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晶 > 總裁不想被放生 > 第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總裁不想被放生 第一章

作者︰金晶

    【第一章】

    李筱暖站在公寓門口,手里拿著手機,「你在哪里?不是說好今天在你家吃晚餐嗎?」

    她手里提著剛下班跑去菜市場買的菜,因為去的時間太遲了,沒什麼新鮮的食材,但還是比超市的要新鮮一些,價格也更實惠。

    李筱暖沒有男朋友家的鑰匙,只好在外面等,打通了電話,只听到那一頭轟轟的吵聲。

    「我在機場。」

    「機場?你今天要出差?你怎麼沒有早點跟我說!」李筱暖語氣漸漸地不耐煩,不是她多心,她總覺得交往才三個月的男朋友有時候做事情真的很過分。

    已經約了她,臨時要出國為什麼不提早跟她說一聲,她買了不少的菜,一個人根本吃不完,太浪費了。

    在育幼院長大的李筱暖,最受不了的一件事情就是浪費,她很珍惜每一份食材,吃多少買多少,或者買一些易于存儲的食材,可蔬菜類的東西最好是不要放在冰箱里太久。

    「筱暖,不好意思。」那頭男人語氣淡淡地說。

    李筱暖記得還沒交往之前,男朋友人明明很好,做事也是有頭有尾,可交往之後,她總覺得他對她有點心不在焉,有時候人在她身邊,可心不在她身邊。

    今天他犯了她的大忌,她最受不了說話不算話的人了,她生氣地問︰「你去哪里出差,為什麼不早點跟我說?」

    她平時脾氣溫和,不會這樣咄咄逼人,可她現在真的很生氣,讓她不打算收斂自己的脾氣。

    電話那頭的人安靜了一會才開口,「我去英國……不是出差……」

    在他說話的那一瞬間,李筱暖便想通了,英國,不是出差,她冷冷一笑,「是去找你的前女友?」

    電話那頭的人沒說話,李筱暖在跟他交往之前就知道他有一個很喜歡的前女友,可是前女友跑去英國留學,他不同意,于是兩人吵架分手了。

    盡管她是後來才跟他在一起,可她知道他有時候去餐廳吃飯,點菜時總有意無意提到前女友的習慣,她多少明白他可能還沒完全走出前面的戀情。

    她一直以為分手了就是真的分手了,現在一听,她听出了不對勁,他也是真的是不會偽裝他自己。

    「既然你放不下你的前女友,那你去追,我們分手。」她果斷地說,說完就掛了電話,順便將男朋友,不對,是前男友所有的聯絡方式刪除。

    不知道為什麼,她松了一口氣,這段戀情其實是前男友先追她的,她答應是覺得他人蠻好的,所以想交往看看。

    但現在仔細想一下,她有一種惡心的感覺,走不出之前那段戀情的人談什麼戀愛,太過分了!

    難道以為忘記前女友最快的方式就是找一個新戀情?猶如吃了蒼蠅一樣惡心。

    她看了看手里的菜,唉,算了,回去多做幾頓菜吧,總不能浪費。她轉身下了樓梯,走出公寓,前男友的住所很高級,所以附近沒有捷運站,住在這里的人大多數自己有車子代步。

    走到最近的捷運站起碼要二十分鐘,她嘆了一口氣,慢慢地在路上走著,走著走著,憋著的氣令她紅了眼。

    弄了半天,她被當做替身!

    想想真的是生氣,她揉了揉眼楮,硬是將委屈憋回肚子里。

    下了班,晚餐也沒有吃,她現在還要沿路走回去,這麼倒霉的事情為什麼會發生在她的身上!

    她忍不住開始詛咒前男友,最好是前男友的前女友已經有新歡,氣死前男友!

    路才走了三分之一,她實在沒有力氣了,而且她也好餓,身心被折磨到了極致,她現在只想馬上回家。

    此時,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她身邊,一位樣貌溫和的大叔從駕駛座的車窗里鑽了出來,「李小姐?」

    「榮大叔。」李筱暖認識他,他是前男友家的司機先生,人很熱情,每回遇到都會跟她打招呼。

    「李小姐,妳怎麼在這里?小少爺有事情?那我送妳,妳等一等,我送大少爺回去……」榮大叔說到一半,扭頭看向後座的人,「大少爺,可不可以?」

    男人放下手里的文件,抬頭看了榮大叔一眼,目光挑遠,落在蹲在馬路邊的女生身上,她皮膚很白皙,頭發烏黑亮麗,五官普通,唯一漂亮的大概是她的唇,不大不小,不厚不薄,顏色如桃花般粉嫩,招人眼。

    「讓她上來。」他淡淡地開口。

    榮大叔立刻轉頭去催李筱暖,「李小姐快上來。」

    李筱暖一听到不用再走路,心里很感激,連忙上車,坐在後座的另一邊,「謝謝榮大叔。」轉頭對上一雙冷淡的眼眸,她彎了彎唇,「謝謝紀大哥。」

    車子緩緩地開動,紀方岩開口,「紀方平呢?」

    紀方平,她的前男友,紀方岩,是她前男友的大哥,不過兩人關系不好,具體原因她還來不及問,所以不清楚。

    「他去英國了。」

    「英國?」紀方岩想了想,「我記得他最近沒有公事要去英國。」

    李筱暖開始頭疼,可人家問話了,她又不好意思不回,直接回道︰「嗯,他去英國找他的前女友,我跟他剛剛分手了。」

    車內的氣氛一下子冷掉了,多話的榮大叔也不知道說什麼了,從後視鏡里看到她手里提著的菜,立刻想到她去給小少爺做菜,小少爺卻去找前女友,真的太過分了!

    紀方岩好像不知道尷尬是什麼,淡淡地點了點頭頭,「嗯。」

    李筱暖笑了笑,沒說話,她面上看不出非常的傷心,可平時很有活力的小臉有些小僵硬,少了點活力。

    榮大叔突然想起了什麼,「大少爺,李嫂今天請假了,你晚上要吃什麼?」

    紀方岩和紀方平是住在同一個小區,只是兩人的住處隔得很遠,他听到榮大叔的話,無所謂地說︰「沒事,叫外送就好了。」

    「你們年輕人就喜歡在外面吃,不好!要不你今天去我家吃吧,大少爺,我讓我老婆多煮點菜。」

    「不用。」

    榮大叔沒有辦法,大少爺有時候很頑固,他說什麼也改變不了。

    李筱暖听了他們的對話,看了看自己的菜,小聲地說︰「那紀大哥你不嫌棄的話,我做菜,今天買了很多菜。」

    榮大叔立刻附和,「這個好,不能浪費,李小姐,妳的廚藝還可以?」

    「還可以。」

    榮大叔不好意思地說︰「我家大少爺有點挑食。」

    李筱暖默默地看了一眼不說話的紀方岩,再聯想一下挑食,好像不是很符合形象。

    她每一次看到紀方岩,他都是一副精英模樣,西裝革履,有時候會戴眼鏡有時候不會戴,但是一看就是那種不好惹的人物。

    李筱暖任職的公司跟紀氏很近,偶爾會看到他身邊圍繞著幾個人,一邊走路一邊討論事情,很忙碌的樣子

    「紀大哥,你有什麼不吃?」李筱暖問。

    「蘿卜、芹菜、香菇……」他一口氣說了好幾種。

    李筱暖直接傻眼了,有一點挑嘴?分明是很會挑嘴,她傻傻地點了點頭,「好,我知道了。」

    榮大叔看大少爺沒拒絕,便道︰「大少爺,那我等會再過來接筱暖回去。」

    「我送她回去,你不用來回跑,回去好好休息。」

    「好,謝謝大少爺。」

    等到了紀方岩的公寓,李筱暖提著菜,有點莫名其妙地跟在他的身後進了他的公寓,她怎麼突然要給前男友的哥哥做菜吃了?總覺得很奇怪。

    不過,食材沒有被浪費掉,她心里還是開心的,紀方岩的公寓裝潢的很簡單,但看的出很有質量。

    紀方岩在玄關拿出一雙拖鞋給她,「鞋號比較大,妳走路小心點。」

    「好。」李筱暖在心里想,他家里肯定從來沒有女生來,這麼大尺寸的拖鞋只有男生才會穿,除非那個女生是女巨人,腳特別大。

    她小步地走著,他幫忙提菜到廚房,將菜放在流理台上,脫掉外套,隨手掛在了一旁的椅子上,一邊將襯衫袖子挽到了手肘。

    背對著他的李筱暖同樣在挽袖子,一轉頭看到他的動作,吃驚道︰「紀大哥,你干什麼?」

    「幫妳洗菜。」他打開水,將幾樣菜拿出來洗。

    精英給她洗菜?她有點慌亂,「不用了……」後面的話說不出口了,她看到他已經拿著菜下水了。

    好吧,他顛覆了她腦海里精英的形象,十指不沾陽春水才是精英。不過她在心里給他豎大拇指,她其實開口提出煮菜之後有點後悔,畢竟他們兩個人不是很熟,她怕他們會尷尬,更怕他到時候像指揮佣人一樣地對她,她可能會把菜往他的臉上甩,還好他看起來很不好相處,可性格還挺不錯。

    比起他的弟弟紀方平,他真的不知道要好多少倍了。她並不是一個會寵男朋友的女生,她一點也不喜歡那些傳統的方式,什麼女生要下廚,男生在一旁翹著腿等著。

    所以在跟紀方平談戀愛的時候,她都會指使紀方平洗菜什麼的,可紀方平還真的是和平時暖男的形象不一樣,真正要他幫忙的時候,他什麼都不會。

    但她不氣餒,慢慢地教他,就不信他學不會,又不是傻瓜。

    「妳常常給紀方平做菜?」紀方岩洗菜的時候問道。

    李筱暖搖搖頭,將洗干淨的肉拿過來,挑了一把菜刀,泄憤地狠狠砍幾刀,才道︰「沒有,他真的是什麼事情都不會做。」

    她的口吻帶著嫌棄,她覺得紀方岩跟紀方平關系不好,而且她跟紀方平又分手了,沒必要掛一塊遮羞布,毫不留情地說︰「他就是那種大少爺,我買菜過來就是打算訓練他的,這麼大的人,什麼都不會!」

    紀方岩細心地將蔬菜,肉類和海鮮分開洗,洗完放在一旁,拿著布擦手,「他被寵壞了。」

    李筱暖贊同地點頭,「是啊。」忽然看了他一眼,很直接地說︰「可你就很好。」

    紀方岩詭異地看了她一眼,「妳不知道?」

    「不知道什麼?」她剁好了肉,又將蔥姜蒜切好,等會備用。

    「我跟他不是同一個媽生的。」他涼涼地開口。

    混蛋!這麼重要的事居然不告訴她!她差點切到自己的手指,努力地穩住刀,再一次地在心里罵死前男友!

    「看來他沒有跟妳說。」

    「沒有!」她咬牙切齒。

    「還有什麼需要我做的?」他問。

    「我打算做一個咖喱蝦、炒青菜、肉丸湯。」兩個人吃應該是夠了,她估算著。

    「可以,這些我可以吃,」他點頭,「那我去煮飯。」

    這位精英真的是完美到無懈可擊!她點點頭,他真的是把他那一位同父異母的弟弟貶到了土里了。

    看他洗米做飯的動作,大概是不常做,他的動作有些生疏,可他的步驟都沒有錯,顯然是有做過,果然厲害的人在任何方面都是厲害的

    她在肉餡里添加了調味料,接著沾一下蛋清,加入面粉,開始揉成一顆一顆的肉丸,接著下在熱好油的鍋里。

    「下水之前要過油?」他做好煮好米,虛心地問。

    「要,這樣會更好吃,但是只要過油就好,不用炸,還是你更喜歡吃炸的?」她問。

    「少吃炸的,妳的聲音有點啞。」他說。

    沒想到他會注意到她聲音啞,她笑著說︰「我之前感冒好了,還有一點咳嗽,所以聲音啞。」

    一個算是陌生人的人都注意到她聲音啞,而前男友那個王八蛋根本沒有注意到,哼,滾去英國別回來,看到他,她都想揍他一頓。

    但更想揍的是她自己,居然這麼傻,他對她一點也不在乎,她一開始怎麼沒看出來,真是瞎了眼!

    「還是要注意。」他輕輕地說了這一句,開始去準備碗筷。

    她笑了,一邊做菜,油煙燻得她眼楮澀澀的,聲音更啞了,「謝謝。」

    「嗯。」

    兩人一起合作,很快將菜上齊了,飯煮熟了,他遞給她一杯溫水,接著去盛飯。

    她喝了水,想自己也去盛飯,但他已經率先一步,將兩人的飯盛好了,將其中一碗遞給她。

    「謝謝。」她感激地接過。

    他點點頭,在餐桌邊坐下,等她坐下吃飯了,他才動筷,吃飯的時候,他們很安靜,誰也沒有說話。

    李筱暖主要是沒什麼話跟他說,特別是他還是她前男友的哥哥,而且是關系不好的哥哥,她很怕自己會說錯話。

    一頓飯在安靜中結束,吃過飯,她打算洗碗,他對她擺擺手,「我洗,妳坐在一旁等我一會,我送妳回去。」

    她覺得很不好意思,搖搖頭,「我來吧。」

    他沒說話,徑自安靜地開始洗碗,她沒有坐著,將他抹得滿滿是泡沫的盤子拿過來,放在水龍頭下沖洗,干淨之後放在一旁瀝干。

    兩個人合作,碗筷很快洗好了,她擦干淨了手,他看向她,「我現在送妳回家?」

    「好,謝謝。」她很想有骨氣地說不要,可是走到捷運站太遠了,她還是坐他的車吧。

    兩人下樓,他去開車,很快,他開車過來,她坐在副駕駛上,「紀大哥,謝謝,麻煩你開到捷運站就好了。」

    「我送妳回家,妳告訴我地址。」他道。

    「不用不用。」她揮揮手,「送我到捷運站就好了。」

    「地址。」

    不知道為什麼,她立刻乖乖地將地址報了出來。

    一路無話,車子開到她的樓下,她解開安全帶,很客氣地說︰「紀大哥,非常謝謝你。」

    「上去休息吧。」

    「好,晚安。」她家下了車,到了樓上,開了燈,站在窗戶邊一看,發現他的車這時才慢慢地開了出去。

    真的很紳士,確定她進屋了才離開,跟前男友根本不是同種人!

    那一天之後,李筱暖覺得她跟紀家人以後應該不會有見面的機會了,可她沒想到,前男友居然還敢出現在她的面前。

    她當時正好和同事喬恩一起出去吃飯,一開始她還沒有注意到紀方平,還是喬恩發現的,「妳男朋友……」

    「沒男朋友,都分手了。」李筱暖立刻道︰「而且他去英國了。」

    「啊!」喬恩改了說辭,「那人是妳的男朋友,不對,是妳的前男友吧?」

    李筱暖順著她的手指看過去,還真的是紀方平。

    「你們分手了?是不是來求復合的?」喬恩慫恿她,「紀方平的條件真的超級贊,妳考慮考慮,不過千萬不要一口答應復合,免得他以為妳很好欺負……」

    李筱暖神色淡淡地搖頭,「除非老娘我死了,否則我絕對不會復合。」何況,她現在看到他,就想揍他這個烏龜王八蛋!

    喬恩听得笑了,只以為他們是情侶之間的小矛盾,笑笑地說︰「那我先去吃飯了。」

    「一起去。」

    「妳真的不找他?」喬恩驚訝了。

    「找他干什麼,他站在馬路上,我就要跑去找他?他也沒在臉上寫著要找我啊。」李筱暖奇怪地說。

    喬恩笑了,「那一起去吃飯吧。」

    不遠處,紀方平站在那兒,看到李筱暖和她同事出來,他站在那里,一動不動,以為她會立刻跑過來,結果他眼看著她和她同事往另一個方向走,越走越遠。

    他立刻小跑過去,「李筱暖!」

    喬恩停下來,朝她擠眉弄眼,「看吧,果然是來找妳的。」

    李筱暖抓住她的手臂,「別走,我來找妳一起吃飯。」

    「妳干嘛……」喬恩有點不好意思。

    「妳不在,我怕我失去理智,揍死他。」李筱暖狠狠地說。

    喬恩一怔,這是什麼情況?

    「李筱暖,妳沒看到我在等妳嗎?」紀方平生氣地走了過來。

    「有什麼事情?」李筱暖淡淡地問,臭王八蛋,什麼語氣,誰知道他在等誰。

    「妳,我有事想請妳幫忙……」

    「什麼事?快點,我還要去吃中飯。」李筱暖催道。

    「我爺爺八十大壽,妳記得出席。」

    李筱暖睜大了眼楮,「你的前前女友呢?」

    「什麼?」紀方平皺眉,不懂她的意思,徑自說道︰「我爺爺很喜歡妳,說妳做的護膝好,他老人家點名要看到妳,下個星期,妳別遲到,穿好看一點,別隨便穿一套休閑服就過來,到時候很多人,妳不要面子,我還要面子……」

    喬恩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這是什麼男人!再看李筱暖,一副根本沒在听的樣子,看她嚇壞的樣子,笑著說︰「這不是分手的主要原因,妳知道嗎?他飛去英國找他的前前女友,我是他的前女友。」

    對喬恩解釋清楚,她轉頭就對紀方平說︰「你前前女友不答應復合?」

    紀方平瞬間變得焦躁,「關妳什麼事情!」

    看來是失敗了,李筱暖開心地說︰「不關我的事情,那我走了,什麼大壽,我不去,我跟你又沒關系。」

    喬恩本來還想勸他們,結果發現這個男人也就是條件好,人品太爛,拉著李筱暖飛快地走著,「賤男,渣男!」

    李筱暖已經過了最初的怒火中燒時期,現在比較冷靜,贊同地說︰「他真的很爛!」

    紀方平一臉的問號,為什麼?他轉頭示好,她還這副高高在上的姿態,做給誰看!呵呵,不來就不來,要不是為了討好爺爺,誰要她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