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樓雨晴 > 意遲 > 外篇一︰一個人的戀愛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意遲 外篇一︰一個人的戀愛

作者︰樓雨晴

    第一次見到那個男人,是在兄嫂的婚禮上。

    婚禮前,大伙忙亂成一團,新秘發現婚紗公司送錯禮服,不過還好,那套是送客時穿,于是她自告奮勇跑腿去一趟婚紗公司換禮服。

    出飯店大門後,拐向一旁的通道,這家飯店的無障礙空間設計得不太友善,轉彎時輪椅不慎卡在欄桿死角,她試了幾次,無法順利脫困。

    她再嘗其他脫困角度,一面抬眼搜尋附近可供求助的人選,目光鎖定在斜坡下倚著欄桿扶手講電話的男子。

    帥哥耶!她本能贊嘆,還是天菜級的。

    帥哥就是養眼,隨隨便便往旁邊一站,都是一幕渾然天成的美景。

    但是養眼歸養眼,她還沒被迷到花發痴跑去亂搭訕,對方明顯走的是高冷路線,還听到他對電話另一端說︰「沒事別找我。」

    「……」她默默同情了一下電話那頭的罹難者,並且不想成為下一個。

    只猶豫一秒,就決定放棄求助,倒是對方仰眸,目光與她對上,主動移步朝她走來,握住輪椅把手,微施力解決了她的窘境,還順手推她下坡道。

    原來是面冷心熱的暖男來著?好感度再往上提升一咪咪。

    她無聲點頭致謝,不知電話那頭的人問了什麼,舉步欲離的男人頓了頓,回眸掃她一眼。

    「我想我看到人了。」

    然後,掛電話,走回她面前。

    「你是趙之荷的小姑?」

    「呃,對,我是。」她一時不太反應得過來,直覺便想到,二嫂有說會讓司機在飯店接送她,可這男人的氣質……不太像司機,反倒比較像慣于發號施令的那種人,渾身散發著教人馴服的強大氣場。

    「我是新娘的哥哥,她托我送你去婚紗店。」

    「喔,那就——麻煩你了。」

    男人淡淡頷首,沒多說什麼。

    去婚紗店的路上,氣氛安靜到連彼此的呼吸聲都听得見

    這實在很不像她,就算是初識的人,她都有能耐炒熱氣氛,絕不冷場,但她現在,臉熱心跳,腦袋空白,找不到適當話題。

    她不確定,這是不是就叫一見鐘情?這男人完完全全就是她的菜。

    「那個……我叫余善舞。」她試圖打破沉默。

    第二次冷場。

    「之前訂婚好像沒看到你?」再接再厲。

    這還是第一次見面,以前听二嫂說過,兄妹感情不親,所以連訂婚都沒露臉,她也不敢問太多,怕戳心。

    「工作忙。」

    再度冷場。

    好吧,這次冷場真的不是她的錯,這男人好難聊。

    換完婚紗,男人將她送回到飯店。雖然是一個難聊的句點王,但男人照護她上、下車的舉止體貼周全,堪稱紳士。

    完了,心好快。

    近距離看,這男人的美色,簡直妖孽等級,帥到沒朋友的那種。

    尤其眼楮,深邃中蘊著一抹淺淺的藍,像顆磁石,帶著引人沉淪的迷魅誘惑,讓人無法久視,彷佛下一秒就會被吸入,萬劫不復。

    太犯規了!

    她移開視線,心跳得又快又急,唯恐對方就要听見……

    之前還笑二哥膚淺,單憑一眼、十幾分鐘的執傘之緣,就心心念念惦記了二嫂多年,結果到頭來,自己根本半斤笑八兩。

    原來心動,真的沒有邏輯可言。

    將她攙回輪椅,送到飯店門口,男人取出一物,交給她。「我就不進去了,這個請幫我轉交給之荷。」

    她不解地仰眸,只來得及目送男人遠去的背影。

    回到新娘休息室,她把禮服和哥哥的祝福一起送到。

    二嫂打開首飾盒,里面是一條光看就很閃很貴的鑽石項鏈,二嫂立刻就把它戴上,說要帶著哥哥的祝福迎向婚姻。

    她有點沒跟上劇情,舉手發問。「你們兄妹感情真的很不好嗎?」

    男人看起來,不像連妹妹的婚事都不上心的樣子耶,真忙,怎還有閑工夫她跑婚紗店,還挑選結婚禮物送她?

    二嫂顰眉,似在思考要怎麼回答這個問題。「以前不好,現在——我也不知道算好還是不好,有事他會幫我,但叫他來參加婚禮,他會說——沒事別煩我。」

    原來那句話是這樣解讀的——沒事別煩我,但有事可以。

    這對兄妹要不要這麼傲嬌啊。

    「有時,我也搞不太懂這個哥哥。」怕惹人心煩,不敢靠太近,這當中的距離,拿捏得有些苦惱。

    可是真正有事的時候,他已經不會再像以前那樣置身事外,冷眼旁觀。

    她的婚事,在談的過程不像外界看到的那麼順利,父親有意無意暗示,要善謀以回公司作為允婚條件。

    這事在她這里就擋下來了,沒有傳到余善謀耳里。

    對待女兒尚且如此,更遑論女婿,父親不可能放權給他,不過想利用余善謀來拓展事業版圖,更何況他早已志不在此,她也希望他能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這事一度陷入僵局。

    而後,趙之寒不冷不熱地表態︰「父親若覺為難,無法公開支持之荷的婚事,不如我來牽她走紅毯吧。」

    听起來頗貼心孝順為父解憂好兒子,三言兩語,就將死了父親一局。

    內行人的翻譯其實是︰拿女兒當肉票的行為真的很低級,你哪邊涼快哪邊閃,沒有你的祝福我們一樣過得很好,你要不怕削了面子,就繼續當個惹人厭的糟老頭吧!

    趙家千金出嫁,牽她走紅毯的是小哥而非父親,老子可還沒死呢,他自己老臉若掛得住,他們絕對沒意見。

    他這是掐準了父親的死穴,心里也知道,父親的退讓是暫時的,可他說——無妨,你嫁你的,爸要玩,我陪他玩。

    一句話,讓她莫名安心,好似天塌下來,都有兄長為她頂著。

    「好帥。」余善舞听完,已經完全切換到迷妹模式。

    基于一定程度的戀兄情結,她對那種跟她哥一樣會保護妹妹的男人,特別有好感。

    懂得疼妹妹的男人,壞不到哪去。

    是說,既然人都來到婚宴現場了,為什麼不進來?

    隱隱約約,似有什麼模糊地閃過腦海,她沒準確抓住,直到新秘進來幫新娘補妝,通知準備第二次進場。

    「一起來。」二嫂握了握她的手。

    她笑笑,回道︰「我整理一下,一會就去。」

    所有人都移往會場觀禮去了,一個人待在空蕩蕩的新娘休息室時,她忽然間懂了。

    他……也是嗎?

    跟她一樣的那個原因?

    婚顧曾經叮嚀過幾項婚俗禁忌,家中成員若有生肖屬虎要盡量避開,兄嫂不曾跟她提過這件事,可她既然知道了,在婚禮的流程中就會不著痕跡地避開,也許有人會笑她迷信傳統,但是為了生命中最愛的那個人,寧可迷信也不願冒一丁點會讓至親不幸福的風險,她是這樣的心情。

    只不過,她與二哥感情太好,需要技巧性地掩飾一下,趙之寒與二嫂原本就不親,連遮掩都不必。

    但,他是真心望二嫂幸福的。

    這男人……外表冷硬,卻有一顆很溫暖的心。

    領悟了這點,她心房柔軟得一塌胡涂。

    後來,她旁敲側擊,由二嫂口中問出了這件事。

    他未婚,沒有女朋友,但,有伴。

    有伴。

    很微妙的用詞。

    她開始不懂,二嫂也不願多談。有一天,陪二嫂逛育嬰用品店,看到一款音樂風鈴,二嫂聆听把玩,愛不釋手,突然冒出一句︰「這個小功應該會喜歡。」

    一時興起,便提著采買的育嬰用品,去探視她剛生產完的嫂子。

    她們到的時候,按門鈴沒有人在,隔壁鄰居出來看見,告訴他們,每天的這個時候,趙先生都會來陪她,一起到公園散步,去那里應該找得到人。

    人是找著了,也是那個時候,她才懂二嫂口中的「伴」是什麼意思。

    趙之寒推著嬰兒車,身旁伴著那個人在公園緩緩步行,不時地傾耳聆听對方所表達的一言一語,即便是很家常的瑣事,也會認真回應。

    那時候的他,一身冷意消融,不若記憶中那個高冷難近的男神,那一步、一步,走的彷如人生路,相依相陪。

    因此趙之荷不會將她定義于「妻子」,也不是「情人」,那太世俗。

    他們沒有名分,也不須世俗的任何定義,就只是單純地,彼此為伴。

    他們看起來,如此契合,完全沒有旁人插足的余地,所以她沒有不識趣地打擾,就只是隔著距離遠遠觀望。

    說來好笑,在這之前,她談過三次戀愛,如今回想起來,談的不是愛,而是年少的風花雪月,一分手就什麼感覺都沒了,不曾上心,也沒什麼好忘卻。

    而這個,她甚至不曾與他交往,卻在她心上,留下最深刻的痕跡,讓她領略,何謂忤然。

    就情感面而言,這才是真正的,生平第一場「初戀」。

    但是愛,不一定要納入懷中,兩個人的喜歡,是愛情,一個人的喜歡,也是愛情。

    只不過,兩個人的愛情,要承擔的是雙方的悲喜,一個人的愛情,只要承擔她自己的情緒就夠,只要她承擔得來,安靜地,不打擾任何人,又有什麼不可以?

    這場一個人的戀愛,她談了很久,沒有人發現,獨自品嘗著愛情里的酸、甜、苦,辣,一個人會心微笑,也一個人酸楚落淚。

    他們見面的次數不算少,獨處的機會卻不多,而她會悄悄地,將這些屬于他的有限記憶,點滴收藏在心中,在接下來漫長的時光里,一次次反復回味。

    第一年,他的妹妹嫁給她二哥,婚宴會場外的短暫接蝕,一見鐘情,芳心怦然。

    後來,听聞他與寡嫂不倫產子,那時的她並不確定,背負這樣的社會眼光與道德壓力,他真的能幸福嗎?

    她與二嫂同去探視產婦,他一直都侍在一旁,悉心照拂,不曾稍離。那個初生的小男娃好像他,那眉眼、那清秀五官、那靈動討喜的模樣……她抱著瞧著,也跟著心房酸軟。

    再來年,他向趙之荷介紹一位名醫,據說醫術醫德兼備,手術紀錄幾乎完勝,院長很是推崇,他們家討論過後,決定動手術,為她這雙腿再做點努力。

    從入院、手術、到出院,院方關照有加,院長美其名是趙家姻親,但說穿了,賣的是趙之寒的情面,而趙之寒會費心安排,也不見得是待她有多上心。

    而是妹妹嫁入余家,她好,趙之荷也會好。

    但是單就這樣的愛屋及烏,她已經很知足。

    勤于復健,終見成效,她已能離開輪椅行走,之後或許還會更好,但——無論她能走多遠,也無法走到他身邊,只能隔著這樣的距離,遙望。

    一年、又一年,他身邊始終是那個人,不曾動搖心念。

    有一年,忘了是誰起意,中秋約在江晚照家中烤肉聚餐。

    青椒烤完了,她進屋去拿,行經客廳時,不覺放緩步伐,側眸望去。

    趙之寒背靠沙發,盤腿坐在地板上,身畔的江晚照倚著他。螓首枕在他肩側,凝神細瞧,「不對,這里要這樣針……咦,小舞,你需要什麼嗎?」

    「青椒。我看到了。」說是這樣說,步伐還是移不開。「你、你在干麼?」

    她的眼楮一定壞掉了!

    趙之寒對上她錯愕的目光,淡回︰「學十字繡。」

    很明顯,有眼楮都看得到好嗎?問題是——

    「你學十字繡干麼?」

    那種拈針刺繡、溫婉賢淑的形象套在他身上,超違和的!

    「這樣我接急件單的時候,他就可以幫我了。」江晚照代回,把經手就是數千萬生意的經理級人物當成女紅小革手差遣,說得超理所當然。

    然後那個女紅小革手還點了一頭,表示認同。

    「……」她默默到廚房,洗她的青椒。

    「不對啦,你這里又轉錯針了……欸,你學習能力退步了喔。」以前明明學什麼都快,忍不住合理怪疑——「你在扮豬吃老虎呴?」

    趙之寒側首,與肩畔秀容對視數秒,微微扯唇,唇心似有若無地拂掠芳唇——「我什麼都不用扮也能吃。」

    「……」居然反駁不了。「你再講,明天就等著吃紅蘿卜!」最極致的反擊,也只剩這個了。

    果然,男人默默轉回頭,低頭繼續繡。

    這大概是世上最討厭吃紅蘿卜的小兔子了。江晚照把臉埋在他肩窩,聳著肩膀無聲偷笑。

    眼楮有些許刺痛,她收回目光,用力眨去眼底模糊的酸熱,專注將切好的青椒串起。

    以往,總有些霧里看花,直到這一刻,才真正看清楚。

    那溫和眉目、那放松姿態,原來他也可以像個單純的大男孩,全然地不設防,在這個女人身邊,領受不曾有過的寧靜喜樂。

    那樣的寧馨契合,溫存氛圍,只要不瞎,都看得見。

    他們如此相愛,如此相惜。

    她終于明白,只有在這個位置,才能讓他擁有最大限度的幸福。

    而她與他,正如此刻的距離,不遠不近,是她愛他最好的距離,在這樣的距離中,看著他幸福,看著他完滿。

    當,在江晚照家中留宿,夜里她起來喝水,看見起居室還有燈光,緩步走近。江晚照在燈下研究食譜,而那個男人,枕在她腿上睡著了。

    留意到門口的她,對方仰眸望來,「還沒睡?」

    總覺得,自己該說點什麼,可是又不知道,該怎麼說,未及思索,話已飄出唇畔︰「你很幸運。」能得到這個男人,全心全意的信任與眷愛。

    江晚照一頓,順著她的目光,睇視眼上沉睡的男人,指尖溫存拂掠發梢,眸光柔淺。「我知道。」

    「嗯,那很好。」

    沒有人,有資格批判他人的選擇,趙之寒會選擇她,一定有他的原因,就算全世界都認為不配、不該,她還是相信,在她看不見的地方,有他所認定的美好,全世界都給不了,只有江晚照能給的美好。

    所以,她相信這男人的眼光,相信他的選擇。

    只要他所選擇的那個人知道他有多好,有多少女人渴望成為她,那樣就好了。

    到了第七年,某天二嫂回來,跟她商量搬家的事。

    那是公司近幾年來,投入最多人力與成本,很受好評的建案,兄長為她預留了一戶,就在他樓下。

    若在以前,她或許會搬,但是那個時候,她身邊已經有了另一個人,那道佔據在心房許久的身影,只能往心底更深處藏。

    一天翻開雜志,看見一則他的專訪。

    他在介紹建案特點時,是這麼說的——

    這是我對家所構築的藍圖,既然是家,就沒有成本的考慮,沒有預算的上限,它必須是我給家人最安全的堡壘,我用這樣的信念,去做它。

    除此之外,我發現國內無障礙設施的設計,對身障者不太友善,以往我不會過度留意這部分,但因為身邊有親友曾經長年的不良于行,促使我去思考,或許我們應該再更善待他們一些。

    听見他說這些話,填了內心莫名的空洞。

    他是惦記過她的,不是毫無意義的路人甲,這樣就夠了。

    又過了很久,一日,她去兄嫂家串門子,離開時,在電梯外遇到剛回來的趙之寒,不曉得為什麼,那時一股子沖動,便脫口而出——「我喜歡你。」

    他一頓,偏首望向她。

    她萬分感激,他願意停下來听她把話說完,沒有轉頭就走,她曾目擊同大樓的芳鄰向他告白,得到的就是這種待遇。

    她抿抿干澀的唇,補上幾句︰「應該說,我曾經喜歡你、喜歡了很久,你不知道吧?」

    「不知道。」

    「也是。你的目光,一直都很專注地停留在身上,她的情緒起伏你都能敏感察覺,但是對于滿周身的桃花,卻從來都是麻木無感。」

    「為什麼?」不是問為什麼會喜歡他,而是問為什麼要說。

    她沒有選擇花好月圓、燈光美氣氛佳的場合,而是在人來人往的電梯對他告白,心里應該也是清楚,不會得到任何回響,既然這些年可以掩飾得不露痕跡,為什麼突然想說了?

    「有個人告訴我,如果我不真正去面對它,永遠都放不下。我想了想,或許他是對的,我大概只是不甘心愛了這麼久,對方卻什麼都不知道——好吧,可能還扯上一點點的疑問,想要個明白。如果是我先遇到你,今天的結果會有所不同嗎?」

    趙之寒想了一下,搖頭。「我不知道,也無法想象。」

    不是肯定,也不是否定,是連想象都無法。

    無法想象,身邊除了那個人以外的風景。

    自認還算懂他的余善舞,听懂了。他不說謊,也不虛應她,而是選擇用最不傷人的方式回應,所謂說話的藝術,就是不損人顏面,而又能清楚表態。

    本是抱著被徹底拒絕、然後放下的心情,卻沒料到,他會照顧到她的情緒。

    「你這個人……」總是在殘忍中,深埋讓人難以察覺的溫柔。

    放下是真放了,卻沒有預期中自作多情的難堪。

    她輕輕笑了,再次開口時,已然雲淡風輕。

    「我想,如果沒有意外,你這輩子應該就是晚晚了吧!今天對你說這些話,沒別的意思,只是覺得應該讓你知道,曾經有個女人,真心地愛過你,你比你自己以為的還要好,一個不值得的人,我不會浪費這麼多年青春,為他鐘情懸念。」

    他靜了靜,好半晌,吐出一句︰「謝謝。」

    她听得出來,這聲謝,是真心的,他從來都不需要勉強自己去說違心之論,矯情應酬。謝她,願意花這麼多年來愛他。

    謝她,認為他值得。

    謝她,愛得如此有高度。

    一名單戀者最極致的成就無非也就是這一句感謝,真心認為能被她所愛是一種榮幸。

    「不客氣。」她笑了笑。「對了,我剛去樓上串門子,看到晚晚買了一、大、袋的紅蘿卜喔,你最好快點想想自己又哪里惹毛她。」

    「……」

    「自作孽,白目到我都不想救你了。」揮揮手,要他從容就義去,恕不相送。

    趙之寒瞧了她一眼,沒再多言,默默走進電梯。

    這種場面,其實也不必多說什麼,正如她所言,只要讓她看見他的,證明他的選擇沒有錯,就是對她最好的回報。

    余善舞一直看著電梯門合上,看著他淡出她的視線,輕輕地,吐出一句︰「再見」

    再見,我的單戀。

    七年懸念,徹徹底底放下。

    轉過身,將那場從未得到過響應的單戀,留在身後,那段屬于青春的歲月足跡中,不再回首。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