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葉霓 > 真情獵愛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真情獵愛 尾聲

作者︰葉霓

    斯昊打探的結果,知道總裁現正在日本北海道度假,他立即決定只身赴日,但若緹以不放心為由硬要同行,並以死威脅,這讓他莫可奈何,大嘆女人當真寵不得。

    但說歸說,他還是把她給帶在身邊。

    來到日本北海道總裁的臨時休憩小屋時,斯昊卻吃了記閉門羹,神秘的總裁依然不願見任何人。

    「我就說嘛!根本不必來的,他跩得很。」若緹噘起紅唇,一副「不听老婆言,吃虧在眼前」的模樣。

    「別這麼說,總裁一向如此,來這之前我也沒把握能見著他。」斯昊倒是挺無所謂的,對于這種場面似乎已司空見慣。

    「那你還千里迢迢地趕來這里?」她滿腹牢地迎上他的臉。

    「我只是想踫踫運氣,試試看當我一腳踏上這里時,會不會馬上被囚禁起來。」

    其實心中有許多疑點他也說不上來,只恐得不走這一遭會對不起自己似的,沉澱在心底的問號也正等著他解開,只是不得其法。總之,他非來見總裁一面不可。

    另一件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總裁身邊的助理依然尊稱他一聲副總裁,好像之前那些事不曾發生過,該不會……

    斯昊心底突然很不是滋味,更有一種被利用的感覺,他非找出答案不可!

    「好了,那你已經求證完了,可以回去了吧!」若緹嘴里直嘀咕。

    「等等,這件事還沒結朿。」堆積多時的爛帳,該是清一清的時候了。斯昊決定等見到總裁時,問個明白。

    就在這一刻,小屋內走出一位西裝筆挺的中年男子,他便是總裁身邊的助理約翰。

    「副總裁,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方才約翰答應他,盡量聯絡總裁看看,不知結果如何。

    「我想,你應該不會讓我白等吧。」斯昊的眼神轉為犀利。

    約翰對斯昊滿出欣賞的神色,笑道︰「想不到副總裁也會開玩笑。」

    「你認為我在開玩笑嗎?我是認真的。」斯昊也報以一笑,明顯地感覺出這位助理的與眾不同。

    「這就是你認真的代價。」約翰從西裝外套的口袋中拿出一把鑰匙。「總裁已在『龍邦飯店』的總統套房等著你們,這是鑰匙。」

    「他要見我?」斯昊毫不遲疑地接過鑰匙,只是眸中泛著一絲疑慮。

    約翰點點頭,依舊保持著穩重不失禮的豐采。

    「我們憑什麼相信你?如果是你耍的詭計呢?」倒是若緹像只刺蝟,一心維護著斯昊,生怕他再受傷害。

    「我只是個助理,不敢的。總裁的意思我已傳達,先失陪了。明天由我作東,請副總裁和這位小姐吃頓飯如何?」

    「不會是鴻門宴吧?」若緹輕聲囁嚅。

    斯昊笑道︰「咱們再聯絡。」

    來到「龍邦飯店」後,斯旲摟著若緹的肩,說︰「一會兒會是什麼情況我沒把握,你還是在這等我比較安全。」

    「不!我跟定你了。」她執拗地抬高下巴,氣他老是將她視為無用的包袱般。

    「你……算了!那一塊兒進來吧!」他為她的執著而心疼,也已習慣了她的追隨。

    進人總統套房後,里面空無一人,若緹登時認為被騙了。「你瞧,我就說了,什麼總裁,分明是個耍人的家伙。」

    驀然,由天花板處傳來了嗓音,「小女娃,飯可以隨便吃,話可別亂說,難听。」

    若緹一袋,拉住斯昊的手。「你是誰?」

    「你們說呢?」

    「你就是總裁?」斯昊探問。

    時間恍若瞬間靜止,久久才傳來男人的笑錢,「哈哈!聰明,不愧是我手底下最杰出的人才。」

    「而我的聰明卻不及你的萬分之一,被利用至今才發現自己原來是你安排在這場游戲中的一顆棋子。」斯昊沉穩說道。

    「話不能這麼說,能當上這出戲的演員也得是超重量級的。」

    「喂!你們在打什麼啞謎呀!」若緹忍不住發問。

    「小女孩,我當初可沒安排你上場演出,但你突然的加入表現得也還不錯嘛!」神秘的總裁說著牛頭不對馬嘴的話。

    「什麼跟什麼呀!」

    「我猜,你早就知道虎爺與勞福有勾結,要調查他又怕打草驚蛇,只好拿他與我之間的嫌隙湛演出這出戲,對不對?甚至,最後將虎爺的下落與野心計劃傳訊給我們的也是你。」

    斯昊認真的剖析整件事情的玄機處,每一個答案的披露,都帶給若緹說不出的震撼。

    「沒錯。」男人的聲音中透露著欣賞。

    「什麼?!你居然為了抓勞福和虎爺害得斯靈差點丟命?」若緹氣不過。

    「我知道他福大命人,死不掉的。至于最後那場驚險戲碼,只是為了報你一槍之恨,哈哈!」笑聲又回蕩在整個房內。

    「一槍之恨?」斯昊沉吟,驀然,他想起了一個人,出乎意料之外的一個人!

    「既已事過境遷,念在我宅心仁厚,就原諒你吧!為了恭賀這出戲順利殺,我特地訂了這間總統套房,讓你們小倆口先度蜜月,怎麼樣?不賴吧!春宵一刻值千金,不打擾你們了。」虛幻的嗓音嘎然而止。

    「斯昊,他究竟是誰?」若緹捕捉到斯昊眼瞳中神秘的笑意,心想他八成有答案了。

    「我只能說你也見過。」

    他將她輕推至床沿坐下,內心在得到平靜後,竟然有種解脫的感覺。

    「我想不出來嘛!他到底是……」

    「噓,別說話,這時候追根究抵的女人是很殺風景的。」他挨近她,語調輕佻得令人臉紅心跳,他的一只大掌托住她的小頭頗,輕吻著她的雙眼。

    「別……他會偷看。」若緹一張俏臉酡紅,肢體因有所顧忌而僵得生硬。

    「你不是討厭他,就讓他血脈憤張、氣血逆流而亡吧!」斯昊的聲音濃濁粗啞,有個性的唇就要貼上她的。

    「可是……」她可沒做這種事給第三者看的經驗。

    斯昊撤唇眯眼,詭譎輕笑,用手指輕松地勾起絲被蓋在兩人的身上。「傻瓜,我怎會如他的意呢?讓他看不見,他會死得更快。」

    躺在他身下的若緹也笑了,合該是換他們倆戲弄那位祌秘總裁的時候,她主動送上自己的紅唇。

    神秘的總裁蹙眉不已,只看見絲被劇烈晃動,真如斯昊所說,他會因欲求不滿而體虧力乏吧!堂堂一個總裁怎能淪落至這種地步?

    不行!他猛然關上監視器。好小子,居然敢爬到他頭上!

    算了,誰要他是這出戲的男主角呢,原諒他吧!

    坐在旋轉椅上的身影輕轉過身,柴爾理的臉龐顯露于燈光下,原來他就是緯達集團的總裁,當初之所以主動與勞福合作,為的就是查出虎爺的下落,現在總算松了口氣。

    如今,又該是他遨游千山萬水的時刻了。

    他撇唇輕笑,祝這對佳人永浴府河。

    【全書完】

    注︰相關書籍推薦︰

    01、龍之傳奇之一《真情獵愛》;

    02、龍之傳奇之二《獅的掠奪》;

    03、龍之傳奇之三《調情聖手》;

    04、龍之傳奇之四《殘酷的偽裝》。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