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晶 > 夜夜催婚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夜夜催婚 第二章

作者︰金晶

    孟慧慧拿下口罩,走出手術室,對著家屬道︰「手術很成功,接下來還要觀察一段時間。」

    「謝謝醫生!」家屬激動地道謝。

    「不用客氣。」她淡淡地說,說完之後便回辦公室休息一會,一連幾個小時下來,精神高度集中,有點疲憊。

    坐在椅子上,她端起桌上的杯子,先喝了一口水,眉頭一皺,水涼了,雖說她在美國生活了七八年,可她還是沒有養成和美國人一樣喝冷水的習慣。

    她將杯子放下,她現在需要熱呼呼的水以及甜食,她有輕微的低血糖,她拉開抽屜,找到巧克力,放在嘴里,甜甜的味道融化在嘴里。

    她又找到了保溫杯,里面是枸杞水,她倒了一杯出來,熱呼呼地直冒熱氣,先放著涼一會,她拿出本子,記錄今天的手術狀況。

    寫到一半,她喝了一口枸杞水,接著繼續寫,寫完之後,她起身去醫院的餐廳吃了飯。已經下午三點了,因為醫生護士的工作特性,餐廳二十四小時都提供食物。

    回來之後,她看了看時間,準備休息一下,結果手機響了,「喂,媽?」

    「今天忙不忙啊?」孟母在那頭問。

    孟慧慧應了一聲,「還好,今天就一個手術,不用看診。」

    「那妳晚上就回家吃飯,媽今天做麻油雞給妳吃。」

    孟慧慧皺眉,「不要,我不喜歡吃。」

    「對女生好,傻瓜,好了好了,我掛了。」孟母說完掛了電話。

    孟慧慧吐了吐舌頭,將手機放在一旁,趴在桌上休息一會,回家倒是沒什麼,就是怕回家听父母嘮叨婚姻大事。

    所以她才一個人住,免得每天听他們說這些事,結婚嗎?她並不著急,遇到了合適就結,沒遇到合適的不結,她並不是一定覺得要結婚才會有幸福的人。

    想著想著,她開始想到了當初為什麼會答應司宇做他的女朋友。

    她是一個讀書很優秀的人,在她有意識開始,她就是別人家的小孩,那個很優秀很優秀的別人家的小孩,是其他小孩羨慕的對象。

    她的父母從小教導她做人要善良、有禮貌、要自律,所以在別的小孩因為貪玩不做功課的時候,她可以控制自己先完成功課再去玩。

    所以,在遇到司宇之前,她的人生就好像是已經規劃好了,一條直線走到底那種。

    唯一的意外就是遇上了司宇這一條岔路。

    她不知道司宇為什麼喜歡她,他那時候追她追得很瘋狂,她在那個年紀時也有了好奇心,男女朋友是怎麼樣的,懷著這樣的疑惑,她答應了。

    但她絲毫沒有作人家女朋友的自覺性,她照舊看書、念書,做她自己喜歡的事情。

    挺有趣的一點就是當他陪著她做這些事情的時候,他明明很不想,卻還是會陪著她。

    事實證明,這個世界上沒有笨小孩,只有不努力的人,他的念書成績進步了,他也會提出要求。

    例如兩人一起去游樂園玩,這次成績比上次好一點,他就會提一個要求,這些要求很簡單,就是簡單的約會。

    她答應了,甚至很好奇,如果他的成績比之前退步了怎麼辦?但神奇的一點就在于他一直保持著成績緩慢提高的進度。

    一個人能控制他自己的考試成績,這個人一定不是一個蠢蛋。她很慶幸,她的初戀不是一個蠢蛋。

    但這個蠢蛋做了一件蠢事,在她決定出國的時候,他問她,讀書和他,她選哪一個。

    她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直接選了讀書,他當時的臉陰沉得如雷雨天,烏雲密布,雷鳴轟轟,雨水湍急中帶著憤怒。

    她現在還記得他那時的神情,憤怒之中帶著悲傷,像一頭絕望的野獸,在憤怒之中釋放著他的悲傷。

    以至于後來離開台灣之前,她的心情也一直不是很好,好幾次作夢都會做到他那副樣子,最後她干脆地將他的聯絡方式全部刪除,將他送的東西全部鎖進了鐵盒里,放在床底下生灰塵。

    她終于體會到了情緒不穩的感受,她並不喜歡這樣,所以後來她就沒有談過戀愛了,她試過了一次,已經不好奇了。

    談戀愛也沒什麼,就是這樣吧,還會影響人的心情,她不想再嘗試。

    到了下班的時間,孟慧慧換了衣服,背著包離開了醫院,開車往家里去,去吃她媽做的愛心晚飯。

    一個小時後,孟慧慧黑著臉從家里走了出來,腳步極快,沒走幾步,手機響了,是孟母,「慧慧,妳怎麼這麼沒禮貌,把客人……」

    「相親都相到家里了,媽,這一次就算了,妳下次還這樣的話,我不回家了。」

    孟母生氣中帶著一絲心虛,「妳說什麼順其自然,那我邀請人家到家里,一起吃晚飯……」

    「順其自然不是這樣用的,媽……」孟慧慧揉了揉頭,「妳這樣做簡直就是逼婚,逼著我相親,逼著我結婚,妳真的太過分了。」

    「我還不是為了妳!」

    「我知道妳和爸爸很擔心我結婚的問題,可問題是,結婚了也有可能會離婚,你們要操心的事情多得是,不如什麼都不用操心,好嗎?」孟慧慧語氣微重地說。

    「妳!」

    手機被孟父拿了過來,孟父斯文地說︰「慧慧,妳媽的性格妳也知道,不要生氣了。」

    「爸,妳管一管妳的老婆。」

    「好好好。」孟父答應道。

    「爸,我再說一次,如果遇到適合的人,我會結婚,但前提不是被你們逼著。」孟慧慧重申道。

    「好,我知道了。」

    孟慧慧對著好脾氣的孟父不知道說什麼了,「那我掛了。」

    「路上小心一些。」

    「嗯。」

    孟慧慧掛了電話,這才松了一口氣,她真的是沒想到她媽讓她回家,居然是跟一個陌生男生一起吃飯,氣氛太尷尬了,她匆匆吃完了飯,找了一個借口就走了。

    真不知道她媽媽這麼奇特的想法是怎麼來的,她真的是小看了一個渴望女兒結婚的中年太太的可怕。

    孟慧慧把手機放在包里,剛走到外面的路上,就看到一個熟悉的人,暗罵了一句,台北真的是太小了!

    那人倚在牆邊,好整以暇地站在那兒,對著她笑,「怎麼了?被催婚了?」

    孟慧慧真想將包包往他的臉上丟,「說得好像你不會被催婚一樣。」

    司宇的臉色一僵,悠閑的面具裂開了,孟慧慧搖搖頭,這個幼稚鬼,她轉身往停車的地方走。

    司宇跟了上來,他的腿長,走一步是她的兩步,她走得快了,他依舊走得很自在,她索性也慢慢地走。

    他跟在她身後就像甩不掉似的,她停下來,看向他,「這麼巧?同路?」

    他舌尖輕彈了口腔,「不巧,不是同路。」壞壞地笑著,「我是跟著妳走。」插在褲袋里的手卻是握得緊緊的。

    他心里很不想跟著她走的,可腳好像不是自己的,她一動,他就跟著走了,白天還暗自發誓絕對不會再想她,結果出來買晚飯踫到了她,他直接就被她勾走了。

    「你有什麼事?」她面無表情地看著他。

    她嚴肅的樣子就像那種嫁不出的老修女,可是她長得白白淨淨的,很討人喜歡,她穿著白大袍的時候,更是多了一抹禁欲感,宛若神聖不可褻瀆的聖女。

    總之,無論她什麼模樣,對他都很有吸引力,他真的是吃了她下的毒,才會這麼變態。

    「要不要一起吃宵夜?」他問。

    孟慧慧想了想,如果她長期待在台北的話,免不了會踫到他,如果次次都要針鋒相對,那真的太煩人了。

    「好。」

    司宇很驚訝她會同意跟他一起宵夜,最後兩人一起去了附近的一間居酒屋,選了一個隱蔽的角落位置,兩人坐下點了食物。

    孟慧慧一言難盡地看著他,司宇點完了菜,注意到她的眼神,「怎麼了?」

    「這麼多年了,你還記得我喜歡吃什麼?」他點菜的時候並未問過她,但卻都是她喜歡吃的。

    她其實很奇怪,司宇這樣的人,怎麼可能這麼長情,他不該在他們分手之後談戀愛,沉浸其中,不亦樂乎嗎?

    她想了一下那個場景,嗯,應該就和古代帝王那種差不多,美人在懷,左擁右抱。

    司宇皮笑肉不笑地說︰「這麼巧,妳喜歡吃的和我喜歡吃的一樣。」

    孟慧慧皺眉想了想,實在想不起來他以前的口味是什麼,于是她松開緊皺的眉,淡定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哦。」

    巧個頭!她根本不知道他喜歡的口味,而他呢,被她荼毒得養成跟她喜歡一樣的口味。

    他深吸一口氣,跟她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有一種自作自受,痛並快樂。

    孟慧慧心中釋然,原來不是他長情,只是踫巧口味相似而已。

    司宇喝了一口茶,微微冷靜,「妳沒有男朋友?」

    「沒有。」

    司宇挑了挑眉,「在美國沒找到?」听說不少人去了國外,生活很多彩多姿,不是忙著玩耍,就是忙著交男女朋友談戀愛,不務正業,不好好念書……越想,他的牙咬得越緊了。

    孟慧慧輕輕地說︰「沒有,讀醫科很忙,沒時間。」

    司宇松了一口氣,看來她還是原來那個小書呆子,根本不懂得什麼叫享受生活,就喜歡遨游在書海之中。

    真想不通,書,有什麼意思!

    孟慧慧又補充了一句,「自從跟你談過戀愛之後,我深刻地意識了一件事情。」

    司宇瞬間提起精神,是不是覺得他很好,任由她翱翔在書的世界,而且還小心翼翼地照顧她,經營他們的愛情世界……

    「我發現,我不適合談戀愛。」

    「什麼?」

    「談戀愛很麻煩。」微頓,她道︰「特別是遇上黏人的男朋友,而且男朋友又很脆弱小心眼的那種。」

    咻咻!無數的箭刺到他的胸口,他張了張嘴,卻說不出話來。

    不好意思,請她說明白,誰是黏人又脆弱小心眼的前男友!

    他不承認!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