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花襲 > 誰家BOSS太撩人 > 第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誰家BOSS太撩人 第三章

作者︰花襲

    顧盼年趕回公司以後又是一整天的忙碌,多少將她心頭的沮喪沖散了些。晚上八點,她提著路上買的飯盒回到自己的住宅,掏出鑰匙開門入內後,先是踢掉腳上的高跟鞋,頓時,人「縮水」了八公分,才一百五十五公分高的她是名副其實的「嬌小」。

    她走到客廳,把公文包丟到沙發上,順手將餐盒擱到茶幾上,便往臥房走去。

    「啊浮,累死了。」她用右手搥搥左肩,再換左手敲敲右肩,進到臥房將套裝給換下。

    這間房子是她憑著畢業以來賺的錢,再加上阿嬤跟媽媽的私房贊助,在去年年中買下的。台灣的房價很貴,貴到她一點都不敢妄想在大台北的蛋黃區買房子,只能在與台北隔一條河的永和買下這間二十年的老舊電梯大廈,約三十坪左右,頭期款付了五成,剩下的則是每個月付貸款。

    因為頭期款花光了積蓄,屋內的裝潢全是顧盼年按照自己的喜好,一點一滴慢慢布置起來的。沙發跟茶幾是逛古物跳蚤市場時挖掘到的,牆上的版畫是好友出外景時因為了解她的喜好特地買來祝她喬遷之喜的禮物,浴室里的馬賽克磁磚是她估狗了三天研究怎麼DIY,之後又整整花了一個禮拜才完成。廚房里的碗盤餐具皆是她精挑細選的,餐桌餐椅亦是,顧盼年會做飯,也喜歡做飯,偏偏工作忙得很,吃便當的時間居多。

    從臥房走出來時,顧盼年已經卸完妝,換上白色的及膝休閑長袍,衣服胸口處有三個方正的大字「單身汪」—— 這衣服是好友從淘寶上淘的,一共三件,她們三個好閨蜜一人一件。

    窩到沙發上,顧盼年盤起腿,捧著餐盒,打開電視,一邊看著綜藝節目一邊扒飯。

    還是待在家里最輕松自在,可以不用穿Bra、不用注意妝容,可以大剌剌,吃飯吃得很粗魯,把雞腿直接拿起來啃……

    顧盼年很快就解決掉飯盒,她起身去刷牙,又轉去廚房替自己倒了杯水,再回到電視機前,從公文包里拿出筆電繼續處理公事。

    筆電里的通訊軟件發出聲音,顧盼年點開一看,是她的閨蜜之一安大美女,本名叫安美。

    安美人如其名,五官長得細致又古典,大四那年意外被挖掘進了演藝圈,現在可是大陸台灣兩地炙手可熱的大明星。

    顧盼年還有另外一個閨蜜,叫孔子喬,是個知名攝影師。

    今天早上她回到公司後,仍然對「極品」念念不忘、悵然所失,于是就給兩位好友發了訊息——

    小桿︰我一見鐘情了!

    無奈兩個閨蜜都在忙,沒有人即刻響應。

    孔子喬不知道跑到哪里去拍照,她去的地方恐怕連網絡都沒有。而安美目前在大陸拍片,她直到剛剛回到化妝室讓人卸妝,助理遞過手機,她才看到,于是連忙回了訊息。

    安安︰誰?

    安安︰哪個倒霉的?

    小桿︰靠,是朋友嗎?我已經夠沮喪的了。

    安安︰為什麼?

    小桿︰要聯絡方式被拒絕了,還拒絕了三次。

    安安︰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桿︰再見,不聯絡。

    安安︰我的好小桿,別這樣,姊保證接下來會用很正經的態度面對。

    安安︰他長得帥嗎?

    小桿︰沒特別注意臉,但有瞄了一下,長得不錯。

    安安︰沒注意到臉?那妳還對人家一見鐘情!

    顧盼年對著安美的反應聳聳肩,回復。

    小桿︰我有說我是對他的臉一見鐘情嗎?

    安安︰那不然咧?

    小桿︰我是對他一見鐘情!

    安美抬頭看了眼還在幫她卸妝的化妝師,確定她沒看到自己跟小桿的聊天內容,但為了保險起見,她低下頭迅速輸入一行字—— 小桿,等我一下。

    打完以後,看化妝師已經幫她將假發卸得差不多了,她笑笑說︰「這樣就行了,接下來我讓芯芯幫我弄,謝謝老師,妳早點休息。」

    安美的態度非常好,面對化妝師時很客氣,化妝師心忖回飯店後一定要上網贊美一下這個當紅的女明星,說她個性跟外型如一,溫柔似水。

    才怪!

    如果安美的助理芯芯知道化妝師此時心里所想的,她一定會如此含淚吐槽。

    化妝師一走,整間休息室就只剩下安美跟芯芯。

    安美一個眼神掃過去,芯芯只好認命的過來接續化妝師未完成的工作。身為明星助理,基本上什麼都要會一點,包括卸妝或幫忙打游戲等等,這些芯芯都能勝任,她唯一不能適應的是,炙手可熱的大明星、全身充滿古典美的安美在沒有外人的狀況下,那突然轉變的形象,盡管已經當安美的助理三年了,她還是不太習慣。

    沒有外人在,安美當下大解放,臉上總是含蓄又溫柔的笑容不用裝了。

    她立刻打視訊電話給顧盼年。

    顧盼年一看到安美來電,即刻就接起。

    「小桿,是極品嗎?」安美興奮得像個色女。

    「是,當然是,極品中的極品啊!」

    「極品耶,那妳還在靠邀什麼?沒有趕快撲上去!」身為一個專門追火熱小肉文的資深宅女,安美一聊起「肉」來,那口水都差點流到手機屏幕上。

    芯芯見狀簡直欲哭無淚。沒錯,這就是大家熱切贊揚的「溫柔古典美女」安美,她真實的面貌唯有她那兩位大學好友,還有自己這個助理以及經紀人藍姊知道而已。

    「安姊,形象啊……」

    顧盼年看到手機屏幕里安美轉頭對助理說「又沒外人在,形象有個屁用」,她即刻哈哈大笑。

    「我說安安,人家芯芯是擔心妳外放過了頭,萬一哪天沒『裝』好,在粉絲面前露了餡,那可就完了。」

    安美翻了翻白眼。「我當初就是作死,沒事進演藝圈干麼。」

    「因為妳愛『演』啊。」顧盼年一語雙關。

    愛看小肉文的資深宅女跟氣質優雅的古典美女,真是天差地別,也唯有安美這種演技派才能夠長期維持屏幕形象。

    「別說我了,快說說那個令妳一見鐘情的『極品』,妳撲倒了、劫殺了嗎?」

    屏幕那頭,顧盼年深深的嘆了口氣。「我要是撲倒了、劫殺了,現在還能在這跟妳視訊嗎?」她的那張娃娃臉上滿是遺憾。

    「也對,難得遇到極品,不在床上滾個三天三夜真是太對不起自己了。」安美看起來比顧盼年更遺憾。

    芯芯正在幫她卸妝,手不小心抖了一下,心忖,安姊,妳是有多欲求不滿啊,滾三天的話會破皮耶。

    「我要了三次。」視訊彼端,顧盼年哀怨的說,一副要了三次還不足夠的樣子。

    芯芯的手又抖了一下,不愧是安姊的大學同學兼好友。

    沒人發現芯芯搞錯了,此三次非彼三次。

    「我跟他要了三次聯絡方式,都被回絕了,嗚,安安,我需要心靈安慰。」

    「妳這沒用的家伙!」安美覺得自家的閨蜜太沒用了。「要聯絡方式時沒有把妳的『凶器』往前挺嗎?如果可以的話,還要不經意地掃過他的手臂,這種若有似無的撩法是最致命的。」

    「……當時沒有想到。」顧盼年後悔不已啊。

    從頭到尾都將顧盼年還有安美的對話听進耳里的芯芯心頭嗚嗚啜泣著,她這是听到什麼啊,都不怕教壞小孩嗎!

    「小桿,妳太沒用了,活該現在只能對著我哀嚎。」安美一副「自家孩兒不長進,我這當家長的,哀怨啊」的神情。

    「我看妳現在只能早晚三炷香,拜佛求神讓妳再跟『極品』遇上。」雖然那機率似乎挺低的。「若真的遇上了,小桿,可別再丟臉了,就算是硬上也要拚了!」

    「好,加油!」顧盼年替自己打氣。

    「加油!」安美也替好友加油。

    兩人講得熱血沸騰,唯有芯芯听得冷汗連連,心里為那個「極品」掬一把同情之淚。

    是夜,「楓都咖啡店」按照慣例只為好兄弟們而開。

    四個男人討論的話題是—— 理想的類型。

    鐘易覺得這話題應該是針對他的,因為在場的另外三個好兄弟都已經有戀愛對象了。

    「加油,三哥。」

    鐘易最討厭魏少凜這麼喊他,因為他下一句就是想損他。

    「喜歡什麼類型的說說,小弟幫你介紹。」

    「免了。」鐘易抖掉魏少凜搭上來的手。「你一個成天窩在家里寫稿的孤僻宅男能認識什麼對象?」

    「總比你那公司里都只有男人的好,還是其實你不是直的?」

    鐘易一腳過去,魏少凜趕緊跳開。

    「我很直,直到不能再直。」

    「是、是、是,那你趕快找個女人談戀愛吧。」

    陸之道實在看不下去老三跟小四一直斗嘴,正經事沒聊上兩句,他插嘴說︰「別抬杠了,講重點。」

    「重點是什麼?」鐘易也忘了。

    崔風澤突然有種想把武器拿出來打老三一頓的沖動,看能不能把他打醒……算了,論武力值,他是打不過老三的,還是用說的好了。

    「重點是,你到底喜歡什麼類型的女人?我們好幫你注意一下。」崔風澤揉揉發疼的太陽穴。

    老大都發話了,鐘易當然要好好用腦想一下。

    「我應該是喜歡那種賢慧、說話輕聲細語、個性溫柔似水且留著飄逸長發的女人。」

    鐘易才說完,魏少凜立刻很不客氣的大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

    「三哥,夢想跟現實往往有很殘酷的差距。」

    「什麼意思?」

    「意思是,你可能會喜歡上一個干練、脾氣不太好,壓根不溫柔,而且頭發短得跟男人沒兩樣的女人。」

    鐘易瞇起眼,魏少凜這擺明是詛咒了。

    「亮劍吧,我們打一場。」

    「笨蛋才會跟你打。」魏少凜溜得很快,轉眼間已經離開了咖啡館,倒是他幸災樂禍的聲音仍遠遠傳來——

    「小心我一語成讖!」

    鐘易捏緊拳頭,他發誓,下次聚會一定要把魏少凜打成豬頭。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