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A.Z. > 她最後去了彼岸 > 第二十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她最後去了彼岸 第二十八章

作者︰A.Z.

    28

    馮品優(28),朋友B

    到底煩不煩啊,是要來找我多少次你才甘願?我都跟你說了沒空居然還直接登門踏戶的跑來,我可以告你騷擾你知不知道?咳咳!

    她又不是整天跟我膩在一起,我說過我已經把所有知道的事情全告訴你了吧。

    我只給你十分鐘,說完了就快滾!

    什麼?過年的事?這種事你不是早就問過了嗎?

    那個時候為什麼約她?這種事要講幾次啊,我不是說了是因為我不爽我爸要跟他女友一起過,所以才賭氣的嗎?那個時候要不是因為我不想讓班上的其他人知道我居然沒地方可以過年,才約她的,同情什麼的只是借口,誰要同情她,而且那天晚上我也不覺得有多快樂,反正人只要有錢,要多少快樂的玩伴都有。

    來年我就跟同事過了是沒錯,但跟同事過年這種事很正常,大家都以為我是好不容易一個人出來外面住,玩野了不想回家,完全不會有人覺得我怎樣,我們不是還一起出國了嗎?

    我前陣子開始冷落她的原因?

    我真的快要受不了了,憑什麼你自己老人痴呆,我還要陪你在這瞎起哄?怎麼,難道我已經講過的事,還會講的東西變成不一樣嗎?這些瑣事我騙你要干嘛?

    我冷落她是因為她自以為變漂亮了,整天在哪里學美妝部落客,還就真的以為自己從麻雀變鳳凰,哼我真搞不懂這種心態是什麼,想想還覺得可憐,她啊,就是一直這麼可悲的活著,不,搞的別人因為她失蹤而像你一樣東奔西走,她應該開心死了。

    因為,總算有個人在意關心她了,即使這個人只是她的房東。

    嗯?三月十九那天晚上,我怎麼知道從車窗外看到的是她?那個時後的確天已經黑了沒錯,但你當我老公的車子是都沒有車燈嗎?而且她長得那麼討人厭,想要沒注意到也很困難吧。

    對,我就是擔心我老公會發現她才剛走不久,所以才那麼注意路邊的,那又怎樣?

    你的問題會不會愈來愈夸張?連我要怎麼叫我老公也要問?我都已經正式搬過來了,還不改口叫老公,難道要一直叫他路人嗎?咳咳!

    *

    錢元男(52),房東。

    在決定再去找一次馮品優的路上,因為時序已經準備要進入夏天,即使已經五點半,天色還很亮,一點要天黑的意思都沒有。

    我忽然想起很久以前的一部經典舞台劇《等待果陀》,這舞台劇經典到這幾年台灣也有翻拍,但基本的本質是一樣的。

    有兩個人在等待果陀,果陀始終出現在他們的談話中,可是直到落幕為止果陀都沒有出現。果陀變成了一種希望的象征,也變成了一種連系這兩個陌生人的繩索。

    而盛采宜,這個在三月十九以前,我天天都能看見的房客,那個在我生活中每天都能有一席畫面的她,彷佛也變成了果陀。

    一個出現在七個人口中都不一樣,由她所引起的化學效應,讓這七個人分別扭曲成了七宗罪各自的意義,而她這個風暴中心卻依然下落不明。

    我依然想不起在她房間睡著時,做了什麼樣的夢,那畫面斷斷續續的,好像我在夢里也在尋找著什麼人。

    但我想那會是一個提示,只是我不知道這個提示會把我引到怎樣的結局,當一個偵探只差一步就能豁然開朗,是不會為了那未知的一切而感到恐懼的。

    我得去,我一定去。

    「真的很抱歉,我也不是故意要一再來打擾你的,只是我真的還想再問你幾個問題,這次真的問完不會再來。你是正要出門嗎?還是在等閔先生回來一起吃晚餐呢?啊、太好了,謝謝你願意再給我十分鐘,我問完馬上就走。」

    她比我想的還要憤怒,我發現除了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她態度雖然高傲,但還不至于這麼焦躁,接連第二次、第三次的來找她,她愈來愈易怒。

    除了她說的感冒還沒好之外,她右手上的繃帶,從上次到現在都還沒有拆掉。我總是有個很不好的預感,在第一次見面到第二次見面之間,她發生了什麼事,居然右手受了那麼嚴重的傷,而她跟閔博智卻始終沒有提起?

    我瞥了眼時鐘,目前是傍晚六點,我猜再過不久,閔博智就會回來了,我很想撐到那個時候,這樣我又可以順便看看這兩個人的氣氛。

    「是的,因為過年的事情對我來說印象滿深的,但總覺得那里面其實藏了她可能去哪里的線索,我年紀大了,又忘了錄音,真的很抱歉得請你再說一次。」

    她講話的速度比之前又快了很多,喉嚨那麼沙啞又講這麼快,應該很痛才對。以她的個性,應該是屬于不喜歡受傷忍痛的人,是什麼原因,讓她現在甘願這麼做?

    我在她說話的同時,不經意的偷偷打量這間屋子,我覺得很忐忑,在來之前雖然就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但我還不知道要不要拆穿馮品優。對,我懷疑,在這段時間內,盛采宜恐怕已經被滅口了。

    而且有部分的原因,有可能是我害的。

    如果不是我來采訪了馮品優,讓她意外得知盛采宜目前的狀況,以她對她的了解,她一定知道她會躲去哪里,而她對我把這個線索給隱藏起來了,我來就是為了要突破這點,也許現在去找還來的及,又或者干脆在這里跟她攤牌……

    「那麼,你前陣子開始冷落她的原因呢?」

    她的臉,雖然有一半都藏在口罩之下,但還是看的出她依然堅持的畫著妝,並且,她根本無暇觀察我到底有沒有在偷瞄屋子,因為她自己也有點坐立難安的一直在偷看手表的時間。

    我注意到,她今天戴的經典款的表,跟之前很招搖的最新款不一樣。

    「你在看什麼?」她忽然停下,眯起眼楮的瞪著我。

    「不是……我……就是在看你今天戴了這牌子的經典款,所以很驚訝,因為你不是一直都……」

    「都怎樣?戴最新的?哼,像你這種不懂時尚的老頭,是沒資格對我品頭論足的。怎麼?還有什麼問題嗎?」

    「童話!我想起來了。」

    「你在說什麼啊?」

    「不是,我終于想起剛剛我不小心睡著的時候,做的是什麼夢了,又是童話故事,是小紅帽啊!難怪,難怪我醒來後也一直覺得我在夢境里也在找人,難怪我……」

    我吞了吞口水,沒把話繼續往下講,時間,來到六點十分,可是馮品優的手機沒有響,閔博智也沒有回來,我猜,也許他又因為忙了什麼客戶,而晚回來了,肯定是這樣的,沒錯……

    「我沒什麼問題想問的了,那就告辭吧。」

    「所以,你知道她在哪了嗎?」

    「誰?」

    「不就是你一直在找的盛采宜嗎?」

    「對、對、對!看我這記性,真的要痴呆了呵呵!我也不知道,但我覺得有點累了,應該不會再繼續找她了,我年紀大了……」

    我轉身,腳步跟進來的時候一樣,不慌不忙不絮亂,那扇看起來依然很高級的門,離我,只剩下幾步的距離了。

    「房東,你還真的是跟萍姨整天念你的一樣,實在太愛多管閑事了呢。」

    *

    【獨白三】

    于是,我沿著足跡,一一找到了那些人,但最後,我卻只帶走了最初跟最後出現在我生命的人去彼岸,也順便邀請了小紅帽,加入了旅程。

    彼岸花開了,開得比我想的還要美,修羅路上充滿了鮮血帶來的黏膩感,卻也同時讓人安心,因為在這個世界里,這次的童話可以很完美的讓人傳唱下去了。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