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葉霓 > 調情聖手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調情聖手 尾聲

作者︰葉霓

    凌瞳倚在陽台邊,看著滿月高掛天際,記得三個月前也是滿月的日子,而他卻走了!

    月圓人不圓,競是如此的心痛!

    「媽咪,你又哭了?」蒂蒂輕扯她的衣擺。

    「蒂蒂,這麼晚了,怎麼還不睡?」她抹去淚,蹲下身為蒂蒂拉整睡衣,「陽台上風大,進屋里去吧!」

    「我忘了向媽咪道晚安了。」踏進屋內,蒂蒂轉身說道。

    凌瞳拍拍她的臉頰,「現在說了,可以回房睡覺!」

    「那麼媽咪也答應蒂蒂早點休息,別再思念爹地了。」自從三個月前谷令揚死後,她便要蒂蒂喊他爹地,她相信谷令揚不會反對的。

    「好,媽咪答應你,你明天還得上學,快去睡吧。」

    蒂蒂這才滿意地在她臉頰上印上一吻,快快回房。

    凌瞳閉上眼,趴在床上無聲低泣,要她不思念他,談何容易?

    記得那天她哭昏了過去,再次清醒時卻已不見他的蹤影,就連尸體也沒見著。

    她不死心,曾去緯達要求華萊德讓她和孩子見谷令揚最後一面,卻被拒絕了!這令她傷心許久,也痛罵華萊德的不通人情。

    緊接著,他們更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將他的尸體運回了舊金山,事後只丟給了她一句話——谷令揚的父母急著將他接回家。

    那孩子呢?再怎麼說孩子也是谷家的骨肉,難道就再也沒有任何關系了?

    她為自己傷心,更為谷令揚抱屈,他是為了救她和孩子才遇害的呀!

    「令揚,你為什麼要丟下我們母子?為什麼……」攬著抱枕,凌瞳曉忍不住的嚎啕大哭,聲音悶在枕頭內,更顯得淒愴!

    忽然,一股熟悉且溫熱的氣息呼進她耳里,凌瞳一愣,緊張得連聲音都梗在喉頭,令她幾乎忘了呼吸!直到一雙鐵箝般的手臂圈住她腰際時,她才猛然驚覺,慌張大叫,「救——」

    但她的小嘴倏地被溫熱的唇瓣堵了起來,極富磁性的音律傅進她口中,「小瞳,是我。」

    凌瞳霍地睜大眼,被眼前一雙深幽的藍綠色眸子給迷惑了。「你……你回來看我了,你終于回來看我了!多少次我祈求上進讓你進人我夢中,你卻不肯來,害我每天哭著醒來。」

    谷令揚聞言,心中覺得好笑,看樣子這小妮子以為他是來自靈異世界的魂魄了!他撇唇笑道︰「傻瓜!我沒死,我是活生生的人,難道你感覺不到我的體溫嗎?」

    彷佛要燃燒靈魂般的熱吻熨燙著彼此的心,在相互傳遞給予之間,好像經過了一世紀之久,卻是意猶未盡。

    他深喘著,離開她一段距離,眼瞳不停打量著淚眼婆娑的她,「你瘦了。」

    「你真的沒死?」凌瞳以顫抖的手撫觸著他,神情中帶著埋怨。「為什麼現在才來看我,三個月來你去了哪兒,怎麼不告訴我?」

    谷令揚苦笑,俊逸的臉上蒙上一層無奈,「原諒我,我也是身不由己。」

    「告訴我,我想知道。」雖然他已在她面前,但凌瞳仍可感受到他神情中帶著些許憔悴,這更是令她憂心。

    四周頓時詭異地沉默了下來,映在她眼中的是他復雜難測的神情。

    「當初我身受重傷,胸前挨了顆子彈,大家都以為我是活不下去的,況且憑那家醫院的醫術根本救不了我,所以華萊德當機立斷,包機連夜將我送到紐約隸屬緯達集團旗下的高科技醫院,在飛機上我便動了一次手術,到了紐約,進出手術房不下三十次,幾乎每秒我都必須承受突發的狀況,但我不斷地告訴自己,為了你和孩子,我絕不能放棄,就算是撒旦也別想要我的命。」

    「令揚,你……」凌瞳心悸得全身打顫,久久說不出話。「天哪!你受了那麼多苦,怎麼不告訴我?華萊德沒必要騙我,我可以去照顧你呀!」

    谷令揚搖搖頭,「他怕我若熬不過去,不是會讓你再傷心一次。還好我終于撐過來了,終于……」他將她摟進懷里,那種失而復得的感動全顯露在臉上。

    「對不起……」凌瞳吶吶地說。

    「為什麼要這麼說?」薄埂的男性唇瓣微微輕揚,劍眉下依然是那雙能蠱惑人心的藍綠色眸子。

    「那時候我就該對你坦白心意,可是我的任性、執拗不容許我這麼做,直到你傷重還乞求我的原諒時,我才恍然大悟,心中更是悔恨,後悔為何不早點開口對你說清楚。我愛你,我一直愛你,這是我三個月來天天對著星星說的話,每當起風時,我更是以為你回來了,拼命對著風呼喊……」

    凌瞳的話似流水,洗滌了谷令飆心底的苦,目光狠狠地擭住她的臉,雙唇更是毫不遲疑地覆上她的唇;他無限眷戀的吻吮著她,意猶未盡的舔舐,只想將她深深嵌在心間,生死相隨。

    「值得了,有了你這一席話,我一切的努力都值得了。」在萬籟俱寂的冷夜里,屋內的空氣卻是異常的溫暖。「在來你房里之前,我先去看了寶寶,他長大了,你把他照顧得很好。」

    「我將他取名叫念揚。」

    「思念我?」

    「對,思念你這個老是讓我心痛的男人。」她輕觸他的臉龐,「你瘦了些,這些日子在醫院有人照顧你嗎?」

    凌瞳看著他略疲累卻依然神清氣爽的模樣,有一股心痛泛過心頭,更恨自己無法陪他度過那段艱難時光。

    「當然有人照顧了,而且你也認識。」他的眼底又重拾以往那股調皮神采。

    「我想不出來。」凌瞳費盡心思還是猜不透。

    「是史茱蒂。」

    「咦?」怎麼可能?

    「別緊張,你听我說,其實她是緯達集團的總裁安排在莫瑞基身旁的人。我想,有關你的一切早就掌控在他手上,甚至莫瑞基與莫強森的陰謀也逃不過他的眼。」谷令揚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當初耳聞宮本朔和藍若緹敘述著這位偉大人物的厲害時,他還半信半疑,這會兒可當真服了他。

    那些早已事過境遷的事她不想听,凌瞳只想知道……「你和史榮蒂有沒有……」

    「老天!」谷令揚拍額大嘆,「你想到哪兒去了,就是怕你誤會,我才對你坦白,如果因此造成你的猜忌,那我會——」

    「別說了,我相信你就是了。」她以食指抵住他的唇,不讓他繼續說下去。

    谷令揚抓住她的手指頭,輕輕含在口中,引發凌瞳一身輕顫。「別瞎猜我的心思,事實上史茱蒂以往那麼努力的勾引我,也是為了總裁賦予她的任務,更是為了取得莫瑞基的信任,否則她無法取得那麼多地下情報。你猜,當我要出院時她怎麼對我說的?」

    「她說什麼?」她因他的話而釋懷了。

    「她告訴我,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我這個介于花花公子與柳下惠之間的男人了;最後她還說『男人中的奇葩再見了』!」

    他以唇輕輕摩挲著凌瞳的,酥麻的熱力與無名的電流漸漸席卷她;凌瞳星眸半掩,雙頰染上酡紅緋意,兩人慢慢陷入了一場激情迷陣。

    鈴——該死的電話鈴聲卻在這個時候不識趣的響起。

    谷令揚暗咒了聲,仍然緊摟凌瞳不曾稍離,他以單手勾起話筒,連听都懶得听,就很干脆地回上一句話,「你打錯了!」

    「喂喂喂,原以為你會稍微懂得報恩,想不到你狼心狗肺的程度比薛斯昊和宮本朔更徹底。」話筒傳出了變音後的怪聲。

    谷令揚蹙緊眉,心念一轉,立即大聲響應,「總裁?」

    凌瞳聞也立即翻身坐起。

    「想不到你們四小龍一個比一個聰明。」怪笑聲再次揚起,柴爾理為自己又拉攏了一椿良緣而得意不已,只是這次出了點差錯,險些讓谷令揚送命,為此他可內疚了好久。

    谷令揚翻了記白眼,心想,是哦,除了總裁,誰會玩這種變聲的小孩子把戲呀!他一猜就猜出來了,這和他的聰明才智一點關系也沒有。

    「咦,你好像對我的出現不驚訝?」柴爾理有種吃癟的感覺。

    「華萊德,你別鬧了,不管你是不是幕後那位神秘總裁,求你暫時別打擾我行嗎?」待在醫院的那三個月里,他無聊得天天大玩推理游戲,最後他斷定華萊德有六成的機率就是緯達集團的總裁。

    「哇塞,你居然知道!」柴爾理像是遇上對手似地嘖嘖稱奇,孩子氣十足。

    「你真的是?!」老天!他隨意胡謅了句,想不到還真是猜對了。

    「你既然猜出了我的身分,我就送你一份禮物吧!」

    「呵呵!但我可沒有回禮喲!因為這房里我沒瞧見『蒙娜麗莎的微笑』。」谷令揚朗聲大笑,實在是因為有關「蒙娜麗莎」的這個故事太有意思了。

    「令揚,你笑什麼?」不明所以的凌瞳扯扯他的衣袖。

    于是谷令揚附在她的耳畔把宮本朔上回與柴爾理對招所發生的經過大致說了一遍,也惹得凌瞳笑不可遏。

    「喂喂喂……你們聊夠了沒?這些陳年往事有啥好提的。」柴爾理似乎有些坐立難安。

    要死了,現在的年輕人越來越不懂得「敬老尊賢」了。

    「為了你們的婚姻大事,我不惜千里迢迢從歐洲趕回來,你們還不知感謝。」柴爾理沒好氣地說。

    記得一年前,當他從薛斯昊口中得知將派任谷令揚凌瞳親自委托的保鏢的任務後,他便馬不停蹄地趕到洛杉磯分公司擔任起總經理一職,如此的「鞠躬盡瘁」,居然還被別人嘲笑,太過分了!

    「如果你廢話這麼多就只是想討一聲謝,那我鄭重的向你道謝,這樣總行了吧?你要送我們什麼就快拿出來,耽誤了別人的好事,你可是會遭天遣的。」谷令揚已煩得腦門發漲,直揉著眉心。

    柴爾理一臉炖灰,氣呼呼地道︰「哼!我真後悔救了你這小子,算我欠你們的!門外信箱內有包凌瞳上回托付的東西,你該不會忘了吧?快去拿吧!甫!氣得我胸口發疼,我得快快去養傷了!」

    「改天我會寄盒雞精給你。」谷令揚仍不忘調侃。

    「你自己留著補充體力吧!」柴爾理的怪笑聲也漸漸變小,最後掛了線。

    谷令揚雖知自己玩笑開大了,但相信總裁是絕不會記仇的。

    「等會兒,我去拿樣東西。」依著來時路,他翻過陽台,至門外取了東西,很快地又進了房內。「還記得它嗎?這是你一年前交給我保管的東西,因為在出生入死的情況下,我怕有個閃失,因而交給了華萊德。」

    「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只知道爺爺很珍惜里面的東西,他說這是送給蒂蒂的禮物,硬是吩咐我得結婚後才能拆開。」

    「你想看?」

    「嗯。」誰不好奇。

    「好吧!因為我也想看。」谷令揚邊說邊動手拆封,直到一個錦盒出現在眼前。

    他看了看凌瞳,而後打開盒蓋,映入眼簾的居然是一顆晶瑩剔透、亮麗璀璨的鑽石,上面有張紙卡印著「璀璨之星」。

    「原來它就是莫瑞基覬覦的寶貝!」凌瞳有股想哭的沖動,若不是它,不會發生那麼多意外,但要是沒有它,她也不會遇上谷令揚。

    世事當真難料啊!

    「別想太多了,既然是爺爺送給蒂蒂的,那我們就暫時幫她保管,等她成年後再交給她。」谷令揚輕拍她的肩,軟語安撫著她。

    「你不介意嗎?爺爺竟沒留下任何東西給你。」

    「其實他老人家已送了個無價之寶給我了。」他深深凝睇著她,笑意盎然的臉上滿是幸福的光彩。

    「有嗎?」凌瞳一臉迷惘。

    「就是你這個小傻瓜呀!」他的唇再度覆上她的紅唇,多情又纏綿。

    谷令揚的話語觸動了凌瞳心中最真擎的熱情,更重要的是,他這個「男人中的奇葩」,從今以後只為她一人痴狂……

    【全書完】

    注︰相關書籍推薦︰

    01、龍之傳奇之一《真情獵愛》;

    02、龍之傳奇之二《獅的掠奪》;

    03、龍之傳奇之三《調情聖手》;

    04、龍之傳奇之四《殘酷的偽裝》。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