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晶 > 總裁不想被放生 > 第十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總裁不想被放生 第十一章

作者︰金晶

    吃完飯,回了公司,李筱暖第一件事情就是約紀方岩吃飯,「喂,紀大哥,是我,你有沒有空?晚上一起吃飯……嗯,好……那我訂餐廳,就這麼說定了,再見。」

    李筱暖笑了,喬恩說對了一件事情,說不定紀大哥不是拒絕,她開心打電話去訂餐廳。

    另一邊紀方岩看著掛了電話,陷入了沉思,他今天晚上本來要跟司宇一起吃飯的。

    李筱暖打電話過來時,他腦中閃過她跟那個送她回家的男人說笑的模樣,他就張嘴答應了。

    他頭疼地揉了揉太陽穴,嘆了一口氣,再為難,也得跟司宇說一聲,他今天臨時有事。

    果不其然,他打電話給司宇的時候,被狠狠地罵了一頓,奇異的是,他一點也不愧疚。

    司宇在電話里追問︰「你是不是跟女生一起吃飯?」

    司宇怎麼知道的?

    「我就知道,一個個的紅鸞星動!」司宇咆哮道。

    「不是,是……」

    「不用解釋了,你說太多,到時候打臉啪啪啪!」司宇直接掛了電話。

    紀方岩笑了笑,打臉嗎?他對李筱暖嗎?他陷入了沉思,放在桌子上的文件,一頁也沒有翻,他的神色異常凝重。

    到了下班的時間,李筱暖開心地整理好東西下班,喬恩不死心地又問了一次,「真的不考慮一下我表哥?」

    「不考慮。」

    「你可以……」可以選一條好走的路走的,喬恩的話還沒說完,李筱暖對她揮揮手,像一只喜鵲開心地飛走了。

    算了,喬恩聳聳,傳了一則訊息給表哥,她盡力了,沒辦法。

    李筱暖剛出了公司,手機響了,「喂?」

    「筱暖,你在哪里?」

    「我在公司大門口。」

    「我也下班了。」紀方岩淡定地將今日完全沒有動過的文件放好,「我們一起過去?」

    「可以啊。」

    「那你等我一下,大概五分鐘。」

    「好,我站在下一站咖啡店前。」

    掛了電話,李筱暖站在咖啡店前,五分鐘左右,紀方岩開著車過來了,車子停下,她上了車,系好安全帶,「紀大哥。」

    他瞟了她一眼,「餓嗎?」

    「還好。」李筱暖笑著問︰「你呢?」

    「我不是很餓。」他說。

    一路上很安靜,紀方岩握著方向盤的手指敲了敲,「對了,那天送你回去的男生是……」

    李筱暖裝作自己不知道那天紀方岩的車停在樓下,「哦,那一位是我同事的表哥,那天我同事結婚,請我當伴娘。」

    說到伴娘,紀方岩又問︰「伴娘服是那天挑的那一件嗎?」

    李筱暖一開始不知道紀方岩說的那一件是哪一件,「哦,是呀,是那一件,還是你幫我挑的,紀大哥,你眼光真好。」

    紀方岩抿了一下唇,那就怪不得那個同事表哥對她有些意思,她穿那件伴娘服很漂亮,漂亮到很正點,很吸楮。

    到了餐廳,他們停好車,一起下了車,李筱暖走在紀方岩身邊,紀方岩比較高,她要微微抬頭才能看到他,「紀大哥……啊!」

    她沒有注意到路上有一個台階,差點就摔倒了,還好旁邊的紀方岩及時地扶住了她的腰,她幾乎半個身子摔進了紀方岩的懷里。

    她的鼻子撞在他的胸膛,疼得她快哭了,他連忙將她扶好,「怎麼了,撞得很疼?」

    他俯首拿開她的手,她的鼻子有點紅,他輕輕地說︰「有點紅。」

    「嗯。」她發出濃濃的鼻音,眼楮也跟著紅紅的,好像隨時要哭一樣。

    「要不要去醫院?」他問。

    「不用,沒有這麼夸張。」她搖搖頭,「等會就好。」

    她小心地觀察著他,他黑眸里盛滿了擔憂,顯然是很擔心她的,她唇角微揚,「紀大哥,真的沒事。」

    他看她確實沒事了,這才點頭,「好,先去餐廳吧。」

    兩個人一起進了餐廳,李筱暖訂的位置靠窗戶,兩個人面對面坐下,點了菜,紀方岩還惦記著她鼻子疼,出去買了冰袋回來。

    李筱暖看到他買回來的冰袋,笑靨如花,「謝謝紀大哥。」他很在乎,很關心她。

    「敷一下,看有沒有好點。」

    她接過冰袋放在鼻子上敷著,眼楮一閃一閃,像是會說話的星星,而他坐在她的對面,有點不敢直視她的目光。

    等菜上齊了,他們正準備吃飯的時候,一道男聲插了進來,「紀方岩,我就知道你是跟女生吃飯!」

    紀方岩抬頭看到司宇的同時,太陽穴跳了好幾下,李筱暖不知道他是誰,朝他笑了笑。

    司宇笑了,很自來熟地在紀方岩身邊坐下,紀方岩正要說話,司宇對他耳語,「你自己說,要是約會,我立刻就走!」

    紀方岩不說話了,司宇很熱情地對李筱暖說說︰「你好,我是司宇,是紀方岩的朋友。」

    「你好,我叫李筱暖。」

    「哦,筱暖,你好。」

    紀方岩听到司宇自作主張地喊筱暖時,眉心皺了皺,在桌下很不留情地踢了一下司宇。

    司宇差點喊出來,瞪了紀方岩一眼,又笑咪咪地說︰「筱暖,你不介意我加入吧?」

    李筱暖心想,她喜歡兩人世界,可是司宇是紀方岩的好朋友,于是她點點頭,「好啊。」

    司宇讓服務生多拿一副碗筷過來,不著痕跡地問︰「你跟方岩怎麼認識的?」

    「啊?」李筱暖想了想,總不能說她是紀方岩弟弟的前女友吧,這樣講感覺她是一個壞女人一樣,因為她現在想專攻紀方岩。

    紀方岩接過話茬,「我跟她工作的地方很近。」

    司宇還想說什麼,紀方岩不留情地又踢了他一腳,司宇暫時安分了,安靜地吃飯。

    李筱暖其實有很多話想紀方岩說的,但礙于司宇,她只好隨便說別的話題,說一說最近的電影,但她沒想到,她開的頭,聊得最開心的卻是司宇。

    她心里急得不行,她是想跟紀方岩聊天,不是司宇啊!

    方岩喝了一口湯,余光瞄到李筱暖緊張旳樣子,唇角不由地揚了揚,輕咳了一聲,想說話,哪知道膝蓋被狠狠地踢了一腳,他痛得說不出話了。

    紀方岩瞪著司宇,司宇嘿嘿地笑著,故意說︰「筱暖很可愛哦,你不喜歡我就出手啦。」

    混蛋!出什麼手,連腳都出了,紀方岩冷著臉說︰「我吃飽了。」

    李筱暖都不知道自己在吃什麼,听到紀方岩說吃飽了,她也跟著表示吃飽了。

    司宇只能說,他沒吃飽,他繼續吃,等司宇吃飽了,紀方岩起身去付錢,李筱暖也跟著,「紀大哥,這一頓我來吧。」

    「不用,我請客。」

    「哦。」李筱暖好不容易抓住兩個人有說話的空間,恨不得有十張嘴,可最後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紀方岩的膝蓋還有點疼,心想司宇這一下也踢得太狠了,走路有點慢吞吞的,李筱暖看著他走路怪怪的,「紀大哥,你的腿怎麼了?」

    紀方岩眼楮閃了閃,很誠實地說︰「司宇踢我。」

    「啊?」李筱暖眨了眨眼,心里有點虛,「什麼時候呀?」

    「在你說電影女主角演技很棒的時候。」

    紀方岩付了錢,轉過身就看到李筱暖紅著眼,一臉的抱歉,他奇怪地問,「怎麼了?」

    「紀大哥,不是司宇踢的,是我踢的。」她聲音弱弱地說。

    紀方岩不知道說什麼了,低頭看她的鞋尖,怪不得這麼疼了。

    李筱暖順著他的目光,落在自己的鞋尖上,慌亂地解釋,「那個司宇一直在說,我想跟紀大哥說說話……我想讓司宇安靜一點……」

    說到了最後,她的聲音幾乎靜如空氣,她真的不想做一個壞人,可是難得的相處機會,司宇這個時候顯得礙眼了。

    完了!形象都沒了!她忍不住地捂著臉,有一種想跑回去躲在被窩里痛哭的沖動。

    突然她的腦袋上多一只手掌,在她的頭頂上揉了揉,她一怔,抬頭看過去,對上紀方岩笑眼,「他確實太吵了。」

    噗嗤一聲,李筱暖笑了,她沒想到紀方岩會這麼說,笑得眉眼彎彎,「嗯。」

    「剛剛吃飽了嗎?」他問。

    「沒有。」她小聲地說,心里打著小主意,要不要再拉著紀方岩去吃一頓別的?

    「我也沒吃飽。」

    她眼楮亮得如星星,「那我們一起再去吃點別的?」

    「想去哪里?」

    「夜市?」她問他。

    于是,兩人很有默契地將司宇丟下,一起去了附近的夜市。

    行走間,李筱暖注意到了兩人的裝扮,偷偷地笑了。

    「笑什麼?」他正好看到她在笑。

    「我們兩個人會不會穿得太正式了?」她問。

    他想了想,「有一點。」又笑道︰「想這麼多干什麼,我們自己舒服就好。」

    「好!」她開心地點頭。

    「想吃什麼?」他了松領帶,挽起衣袖,整個人看起來放松了不少。

    「先去喝果汁,剛才那道咖喱蟹太咸了。」她吐了吐舌尖,俏皮地說。

    「好,什麼口味?」

    「西瓜汁。」

    他對她比了一個OK的手勢,往前走去買果汁,等他買了兩杯回來,她拿過來,大大地吸了一口,呼出一口氣,「好喝。」

    他買的是柳橙汁,也學她的樣子喝了一口氣,「好喝!」

    「你學我干嘛?」她笑著問。

    他朝她笑,「想吃什麼?」

    「棺材板,不過有點大,我一個人吃不完。」

    「剩下的我吃,你要什麼口味的?」

    「原味。」

    「等我。」

    李筱暖突然覺得自己很幸福,她只要張張嘴,紀方岩就會給她去買,她不知道他為什麼對她這麼好,但是他這麼好,她真的很難不喜歡他。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