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簡薰 > 娘子好威 > 第五章 哪來底氣命令她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娘子好威 第五章 哪來底氣命令她

作者︰簡薰

    二月,天氣轉暖,萬物復趨,下了一個多月的雪,總算停了,池塘邊楊柳依依,正是,碧玉妝成一樹高,萬條垂下綠絲絛。

    雖然下個月就要成親,但邵怡然很閑,听說池塘冰融,就出來看魚。

    黎宗三是被逐出家門的人,所以黎子蔚只能算親戚,邵怡然是客居,相較嫡子嫡孫的黎子衿,他們的親事反倒安靜得很,整個黎家最興奮的應該是黎老子,孫子跟故人之女,怎麼看怎麼合適,對他來說,只有邵怡然嫁了人,他對故友才算有所交代。

    黎家也還有一樁好逍息,那就是倪氏給黎翠雨選了李四爺。

    消息出來那天,邵怡然過去芳苓閣賀喜,黎翠雨又欣喜,又害羞,拉著她的手說,當日謝謝她也替自己說話。

    邵怡然太替她興了,來到黎家,是黎翠雨主動跟她接近,又帶她打入京城的姑娘圈,絲毫不吝嗇善意,她很感謝她。

    既然婚事定了,黎翠雨也開始忙碌起來,她想自己繡嫁衣,邵怡然卻不這樣想,她是會刺繡沒錯,但繡整件衣服太費工了,直接花錢請繡娘做,又快又好,而且只一次而已,不必那樣講究。

    她跟黎子蔚說過了,黎子蔚也同意,不過,跟莊氏說的理由是,時間太緊了,來不及。

    莊氏知道定下親事後,兒子有幾個官老爺舉薦才順利能進入欽天監,這些都是邵家的關系,因此對這準媳婦很是敬畏,自然不會有太大意見。

    老實說吧,寄人籬下,銀子不多,又沒官餃,莊氏自己都覺得兒子要過二十才會娶妻了,沒想到十七歲就能娶,想著二房那邊的潘氏進門兩個月就懷孕,說不定邵氏也能這樣爭氣,哎喲,真想抱孫,小嬰兒軟綿綿的,多可愛啊。

    不是邵怡然自己在臭美,她怎麼看都覺得男生中黎子蔚生得最好,女生中自己長相最佳,如果寶寶能快點來,那就太贊啦!

    想到寶寶,邵怡然又覺得黎子蔚真可愛,居然會想到分房睡,呵呵呵,她這麼想要孩子的人,怎麼可能會放過他?

    她一邊喂著池中的魚,一邊想,等寶寶大一點,她就帶孩子來喂魚,這麼有趣的活動,小孩子肯定會瘋狂。

    「邵姑娘。」一個小丫頭急匆匆的,看來是尋了她一陣子,「老太太請您到大廳上,二太太來了,說想跟您道謝。」

    邵怡然沒問謝什麼,這丫頭一看就是二等丫鬟,不在跟前服侍,怎麼會知道,想想自己今天的打扮還行,便直接往大廳過去。

    大廳中,有小嬰兒的嚶嚶聲,廳上有倪氏、姜寧兒,黎家幾個小姐,吳氏帶著潘氏,莊氏也在。

    各自見禮坐下後,黎翠雨小聲跟她說︰「是堂嫂生的,祖母很開心。」

    吳氏把潘氏生的小娃帶來了。

    也是,就沒見過哪個曾祖母可以抵抗曾孫的魅力?一看到曾孫,黎老太太絕對雙手投降,然後一大包銀子讓吳氏帶回去。

    一見邵怡然,吳氏便滿臉堆笑地迎上前來,「今日除了帶壯哥兒給老太太看,也是來謝謝邵姑娘的。」

    「道謝不敢,只不知自己幫了二太太什麼?」

    「就是大少爺成親那日,你給翠依悉心打扮了,沒想到讓郝家公子一看就上了心,只是那日客人多,接下來又過年沒空,費了一番功夫才找到我們家。」吳氏笑咪咪的,「郝家門戶高,我們本來也不敢想,但他們有誠意,翠依也不在意是當續弦,婚事說得很順利,郝家的老祖宗今日壽辰,翠依去那里磕頭了,這才沒過來。」

    邵怡然懂,古人很迷信,出門要看日子,不是說「今天沒空,那改天」,改天可能要半個月後,但二房經濟真的太緊,吳氏得趕快過來跟黎老太太要錢,因此等不及半個月,才會變成黎翠依這個當事人無法出現道謝的狀況。

    「只是舉手之勞,二太太不用客氣。」

    「要的,嬸子這一兩年都在煩惱那丫頭的婚事,現在能嫁入郝家,郝五爺又只有一個女兒,我是不用愁了。」

    兩人又說了一陣,吳氏這才回到座位上。

    黎翠雨在一旁小聲說︰「郝五爺雖然已經二十五歲,不過夫人過世後都沒再續娶,可見也是挑人的,翠依只要能好好侍奉,日子不會難過。」

    听聞這話,邵怡然淡然一笑,心中也替黎翠依高興,然後想了想,又給自己按個贊。

    堂上一團和樂,旁邊的池姨娘卻一臉哀怨,一樣是十六發,黎翠雨訂親了,黎翠依訂親了,可是自己的黎翠陶呢?老太太怎麼好像不記得她幾歲。

    「哎喲。」黎老太太忽然笑了出來,「壯哥兒剛剛啵了一下。」

    潘氏連忙說︰「壯哥兒開心才啵呢,在家里時,逗半天才啵一聲,沒想到一回家不用逗就發出聲音,肯定知道這是自己曾祖母,在跟您親熱呢。」

    吳氏補充,「是啊,人家說血濃于水,壯哥兒肯定知道的,不然怎麼都不哭不鬧哦。」

    「我想也是。」老太太看曾孫,越看越愛,只覺得壯哥兒長得真像子松小時候。

    唉,她都好幾年沒看到子松了,宗二也是,最後一次看到,就是分家那天,那倔孩子怎麼這麼想不開,那時子松才剛會走路,可現在,他的孩子都生出來了……

    想到過往,黎老太太擦了擦眼角,拭去淚珠,問,「那爺倆最近可好?」

    吳氏斂眉,「就是想家,想老爺子,想老太太。」

    黎老太太聞言,長嘆一聲,如果這個家是她作主,她定然會把宗二一家叫回來,黎家這麼大,多一口人算什麼,可是想起丈夫,小事情她敢鬧,大事她不敢。

    「老太太,您能不能再勸勸老爺子。」吳氏苦苦哀求,「媳婦也知道是二爺錯了,他是真心想跟老子認錯的,我們真的想回家,想一家人在一起,老太太,壯哥這麼可愛,您不想天天看到他嗎?」

    一旁,黎翠雨小聲對邵怡然說︰「二叔那邊听說又遣了一批工人,現在整個宅子只有四個婆子跟一個廚娘,堂嫂生了,可連醫娘都請不起,是嬸娘親自坐的月子,當然也沒奶娘,你還沒來時,壯哥兒餓過一回,祖母看到堂嫂自己抱孩子進去里面喂,人都傻了。

    「要我說,就換小一點的宅子,但二叔偏偏不肯,說那是面子,可誰不知道黎家二房早就山窮水盡,要不然翠依也用不著耽誤到現在。」

    邵怡然听著,那是挺慘的,但那也是黎宗二自己做的選擇,她都不知道黎宗二當年是哪來的勇氣分家,就算跟大哥不和,氣爹娘偏心,也不是這種蠢法。

    但好笑的是,現在沒錢,想回黎家靠大樹,偏偏死要面子,只會叫老婆跟媳婦回來求情,自己還在家里當大老爺。

    要她說啊,真想回來,黎宗二就得跪在大門前認錯,而不是要老婆傳達,否則,想回來……他想得美!

    要比脾氣倔,黎老爺子絕對是第一名,老爺子可不缺兒子孫子,是他黎宗二缺個爹,自己缺爹還要爹先說「兒子回來吧」,絕對是想太多。

    黎老太太看著壯哥兒白嫩的臉孔,怎麼看怎麼喜歡,想到只能抱一會,又萬分舍不得,「我再跟老爺子提一提,不過也不用太抱希望,我都沒什麼把握。」

    吳氏感恩地道︰「老太太肯提,那就是恩典,媳婦感激都來不及,哪會要求什麼。」

    「好了,時間不早,你們也回去吧,再晚天都要黑了,熊嬤嬤,送二太太跟奶奶出去。」

    人人都看到熊嬤嬤手上那一包銀子,但那是黎老太太的私房,她願意,自然不會有人說什麼,就是倪氏一臉不屑,活該。

    黎老太太一臉舍不得孩子,但場面話還是得說︰「沒什麼事情的話,就各自散了。」她話音剛落,就見池姨娘突然往前一撲,「求老太太一件事。」

    雖然主母倪氏的臉色不太好看,但為了女兒,池姨娘還是豁出去了,「奴婢想求老太太,今年賞春宴的時候,讓邵小姐替二姑娘打扮打扮。」

    邵怡然心想,這哪招?

    氣得要死,邵怡然在房中走來走去,走來走去。

    木樨急忙走進來,「蔚爺回來了。」

    今天是吉日,也適合出門訪友,既然春天就要進入欽天監,現在監正萬大人請他喝早春酒,他自然要去。

    邵怡然立刻下令,「去看看,如果醉了就算,如果清醒,就跟他說到桃林等。」

    木樨迅速門,不一會便小跑回來,「蔚爺清醒著,說會準備好茶水在桃林等姑娘。」

    邵怡然直接邁開大步往外面走,她太生氣了,需要發泄一下,而同溫層的穿越小伙伴是最好的人選。

    春日風光好,枝上鳥鳴啼,園子欣欣向榮,綠意盎然,不過邵怡然無心欣賞,她現在只想把老太太、池姨娘、黎翠陶都揍一頓。

    桃林中,黎子蔚已經在了,桔梗正在燒水,看樣子預備煮茶。

    黎子蔚仍是那個黎子蔚,一臉愜意。

    也不知道為什麼,看他那樣悠閑平靜,歲月靜好的樣子,邵怡然氣得快爆炸的內心突然也寧靜不少,如果剛剛她是想把人爆打一頓,現在只要小揍一頓就能出氣。

    黎子蔚一見她就笑,「怎麼了,這麼生氣?」

    邵怡然摸摸臉,「看得出來?」

    「都要殺人了。」

    邵怡然「噗」的一笑,把剛才大廳上的事說了,從池姨娘那驚天一跪開始。

    回憶方才,又氣不打一處來,「你說好不好笑,我又不是丫頭,憑什麼替黎翠陶梳妝打扮,她嫁不出去關我什麼事情,她又不是我生的,偏偏池姨娘還一臉理所當然,覺得老太太發話,我就要照辦。

    「我是寄居沒錯,但我不是奴婢,老爺子都沒命令我做過事情,一個姨娘也想命令我,而黎翠陶居然還覺得是個好方法,翠依都這樣嫁出去了,她也一定可以,她都忘了,她對我一直很不友善耶,從我到黎家第一天開,她就各種諷刺,現在發現我眼光不錯,做的衣服首飾都好看,就覺得我應該要幫她了,幫忙?行啊,給我五百兩金子,我考慮考慮。」

    黎子蔚覺得好笑,安慰道︰「不過一個姨娘而已,沒什麼見識,何必跟她計較。」

    「對池姨娘我是覺得好笑,對老太太我真是生氣了,池姨娘說︰『邵姑娘替翠依小姐打扮打扮,翠依小姐就嫁入郝家了,要是也給二小姐打扮打扮,那二小姐婚事也不用愁』,老太太居然點頭說︰『那怡然,下次春宴,翠陶就交給你了。』笑死人,黎翠陶就算到三十歲還嫁不出去,我都不會替她打扮的。」

    拿起茶壞,一口氣咕嚕嚕把茶水飲完,邵怡然還是覺得很不爽,不是對池姨娘,而是對老太太,到底憑什麼啊,她邵怡然是寄居在黎家沒錯,但她不是黎家的下人,居然連商量都免了,直接命令她。

    「那你怎麼說?」

    「我說我姓邵,老太太地位再高也輪不到她命令我,你是沒看到,她氣得臉都歪了,我覺得好愉快。」

    發泄完了,心情真舒爽。這真的只有黎子蔚能懂,因為他是現代人,了解她。

    古代很尊重長幼,不要說她寄居黎家,一個長輩發話,輩也不好推辭,可惜她不是古代人,以德報怨這種事情她也做不來,她很了解黎翠陶那樣的人,就算自己替她梳妝打扮找到了好親事,她也不會感激的,反而會覺得這是應該的,是你欠我們黎家的。

    笑話,她可不欠黎家,真要說,她只欠黎老爺子一個人而已。

    也許是心情轉好,邵怡然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自己發泄完了,也該關心關心他,于是問道︰「今天去萬大人府上,還好嗎?」

    「萬大人一家都挺熱情的,除了我,還有幾個萬大人的門生,沒涉及權力中心,說話倒是輕松不少。」

    邵怡然懂,朝堂上,太後黨跟皇後黨斗得凶,大官都要選慣站,皇上頭很痛,可是拿這兩大外戚沒辦法。

    欽天監是一個很奇妙的單位,沒人會來拉攏欽天監的,畢竟,皇上想起時才召見,有什麼好拉攏的。

    夏官正監侯這官位看似不高,可無論如何,都是個官位,東瑞國一品到七品可以替母親妻子請封,等成親後,她就能享有誥命,以後,她是黎夫人不是黎奶奶。

    夫人,丈夫為官者才能稱為夫人,她會是黎家第一個夫人。

    婚事定下後,者爺子開始整修騰語院,騰文院太小了,不過兩間大屋,黎子蔚自己是夠住了,但加上她,以後還會有孩子,那肯定是不夠的,所以開了騰語院的鎖。

    騰語院兩進,一進四大屋,共八間大房,還有個小跨院,她去看過一次,挺好的,只可惜不能比黎子衿的屋子好,不然黎老太太會鬧,但以七品的官來說,住處也不能不好,所以開了騰語院,很恰當了。

    要說黎老太太真是奇葩,自從黎子蔚官餃決定後,連黎子矜都來跟他走動了,就只有黎老太太還把他當成討飯的。

    「有件事情,我想托你。」

    「行。」邵怡然答應得爽快。

    「我都還沒說,你就答應,萬一做不到怎麼辦?」

    邵怡然一笑,「那就耍賴啊。」

    黎子蔚一怔,他前世是公務人員,這輩子又只專注讀書,四周的人說話都是正正經經,沒想到會遇到個小賴皮……跟自己個性很不一樣,可是,也不討厭。

    「我這邊有點銀子,想請你置辦幾間鋪子收租,就寫在你名下。」

    銀子?哪來的?老爺子給的嗎?怎麼不直接給鋪子?

    彷佛看她的疑問,黎子笑說︰「是我自己的錢,但買鋪子會有稅收問題,到時候老太太依然會知道,要是她甚至幾個黎家少爺以為祖父偏心,那豈不是害了祖父?所以我才一直放的現銀。」

    「銀子……哪來的?」

    看她一臉好奇心旺盛,黎子蔚也不隱瞞,壓低聲音,「我賣了好多曲子跟段子給酒樓跟花樓,愛黛兒的『哈』就賣了一百兩。」

    邵怡然眼楮圓睜,居然還有這招!府黛兒唱過四十首歌吧,賣完了,他還可以賣瑪丹娜、碧昂絲,故事自然也多著,他可以賣楚留香的故事,也可以賣楊過小龍女的愛情故事,這這這,簡直是聚寶盆啊,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能想到這樣賺錢,真是大師,同為穿越人,她可從來沒想過要賣周杰倫的歌。

    想著想著,她突然問,「既然都能買鋪子了,怎麼不搬出去?」她是女子,不好自立,可是他不同,完全可以搬出去,不用看黎老太太每天發神經,不是很好嗎?

    「我提過,可是祖父說我年紀還小,讓我安心準備考試,搬家的事情等成親後再說。」

    原來是黎老爺子舍不得,懂了,聰明的孫子誰不喜歡,若說黎子衿是黎老爺子的心頭肉,那黎子蔚就是黎老爺子的眼珠子。

    「行,蘇嬤嬤就是負責幫我把銀子換成鋪子的,我讓她出門幾天,替你在鬧區找個好地方,放心吧,交給我。」

    見邵怡然臉豪氣萬千,黎子蔚調笑道︰「那就托付女俠了。」

    邵怡然攬住他的肩膀,「好說好說。」

    黎子蔚見她心情轉好,便跟她說起萬大人府上的花園,那是歷代欽天監的監正居所,古木參天,花樹環繞,黎家的桃花還在含苞,萬家的老桃花卻已經花滿枝頭,春風一吹,便有幾瓣飄落,說不出的詩情畫意,在桃花樹下賞花飲酒,听琴取樂,愜意萬分。

    邵怡然听得心生向往,「等明年春天,我一定要上門拜訪萬夫人。」

    「明年春天,我自然帶你同去。」

    萬大人幾個門生都年紀不小,也都娶妻生子,今天都是帶著妻子去的,女眷由萬夫人招待,就在桃花林的另一側設宴。

    黎子蔚看到邵怡然一臉期盼的樣子,突然高興起來,覺得老天爺對他著實不錯,雖然有個不靠譜的爹,但有個慈藹的娘,現在也要成親了,娶的女子還跟自樣是穿越人,脾氣不錯,個性可愛,有著恰到好處的俠女心腸,她不會強出頭,不過真的需要幫忙,也不會裝作不知道,就像黎翠雨的婚事,她也不管黎老太太本就對她不滿,還是跟著開口了。

    更別說她是書香之後,對他的仕途大有幫助。

    他並不迂腐,不會覺得這叫靠女人,他們是互相幫助的關系,在黎家,只有彼此幫助,才能一起站立起來。

    當下,他對婚事隱隱期待了起來。

    喜服已經送來了,鳳凰栩栩如生,針腳細密,邵怡然仔細看了又看,非常滿意,對嘛,給繡娘做多好,自己繡這些,感覺脖子的骨刺都要長出來了。

    蘇嬤嬤把喜服架好,她原想著可以自己繡,但她也知道姑娘不耐煩這些,她一個下人又怎好說姑娘不是,可現在看到喜服華貴,突然覺得給繡娘做也不錯,姑娘肯定沒這手藝。

    邵怡然低頭看著手中的鋪子契約,這是蘇嬤嬤跑了十八天張羅好的,不禁想,這黎子蔚可以啊,靠著賣現代歌曲跟故事,居然賺了七千多兩,置辦了十間鋪子,月租約莫可以收八十兩,當個大爺的應酬花銷都夠了,而契約上寫她的名字,朝廷查稅便查不到黎家來。

    她名下的財產,是祖父留下的忠心大掌櫃打理,黎家不可能知道,黎子蔚居然想得到這招,還真聰明。

    把契約裝進大信封,邵怡然道︰「鳶蘿,你跑一趟騰文院,要親手交給蔚爺。」

    鳶蘿接過信封,稱是,隨即退了出去,去尋黎子蔚。

    不一會,有丫頭進來稟告說,大小姐來了。

    邵怡然一听,連忙讓丫頭去燒水,準備點心。

    黎翠雨因為婚事已定,對方又是她中意的李四爺,因此訂婚後一直是神采飛揚的,但今天卻臉色灰敗,不用開口,邵怡然就知道有事。

    邵怡然揮揮手,讓丫頭嬤嬤都下去,親自給她沏茶。

    黎翠雨拿起茶盞,半晌又放下,邵怡然也耐著性子,靜靜陪她。

    過了許久,黎翠雨這才開口,低聲說︰「佩蘭有了。」

    邵怡然一怔,「那嫂子怎麼說?」

    「嫂子怎麼會想留,可是大哥很高興,她是高嫁,不敢拂逆大哥,只能向我娘跟祖母稟告,希望長輩發話說不留,可是……」

    可是太天真了,黎老太太跟倪氏本就盼著孩子,加上那日潘氏的壯哥兒多可愛,剛剛抱過孩子,怎會舍得不要孩子?

    黎子衿可是長子嫡孫,集三千寵愛在一身長大的,他的孩子,哪怕是個從丫頭肚子出來的庶子,長輩都是殷殷企助著的。

    「大哥說佩蘭有孩子,功勞很大,要提她為貴妾,娘說這是他房中的事情,自己作主就好,不打算管。大嫂很慌,找我哭訴了一下午,問我該怎麼辦,她自己都還沒孩子,就提了個貴妾,那以後日子要怎麼過?

    「雖然我覺得她配不上大哥,可我們也是一起長大的,同為女子,我能了解她的不安,如果我嫁給李四爺不到三個月,他就要提貴妾,我也會受不了的。」說到這,黎翠雨頓了頓,「大嫂讓我替她想想辦法,可我能有什麼辦法?」

    「你大哥對你大嫂無意,她也是知道的,可當時她覺得只要能嫁給大少爺,就什麼都好了,佩蘭是沒良心,但姜寧兒也怪不得別人,都是自己選的。」邵怡然實話實說。

    「我也是這麼跟她說,大哥對她無意,整個黎家都知道,她又怎會不知道?撇除佩蘭的關系,在說親的那個當頭,大哥不願意就是不孝。

    「既然成了婚,當了主母,就得下得了手,通房都該喝藥,偏偏她想要賢慧名聲,願意讓通房踫運氣,看吧,運氣來了,現在又到處哭訴,好像我大哥多對不起她一樣。」

    想了想,黎翠雨又補一句,「雖然大哥的確不好,但她自己也不是無辜的。」

    邵怡然也嘆道︰「她求得大少爺,大少爺求得佩蘭,佩蘭求得貴妾名分,都是自己求的,高嫁本來就需要冒險,誰都怪不得誰。」

    老實說,其實佩蘭也賭很大,萬一黎子衿只是貪鮮玩玩呢,那她將來要怎麼辦?只能說她運氣好,賭贏了。

    姜寧兒腦子簡單,覺得嫁給意中人就幸福了,卻沒想過齊大非偶,一個沒有嫁妝的奶奶,大少爺又不愛,要怎麼鎮住下人。

    「我現在都不知道該氣誰,是該氣大哥跟佩蘭,還是該氣大嫂自己不爭氣。」

    「你別想這麼多了,你大哥對佩蘭上心,她一定會成為貴妾,這不會改變,至于你大嫂,你身為小姑不好說她,但你母親听到了,自然會開口教訓。」

    邵怡然知道黎翠雨現在心情肯定很復雜,才成親三個多月,就要把丫頭提為貴妾,這真的很亂來,她氣自己大哥沒出息,被一個丫頭迷得暈頭轉向,又氣大嫂到處哭,敗壞大哥名聲,同時,也是在擔憂自己。

    畢竟風度翩翩的黎子衿都在假山跟丫頭野合了,誰知道李四爺的端正是不是虛有其表?萬一婚後,丫頭也比自己先有了,留?讓庶生嫡前,實在不甘願,不留?那可是一條命。

    邵怡然拉起她的手,「你大哥大嫂的事情,你爹你娘會出手管教的,你呢,現在好好繡嫁衣就好,不要讓其他的事情影響你,現在已經二月底,離六月不過三個多月,可得睡好吃好,出嫁時才會漂漂亮亮。」

    「我擔心李四爺……」

    「大太太可是千打听萬打听,這才打听到李四爺好人品,你看李家從上到下,都規規矩矩的,沒有哪個爺寵妾滅妻,也沒有誰庶生嫡前,家風如此嚴謹,李四爺總不可能一個人長歪,不用擔心的。」

    黎翠雨想想也是,臉上變明亮起來,「也是,你別笑我擔心這麼多。」

    「女人成親是一輩子的事情,不擔心才奇怪呢。」

    像她自己即將要嫁給黎子蔚,莊氏現在看起來是好好的,但誰也不知道成親後會不會因為變成了婆婆,就覺得可以正大光明的挑剔找麻煩。

    她還真知道有這種人,就是她朋友的婆婆,大學交往四年都是個好伯母,熱情大方,一結婚就變成了另一個人,因為小姑初二要回家,家里要人所以不準她初二回娘家,理由也很荒謬——你已經結婚了,就是我們金家的人,凡事要以金家為優先。

    不過她朋友也很猛,完全不甩人,什麼年代了,又不是吃你金家的米長大的,還金家的人呢,笑話!

    邵怡然會尊敬莊氏,但心里也不是不擔心,可擔心又有什麼用,等遇上了再來說吧,現在想太多,只是自己嚇自己。

    老實說,她已經算不錯了,莊氏就算再怎麼不好也不能拿她怎麼樣,一來不住一個院子,二來這個家不是莊氏當家,就算有問題也不會是大問題。

    兩人說了一會兒,黎翠雨又嘆了一口氣,「我既氣大哥,又見不得大嫂說大哥,我是不是很矛盾?」

    「你很正常。」

    「正常?」

    「氣大哥不夠厚道,可再怎麼樣,那也是親大哥,疼了你十六年,他就算對你大嫂有虧欠,但不妨礙他疼愛你。」

    黎翠雨眼圈一紅,就是這樣,她才不知道要怎麼辦,身為女子,她想幫大嫂,可是大哥是她親大哥,自己怎麼能不站在他那邊?

    她真想把那佩蘭丟去鄉下,都是她害的。

    怡然繼續勸她,「夫妻之事得自己解決,你救得了她一次,救不了第二次,擋了佩蘭,可是你大哥身邊還有半夏跟紫苑,那也是萬中挑一的美人,你出嫁在即,難不成以後有事情,她都找你哭訴,你都要幫她解決嗎?嫁入李家後,你得以夫家為重,不然就算李四爺脾氣再好,恐怕你們夫妻也會所爭執。」

    黎翠雨想想也是,爹娘還在,大哥房中的事情,自己的確不好插手,萬一大嫂嘴巴太大傳了出去,李家知道後也不會高興。

    邵怡然寬慰灺,「你大嫂若是委屈了,就听她說說話、讓她抒發一下就是了,千萬別想要伸手去管,你大嫂總把事情想得很簡單,你若幫她解決,會害到自己的。」

    姜寧兒腦子不好,黎翠雨能幫她搞定一次,再來第二次時,她還是會想著找小姑,小姑嫁入李家?沒關系,上門找。

    姜寧兒從來不會去管別人的處境,只會想著自己需要幫忙,萬一到時候姜寧兒真找上李家,李家人會怎麼看?只會覺得黎家真是亂七八糟,大嫂房中事務居然要小姑出面,丟的可是翠雨的臉,她回來解決,是沒規矩,她不回來解決,是無情,兩面不是人。

    黎翠雨顯然也想到這點了,苦笑,「是我太慌了,沒顧慮到這個。」

    邵怡然又勸了一陣,黎翠雨逐漸想通,臉色這才好上一些。

    這時小丫頭來說,池姨娘來了,想見邵姑娘。

    邵怡然搖搖頭,不見。

    黎翠雨一臉不解,「池姨娘來這做什麼,她不過一個下人,也想來見你,為了翠陶嗎?她還沒放棄啊?」

    這回換邵怡然苦笑了,池姨娘當年以楚楚可憐之姿迷惑了黎宗壹,從此過上姨娘好生涯,如今大概是想用同一招求她吧,可她是女的又不是男的,女人看到女人楚楚可憐只會覺得對方裝綠茶,只會想打她而已。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