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七季 > 哎喲,大小姐 > 第十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哎喲,大小姐 第十八章

作者︰七季

    機會不久之後就到來了,這一天商業要辦一場盛大的聚會,季琉璃對著鏡子化了三小時的妝,挑了兩小時衣服。

    最近但凡有這種場合,航譽都特別囑咐她不要去,開始時她只是想也許他還不適應那樣做作的地方,怕丟臉的樣子被她看到,不過如今,她倒要看看他背著她都在搞什麼名堂。

    一到會場,她就端著一杯果汁轉來轉去找著航譽的身影,沒想到人那麼多,她沒找到想找的人,卻被別人先一步找到。

    「這不是琉璃嗎?好久沒見你了,听說你出了國,什麼時候回來的?」

    那個討人厭的尖銳聲音她認得,金發碧眼的茱麗亞一直是她的對手,找金龜婿的對手!忘了這段孽緣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她們兩個都屬于容貌姣好、家世殷實一類,不知不覺間就成了互相較勁的對象,她之所以挑男人的眼光那麼高,不能不說是因為這位茱麗亞的刺激。

    不過現在她對那種事已經沒興趣了,她只在乎她的男人跑到哪去了而已。

    「琉璃,我在和你說話,不要不理我嘛。」茱麗亞湊上來,「好久不見,你看來容光煥發的,是遇上什麼好事了嗎?」

    「你也是啊,越來越光彩照人了。」她應付著,注視著四周。

    茱麗亞夸張地笑了起來,「真的?沒想到你看出來了,其實啊,我最近發現了一個不錯的男人,已經和他說過話了,只可惜你回國太晚,看來這一次我要領先一步了。」

    「是嗎?那真要恭喜你了。不過說過話而已就值得讓你這麼興奮,看來你水準也倒退了。」出于長年的習慣,她要是不諷刺這女人幾句,心里就不舒服。

    「哦!琉璃,我讓你嫉妒了啊?看來你真的不知道那個人!他是比較特別的,就算只和他說話,心都會怦怦跳呢!」茱麗亞摀著胸,好像那里正在發痛,突然她又想到了什麼,「說起來,那個男人好像是你家公司的,那你也許知道也說不定,他叫航譽。」

    「叫什麼?」

    「航譽,我還是第一次被一個亞洲男人迷成這樣,我帶你去見他。」

    「你帶我?見他?」季琉璃想自己是不是听錯了什麼。

    「在這里是見不到他的,他應該在離主人最近的地方,那個男人是最近的明星。」茱麗亞不由分說,拉著她就朝主辦人的方向走。

    季琉璃傻傻地任人牽著,是不是她太長時間沒參加聚會,這圈子的風水已經變了?茱麗亞扶著她的肩膀,悄悄往人群里指去,「你看,他在那里。」

    季琉璃迷迷糊糊地看過去,腦袋頓時清醒了不少,當然,那個男人不就是她那個疊被子也要角和角對齊的大管家嗎?

    他穿著經她參考後訂做的西裝,像換了個人似地,正在和聚會的主人談論著什麼,季琉璃摀著突然狂跳的胸口,懷疑自己為什麼會像個少女一樣緊張……

    「是不是個很有魅力的男人?」茱麗亞還在她耳邊介紹,「他就像一顆突然出現的星,一時間將所有人的視線都聚到了他身上,沒有人清楚他的來歷,但大家都說他是年輕一輩中最有潛力的,我父親對他的評價也很高喔!真不知你們從哪里挖來這個寶。」

    她怎麼覺得茱麗亞好像在說別人一樣,季琉璃僵硬地轉過頭,「他……是寶嗎?」

    「三個月拿下兩個重大專案,既有能力,人長得帥,待人又紳士,你說他是不是寶?在你到處游玩的這段時間,不知道已經有多少人鎖定他了,不過沒一個成功的,這不就更加顯出他的難能可貴?不過抱歉啦,最後搞定他的人將會是我,我是說真的哦。」

    「他才不是你的呢……」

    「嗯?你說什麼?琉璃,這個男人可是我先看上的,不可以跟我搶。」

    「不跟你搶,他也不是你的。」季琉璃小聲又小聲。

    怎麼辦?她後悔來這了,沒想到會得到這麼刺激的情報!不,她也並不是很意外,不過之所以還能這麼冷靜地站在這里,不就是她早已對這種情況有所覺悟了嗎?只不過她從不肯認真去想罷了。

    航譽這個人,本來就做什麼事都很認真,好像經他手的事做得完美是應該的,這樣的他,不可能不受到他人的賞識!雖然她也以自己的男人獲得肯定為傲,但她好怕航譽會沉迷在這份榮譽里。

    那個主辦方的女兒也跟在他們旁邊有說有笑,茱麗亞說那女人也是敵人,她不禁想,航譽最近總是冷落她,會不會是終于發現世界比他所想的寬很多,還有很多更好的選擇?

    不行、不行,她怎麼又自卑起來了……季琉璃搖搖頭,就算全世界的女人都是她的敵人,她也要贏!她好想大聲說,那個人是她的男人,誰都不許搶。

    她為什麼要受這份罪?相愛的人卻要裝不熟,這對她太難了啦。

    「琉璃,你臉怎麼紅紅的,發燒了嗎?」茱麗亞奇怪地看她。

    「沒有。」她怕被看出古怪,別開臉去,「是酒啦,我有點醉了。」

    「可你不是從不喝酒的?」

    「誰說的,從今天開始喝啦!」季琉璃隨手從服務生那把果汁換成了洋酒,反正她心里也氣,正好借酒澆愁,她一閉眼,干脆來個一醉方休好了!

    可是還沒踫到唇邊,她的杯子就被第三只手中途搶了去,耳邊好像听到茱麗亞那極具特色的驚叫,季琉璃睜開眼,自己也小聲一嘆。

    好可怕,航譽正拿著她的杯子,好可怕地瞪著她,雖然有那鏡片的遮擋,她就是知道他正在瞪她,他眉毛都擰到一起了。

    這樣可不行的!她好想告訴他,這樣與他經營起來的好男人形象可不相符,不過他明明在和主辦人聊天不是嗎?還有美女作陪襯,難道他真的會瞬間移動?

    「你……什麼時候看到我的?」她好小聲地縮著脖子問,好啦,瞞著他來這里是她不對,不過他也不用這麼凶吧。

    「從你一進來的時候。」航譽卻沒有要小聲的意思,「你不要喝酒。」

    她一愣,反射性地問出︰「為什麼?」

    還不是因為她酒品太差,她自己都不曉得嗎?真是拿她沒辦法,他是不知道她從前有多受歡迎,不過自從她進入會場,停留在她身上的男性目光就是有增無減。

    她本人沒有自覺也就算了,還高高興興地拿了酒要干杯,就算知道要和她裝不認識,他一想到她喝醉那晚做的事,就把所有規矩都拋在腦後了。

    每次在這種時候,都要出現一個程咬金,這次也不例外!就在季琉璃像只小羊般受委屈時,打抱不平的人借機插了進來。

    「對不起,需要幫忙嗎?」那個棕色頭發的公子哥問話的對象是季琉璃。

    「不需要。」代她回答的人是他,那個男的不服氣,還要講些什麼大道理,他看了眼季琉璃,把酒杯交給了一邊的茱麗亞,「這里空氣不好,要不要出去走走?」

    「好啊……」季琉璃想都沒想,以實際行動中止了棕發男的仗義行為。

    她被航譽牽著手,兩人一前一後地出了會場,來到了外面的陽台。

    外面明月當空,是個難得的好天氣。

    季琉璃大呼口氣,「怎麼辦,我們不是不認識?」

    「剛剛不是已經認識了,季小姐。」他摸摸她的頭,「笨蛋。」

    她真是一點也不了解他的苦心,剛才試圖解救她的那個長著張花花公子臉的人,是銀行行長的三兒子,在場的還有許多人,全是些長相不錯、家世不錯的人,換言之,對他來說全是些危險人物,這些情報都是他最近收集的,所以他才不要她參加這種滿是餓狼的聚會,他會同意她爸爸接下現在的工作,其中一個好處就是收集情報非常便利。

    他家的大小姐,可是個隨時都要看好的麻煩人物,一不小心就會從他手里溜走了,他不努力點怎麼行?

    「那現在我們認識了,接下來呢,你要追我嗎?」看著他那有點懊惱的樣子,不知為什麼,季琉璃有些得意。

    「這是個好主意,那我們就結婚吧。」他在她額上落下一吻。

    她眨眨眼,「這樣好嗎?我會不會太好追了啊?」

    「可是結婚的話,我就可以陪著你一起進會場了,和其他男人吵架也比較理直氣壯。」

    「听起來不錯耶……」她嘻嘻一笑,「不怕被我爸罵嗎?」

    「今天中午,他還特別跑來找我,叫我千萬不要甩了你。」他抱著她,低聲說︰「明明彼此相愛卻要裝不認識,不是太奇怪了嗎?」

    「真巧,我也是這麼認為的。」她拍拍他的背,听著他的心跳,「好吧,那我就嫁給你吧!」

    開玩笑,他可是她的寶貝,誰也搶不走的。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