安。

    「這事外頭都傳遍了,但沒人知道我婚配的對象是誰,祖母她們這一回倒真沉得住氣,但我相信不必太久,她們就會有動作。」傅筠見她站著,拉著她的手走到榻上坐下,「過去,我因年紀小,私庫的鑰匙都交給祖母,眼下婚事已定,雖然打得她們措手不及,但就我所知,這幾日祖母在憤怒之余找了大姑姑回來,還有兩個嬸嬸,她們整天都窩在祖母那里,肯定在籌謀什麼。」

    這也是劉氏擔心的,傅老太太這幾日都派人讓她跟傅筠都別去她那里,說是身體欠安,不想她們過了病氣,卻命其它女眷往她的院子去,真是睜眼說瞎話。

    劉氏憂心忡忡,傅筠卻是老神在在,末了,劉氏反而被勸著,稍微安心的步出院子。

    傅筠獨坐屋內,望著桌上的油燈陷入沉思,驀地,她好像听到一點奇怪的聲音,她一回頭,竟見一名陌生丫頭站在屋內,她嚇了一跳,正要喊人——

    「等等,我是魏爺的人,名叫方圓,很抱歉,方圓嚇到主母了。」

    年輕女子一身利落黑衣,卻長得圓潤可喜,笑容也憨,她拱手而立,似是練家子。

    傅筠蹙眉,又見方圓走上前來,從懷里拿出兩瓶雪花露,與上回魏韶霆給她的一模一樣,就她所知這是外族進貢給皇室的護膚極品,有錢也買不到。

    「魏爺交代,天氣愈近年關愈是凍人,主母可以在沐浴後擦拭手腳。」方圓說得正經,但這句話根本是她自己加的。

    此時,傅筠已放松身子,打量著她,「魏爺派你來,還有其它事嗎?」

    「是,魏爺知道主母想低調辦婚事的心願不成,特地要方圓過來詢問,接下來有沒有需要他配合的地方?」方圓拱手回答,心里卻在偷笑,沒想到閻王臉的主子也有鐵漢柔情的一面,讓他們雲樓幾個高級干部的生活真是多了不少樂趣。

    這便是被人放在心上時時關注的感覺嗎?傅筠覺得胸臆間暖烘烘的,她眼眸浮現笑意,「沒有,我應付得來,請方姑娘替我謝謝他。」

    「怎麼會沒有?」方圓的語氣能有多遺憾就有多遺憾,別看她長得憨圓,她可是兩個孩子的娘了,她家男人也是魏韶霆的護衛,知道主子要娶主母,她還有機會先見上一面,總想要與她多多來往,探探性子,這主母怎能沒有事吩咐自己?

    「還是主母要我傳話,說你很想主子?想見他?還是想早點嫁給他?不然啊,我家主子多搶手——噗噗噗——」方圓說到後面忍不住笑了,瞧瞧仙似的美人兒臉紅得不行,自己愈說,她愈像朵春天含苞待放的玫瑰,綻放了嫣紅,「唉呀,我真覺得我家主子是最好看的人,但現在可不這麼想了,難怪,主子也著了主母的道。」

    傅筠不知要說什麼,只覺得粉臉愈來愈燙。

    方圓不敢再放肆了,誰知道主子還有沒派個尾巴來看她有沒有辦好事兒,「好吧,那主子要我轉告如果主母沒事交代,就請記得那塊玉佩,你隨時都可以找他的。」听听,這根本是將心上人護在羽翼下的意思嘛。

    傅筠再次臉紅的致謝,方圓看著她那張風華絕代的麗顏,心癢癢的想再逗逗她,但最終還是依依不舍的飛身一掠,輕巧的身影消失在屋檐。

    或許是風雨前的寧靜,一連幾日傅府一片風平浪靜,傅筠的婚事也無人探問實虛,倒是下了多日的冬雪停了,但不過一日就又下了兩場寒雨。

    這日,一場滂沱大雨剛停,屋檐仍叮叮咚咚的滴著雨聲,傅筠用罷早膳,傅老太太的貼身嬤嬤就過來請她去趟惜春堂。

    終于來了!傅筠心一凜,在凌凌與另一名新升上來的丫鬟凌蘭伺候下,披上大氅,手拿暖爐步出屋外,順著長廊一路來到傅老太太的院子。

    屋內,臨窗大炕上依次坐了傅老太太、傅玟儀、徐虹及游氏,但未見劉氏,傅筠再一想就明白了,劉氏身為繼母,原本就能掌握她的終身大事,而劉氏能一手遮天,顯然傅書宇也是點頭的,這件婚事,原本就不是她們這些人能左右的,找劉氏只是給她們找不痛快。

    凌凌、凌蘭拿走她的大氅及手爐,安靜的退到一旁。

    「筠筠見過祖母。」傅筠走上前,恭敬行禮。

    傅老太太慢條斯理的喝著茶,刻意將人晾在眼前,腦袋里仍在思索著這幾日腸枯思竭也找不出的答案,這丫頭到底是在什麼時候脫離她掌控的?

    傅筠的生母是商家女,這對一向自詡為書香門第的傅府來說實在是臉上無光,但人在京中,少不得要出門走動,大家便有來有往,這一來一去的,府中沒落的酸樣也落入些有心人眼中,如此境況,書香世家又添了銅臭味,偏偏這銅臭味是聞得到卻踫不得的,時日一久,她就不太願意外出交際,怕人低看,若遇到一些不得不出席的宴席,就讓徐虹帶著傅筠去。

    反正在她們有心的洗腦下,傅筠一心認死理,讀四書五經,重規矩道理,詩書禮教樣樣精,即使進入勛貴內眷的圈子,刻板的言行舉止也不討喜,在玉杉、玉葉有心的挑撥下,更連一名可以談心的友人都沒有,到底是誰幫她瞞天過海的?劉氏?

    傅筠遲遲沒有听到喊起的聲音,便也只能半彎著腰,只是這動作維持不久兩腿就開始直打顫,額冒冷汗,她索性徑自站起身來。

    「筠筠,你這是跟誰學的?沒規矩,母親讓你起來了嗎?」傅玟儀早憋了幾日怒火,還一連作了好幾日惡夢,夢到不少黃金白銀都長腳走了。

    「祖母讓大姑姑說話了?大姑姑不是也沒規矩?」傅筠反唇相譏,眼神極冷。

    「你!」傅玫儀氣得語塞。

    其它人還要說話,傅老太太伸手制止,黑眸微眯的沉著臉看著傅筠,口氣很冷,「好,很好!翅膀硬了,我問你,你婚事定了?是皇商魏韶霆?」

    傅筠一點也沒慌亂,她婚事的對象是魏韶霆一事,還是她故意讓兩個丫鬟散播出去的,因而她大方承認,「是,魏家已送來庚帖,親事已定了。」

    「胡涂!」傅老太太火冒三丈的怒聲拍桌,「這等大事怎麼可以沒跟祖母商量?你知不知道魏韶霆死了妻子,還有個兒子,他大你足足九歲,你還未及笄——」

    「孫女知道,一切都清楚後才點頭的。」傅筠腰桿打直,沒有退卻。

    「你清楚什麼?我看你是被劉氏騙了,劉氏是你的繼母啊,怎麼會為你的親事費心盡力!」傅老太太怒指著她,氣得渾身顫抖。

    屋內其它人也紛紛加入陣容,指稱劉氏蛇蠍心腸,要將她這含苞的花兒送給一個老男人,根本是想逼死她,不,是賣女求榮,也不知私下拿了多少好處。

    但這些話她們說來很是心虛,魏韶霆是什麼人?相貌能力都是一等一的商業巨賈,要什麼女人沒有,傅筠是美,但听聞皇室中也有不少貴女心儀他,傅筠能跟他成親,也不知上輩子燒了多少好香。

    傅筠冷靜的看著這一張開開闔闔充滿批判的丑惡嘴臉,始終無言。

    傅老太太見她面無表情,大為光火下索性起身,走到她面前,硬的不成,她只好來軟的,握著她的手,「筠筠啊,成親是一輩子的事,你不能胡涂啊!」

    她胡涂?傅筠看著雍容華貴的傅老太太,傅老太太的吃穿用度都很講究,偏偏身邊養的都是不學五術的廢物,在此情形下,她怎麼會容忍自己帶著生母豐厚的嫁妝嫁入魏家?瞧她虛偽的憂心,傅筠口氣放軟,同時抽回自己的手,「祖母不是說了,婚姻大事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筠筠,你莫不是被劉氏冼腦了?還是已經見過魏韶霆,對他有了感情?你別傻啊,那樣的男人,說是不近女色,也不知是哪里有問題呢。」徐虹也急著走向她,雖然她也沒有見過魏韶霆,但外傳他相貌極為出色卻待人冷漠,傅筠只是個後宅姑娘,少與外男接觸,正值荳蔻年華,難免少女情懷,幻想愛情。

    「我在母親的安排下的確與他見過一面。」傅筠說得坦然,她對魏韶霆並沒有愛情,但好感絕對是有的,再加上前世的救命之恩,再怎麼說都比她們打算塞給她的渣男好,但這一點她沒必要跟她們說。

    聞言,眾人都明白了,見過了代表被魏韶霆那俊美的外貌迷惑了。

    「所以,這婚事,你不打算退了?」傅老太太忍著怒火再問。

    「是。」她不在乎一旁女眷個個眼帶怒火,如刀似的一刀一刀的剜著她,答得干脆。

    「好,祖母看你是腦袋胡涂了,晚上就去祠堂跪著,想想自己到底做錯什麼。」傅老太太臉色愈來愈黑。

    「是。」她恭敬的行禮。

    這無所謂的態度讓傅老太太胸臆間冒出熊熊大火,氣急敗壞的怒吼,「你是不是忘了我才是你嫡嫡親的祖母?劉氏是外人!」

    忘的人是誰?她父親其實也是庶出,而傅老太太的心思從來都在兩個親生女兒上,留給大房的根本沒半點親情,但想是如此想,傅筠開口卻是說,「祖母怎麼如此說話?母親听了豈不心寒,她如今管著中饋替祖母分憂解勞卻成了外人?祖母胡涂了,怎麼會讓一個外人來持家?」

    她刻意裝出一臉憂心的神情。

    「哼哼,果真長大了。」傅老太太眸中盡是陰冷之光。

    「不敢,是祖母教得好。」她身姿挺直,目光清澈。

    傅老太太咬咬牙,用袖大喊,「來人,帶大姑娘到祠堂罰跪。」

    傅筠沒等人進來,直接斂衽行禮,轉身就走,兩名丫鬟也急急跟上。

    天空再度飄下雪花,寒涼的冷空氣讓她混沌的腦子舒服了些,她伸出手望著落在手上的雪花,終究跟她們還是撕破臉了,不過,她反而覺得輕松,一直戴著假面具虛與委蛇的日子實在太糟心了。

    後方簾子甫落下,屋內就傳來一陣乒乓聲,但她腳步未歇,在紛飛的雪花中徑自前往祠堂而去。

    屋內,傅老太太氣得怒摔一桌的茶壺杯子。

    徐虹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傅玫儀更是在室內打轉踱步,嘴巴喃喃的念著,「怎麼辦?煮熟的鴨子竟然飛了!」

    傅老太太一肚子火還沒完全宣泄,看著臉色發白的徐虹,惡狠狠的道︰「人呢?你倒是趕快安排啊!」

    「對,對,還有機會,快安排啊!」傅玫儀也回過神來,附和一句。

    「是,母親,太姊,我知道了。」徐虹把頭垂得低低的。

    她也幾乎是被眾人催著趕出屋子,連披風都沒拿,冷得直打哆嗦,望著天空愈下愈綿密的雪花,更覺煩躁,對那始終拎不清狀況的佷子也是極度不滿。

    徐汶謙正在等候職務安排,確定的消息是會被外放,可能要在外待上三年,屆時夫唱婦隨,傅筠也會離開京城,嫁妝就會跟著走,沒有其它眼楮盯著,她們就能動她的嫁妝了,這樁婚事,兩方合謀許久、壞就壞在徐汶謙有個青梅竹馬的心上人,不想被安排婚事,竟滯留在外不肯回來,這一拖可不就拖出問題來了。

    傅書宇從戶部回來,就從劉氏口中得知大閨女被罰跪祠堂,天寒地凍的,他哪啥得?

    「爹,你快去救姊姊,我跟母親去找祖母,但她不見我們。」傅榛難過得都哭腫了眼楮,她已經去了祠堂,但那里又黑又暗,太可怕了,她不敢久待。

    「還是我再去跟母親求情?」劉氏咬著下唇,她也去了一趟祠堂,但傅筠要她離開,還小聲的說她不會傻傻的跪整晚,不會虐待自己,但她怎麼放心呢。

    「不,你做得夠多了,母親那里由我出面較妥當。」他拍拍她的手,再彎身看著淚汪汪的傅榛,「姊姊會沒事的,你先留在這里。」

    「好。」她一手抱著母親的手臂,可憐兮兮的向父親點頭。

    傅書宇繃著張臉,直接去到惜春堂。

    傅老太太對劉氏可以拒見,對這兒子就不能甩臉子,但看看他一進屋說的是什麼?

    「你要替筠筠求情?這家里你跟劉氏不是最大嗎?筠筠的婚事連知會我這老太婆都沒有就徑自同意了,回京不過多久,就將筠筠教得目中無人,虧我這老太婆這些年將她帶在身邊寵著愛著。」傅老太太一肚子火,也一肚子委屈,這一席話說下來,連拍桌子幾下,手掌都拍紅了,杯子也倒了,流了一桌的茶水。

    傅書宇見母親氣到眉毛倒豎,僅拱拱手道︰「與魏家婚事,兒子的確做得不好,但千錯萬錯是我們做父母的錯,筠筠年紀尚小,祠堂寒冷,萬一染上風寒——」

    「行了,行了,我不想听了。」傅考太太還能不知道兒子耐著性子跟她說話就是要她放過傅筠嗎,因她心中另有算盤,還不能真的扯破臉,于是順勢免了傅筠跪祠堂的懲罰。

    「多謝母親。」傅書宇急著去帶回傅筠,行個禮就帶著小廝往祠堂去。

    傅筠是听到祠堂外漸行漸近的腳步聲才做做樣子的跪在蒲團上。

    「姑娘,是大老爺啊!」凌凌跟凌蘭也跪在兩邊,但她們回頭一看,見到是傅書宇,開心的叫了出來。

    傅筠沒想到父親會來得這麼快。

    一臉訝異的任由丫鬟將自己攙扶起來,「父親怎麼來了?」

    他握著她的手,「我答應你,要替你一肩扛起的,只是,終歸是一家人,去跟祖母道聲歉,可好?」

    她回以一笑,沒多說的跟著父親踏進惜春堂。

    傅書宇看著傅老太太,「我帶筠筠過來道歉了,希望母親別氣壞身子。」

    傅老太太喝了口茶,冷哼道︰「都大了,翅膀硬了。」

    傅書宇向女兒使個眼色,沒想到她僅是行個禮,啥也沒說。

    傅老太太也不在乎的揮揮手,一旁伺候的老嬤嬤卻似微惱的低低開了口,「老太太乏了,昨晚就沒睡好,今天又動了氣,心有多痛——」

    「沒規矩,什麼身分說什麼話!」傅老太太怒斥。

    又在演戲了,傅筠還真沒心情看,她看向父親,他明白的點頭,,「那母親好好休息,我們就回去了。」

    傅老太太咬咬牙,但還是沒說什麼,恨恨的看著父女倆退出去。

    一離開惜春堂,傅書宇憂心的看著女兒,還沒開口,傅筠便說了——

    「父親放心,祖母不會不理我的。」不是她有自信,而是只要她還沒嫁出去,傅老太太等人就還有機會,那些人貪婪無情,不會就此放過她。

    傅書宇雖然有疑惑,但也不好多說,兩人還沒到走棲蘭院門口,傅榛小小的身影就飛奔向他們,在她身後,劉氏也快步迎上來。

    「沒事吧?沒凍著吧?餓了吧?先回臨南院,我炖了鍋雞湯——」

    「姊姊冷不冷啊?快到我房里,我讓丫頭多燒幾個暖爐,熱得我都冒汗了。」

    傅筠看著拉著她的妹妹,一臉關切的劉氏,還有微笑看著自己的父親,她喉頭好似有東西塞住了,眼眶微紅,這一世,這一刻,她深深覺得自己好幸福!

    另一個院子里,徐虹雖被釘得滿頭包,但心里很清楚該做的事,派了丫鬟到她私庫里拿些東西作為禮物,就坐上馬車,去了位于城中的慶伯侯府,見到母親,見她身邊只有兩名心腹嬤嬤,就將府中傅老太太的意思說了。

    「娘,機會可不等人啊,要再找這一門合眾人心意的親事可不容易,請母親別再寵著謙哥兒了,趕緊派人去將他帶回來,做些準備,不然一旦魏家大張旗鼓的下了聘,事情就復雜了,這里面的利益牽扯,母親也是明白的啊。」

    溫暖的堂屋里,兩鬢斑白的徐老太太一身茶白色刺繡衣裙端坐在正中的羅漢床,徐虹就挨著她坐著,說得渴了,徑自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徐老太太眉目看似溫和,但再細看就可見其眼斂精光,也是個會算計的,但壞就壞在太寵愛孫子,許多事都縱著他,兒子媳婦也說不得。

    但也難怪她寵徐汶謙,如今這徐家第三代里也只出了他一個男丁,是唯一的嫡子。

    徐虹軟聲好言的又催促叮嚀母親好一會兒才起身告辭。

    她離開後,室內陷入一片靜默,兩名老嬤嬤目光齊齊看回內堂中央那一座巨幅三彩牡丹屏風,好一會後徐老太太才沒好氣的哼了一聲,「听見了吧,還不出來?」

    此時,就見屏風後方走出一名斯文儒雅的華服青年,赫然就是徐虹剛剛提及應該還在訪友未歸的徐汶謙。

    「再躲啊,機會都快被你躲沒了!」徐老太太見他往自己身邊一坐,忍不住以指輕戳他的額頭。

    他一把拉下徐老太太的手,撇撇嘴道︰「祖母,您明知道我心儀華倩。」

    他是滿心的不願意娶那生母是商家女的傅筠,听聞她是個無趣的冰山美人,婚事沒了,他真沒什麼失落感。

    慶伯侯府也是百年勛貴,然而一輩輩漸漸沒了出息,風光不如往昔,但再怎麼樣世家勛貴的底蘊還在,徐汶謙的父親如今仍在翰林院任職,不過只是個閑職罷了。

    徐汶謙心里有個人,兩人青梅竹馬,感情非同一般,但吳華倩家世清貧,徐老太太也不願他們成親,除非他答應那個「人財兩得」的糟心事兒。

    「祖母有不讓你娶華倩嗎?可眼下更迫切的是你得娶個妻子好為仕途鋪路啊。」她這話說得都累了,如今徐家用度儉省,全家手頭都緊,還不能讓外人看出落魄樣。

    傅筠擁有價值不菲的嫁妝,全京城大概無人不知,垂涎眼饞的也不少,但要自己賣身娶她……徐汶謙臭著一張俊臉,倔強的不吭聲,徑自倒茶喝。

    徐老太太又叨念了他幾句,才揮揮手讓他回自己的院子好好想想去。

    精致的屋內,一只香爐里燃著淡淡花香,吳華倩正半臥在貴妃椅上看書,見他進來時唇角緊抿,她坐起身,示意丫鬟退出去,這才走向他,環著他的腰靠在他懷里,「怎麼了?」

    「還不是那件堵心的爛事!」他低頭看著深愛的女子,一雙黑眸里盡是溫柔,再伸手輕撫她白嫩的臉頰,對未曾謀面的傅筠怨氣更旺了。

    吳華倩乖巧的將臉貼向他的手,其實徐汶謙並不知道,她是願意他娶傅筠的。

    傅筠的婚事,徐、傅兩家琢磨已有半年之久,徐老太太視她為自家人,從未隱瞞她,直言只有他娶了傅筠她才能進徐家,而徐老太太看中的也是傅筠身後可觀的家妝,而徐府內里如何,她寄居在此,比誰都清楚。

    對徐汶謙的心,她是有把握的,她自認無人比她更懂得伺候他,屆時,他若分得部分嫁妝,最後還不是會到她手上,但為慎重其事,她特別打听了傅筠這人,也曾遠遠的偷看她,知道她是個容貌傾城但個性卻不討喜的冰山美人,與溫柔婉約的自己南轅北轍,她便半點也不擔心。

    「謙哥哥,你就听外祖母的話吧。」她眼眶微紅的抬頭說。

    「你說什麼?」他臉色大變的一把將她從懷里拉開,雙手放在她縴細的肩上用力晃了晃。

    她淚水決堤,哽聲道︰「謙哥哥,如果你真的愛我就答應吧,外祖母以為是我讓你為難,可我不在乎名分,只要你愛我,永遠只愛我一個,嗚嗚嗚——」她抽泣的哭了起來。

    他是最看不得她落淚的,再次將她擁入懷里,心疼的道︰「小傻瓜,我當然只愛你,但見你如此委屈,我的心都要碎了。」他低頭憐惜的吻上她誘人紅唇。

    兩人朝夕相處,毫不避嫌,早有夫妻之實,這也是候府里不能說的秘密,只是為免鬧出人命,家丑外揚,完事後,吳華倩總得喝上一碗避子湯。

    徐汶謙迫不及待的抱著心上人上了床榻。

    「謙哥哥——」

    翌日,徐汶謙戀戀不舍的又跟她歪膩好一會兒,才去向父母及祖母表達願意與傅筠成親。

    徐父及徐母已知昨日徐虹回家的事,原本就想著要喚來兒子開導一番,如今倒是省事了。

    「你能想清楚便好,一切都還不遲。」徐父如此說。

    「沒錯,是這個理。」徐老太太也舒心不少,隨即就派人去給徐虹送消息。

    徐汶謙雖然還是有些郁悶,但想到有了錢才能給吳華倩錦衣玉食的生活,又能讓她名正言順的跟自己在一起也不再糾結。

    接下來一連幾日,徐、傅兩家人私下見面數回,緊鑼密鼓的商議並計劃一些事。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