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橙心 > 那一夜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那一夜 第二章

作者︰橙心

    他心里打定主意,正打算要飲完手中啤酒並起身告辭時,她突然天外飛來一句──

    「我問你,你一個人,寂寞嗎?」方潔恩支著下顎,望進他的眼,眨了眨眼睫,好生迷人。

    談閔嗆到了下。

    這女人的問題……都直接到讓人招架不住。

    「還好,我很習慣一個人。」他挺喜歡一個人,自由自在,不需要在忙碌的工作上分心,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他很享受這樣的生活。

    方潔恩點點頭,眉頭蹙了蹙,像是很理解他的話。

    「我以前也很習慣一個人,單打獨斗也不怕,也不曾覺得孤單,只不過一個人的生活,不是每個人都很習慣,有些人就一定要有人陪著……」她話沒說完,卻沒了下文,陷入沉默。

    在那男人「一個人」的時候,因為孤單,所以找了另一個需要陪伴的女人,所以這寂寞的滋味,就得由她來嘗。

    「所以,你現在孤單嗎?」話沒經過大腦就出了口。

    很難得的,談閔覺得自己的耳朵有點熱。

    才說了探別人隱私不應該的話之後,自己竟然犯了這毛病。

    縱使他的立意是出于關心,卻仍是踰矩。

    「呃,對不……」他尷尬的想道歉。

    但方潔恩像是沒發現他的尷尬,反倒笑了,心事被捅出個洞,開始在心房里漫開來。

    「是啊,我覺得孤單,很孤單,彷佛全世界只剩下我一個人了。」她覺得頭有些昏,輕輕的在桌上趴了下來。

    隨著她的動作移動,她一頭淺咖啡色長發順著肩膀滑落,在他的眼前落成了瀑布。

    淡淡的香,盈在他的鼻尖。

    該是她的發香吧?

    談閔忍住低下頭去細聞的欲望,有些過火了。

    只是不同于她臉上笑得燦爛,她散發出一種無法言喻的寂寞,在這麼近的距離之下,他彷佛能感覺她心情的起伏。

    他剛才放心的太早了。

    「你還好嗎?」見她背對自己,看不到她的表情,他有些擔心。

    听到他的聲音,方潔恩睜開眼,眨了眨,把頭轉了個方向,看著他又笑了。

    「不好。」她臉上笑著,眼楮亮亮的,閃著點點水光……給的答案卻比表情還真實。「很不好。」

    談閔嘆了一口氣。

    一般來說,大家都會勉強裝出沒事的樣子,這樣比較合理,是吧?

    她突地給了這個答案,他反倒不知道應該怎麼處理,看著她的眼里有著淡淡的水氣,像是錯覺般,不是很清楚。

    「我不知道該怎麼做……」他想,或許他們可以聊聊。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所以我還在這里。」方潔恩自嘲道。

    她嘆了口氣,眸光垂了下來,停在他擺在桌上的手。

    她仔細的看了看,眨了眨眼,再看。

    他有一雙好修長的手,像藝術家的,很有好感的那種。

    「你的手真好看。」方潔恩忍不住伸手,中指輕輕滑過他的手背,一路滑至他的中指背,慢慢的,細細柔柔的,像是一種享受。

    談閔笑了笑。

    不少人說他長得帥,說他長得高,說他長得好看,但是稱贊他的手長得好的,她是第一個。

    「這種手握起來一定很舒服,很有安全感。」她像是贊嘆藝術品一樣的稱贊著他,讓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好像不讓她試試很對不起她似的,畢竟她現在的確需要一些安全感。

    「你要試試看嗎?」像開玩笑一般,他對她伸出了手。「來握握看。」

    方潔恩意外的睜大眼,然後開心的笑了。

    她笑起來很漂亮,如果不知道「蜜月套房」那件事,談閔看不出來她受了這樣的打擊。

    「既然同意讓我握手試試,可不可以也陪我在沙灘上走走?」她得寸進尺的問。

    好像掉入陷阱一樣,談閔覺得那個洞還是自己挖的。

    「好。」除了答應,好像也沒別的答案了。

    「太好了。」方潔恩主動握住他的手,小跑步的往沙灘走去。「快來。」

    談閔半強迫的被拉走,發現她的手好小,有種讓人心疼的味道。

    她沒穿上鞋,赤著腳走著,緊緊握住他的手。

    「比想象中還舒服。」她笑著,回眸,給他一個贊賞的眯眼笑容。

    「謝謝。」談閔聳了聳肩,發現自己只能擠出這兩個字。

    她的長發在風中飄著,偶爾掠過他的臉,帶著一種異樣的感覺,直往心里去。

    兩個人很開心的走了一小段路,他發現她的唇邊帶著淺淺的笑容,像是很滿足。

    不諱言,他因為她的笑容,心里隱隱浮上某種說不出的驕傲,至少他讓她露出了笑容。

    像對戀人一樣。

    他發現,她總是走著走著,就回過頭對著他淺淺一笑,那樣的笑容讓他的心顫了一下。

    走了好一會兒,她才緩下往前走的腳步。

    「你好高。」方潔恩停下腳步,在他的面前站立,仰頭,發現自己只到他的肩膀。

    她不矮,但是他真的很高。

    「很多人這麼說。」談閔低頭,看著仰著頭的她,心里涌起某種異樣的感覺。

    方潔恩在微光下看著他,覺得自己一定是醉了,竟然覺得他看起來好迷人,覺得這樣被他握著手好幸福,覺得這樣跟他走在沙灘上再美不過了。

    醉了。

    真的醉了。

    她的眸光停在他的唇上,心里充滿好奇,不知道這樣的唇吻起來,會是什麼感覺?

    此時、此景,適合的角度、適合的燈光……她好希望眼前的男人能吻她。

    談閔驚詫的發現,她正用眸光邀請他吻她?

    察覺到這令人訝異的想法時,他突地轉頭,清了清喉嚨,中斷那些不該繼續發酵的思緒。

    趁人之危,不是他的風格。

    再說,發展短暫的戀情,也不是他該做出的事。

    「我們還是再走走吧。」他試圖轉移話題。

    方潔恩一愣。

    竟然……拒絕了?

    氣氛有短暫的尷尬,方潔恩先是自嘲的笑了,不急著說話,拉著他的手,听話的繼續往前走。

    兩人一步一步,藉著餐廳的燈光,在有些暗的沙灘上走著。

    她不再回眸對著他笑,少了她甜甜的笑容,他的心口罩上一層烏雲。

    「其實,我只是想找個伴。」做好了心情的調適,方潔恩淡淡開口,目光看向暗暗的遠方。

    談閔沒有接話,等著她往下說。

    「其實,我只是想把跟他沒做過的傻事都做過一次。」然後她就可以試著忘記,努力不讓自己感覺遺憾。

    沒做過的傻事……指的不會就是在沙灘上漫步吧?

    談閔挑起眉。

    她的意思是,他是她選擇上的那個對象?

    而她口中的那個「他」,應該就是她的未婚夫了吧?

    雖然是他自己湊上來的,但听起來還是有些刺耳,有種不太愉快的被利用感覺。

    面對這樣幾乎主動邀約的「艷遇」,為了省去不必要的麻煩,談閔一向敬而遠之,所以他應該要及時喊停──

    心里的警鐘還沒響完,談閔甚至還沒準備好要松手,她卻先他一步的做出反應,往後退了一步,拉開兩人的距離。

    「其實……你不是我應該要找的那個人。」她停下腳步,仰頭望進他的眼里,一雙眼亮亮的,卻感覺……濕濕的。

    不是她應該要找的人?

    如果他不是她應該要找的人,那她應該要找的人又是誰?談閔無聲自問。

    「依我現在的心態,我該找個壞男人。」她對著他一笑。

    所以,她覺得他不夠壞?

    談閔微挑起眉。

    像是嫌他遭受的打擊還不夠大似的,方潔恩又補了一句。

    「再加上你看起來並不孤單,那……我一個人寂寞就好。」方潔恩禮貌的松開緊握的手,然後又退了一步。

    雙手的緊握,是他禮貌的邀請,但她也不該厚臉皮的黏住不放開才是。

    如果不是真正心屬的人,就算十指緊握,也通不到彼此的心里,更何況他只是個路過的人。

    他是個好男人,冷靜自持,風度優雅,一個沒有跟著她的鬧劇起舞的好男人,不該被她給「蹧蹋」了才是。

    手心被松開的那一瞬間,談閔思緒有幾秒鐘的空白,一句話都說不出。

    從遇上這個女人開始,她總給他一種措手不及的感受,什麼都來不及反應。

    有種突然的被拉上船,沒多久又被踹下海的錯覺,這種感受真的不太好。

    她總是單方面的替他做決定,無論是拉著他在沙灘上散步,還是一秒松開他的手,想跟他劃清界線。

    雖然對于方潔恩來說,她只是意識到兩人的不合,不想再浪費時間,說得更直白一點,她想找個地方,治療自己又被拒絕一次的創傷。

    她心想,並不是每個人都希望有一段浪漫且不負責的愛情。

    至少,眼前的男人不是。

    「謝謝。那我先走了。」方潔恩對他揮了揮手,毫不留戀的轉過身,往前走去,把他一個人留在原地。

    走了?

    談閔腦門像是被敲了一棍,面對她突然的喊停,他半晌回不過神。

    她轉身離開的原因,就因為……他沒吻她嗎?

    就因為這樣,她覺得他不夠壞嗎?

    雖然心里塞著一個大謎團,但是他決定按捺下少見的好奇心,不該招惹的事,不該招惹的人,敬而遠之才是上策。

    理智已經分析好應該要做的事,但情感上,他的眼楮卻盯著越走越遠的縴細背影,久久無法移開目光。

    她轉身後的一身白,殘留在他的眼中,慢慢的烙進心里深處。

    然後,他看著她慢動作般的,在沙灘上坐了下來,屈膝,雙手環住小腿,長發落在身後,接著把臉整個埋進膝蓋里。

    遠遠看起來,動也不動的她。

    再加上,動也不動的自己。

    像是電影里的停格畫面,彼此隔著一段距離沉默著。

    第一次,他遲疑了。

    因為這個陌生的女人,他不知道應該怎麼做才好,難得的讓理智跟情緒拉扯糾纏著,然後──下一秒,他發現自己朝她走了過去。

    沒有多遠的距離,一步一步的靠近,接著他發現她其實並非動也不動的安靜著。

    她在哭。

    她正無聲的哭泣。

    從她抖動抽搐的肩膀上,他看到了她的脆弱與無助,心口像是被誰抽了下,閃過一種隱隱的疼。

    不該招惹的。

    但,他已經招惹上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