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可樂 > 美男如獸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美男如獸 第二章

作者︰可樂

    易少凝才進佛堂不到半個時辰,便听到柳氏身邊的大丫鬟金翠喊她。

    「六小姐,夫人請您過去。」

    她緩緩回過心神,秀眉輕蹙,心里雖疑惑,卻沒開口問,直接放下手中的經書,由拜墊上起身,跟著金翠走了出去。

    來到正廳,柳氏一見到她,沒了平日的刻薄冷淡的模樣,抓著她的手,哭著求道︰「凝、凝姊兒呀!妳爹只能靠妳救了!」

    柳氏突如其來的態度讓易少凝很不自在,才想問清楚,便听到易少吟開口說︰「六妹妹,那惡人讓爹捎信回來,說要人送他的藥箱過去。」

    易少凝思忖片刻便想明白了,她抬起眼看著廳中每個人,淡淡地問︰「是要我替爹送藥箱過去?」

    是因為家里人貪生怕死,見那個墨衣男子手段狠厲,所以才要她去送藥箱嗎?

    但家里奴僕眾多,懂武的護衛也不少,為何指定要她送?

    她心中的疑問還沒證實,就听易少吟說︰「六妹妹,妳懂醫術的不是嗎?我們的想法是,妳去替爹醫那惡人,讓爹回來。」

    她的話讓易少凝瞬間恍然大悟。

    當年她偷偷讀爹親的醫藥藏書被發現後,坦承自個兒想習醫的想法,卻被爹親以及柳氏嚴厲斥責,事後她還被關進佛堂靜思己過。

    可如今,她曾被斥責的行為竟因為「被需要」讓她成為代罪羔羊……

    易少吟是柳氏的麼女,又是嫡出,從小就是被爹娘兄姊捧在手掌心長大,說話向來直接霸道。

    他們商量出的這個對策,由易少吟口中說出,彷佛天經地義她就是必須當那個犧牲者。

    她尚不及有所反應便听到柳氏嗚嗚咽咽的開口︰「不是的!凝姊兒,妳別听妳五姊姊胡說。我們的意思是想趁這次送藥箱將妳爹救回來,妳大哥會帶上護衛好手,妳不會有危險的。妳爹有了歲數,禁不起這番折騰……」說著,柳氏哭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听到這一番話,易少凝抿唇不語,心頭有無數的疑惑閃過。「為何是我?」

    柳氏知道易少凝平日看起來溫婉安靜,但其實非常聰慧,她早料到她不會輕易相信他們的說詞,也幸好在商量這件事上,她有了萬全的準備。

    「我也不瞞妳,因為那惡人實在太凶狠殘酷,肯讓妳爹捎信回來取藥箱,肯定也猜到我們會趁機救人,讓妳去,他看到妳一個女孩兒,肯定會放松戒備。」

    柳氏的話合情合理,但也因為這樣讓她的心微澀、微揪,家里的女孩不止她一人,但她卻成了最適合的人選。

    她可以拒絕不任他們利用,可爹親對她有養育之恩,眼前遇上這危難,她如何置身事外?

    她若拒絕,一個「孝」字就足以將她壓死。

    可若她真點頭答應,當那個誘餌,她一個姑娘家的閨譽可就毀了。

    雖說她一心習醫想懸壺濟世,本就沒打算嫁人,加上親娘不在,依柳氏偏私護己的心思,她從沒奢望能討門好親事。

    即便沒今日的災厄,她這庶出的女兒,隨時都能因為任何事成為代罪羔羊。

    見她低眉斂目不知轉什麼念頭,柳氏止住了淚,變了臉問︰「妳、妳這是不想救妳爹的意思?」

    「是呀!六妹妹,外頭天寒地凍的,也不知爹的身子骨撐不撐得住,妳還在那磨磨蹭蹭的浪費什麼時間哪?」

    易少凝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壓根兒沒听到兩人的喳呼。

    因為沒說話,那微微垂斂雙目的模樣溫婉平和、氣質靈秀,比家中任何一個姊妹都還有大家貴氣的小姐模樣。

    易少吟容貌雖也不差,與易少凝相較之下卻失色許多,瞧著她,惹得自個兒的心越發煩悶,只是轉念一想,她心倒開懷了。

    一個庶女長得再好、才情再高也掩飾不了她低賤的出身,更別說娘親都說了,將易少凝送出去擋災,死了最好。

    易少吟在心中暗暗冷嗤了一番,心情好了許多。

    易少凝自然不會知道她們的盤算,反復思索後,心里有了想法。「我去。」

    既已決定行醫,她便做了終身未嫁的打算;再者此行若真能平安歸來,閨譽受損,依柳氏平日待她的行徑,怕是也說不上好人家吧?

    說不準……到時她連家門都進不了。

    沒了待她好的親娘,這個家對她來說不過就是個能遮風避雨的牢籠。

    她不只一次動過想離家的念頭,但她是女子不可也不能。

    現在有這個機會能光明正大的離開,她的心竟有絲絲喜悅,完全沒了要去當誘餌的恐懼。

    或許將來,她可以在山里覓間小屋繼續研學醫理,到時需用的藥草,她再也不必特意溜出府上山尋覓。

    心里有了主意,她翻騰的心緒竟瞬間踏實許多。

    柳氏听了轉怒為笑,滿意地舒展眉眼,露出前所未有的慈藹。「好好好,我讓妳大哥準備送妳到雲氤山。」話落,她轉向女兒道︰「快,快去把上回做好的雪狐暖裘拿來,讓妳六妹妹帶去。」

    一听到自個兒心愛的新暖裘還沒穿過,便被低賤的妹妹給拿去,易少吟惱得直跺腳。「娘呀!」

    她所生的大姊兒、二姊兒都出嫁了,身邊只剩這個閨女,卻眼光短淺的只看得到眼前,看來她真的太嬌寵她了。

    柳氏氣得險些上前揪她的耳朵,好好教育一番。

    她抑住怒氣,咬著牙警告︰「不想拿,妳就跟妳六妹妹換,讓妳行行孝心去救妳爹!」

    听到這話,易少吟再舍不得也只能趕緊回房去把雪狐暖裘取來。

    待女兒離開,柳氏才又開口︰「過了午時,妳大哥就會帶著護衛送妳上山,妳先回去收拾收拾。」

    易少凝柔順福了福身走了出去。

    直到易少凝的身影消失在門口,柳氏才對著兒子交代︰「此行最重要的是將你爹救回來,至于她……護得了就護,護不了,那也是她的命……」

    雲氤山位于京城近郊,因長年雲霧繚繞、霧氣氤氳而得名。

    易少凝近幾年上山采藥皆是來此處,因此對這座山並不陌生,看著那半掩在繚繞迷霧間的翠綠山巒,心情倒是十分怡然,並沒有旁人出入此境的不安與戒慎。

    一行人來到入山處的第一座涼亭,易玄輝領著守衛停在山徑間,不再前進。

    易少凝覺得奇怪,爹親捎來的信里寫明了是在雲氤山入山處的第二座涼亭,怎麼他們就在此停住?

    才想問便听到易玄輝開口道︰「大哥就送妳到這兒了,為了不打草驚蛇,剩下的路妳自己看著辦,到了約定的地點,妳要想盡胳法拖住惡人,我們會盡快將爹跟妳救出來。」

    易少凝不知道他的計劃是什麼,但既然決定當誘餌,她沒多說什麼地頷了頷首,直接循著山階往上走。

    雖是晌午時分,也還未至深山里,但裊裊雲煙隨風飄蕩,輕易便將周邊景物籠罩在一層白紗當中。

    不過一里之距,竟讓人瞧不清亭中事物。

    想來這也是那惡人選中此處藏匿的原因之一吧!

    裊裊煙霧,來者陷入視線迷茫之境,形同敵在暗我在明的局勢,是優勢也是劣勢,讓人很難不忐忑。

    再想著家人說那武功高強的惡人行徑,易少凝說不害怕是假的,但想到爹親以及自個兒此次的任務,她不允許自己畏縮,滯足不前。

    片刻後,當她走進下一座涼亭,看到爹親的身影,不禁一陣鼻酸的開口喊︰「爹……」

    因為專治毒物又能醫病,易飛鵬比一般大夫多了種恃才傲物的氣質,可才過了一夜,他總是高高在上的傲然模樣不復見,憔悴狼狽。

    被這武功高強卻心狠手辣的惡人脅持至此後,他絕望的認定自己就算治好了對方的病,也極有可能沒命離開。

    尤其當他看到那惡人毒發時的狀況,他嚇得心神俱裂,還沒開始治就差點被嚇沒了半條命。

    可萬沒料想到,他匆忙間沒能帶上的隨身藥箱,成了救命關鍵。

    倘若家里的人想救他,必會趁著送藥箱的時機下手,只是沒想到他等來的竟是自家閨女?

    「凝、凝姊兒!」

    爹親臉上一閃而逝的震驚以及失落盡入她眼底,易少凝還沒開口,便听到一抹沒有半點起伏的冷嗓響起──

    「把藥箱放下,走!」

    循著聲音望去,易少凝才發現在爹親身後不遠處站了一個身形高大的男人,在流動的雲霧間,那一身玄黑的身影似要融入蓊郁綠林深處。

    听見男人略沉卻無半點起伏的冷然聲線,易少凝只覺得心髒在胸口怦怦怦跳得厲害,彷佛隨時會跳出喉頭似的。

    她暗自調整氣息,握緊粉拳,遵照著易玄輝的指令,拖延時間。

    她望向男子佇立的方向,柔柔開口︰「我可以治你的病,放我爹走。」

    易飛鵬听見女兒堅定大膽的言詞,心重重一震,尚不及開口,便听到狂妄嗤笑響起。

    「天底下居然有比毒醫易飛鵬更厲害的毒物女大夫?」

    沉默了片刻,易少凝才掀動唇瓣,徐聲柔道︰「有。我是我爹的嫡傳弟子,醫毒雙攻,專研世上詭譎毒物,也專治天下毒癥。」

    那聲嗓分明嬌滴滴柔弱弱,可說出口的話竟是那般狂妄,沒來由的挑燃起冷烈心頭之火。

    易家派了這麼個大言不慚的女子來交換易飛鵬,儼然是對他的輕視,他正欲出手,卻听到不遠處傳來的紛沓腳步聲。

    他狠瞪了易飛鵬和易少凝一眼,「竟敢找救兵、設埋伏。」

    話聲方落,男子已身手迅捷的欺身到易飛鵬身旁,鐵臂一伸就要將他拽走。

    易少凝幾乎是直覺反應的撲身抱住男子的腰,大聲喊道︰「爹,快走!」

    沒有想到這個他平時最不看重的庶女,在最危急的時刻竟舍身救他,易飛鵬心里感到一陣氣虛與羞慚。

    派來送藥箱的人選何其多,卻偏偏派不受家人重視的庶女過來,無須推想便知,府里安排這事的人打的是什麼主意。

    「爹,快走呀……」

    易少凝的聲嗓再次響起,易飛鵬看著凶神惡煞般的男人,心里覺得愧對女兒,但保命要緊,腳步下意識的後退。

    見易飛鵬要逃跑,冷烈輕易甩開易少凝,再次伸手要捉住他。

    怎知在他的手快要踫到易飛鵬時,突地,凌空飛來一個暗器,他縮回手躲開,僅一瞬間易飛鵬就脫離他的掌握。

    「爹,我來救你了!」

    易飛鵬听到兒子的聲音,喜不自勝,轉頭看著癱軟在地上的女兒,忙道︰「快、快救你妹妹。」

    易玄輝看著倒在地上的易少凝不知是死是活,拉著易飛鵬說︰「爹,我們先走。」

    冷烈看著易飛鵬就要逃走,大喝一聲想要追上去,但易玄輝帶來的同伙里有幾個使暗器的高手,平常時這些人再多來十個都不足為懼,偏偏他昨日才又毒發,傷了元氣,加上雲氤山的環境,讓他只能听聲辨位格擋暗器,卻也不慎被暗器所傷。

    血腥味瞬間彌漫開來,暗器上還淬了毒,讓冷烈的動作不再敏捷,同時身上又多了好幾道口子。

    「殺了他!」

    昨日易玄輝被他脅持,今日看他負傷,便毫不留情的下了格殺令。

    冷烈中了暗器上的毒,體內的毒被激發,他痛苦的哀號倒地,當痛到了極致,他的身體開始起了變化。

    原本要圍剿他的眾人,不禁發出驚恐的聲音。

    毫無人性的眸銳利如炬,他揚掌一揮,離他最近的一個人,瞬間被他的利爪撕裂成兩半。

    他再捉起另一個人,張嘴一咬,那人的脖子硬生生被咬斷,噴出腥紅的血液。

    眼前的畫面太讓人驚駭,易飛鵬再次看到他毒發的樣子,嚇得雙腿發軟。

    易玄輝背起爹親拔腿狂奔,其他人也跟著四處逃竄。

    易飛鵬看著還昏倒在地的女兒,忍不住喊著︰「凝兒、凝兒……」

    被冷烈甩昏在地的易少凝,意識有些模糊,听到易飛鵬的呼喊,才緩緩的回過意識。

    她看著眼前讓人驚恐的畫面,看著爹親和大哥狼狽逃跑的模樣,直覺的伸出手,抱住立在她身旁毛茸茸的大腳,「不要……」

    毒發的冷烈低頭看向抱住他腳的女子,毒發後的敏銳嗅覺,讓他隱隱聞到一股藥香從她身上散發出來。

    看著已經消失在濃霧中的易飛鵬父子,他只好低下頭咬住女子的領子,將她拖走。

    其實還沒跑遠,而是躲在大樹後的易飛鵬父子,不敢置信的眼睜睜看著那一幕。

    過了許久,一獸一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霧中。

    易玄輝發出如老嫗般干澀粗嗄的聲音,驚懼道︰「六、六妹妹被野獸給叼走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