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A.Z. > 愛上,寂寞 > 第三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愛上,寂寞 第三十章

作者︰A.Z.

    30

    「鉉,你在想什麼?怎麼吃幾口就不吃了?不好吃嗎……?」辛迪推了推他,皺起眉頭的說。

    「沒有,很好吃。」他勉強笑道。

    勉強。

    對。

    這三天下來,他發現自己對辛迪的溫柔,對辛迪的微笑,對辛迪的附和……都很勉強。

    他開始覺得累了。

    可是又能如何呢?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的不是?

    劈腿……本來就是一種罪。

    「對了,你找到新的租屋了嗎?老是住在阿徹家,也不好吧。」辛迪有意無意的說著。

    「嗯,有找到幾間了,這幾天再找時間去看。」

    「我再陪你一起去吧,就這麼決定哩,那我先回去羅。」辛迪說著,便對他笑了笑。

    他發現,辛迪變了,變的開始會控制他的一切,這跟之前老是溫順的她不一樣——是他害的。

    所以他現在別無選擇,他必須彌補。

    蓋上飯盒,吃了幾口的飯,現在已經沒有胃口。

    鉉就這樣帶著郁悶的心情,離開學校,打算回阿徹家睡一覺。

    沒想到才剛走出校門,來到他停車的地方,就看見張偉哲似乎已經在那等他很久了。

    「張偉哲?」他皺眉,對張偉哲,他一直有些不太好的印象。

    張偉哲瞥了他一眼,不發一語,接著便快速走近鉉,猛然就是一拳!

    「唔!」鉉踉蹌的退了幾步,有點錯愕。

    但隨即他也不再白白被人打,馬上回了一記。

    兩人就這麼莫名其妙的扭打了起來!

    「靠!你這是在干什麼!」鉉邊跟他相互毆打著,邊吼道。

    「打你!」張偉哲幾乎是從牙縫中迸住這兩個字的。已經很久了,自從沒再跟叔叔一起住之後,他已經很久沒這麼火大了!但只要一想到還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亞琪,他就一肚子的火!失去了理智!這一瞬間,他漸漸的了解,俊延從前每次打架的理由……

    十多分鐘的扭打,在鉉被打的幾乎都要站不起來時才停下。鉉很驚訝,他沒有想到張偉哲竟然這麼會打……他最後的好幾拳幾乎都無力抵擋。

    鉉吐了口血水在旁邊的地上,喘著氣的瞪著張偉哲。

    張偉哲也擦了擦自己嘴角的血,冷冷的說道,「放心,你這樣還住不了院,我比你女朋友有良心多了,不至于把你打到住院!」

    鉉一听,愣了愣,「什麼意思?」

    「哼,什麼意思?當你搖著尾巴回到你女朋友身邊時,有沒有想過紀亞琪在哪里?!她現在還倒在醫院昏迷不醒!你卻全身而退的開始重新過自己的日子!你還是個男人嗎!」張偉哲用盡全力的吼道,他氣的脖子跟臉都紅通通的,這大概是他第一次這麼激動的生氣!

    「……你說什麼?」鉉怔忡,他沒听錯吧……亞琪她……

    「你可以回去問問你女朋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冷言拋下一句,他甩頭便坐上車就走,他怕自己再待下去,真的會把鉉打成殘廢!

    鉉繼續愣愣的呆坐在地。

    昏迷不醒……昏迷不醒……

    這四個字一直在他腦中盤旋,他突然覺得身上的傷都不痛了,他只想現在、馬上、立刻沖到她身邊……

    鉉的表情開始變的冰冷,他可以體會,剛剛張偉哲的氣憤。

    騎上野狼,二話不說的立刻朝辛迪家飆去。

    *

    辛迪在把便當送給鉉之後,便一個人默默的走回家,長嘆了一口氣——她不是笨蛋,她當然感覺得出來,現在她就好像只是,綁了一個軀殼在自己身邊。

    可是她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不甘心就這樣松手,當個有情人終成眷屬的好人……如果她真的這樣做了,那麼她又算什麼呢?她跟鉉之間的感情……不就變的跟垃圾沒兩樣……?

    「我不會放手的……紀亞琪,你毀了我的幸福,我不可能讓你好運的得到幸福……絕對不會……」她恍神的喃喃,怨恨,幾乎快要支配她一切。

    就在她剛走回家前面的那條小路,就頓住了腳,「鉉?」他不是等等還有課?怎麼突然跑出學校來了?

    鉉不說話的抬頭著辛迪,剛剛打架的傷口還在流血,他連管都不管的就讓傷口繼續流著。

    「怎麼回事……你怎麼全身是傷?」辛迪這才發現鉉似乎剛剛被人打的很慘,擔憂的馬上沖到他的身邊。

    鉉只是冷冷的推開她關心的手,「別踫我。」

    「鉉……?」辛迪愣住了,此時在她眼前的鉉,為什麼會有種讓她害怕的感覺?她忍不住的退後了兩步。

    「怎麼回事?」費了好大的力氣,他才用不是很凶的口吻,問道。

    「什麼……怎麼回事?」辛迪吶吶的說,心跳跳的很快,她已經有預感是怎麼回事了……不要……不要!不要再毀了我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幸福……

    「亞琪她現在還在醫院昏迷不醒,怎、麼、回、事、?」

    「……你在說什麼?」辛迪愣愣的說……她根本不知道……會這麼嚴重……

    「不說?好。」鉉甩頭就要騎車走人,他知道有誰會告訴他。

    辛迪慌了,看著鉉剛剛對她投射的眼神,她很慌。

    「等等!鉉……!那又怎麼樣!」即使那樣,又怎麼樣!

    「怎麼樣?你說怎麼樣?」

    「我錯了嗎?到底是誰錯?為什麼變的好像我是個罪人一樣!我才是受害者欸……」她不懂……真的不懂。她才是那個受傷的人,為什麼鉉可以這麼理直氣壯的質問她!

    鉉深吸了一口氣,「是誰做的?你有動手嗎?」

    辛迪咬了一下唇,才說,「沒有。前天……我很生氣,真的很氣……我在練團室像是瘋了,到處亂摔東西,大家都無法靠近我,然後……我也不知道我怎麼了,像是著了魔……」

    「辛迪!夠了!桂再鬧了!」可可拉難得的對辛迪大吼。

    「可可拉……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可可拉的表情,藏不住的,心疼她這樣。

    「我好想要教訓她……」

    「……辛迪,你累了,快回家休息。」

    「對啊,辛迪,沒必要做成這樣吧。」旁邊的阿徹也跟著幫腔。

    「你們又不是我,根本不了解我現在的心情!」辛迪歇斯底里的喊道,「你們能體會嗎!夠自己的好朋友背叛!夠自己曾經以為最愛我的情人背叛!你們……」她快崩潰了,踉蹌著步伐,她受不了的猛拉扯著自己的頭發。

    可可拉垂下眼,不發一語的走到外頭打了通電話,辛迪在這時又繼續發瘋似的開始摔東西,好像不這麼做,她的精神真的會崩潰般,她用力發泄著。

    可可拉走進屋,摸了摸辛迪的頭道,「你先回家休息吧,你累了。」

    辛迪像是什麼話也听不進去似的,走到了儲藏室的房間,搬了一箱的EP出來,開始比剛才更激烈的亂摔,幾乎也把旁邊的窗戶那些通通都給砸爛。

    「辛迪!桂這樣!你是想毀了我們逐夢的公寓嗎!快住手!」泰迪終于受不了的用力拉著辛迪。

    「我不管,我就是要讓那女人踫過的所有東西,通通都消失……消失!」

    喀啦……

    此時鐵門突然被推開,大家的動作都停了下來,紀亞琪……

    「然後呢?」

    「然後……然後我氣到說不出話的跑走了,結果我才離開沒幾分鐘,就接到泰迪打電話來說可可拉她……等我趕過去,已經……來不及了……我根本沒想到可可拉會當真,我只是說氣話……」辛迪知道,她在鉉心目中美好的形象,已經沒有了。她顫抖的看著鉉,想要抓住一絲仍愛自己的眼神……卻什麼也……

    「你去看過她嗎?」鉉說著,他發現自己的心意外的平靜,在剛剛听辛迪自白的時候,他突然能體會辛迪那種崩潰的心情……也發現,他們三個人,都好自私。

    「沒有……」低下了頭,對于這點,她真的,無法解釋。

    鉉長嘆了一口氣,重新將眼神放在辛迪身上,「辛迪,我想,我們——」

    「不要!桂說!我不要听!」辛迪懦弱的打斷鉉。不要說出……我最害怕听到的話。

    鉉頓了頓,這一刻他不再有任何的猶豫,「我們還是分手吧,是我對不起你,且我也累了。」說著,他再一次的轉身離開。

    「你現在是要去找她對嗎?哼……終于讓你找到借口甩掉我,你現在是要去找她對不對!對不對!」辛迪不甘心的在他背後喊道,哽咽了起來。

    鉉這次沒再轉身,只是淡淡的說,「我誰也不去找,我只想重新過回我自己的生活,我真的累了。」他不會去找亞琪的,即使很擔心,也不去找。

    他需要冷靜一陣子。

    冷靜。

    這兩個半月來發生的種種,真的夠了。

    別再讓他們三個人的任何一個,有更多的傷害了。

    騎上野狼,他刻意不去看後照鏡中,那哭得很慘的人影。

    一路的狂飆,他沒有目的地,這一刻,似乎隱隱約約的體會到,亞琪身上那種寂寞的味道,寂寞。

    原來寂寞,是在受傷之後才感受到的疼痛。

    原來。

    *

    紀亞琪推開了匡啷啷的玻璃門——終于回家了。

    她深吸了一口氣,剛剛在外頭沒看見鉉的野狼,這才安心又帶點失落的走進來。

    此時,剛好遇見正從樓上走下來的房東,手上拿著一大張紙。

    「房東。」她禮貌的打聲招呼。

    「亞琪?你出院啦?身體還好嗎?」房東訝異的說著。

    「嗯,謝謝你的關心。」

    「那就好,下次要小心點,騎車一定要注意喔。」

    「嗯。對了,你拿的是什麼啊?」她隨意轉移話題的說。

    「喔,租屋海報啊,你住院這麼久當然不知道,昨天你隔壁的那個大學生,已經將剩余的東西通通都搬走了。」

    「搬走……」雖然早有預感,但是——親耳听見他搬走,她心里還是有不小的打擊。果然啊……那當然是不可能的啊,他怎麼可能還會住在隔壁呢……

    「听說是因為他要轉學到台南去的關系。」

    「轉學?」她又是一怔。那辛迪呢?他為什麼要轉學?難道說他跟辛迪……?

    「是啊,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這樣啊。」她隨意的附和著,然後便恍恍惚惚的走回自己的房間。

    一打開房門,迎面撲來一陣悶悶的味道,也許是太久沒人住的關系,她輕輕拿起放在角落的吉他。

    小心的輕撫著琴弦,好懷念啊,好懷念……已經好陣子沒摸到它,就像是見到久違的老朋友般。

    她輕背起吉他,慢慢走出房間外,看著那扇門,那扇已經不會再有鉉出現的房門。

    喀啦,輕轉開門把,果然——東西搬的一點都不剩,空空蕩蕩的,就像她現在的心情。

    「還會再見面嗎?還會嗎?你搬去台南,是因為跟辛迪分手了嗎?還是……」

    她閉上眼用力吸了幾口氣,以為還能再聞到屬于他的氣味,結果卻只聞到一股酸酸的氣息。

    那是屬于悲傷的味道。

    她直接坐在房間中央的地板,點上一根煙,久違的煙。

    循著煙味,翻涌的記憶隨之而來。

    一會笑,一會哭的,她沉浸在那些不後悔的曾經中,品嘗著,這一刻,最痛的寂寞。

    接著,她開始輕輕的、輕輕的,撥弄起吉他,彈起那首,他們共同喜愛的歌——『沒有下雨的日子』

    你會想我嗎?鉉?

    這是我最後的請求,偶爾,請你也想想我,偶爾,請你也為我而寂寞一下,偶爾……請你也唱這首歌,好嗎?

    *

    已經過了半個多月了。

    在剛剛,鉉總算把新家給打理好。

    明天就要去新的大學上課,一切——重新開始。

    站在不熟悉的屋子中,鉉嘆了口氣,總覺得還少了些什麼。

    是什麼呢?

    他走到陽台,看著外頭所有不熟悉的街道,也許是少了,這個城市沒有她的記憶……

    不自覺地,他慢慢拿出一包,上禮拜在超商買的煙,是那個人最喜歡的牌子。

    啪擦、啪擦。

    他生澀的點起一根煙,就這麼讓它在手上燃燒,輕嗅著煙味,他淡淡的笑了——想起第一次初識時,他給她的留言……

    還會再見面嗎?

    也許不會了。

    可是他從今天開始抽煙了,從今天開始——想她了。

    ——我擁抱寂寞、我享受寂寞、卻矛盾的——偶爾也會因為思念你,而討厭寂寞。

    【後記】

    結束了。

    故事終于宣告完結,這大概是我寫得最長的純文藝小說。

    也是愛情成份最多的。

    『有些愛情,從一開始就知道了結果;有些故事,從一開始就知道了結局,但是——有時候就是克制不了,那種情不自禁。』

    這就是我想要表達的,想寫一篇打從一開始,就已經預知結局的故事,

    可是還是會想讓人看的故事,我知道我寫得並不成功,不過至少我試過了(笑)

    且,結局也並沒有大家所期待的賺人熱淚,我不要。

    不要悲傷,只想要表達一種惆悵與遺憾。

    也許會有人不懂俊延,會覺得奇怪,為什麼不在結局再寫寫他到底怎麼了?

    或許這就是人生,有的時候,我們的人生充滿著太多的無法理解,也不斷一直有著遺憾。

    這就是我想說的,這是一篇不完美的小說,也因為不完美,而更能顯得,它比較像在一描述一個真正的紀亞琪的人生。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