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桔子 > 彪悍總裁來討婚 > 第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彪悍總裁來討婚 第七章

作者︰桔子

    「你住在哪里?」上了車,柏翔川拉過安全帶親自為曾雯霜系好,又扭頭看著坐在後排的妙妙,「我先送你回家。」

    「先送霜兒回家,她家比較近。」妙妙假笑,「而且霜兒喝醉了,我不放心她一個人,晚上我得照顧她。」

    「她有我就可以了。」柏翔川不冷不熱的開口道。

    當初就是妙妙這個女人,每次在他和霜兒單獨相處的時候都會突然冒出來,打擾難得的兩人時光,所以柏翔川從來沒有把妙妙看順眼過。

    「你算哪根蔥啊!」妙妙嘖嘖兩聲,「柏學霸,你怕不是忘了,你和霜兒已經分手了,現在在這兒裝什麼體貼,你不嫌晚嗎?」

    「我和她沒有分手。」柏翔川皺眉,臉色看起來冷淡得有點過分,「這是我和她之間的事情,希望你不要插手。你住哪里?若是你不說地址,我只好讓你下車自己搭車回去了。」

    「你有沒有紳士風度啊!」妙妙瞬間炸毛。

    「你又不是我女朋友,我干嘛要對你有紳士風度!」柏翔川冷笑一聲。

    「那關鍵是以前霜兒是你女朋友的時候也沒見你紳士過,哪天不是臉色臭得不行,像是別人欠了你千八百萬似的。霜兒脾氣好,一直包容你,誰知道你最後還來個不告而別,你對得起霜兒嗎?」妙妙很生氣。

    「在這件事上,我確實做錯了,所以我現在有努力改。」

    「改?怎麼改?連對霜兒的閨蜜我,都這麼機車,誰信!」妙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

    曾雯霜迷迷糊糊的好像听到有人在吵架,睜開眼楮一看,發現是妙妙和柏翔川。

    記憶回溯到過去,這兩人好像也一直是針鋒相對的,也不知道是為什麼。明明在她和柏翔川交往之前,妙妙是很喜歡柏翔川的顏值,後來兩人就互相越來越看不順眼了,一個是男朋友,一個是好閨蜜,曾雯霜的腦子哪怕被酒精糊成了一團,也沒忘記出聲安撫兩人。

    「好了啦,你們不要吵了,和氣生財,和氣生財嘛,乖。」

    柏翔川立馬收回視線,大手輕輕拂過曾雯霜的臉頰,梳理了一下她的頭發,「霜兒乖,吵到你了嗎?快睡覺,不然明兒起床該頭疼了。」

    妙妙看到這一幕,心里很復雜。

    霜兒這樣子,明顯是對柏翔川還有舊情,她阻撓太過的話,最後難過的還是霜兒。

    算了算了,大女人不和小男人計較了。

    她氣鼓鼓的報出自己的地址,等柏翔川開車送她到了家樓下,下車了,妙妙還是忍不住回頭,看著柏翔川,「你別欺負她。」

    柏翔川坐在車里,詫異的抬起眼皮看了妙妙一眼。

    「你要是真的有心想和霜兒和好,就對她好點,別逼她。霜兒這麼多年沒交過第二個男朋友,她心里還念著你。」妙妙有點不甘心,但知道這是事實。

    柏翔川這狗男人,就是仗著自己顏值好,成績好,把霜兒那小缸花迷得不要不要的。

    「我會的。」柏翔川點點頭,驅車離開。

    妙妙拎著包包往自家走,剛進電梯,突然想起來。

    不對啊!肛翔川之前出國了,這次同學聚會應該是第一次和霜兒見面,那他都沒問霜兒住哪里,那個狗男人是打算帶霜兒去哪里?

    柏翔川自然是知道曾雯霜住哪里,公司里有每個員工的資料,曾雯霜的資料柏翔川早就爛熟于心了。

    一路驅車到了曾雯霜的社區,柏翔川將車停在停車場,下車,走到副駕駛邊,彎腰將曾雯霜抱起來。

    曾雯霜睡得並不安穩,稍微一動就醒了。

    「醒了?」柏翔川的聲音有點低啞。

    曾雯霜迷糊了好一會兒才意識到抱著自己的人是柏翔川,低低的嗯了一聲,便沉默了。

    「密碼是多少?」從電梯里面出來,發現曾雯霜家里是密碼鎖,柏翔川輕輕晃了一下曾雯霜的身子,開口問道。

    曾雯絕對沒有想過柏翔川會是在這種情況下來她家,不然她一定早早就把密碼改了。

    因為她的密碼,還是她的生日加他的生日。

    以前高中那會兒甜甜蠻蜜,曾雯霜所有手機密碼,銀行密碼,甚至是社交軟件帳號密碼都是兩人的生日。

    柏翔川雖然嘴上不說,但是心里別提有多高興了,最後在半推半就,口是心非之下,連他的密碼都統一改成兩人的生日。

    這麼多年,一直沒變過。

    曾雯霜一度說服自己,是因為自己用習慣了那個密碼所以才一直沒改,絕對不是還對柏翔川念念不忘。

    進了屋,柏翔川先是四處環顧一圈,屋里裝潢得很簡單,卻處處透露著小心思。曾雯霜是有生活情趣的人,所以這個屋子也處處透露著小溫馨。

    「想睡覺嗎?」柏翔川將曾雯霜輕輕放在沙發上,低聲問道。

    曾雯霜此時恢復了一些意識,乖乖坐在沙發上,搖頭,「暫時不想睡。」

    柏翔川的眉眼清晰可見的溫和了超來,他平蹲在曾雯霜面前,微微仰頭看著曾雯霜,曾雯霜也垂下眼瞼注視著柏翔川。

    「這麼多年,想過我嗎?」柏翔川問道。

    「想!」曾雯霜毫不猶豫的點頭。

    「有多想?」

    「很想。」

    「那……」柏翔川笑了,伸手勾住曾雯霜的脖子,將她拉近自己,「我們沒有分手,對嗎?」

    他以為曾雯霜會是對。

    但是曾雯霜卻搖了搖頭,很認真的告訴柏翔川,「不對,我們經分手了。」

    柏翔川的手瞬間握成拳。

    「我本來還想等你。」曾雯霜喝醉了一點也不發酒瘋,反而聲音清晰,語調溫婉,一字一句娓娓道來她這些年的心路歷程,「這年頭出國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我們還是可以見面,你剛走那時,我就想,你要是能主動聯系我一次,只要你不說分手,那我肯定願意等你。」

    「可是,你一次都沒有聯系過我。」曾雯霜有點悵然的搖頭,「我那時候就想,也是,你本來也不是真心喜歡我的,大概是被我纏煩了,才勉為其難的和我在一起。現在好不容易有機會可以遠離我了,又怎麼會主動聯系我呢?」

    「大概是巴不得離我越遠越好,最好老死不相往來。」

    柏翔川越听越心酸。

    「不是這樣的,霜兒……我只是……」他只是太懦弱了。

    柏翔川在認識曾雯霜之前,從來不知道自己可以懦弱到那種地步。

    仿佛只要听到曾雯霜一個不字,他就沒有辦法接受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情。

    他那麼聰明的腦袋,自然知道自己當初選擇不告而別是多大的錯誤,但是沒有辦法,他控制不住自己。

    哪怕他知道曾雯霜深愛自己,即使自己要出國應該也不可能主動提出分手。

    但是萬一,萬一呢?

    「柏翔川,你肯定是沒有喜歡過我的。」曾雯霜的表情,似哭似笑。「不然你怎麼舍得,讓我難過這麼多年?」

    柏翔川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猛地按住曾雯霜的後腦杓吻了上去。

    曾雯霜愣了一秒,隨即張開雙唇,迎向柏翔川的親吻。

    濃烈的吻似乎要將周圍的空氣都燃燒起來。柏翔川雙手捧著曾雯霜的腦袋,像渴死的旅人拼命壓榨沙漠中的一點雨水那樣索求著。曾雯霜嚶嚀一聲,幾乎要喘不過氣來。

    柏翔川的吻一直都是這樣,濃烈的,霸道的,不知足的,和他外在表現出來的高冷淡漠的模樣一點都不像,曾雯霜最後受不住了,勉強推開柏翔川,兩人相連的唇瓣終于分開。

    念念不舍的,最終還是斷了。

    「你混蛋……」曾雯霜的聲音似有哭腔。

    「是我混蛋。」柏翔川聲音沙啞,「都怪我不好。」

    「我一點都不想原諒你。」曾雯霜吸吸鼻子。

    「嗯,不原諒我沒關系,只要不離開我,你想怎樣……都隨你。」柏翔川輕柔的梳理著曾雯霜的發絲,憐愛的小口小口的啄吻著她的臉頰。從眉心,到眼瞼,到臉頰,到唇角,到下巴,每一處地方都沒有放過。

    「阿川……」曾雯霜終于喚出了那個熟悉的稱呼。

    「是我。」柏翔川死死摟住曾雯霜。

    「我想你了。」曾雯霜的嗓音悶悶的,「你怎麼這麼多年才回來?」

    「我怕我一回來,見了你,我就走不了了。」柏翔川輕聲回答。

    國外課業繁重,家族的擔子也不輕松。無數次失眠的夜里,柏翔川都希望曾雯霜能陪在他身邊。

    他想過無數次,偷偷的回來見她一面,看看她過得好不好。

    但是他怕一旦見了她,他就再也舍不得走了。

    又怕看到她身邊有了新的男友,取代了他原本的位置,他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

    所以他拼了命的學習,一點點掌握家族的重擔,直到自己足夠強大,能夠出現在她身邊,張開羽翼將她攬入懷抱,保護她,呵護她,不讓她再受到點傷害,他才敢再次出現在她面前。

    幸運的是,他沒有遲到,曾雯霜的心里,還是有他的。

    這輩子渴求得再多,不過是自己在乎的人,剛好也在乎自己罷了。

    「霜兒,我愛你。」柏翔川微微閉著眼楮,用額頭抵著曾雯霜的額頭,「所以,不要離開我。」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