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A.Z. > 仰望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仰望 尾聲

作者︰A.Z.

    大概重復了一個小時了。

    我邊听邊哭的坐在電腦面前,看著『仰望』團隊合作的第一首作品——如果那是愛。

    動畫的內容……竟然是演著我跟晴也相遇的情結,完整的呈現,並且再結尾時里面的我們擁有了一個甜蜜的結局,浪漫的不像話,並且,作詞者標示的是我的名字。

    「中井你是笨蛋嗎?不是喜歡晴也嗎?這種動畫你怎麼……你怎麼畫的出來呢?心不會痛嗎?」說這麼多有什麼用,最後退出的人還是我。

    要真的像動畫這樣就好了。

    不想再讓自己陷進這種悲傷里,我擦干眼淚,關機後就提著早就整理好的背包,標準的背包客的背包,里面除了簡單的換洗衣物之外,塞著的是一台迷你筆電。

    得往前走才可以,停下來的話,就真的會失去全部的力氣了。

    正要開門,門就先被打開,我不意外的看著準備進來的柚子。

    「要走了?」

    「干麻啊?我又不是說要去旅行個一個月都不回家,只是每個禮拜出去的幾天。」

    「我只是很訝異宅女小說家竟然開始要變成背包客作家了,這種轉變……」

    「所以咧,別告訴我你是來送行的,我又還沒死。」我故意白目的說。

    「我是要跟你說,再怎麼往外跑也別忘了我下個月的婚禮,你沒出現就死定了。」

    我一听,愣了愣,「你們打算結婚了?」

    「都訂婚了還不結要干麻?」

    「不是……只是很驚訝會這麼快。」

    他揉揉鼻子的說,「的確是有點快,但——不能再拖了,因為再拖下去,會有什麼變化我們都不知道。」

    「會幸福嗎?」我是真心這麼問的,如果柚子你只會讓人家傷心,是不是別結的好。

    「用心就會了,我也該……拋下什麼了。」

    有一點點的鼻酸,所謂的拋下,是我吧。

    「還會是好朋友吧,我們。」他說。

    「柚子……當然啊。」

    「但也該有個界線了,今天我來,就是來還你鑰匙的,以後呢,我一樣都會在,有什麼困難還是很孤單的時候,我還是會像你的家人一樣存在,只要你打給我,只是這鑰匙,我……不能再保留著了。」

    這把鑰匙,才是真正綁住你我的枷鎖吧,過去的我們,就因為這把鑰匙,才會深陷在里面,無法前進也無法後退。

    「你就努力當一個好丈夫吧。」

    他一听,表情還是很不自然的笑了,我知道那笑容里藏著一點勉強,我假裝沒有看見的,背著行李從他旁邊走過,「你看看有沒有什麼東西需要帶走的吧,自己整理一下,我先出門了。」

    經過他身邊的那一瞬,我知道他的眼楮有點紅,我也是。

    但是我很高興,如今的我們,都選擇了往前踏步……

    走到街上的我,忍不住的抬頭看著晴朗的天空,我想——也許我們每個人都還是向往著天空的,因為有時思念,是可以靠著同一片天空傳達到的吧,過去我仰望的是夢想,如今我仰望的是——一個人。

    *

    一年後。

    今天一大清早,我就醒了,或許期待這一天很久的關系,我實在興奮的沒有辦法克制。

    比上個月參加節目錄影,還要讓人睡不著。

    而手機竟然像是算好的似的在這時響起,「干麻?」我口氣不是太好,畢竟J現在根本就是我的責編外加經紀人了,尤其最近更夸張,常幫我接一些正經八百討論社會議題的談話性節目就算了勉強還能接受,至少不毀形象,但現在連娛樂節目也給我接差點沒氣死,去娛樂節目講自如何關心社會?也太做作了吧。

    而且,我並不想要這麼頻繁的曝光在大眾面前,這種紅極一時,也是因為三個月前新聞炒作來的,很快這些光環都會消失,不如專心寫好已經蓄勢待發的小說好。

    一年半了,我除了拼命的寫專欄,並且游走台灣各地親眼看見各式各樣的社會樣貌,小說則是完全沒有動筆,直到這禮拜才開稿,我很緊張。

    打算把一年半前想寫的『城隱』系列好好的完成,如今的我,應該已經擁有可以駕馭這個題材的能力了吧我想。

    「我就知道你一定興奮的一大早就會起來了。」她一整個算準我的說。自從柚子結婚之後,雖然不能像以前一樣常聯絡,但我們要好程度並沒有消失,取而代之經常關心我的生死的變成了J,簡直就是接班人了她。

    「我不想一大早就跟你說廢話,說過一個禮拜都不想接到你電話的。」我告假一星期的第一天休假,就馬上被打擾了!

    「好啦,我只是想說你要去台北順便幫我買個點心回來……」

    「我上禮拜也去台北錄影怎就沒听你說?少找借口!」

    「嘿嘿……加油啊,記得別哭。」她難得認真的說。

    「不會哭的。」

    切斷了通話,我難得如此謹慎的在鏡子前梳化了快一個小時,並且確認好整體服裝沒問題之後,就從保險箱里拿出了一張門票——NICO為『仰望』舉辦的台灣特別演唱會。

    這張票,可是我花了六個小時排隊的廝殺才搶到的……

    他們,已經變的這麼有名了呢,雖然稱不上非常有名,台灣有在支持NICO的人依舊沒有非常多,可是能來台舉辦兩千人的演唱會,還不是像『大會議』那樣許多歌手一起,是只有單獨『仰望』這個團隊。

    當初的比賽,他們雖然落選了,可是這一年多下來,每個星期都更新一首歌,每一首歌的動畫內容幾乎都能獨立畫成一個故事成冊了,雖然更新的快,但因為制作上的精致度,馬上在NICO上刮起了一陣仰望風,就連知名的出道歌手,都會唱個一、兩首他們的歌,能到這種程度真的很厲害了。

    小心的收好門票,我忐忑的搭上了高鐵,到達台北時還到處逛了一下吃個飯,直到傍晚隨著人群入場時,我才發現自己的心跳有多快。

    一年了。

    這一年,我恢復成最初的小粉絲,遠遠的望著他們,會場的燈漸漸暗下,思念已久的臉龐跟著音樂一起出現,雖然擠在有點後面的地方,我卻還是努力睜大眼楮的想要看清楚他們,看清楚晴也。

    真的不一樣了他們,現場演唱的他們,是如此的耀眼,而晴也的視線則是不實的看向第一排的其中一個方向,直到大螢幕轉換鏡頭,才知道他看的人是中井……

    全場幾乎瘋狂的尖叫了。

    他們全都在討論,原來那網路上一直討論的誹聞是真的,他們真的在一起。

    胸口有點微微疼痛,雖然這種結果並不意外……

    但為什麼,為什麼眼淚還要掉下來呢?

    兩個半小時的演唱會,中間還夾雜的主持人的訪問,以及團員們對大家說說話,直到謝木那一刻的到來,拿著螢光棒高舉到有些僵硬的手,才舍不得的放下。

    結束了。

    要散場了。

    我們沒有辦法打招呼,因為,我們已經成為了不再有關系的,陌生人了吧……

    全場的人都在喊安可,我卻無心加入,轉身慢慢的往外頭擠。

    突然,眼楮一片刺眼,才發現有強光整個在照著我!

    「艾,你要去哪里?」

    如果那是愛的歌曲前奏已經下了,我則怔怔的轉過頭,看向了舞台……此時會場的人竟然都非常有默契的讓出了一小條路來。

    「嚇傻了啊?上來啊!讓我們歡迎『如果那是愛』的作詞者,艾!」桐南大聲的喊道,全場陷入了比前面幾首高潮歌更瘋狂的狀態!

    我慢慢的往舞台走,眼淚早就流的亂七八糟了。

    桐南則是順手將麥克風交到我手里,「你一定會唱的,偷練很多遍了吧。」

    我一听,破悌而笑,早就重復好幾遍前奏的音樂,正式的開始——晴也離我還有好幾步的距離,但那雙再熟悉不過的眼神卻沒有變,他開口唱起第一句,而我則被桐南料中的,這首歌我走就練的非常非常熟了。

    是夢嗎?

    是夢對吧,不然怎麼明明這麼開心,心卻還這麼痛呢。

    是啊好痛,為了這再次的相遇,為了這一刻,開心到痛。

    一首歌結束,我才想起了自己面對著兩千名觀眾,這時候才開始緊張。

    晴也慢慢走到我面前,「——還渴望飛嗎?」

    我吸了吸鼻子,「我只渴望跟你一起仰望夢想,就夠。」

    渴望把這一刻變成永久,而不再是曇花一現,就夠。

    他一听,完全無視我們還在兩千名觀眾面前,緊緊的擁抱住我,而這一份擁抱,是我以為再也不會有的,瞬間,世界變的好安靜,安靜到好像只有我跟他。

    「你喜歡日本還是台灣?」

    「咦……」

    「這一次,不要再說再見了好不好?」

    「嗯。」我哽咽的已經沒有辦法再說話,這一次的我們,不再是那種很任性的在一起了,對吧?我們都拼命的努力了,為了這一天。

    嘿,你知道嗎?

    這一瞬間,我好像真的跟你一起翱翔在自由的天空里了喔,謝謝你,成為了我另一半曾遺失的翅膀。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