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橙心 > 那一夜 > 第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那一夜 第八章

作者︰橙心

    鬧鐘響起,方潔恩頭痛欲裂的從床上坐起。

    「這個該死的談閔。」她低咒了幾聲,罵起他的名字來還挺順。「沒事撂下那什麼話,害我一晚上睡不好。」

    想起昨晚,她一顆心小鹿亂撞,不知道信他好,還是不信他好。

    好不容易睡著了,直夢見那一夜的火熱纏綿,他吻著自己的模樣,又驀地給熱醒,好像他的吻就烙在身上一樣。

    「醒醒、醒醒了!」她拍拍自己的臉,試圖讓自己振作。

    突地,門外突然響起敲門聲。

    「這麼早,是誰啊?」她用手攬了攬長發,起身到了門前,想也不想的拉開門。

    門外不是別人,正是一臉精神奕奕,笑容滿面的談閔。

    他把嚇怔了的她看了一遍,點點頭。

    「很好,一早的突襲,一沒梳妝,二沒衣裝的,還是這麼清新美麗……」他真是太滿意了。

    「喂!」方潔恩這才回神,倏地就想關門。

    不過,他的動作更快,伸腳卡住門,下一秒就進了客廳。

    「快去梳洗,我們去吃早餐了。」好像他才是主人一樣。

    方潔恩懶得再跟他爭辯,也不想問他怎麼知道她住在哪里,只想著自己一副剛睡醒的模樣,趕緊往里頭沖去,進浴室把門一關,胡亂的刷了刷牙,洗了把臉。

    「早餐想吃什麼?」談閔隔著浴室門笑問。「我帶你去。」

    簡單盥洗之後,她拉開門,看著他一臉的神清氣爽,不像她沒睡好的模樣。

    「說得好像自己開車一樣……」方潔恩橫他一眼。「如果我要吃豆漿油條,難不成你還知道路。」

    「知道!」他拿起手中的資料,在她的面前晃了晃。「昨在飯店沒事,我上網找了些資料,查了附近好吃的,網友推薦的不可不吃美食,中西式都有,包君滿意。」

    她聞言一愣,沒想到他會這麼用心。

    「別怔著,快去換衣服!你不是想吃豆漿油條嗎?我帶路,你開車。」談閔握住她的手,再自然不過的往前走,在她的房前門停住。

    方潔恩開口想說什麼,卻被他丟過來的一笑給閃了神,把要說出口的話,全給吞回肚子里。

    「你是不想換衣服?還是想邀我一起進房間?」看著她遲遲不關門,談閔好奇的問,對她挑了挑眉。

    被這話問醒,她火速關上門,不讓他也不讓自己有胡思亂想的機會。快速整理好自己的儀容。

    抱著疑惑的心思跟他出了門。

    才坐進車內,談閔隨即朝她傾過身來,想起昨天的曖昧,方潔恩趕忙拉好安全帶,自己系好。

    「你真不夠意思,怎麼不給人一點兒機會呢?」談閔的臉停在她面前不到兩寸的地方,一臉可惜的模樣。

    「就想吃豆腐。」方潔恩伸手推開他,這太近的距離會讓人無法呼吸。

    談閔不逼她,坐回自己的位置,朝她看了一眼。

    「不然你幫我系安全帶好了,我的豆腐就讓你吃吧,愛怎麼吃怎麼吃,我絕對不會抗議。」他故意鬧她。

    方潔恩只是瞪他一眼,懶得搭理他。「不是要帶路,現在往哪開?」

    「你真是……好好,先直走,要轉彎我告訴你……」談閔只得客主便了,誰叫他沒車呢。

    沒車這事兒,還真不方便,他得想個辦法才行。

    吃完早餐,她仍舊帶著他去看房子。

    「這房子坪數大,樓層高,晚上夜景很好,白天也很安靜,你可以先看看。」方潔恩之前已經詢問過他的預算,所以帶看的對象都算上級。

    「夜景嗎?听起來不錯。」談閔點點頭。

    「是啊,而且這一片落地窗,視野沒有遮掩,很舒服……」方潔恩帶著他來到落地窗前,果然將台北市盡收眼底。

    「挺好,挺好。」站在她的身後,縴細的背影,有精神的聲音,跟初遇時的她,給他的印象完全不同,卻同樣讓他移不開眼。

    「你喜歡嗎?」她轉過身,露出一個甜美的微笑。「這房子還有別的,我帶你再看看別的地方……」

    「我不喜歡別的。」他大腳一邁,她下意識的往後退,被他抵在落地窗前,兩人距離幾近于零。「這樣看風景,感覺很不錯。」

    方潔恩不安的眨了眨眼。

    他靠得很近、很近,就在她身前一寸的地方,完全沒有踫觸到她,卻帶給她極大的壓迫感,讓人無法喘息。

    他並沒有「壁咚」她,只是很近的站在她的身前,從她的肩膀上看風景,口氣很自然,態度也很從容。

    顯然的,自己倒是尷尬許多,于是,她緩緩的往右邊移了一點點。

    「我擋著你了,我讓開點路,你比較方便。」她沒話找話講。

    「不。」他伸手,擋住她的去路。「我喜歡這樣看風景。」

    好,沒關系,右邊沒路,左邊總行吧。

    她才打算要移動時,他顯然已經洞悉她的意圖,另一只手再度伸出,將她困在雙臂之間。

    方潔恩嘆了一口氣,如果這不叫壁咚,那什麼叫壁咚呢?

    「談先生,我不是小女生,別來這一套好嗎?」她強自鎮定,仰起頭面對這尷尬的場面,她很希望自己不是手忙腳亂的那一個。

    「沒用嗎?我覺得效果不錯。」談閔再從容不過,喜歡她在面前呼吸加速的模樣,熱熱的氣息拂在他的唇邊,很舒服。

    四目交視,方潔恩覺得自己很快就敗下陣來,她垂眸、伸手推他,想逃出這令人窘迫的氣氛。

    「我看來這一套挺有用。」他擒住她的手貼在他的胸口,笑得很滿意。

    「你別……喂!你放手啦。」方潔恩難得這麼手足無措。

    「你怎麼跟之前那麼不一樣,那時你一開始就要求我吻你。」談閔想起她那時燦亮亮的眼神,心都要融了。

    「我沒有要求你!」她強烈抗議。

    「是,你只是用一雙眼楮勾引我,不吻你還不行,你還嫌我是個好男人,要拒我于千里……」像是怕她記性不好似的,談閔鉅細靡遺的講清楚。

    「別說了。」天啊,這話真是越听臉越紅。

    「所以這次我就想當個壞男人好了,你應該會比較能接受一點,畢竟因為我太好,所以你就從我身邊逃走,這一次,我看你怎麼跑。」談閔對于被突然丟下這件事,仍然記恨在心。

    方潔恩看著他,一陣沉默。

    那時會逃走,的確是因為他看起來像是個太好的男人,而那時的她身上還有著傷口,還沒準備好要接納另一個男人。

    更別說,他突然的說了一句,不想讓她走,那句話確實嚇到她了,這才堅定她不留下姓名離開的決定。

    卻怎麼也沒想到,他竟然追來了,用這種讓人無法拒絕的方式,又一次出現在她的生活里。

    過去的一個月里,她常常想起他。

    常言道,治療失戀最好的方法就是談戀愛,而她,雖然沒真的談上戀愛,但不可諱言,他的確轉移了她的注意力,讓她不再一直想著林存聖。

    在一個人孤獨的晚上,她總是想到他,想著談閔在沙灘上溫柔的抱著她、安慰她的畫面,心情就會溫暖許多。

    能讓一個人感覺到溫暖的男人,的確是讓人記掛,而他現在說要當個壞男人,又是怎麼樣的一個壞法?

    「想什麼?這麼入神。」談閔傾身,濃眉微微的皺起,不喜歡她在眼前出神的模樣。

    想著誰呢?

    還是那個男人嗎?

    她始終沒忘記他嗎?

    「反正不是想你。」方潔恩把頭一撇,想也不想的回答,這事關女人的自尊,得維持一下。

    這話刺中談閔的痛處。

    從來不曾在意過哪個女人,而她突然出現在他的生命里,又驀地消失,讓他感受到這輩子從沒有過的想念,教人魂不守舍的過日子。

    掙扎許久的時間,他才下定決心,用這輩子從沒用過的心神把她找出來。

    他必須弄清楚自己的心意,當然,也包括她的。

    必須。

    「所以,還想著林存聖?」這名字是從他牙縫里擠出來,不想記住,卻像是扎在身上的刺一樣,時不時的痛一下。

    「不是叫你別提他。」方潔恩許久沒想起這可惡的男人了。

    「是不敢提嗎?」還會心痛嗎?

    「談閔!」她喊了他的名字,用很生氣的語氣。

    不過,談閔沒生氣,反而笑了。

    「非常好,叫了我的名字就好。」

    談閔還想說些什麼時,突然一陣天搖地動。

    「地震!」方潔恩一慌,這二十七樓的晃度可不是開玩笑,她一陣腳軟。

    「別怕!」談閔趕忙伸手將她環住,遠離危險的落地窗,到較安全的梁柱下靠著,一邊注意著熟悉的、溫暖的、安全的胸膛,又一次貼在她的頰上。

    這一次,她沒有推開他。

    或許是因為地震,因為害怕,有更多的原因,卻單純的只是因為喜歡。

    她喜歡……被他抱在胸前的感覺。

    方潔恩在心里嘆了一口長氣,這一次,好像真的逃不掉了。

    一天,一天,又一天。

    他還真是說到做到,陪著她吃早餐,喝咖啡,聊天聊地、聊工作聊家人,說的話比之前都多,好像要把之前沒講到的話都補足一樣。

    這樣還不夠,藉著看房子之名,帶著她亂晃,雖然都是在帶客看屋,但她怎麼想,都覺得像是在摸魚。

    看完房子吃晚餐,吃完晚餐看電影,看完電影再送她回家,然後自己搭計程車離開。

    難處理的客人是很多,但是這兩三個禮拜,密集的帶房看屋,卻沒有半間滿意的,就算談閔是再大的客戶,都開始有人七嘴八舌的嚼舌根看不過去。

    「拜托,我還有其他客戶要處理,該看的,能看的物件我都帶你看過一次,沒一間你滿意的,就算你是什麼大富豪介紹來的客人,我也無能為力了。」被這麼百般寵愛,她雖然有些暈暈然,但也知道一切必須有個限度。

    這麼幾個禮拜下來,他追求的態度,大家都在耳傳著。

    彼此都有著好感,她開始敞開胸懷,不再執意推拒他的邀約,一切似乎都很順利,幸福的有些不真實。

    「好吧,那就第二天看的那間吧,離你最近,三分鐘就能到。」談閔也不嗦,知道該喊停。

    「你……」方潔恩瞪了他一眼,害她花了好幾個禮拜的時間。

    「名正言順的帶著你逛街吃飯,你還吃虧了嗎?」談閔以私代公,光明正大的跟她約會。「這些日子以來,我可是仔細評估、推敲,很認真的想想,我們倆是不是真的適合。」

    相處的日子里,他發現真的很喜歡跟她相處的時刻,很輕松、很自在、很愉快,偶爾的四目相視,偶爾的搭肩牽手,但是他把親吻這事兒刻意的忍住,只是想確定,他的注意力無法移開的原因,單純的只是因為她這個人。

    但越是壓抑,他越是在夜里想到那一夜的纏綿,然後隔天又是一個難忍的循環,壓抑著想靠近,又不能靠近的矛盾渴望。

    他想,他應該讓自己有個喘息的機會,好好的冷靜一下,看看如果幾天沒見到她,又會是怎麼樣的情況。

    方潔恩微微眯上眼,怎麼覺得他這話,越听越不是滋味?

    回想起他一開始說過,他來到這里就是為了要弄清楚,他是不是真的喜歡她這個人。

    這話初初听來十分迷人,但幾天的迷亂期過後,她卻開始發現其中不對勁的地方了。

    他說,這些日子里,他滿心都在「評估」著,他是不是真的喜歡她。

    那……她的意願就不重要了嗎?

    如果他喜歡她,就喜歡她;如果他不喜歡她……代表什麼?

    敢情她從頭到尾都是被選擇的命運,對于這段感情,她全然都沒有主導權嗎?

    突地,她發現她需要改變一下他們之間相處的方式。

    「明天星期六,我不工作,你別再找我。」她有些故意的白他一眼,料想他應該會急得直跳腳。

    听到她這麼說,談閔露出笑臉,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他剛好有這個打算,暫時不見個幾天。

    「好啊,沒問題,我也有事要忙。」談閔豪爽答應,他也該去跟廠商接洽一些細節。

    像是被榔頭敲到,方潔恩有好幾秒是怔愣住的,完全沒有反應。

    他還、他還真是毫不在意啊?!不但沒有急得跳腳,還開心的說他有事要忙。

    方潔恩一把怒火直燒上心口,本來想擺擺高姿態,沒想到被他狠狠打臉了。

    「好,那就這樣。」她結束話題,轉身進公司,把他一個人丟在門外。

    談閔見狀笑了笑,沒說什麼,轉身拿起手機,開始聯絡重要事宜,像是絲毫不在意她的情緒。

    回到位子上坐下,方潔恩心里滿是說不出的滋味。

    到底是什麼跟什麼啦?

    他要來就來,要走就走,好像這樣也沒關系,那樣也沒關系似的。

    「不想了不想了!」她有些生氣的把文件夾丟在桌上,小臉臭得一句話都不想說。

    被人捧在手心上這麼多天,突地就被丟在地上踩,任誰都不是滋味。

    腦海里,出現他故意逗著她笑的模樣,惹她生氣的邪氣笑容,偶爾攬攬她肩,牽牽她的手,卻沒再有逾矩的小動作,竟突然覺得有些委屈了。

    到底是怎麼搞的?

    說是不想了,整個心里翻來覆去都是他的模樣。

    方潔恩捂住臉趴到桌上,在心里長長的嘆了口氣。

    就在他還在衡量對她是肉體上,還是精神上的喜歡時,她莫名其妙的在乎起他來了。

    察覺到自己的患得患失,方潔恩的心情變得很差。

    死定了!真的死定了。

    她喜歡上談閔了!

    看他連挽回的動作都沒有,就直接帥氣的離去,看來這幾天的時間,已經讓他弄清楚,他喜歡上的,應該是那個在床上火熱的自己。

    是這樣的嗎?

    天啊!

    雖然說,火熱的那一面也是她,生活一面的樣子也是她,但是……他顯然想要的是一個能在床上滿足他的女人而已。

    如果真要這樣,也不是不行,要她把他撲到床上,好好表現一番,或許……

    「啊……」她突地大叫,覺得自己快瘋了,竟然想到這里來了。

    她抬起頭,還好同事們都已經外出,要不然見到她這副傻樣,還不更加議論紛紛了。

    滿肚子的怒氣在瞬間轉為委屈,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傻蛋,不過是一段日子的示好,她就整個心偏過去,跌進深坑里,爬不出來了。

    「不想了不想了!」她再次對自己重申。

    「哪有人這樣就陷下去的?絕對不行,我得跟他保持距離才行,一定得這樣,讓自己冷靜一下才行……對,就這麼辦,就冷靜一下、冷靜一下好了。」

    她自言自語的說個不停,在腦海里已經想好接下來的應對方式,只因為她無法接受再一次在愛情里跌跤。

    想到與林存聖的過去,她輸得不明不白,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哪里錯了,就這麼被三振出局。

    那時,他常常突然的失去聯絡,突然的取消早定好的約會,到最後,突然的告訴她,他有了另一個女人。

    那樣的心痛,那樣的無解心情,她不要再感受一次。

    這些日子,她過得有些太幸福。

    而這幸福,如此的不真實,像是建築在空中的城堡,隨時都可能消失不見。

    她喜歡談閔的陪伴,很喜歡,但或許就是因為太喜歡了,如果他突然收手,或是……發生什麼其他的變化,她想,這一次的傷不會比之前的輕。

    這感情來得突然,而她……似乎陷得太快,讓她有些措手不及,慌亂的發現這情形。

    她總是……莫名的就愛上。

    愛上林存聖,是因為他對自己很好,總是帶著她這個初入房仲界的新人到處跑,教導她許多銷售技巧,日久生情,再正常不過。

    而談閔……是對自己很好。

    同樣帶著她到處跑,雖然是為了要找他要的房子,但是他仍舊照顧著她、呵護著她,讓她每天都開開心心,笑咪咪的。

    太密集的見面,完全沒讓自己有冷靜的機會,這應該是她陷入太快的原因。

    方潔恩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疑惑著自己為什麼總是學不會?

    想起上一次分手時的心痛,全因她在愛情里的被動。

    如果一段感情要喊停,她希望這一次,是她開口。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