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A.Z. > 離愛出走 > 第三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離愛出走 第三十章

作者︰A.Z.

    30

    他們一起搭著船回到宮島口,由于她廣島那的住宿只有一天,干脆就一起住進這間在宮島口車站附近的飯店里。

    陶秉書幫她辦好入住手續後,要她自己先回房間休息一下,她乖乖的點點頭,整個人還處在飄飄然的狀態。

    只是她才在房間放下背包,就有人在敲門。

    不開門還好,一開門她簡直像看見鬼一樣的倒退了好幾步!

    「袁、文、莙!」周馥琦一臉閻羅王的表情,立刻推了她一把,然後重重的把門甩上!

    「大人饒命啊!小的知錯了!」她馬上閉緊眼楮等著挨揍,只是沒等到她揍她,卻等到她也像陶秉書一樣緊緊抱著她。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你!」

    「琦……」她忽然漸漸明白,自己搞了這出離家出走,真的嚇壞了身邊的人了。

    「也不跟我商量,就自己跑走,還不開網路!我看手機最後也搞丟了吧!」周馥放開她,開始劈哩啪啦得罵了起來。

    「對呀搞丟了。」

    她瞪著這闖了大禍還一臉不知錯在哪的好友,本來想好好的揍她的,現在看她那副傻樣又揍不下去了。

    「去泡茶。」

    「是的琦大人。」

    「你現在應該有一堆疑問吧,比如說我們怎麼找到你的?」

    袁文莙立馬點頭如搗蒜,「對呀,感覺你們就像從任意門里跑出來的耶。」

    「你離家出走的第二天我就覺得不對勁了,跑去找陶秉書那混蛋才告訴我你離家出走的事,他還一副沒事人的樣子,說什麼你一定只是不知道去哪玩個幾天就回來了。」

    周馥琦一想到那天的事,還是氣得要命。

    「她告白了對不對?」周馥琦前一晚就覺得奇怪了,舞台劇結束後就一直聯絡不上袁文莙,讓她有點擔心,想不到真的出事了。

    「……」陶秉書別過臉,決定不回答。

    「告訴我,你是怎麼回應她的?」

    「那種事你自己等她回來問不就得了?」

    「陶秉書,你不懂,她今天會這樣,一定不是只在國內跑來跑去而已,她這麼沖動連我都不說一聲的就跑了,一定……」

    「有那麼嚴重嗎?」陶秉書被她說的都有罪惡感了,沒辦法的,他只好大概說了一下是怎麼回應的。

    「你這個混蛋!」周馥琦立刻踹了他一腳,「你為什麼不干脆的拒絕她?你明明就不敢拒絕為什麼要這麼說?」

    「我為什麼不敢拒絕?」

    「答案你很清楚。」說完她就走了,雖然她很擔心袁文莙會跑到哪里去,但也什麼都做不了。

    那天之後大概過了整整五天,她每天都茶不思、飯不想的,總算等到陶秉書自己找上她。

    「我找到她了。」

    「在哪?」

    「日本,你要去找她嗎?」

    「你呢?」

    「我去干嘛?」

    「好,我做好準備再問你詳細地點。」她沒有強迫他,反正現在先把那笨蛋帶回來再說。

    只是當周馥琦好不容易說服家里,已經是兩天後的事了。

    陶秉書帶著她一起去找嚴淵,才知道嚴淵是利用袁文莙手機的訊號找到她的,可以看到她每天都往不同的地方移動,想不到這種跟電影一樣的事,這個嚴淵居然辦的到。

    「我有一件不幸的消息要告訴你們。」嚴淵臉色很不好的說,「她似乎把手機遺忘在列車上了,手機的訊號在早上一直停留在機場的車站那,最後就中斷,應該是沒電的關系。」

    「你說什麼?!那有沒有可能她是要搭飛機回來了呢?」

    嚴淵搖搖頭,因為手機訊號中斷前,以很異常的方式一直停留在車站大約有三個小時左右,完全沒有移動過,我猜那里應該是失物招領處。」

    「那個笨蛋!」周馥琦抹了把臉。

    「給我看看她最後搭上的是哪一班列車,也把她之前停留過的地點給我看看。」陶秉書冷靜的說著,然後就認真的查看起來。

    幾分鐘後,他有結論的抬起頭,「我想我知道可以去哪里找她了。」說著,他轉頭就走回自己的房間開始整理。

    「你……該不會……」

    「我怕一只猴子擾亂日本太久,會招致恐慌,我也去吧。那家伙,八成是想搜集日本三景,若那樣的話,直接去第三個地點等她自己出現就行了。」

    周馥琦這時後才發現,陶秉書比她所想的,還要了解袁文莙,她似乎可以稍微放心了,至少這個人不是冰冷的一點感覺都沒有。

    她嘴角一勾,忽然想趁機再讓這對冤家更白熱化一點,「你還是別去了吧。」

    他愣了愣的轉頭看她。

    「她就是因為你才逃走的不是嗎?如果看見了你,那麼她好不容易逃走去旅行找到的快樂,又因為你的出現而消失了。那種看著喜歡的人不喜歡自己的痛苦,你了解嗎?」

    「誰說我,不喜歡她了?」

    「你不是拐彎抹角的拒絕她了嗎?而且喜歡一個笨蛋應該也不像你的作風,你沒必要為了在這時爭贏我而逞強。」

    「她不是笨蛋,她只是有時太傻了,像個傻瓜一樣的相信所有,像個傻瓜一樣的因為一點點事情就開心得要命,她……」忽然,他注意到周馥琦那計謀得逞的笑容,這才發現自己被逼出了真心話。

    「我非常明白你們是兩情相悅了。」

    「……」陶秉書瞪著她賊笑的樣子,突然想到有個辦法可以回敬她。

    所以,在他們一起去機場的當天,某一個她也死不承認喜歡的家伙,也一起來了。

    听到這里,袁文莙立刻反應過來,「該不會教練也來了吧?」一說完,她就發現周馥琦的表情有點怪,像在掩飾什麼。

    「咳咳,琦,老實招來,你們倆這幾天,是不是……」

    「對啦、對啦!你趕快整理一下,要去吃飯了。」最後,周馥琦連耳朵也紅起來的,就這樣逃出去,留下吃吃笑著的袁文莙。

    終于回到熟悉的人身邊,她那有點空虛的心立刻被填滿了,一頓充滿了歡笑的晚餐吃得很愉快,晚餐過後,她跟陶秉書還一起在附近亂走的散步,又再一次回到兩人獨處,她發現自己還是緊張得要命,尤其是吃飯的時候,她都不敢直視他的眼楮。

    「我說你,打算從今往後都這樣不敢看我的交往下去嗎?」

    「你你你不要一直重復交往兩個字啦!」她低著頭,臉又燒紅起來,「說起來,我還是不知道,你為什麼突然改變主意,明明拒絕我了……」

    「因為,我討厭你不在我身邊像個麻雀一樣吵的日子,太安靜了。」

    「學長……」

    「這個理由,滿意嗎猴子。」

    「等等,我都已經是你女朋友了,為什麼還要叫我猴子啊。」她瞪著他抗議。

    「因為我本來就是跟一只猴子交往啊,這樣還可以順便做點研究、貢獻社會,順帶一提,你現在敢直視我了?」

    她意識到這點,想低下頭卻被一個吻先阻止。

    老天爺啊,她現在這麼幸福好嗎?會不會被懲罰呢?她很想告訴京子小姐,她說的沒錯,世界真的沒這麼糟,因為當她以為一切都沒有希望的時候,奇跡就突然發生了,然後她好希望這個奇跡永遠永遠的定格在這,就這樣變成雕像也沒關系。

    「我說你,表情可以不要這麼蠢嗎?」陶秉書看著這個被他親了之後,表情就像痴漢的家伙,實在哭笑不得。

    「哪哪哪有,我的表情很正常啊。」

    「原來猴子接吻會變成這樣啊,嗯嗯果然很有研究價值。」

    「學長!」

    這天晚上,她在筆記本上寫下了最後一晚的紀錄,這趟發生了許多意外的旅程,很不平靜的結束了,她永遠也不會忘記在這里度過的每一天、遇到的每一個人,最重要的,她不會忘記陶秉書說過的真心話。

    ——學長,最後一個理由,其實,我最喜歡听你叫我猴子了,請你永遠的把我這只猴子研究下去,好好的貢獻社會,我們說好羅。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