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囚妻 > 第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囚妻 第九章

作者︰倪淨

    邵晉雷從她走進宴會的那一刻開始就盯著她看,見她跟于正揚有說有笑,心里那股壓不下去的妒意襲上。

    誰知他才走近,就听到于正揚說要追她,頓時怒火涌上,也不顧此時是在宴會場合,把官晶浪拉起身,轉身就要走人。

    「邵晉雷,你放開我!」官晶浪沒料到邵晉雷會這麼粗魯,連在什麼場合都不管不顧,就這麼在大庭廣眾之下與她拉扯。

    「邵晉雷!」官晶浪用沒被他捉住的手拍他,卻還是制止不住邵晉雷的舉動,仰頭與他對視,兩人怒目如火花般的撞在一起。

    官晶浪用力扯著手,卻怎麼都甩不開,整個人氣到不行,她都跟他分手了,他憑什麼在公開場合跟她這麼拉扯,沒多想,她轉頭看著還坐在位子上的于正揚,「于正揚,你不是說要追我嗎?」

    于正揚很淡定的點頭,「我是要追你,但我不搶別人的女人。」說完,于正揚還有意的與邵晉雷對視一眼,見對方一臉像是要將他宰了的眼神,他忍不住莞爾,看來官晶浪這女人不太適合追求,他向來怕麻煩,特別是跟女人有關的麻煩。

    「我才不是誰的女人,我跟他早就分手了!」官晶浪氣呼呼地說,說完還忍不住轉頭給邵晉雷一記白眼。

    「邵晉雷,你到底要不要放手!」兩人的爭執因為是在角落,所以並沒有引來太多人的注目,官晶浪也怕被她發現,音量更是刻意壓低。

    「跟我走。」

    「我不要!」官晶浪一點都不听話。

    邵晉雷覺得自己的耐性在這一秒全都用完,他連話都懶得說,二話不說,也不管此時是什麼場合,直接攬腰將官晶浪公主抱。

    「邵晉雷!」官晶浪被他突來的魯莽給嚇得驚叫一聲,本來在角落的他們因為拉高的音量,再加上邵晉雷此時的舉動,紛紛引來其他人的側目,眾人驚訝地看著兩人,不解發生什麼事。

    「我給過你機會了,你不跟我走,那就我抱你走。」邵晉雷一向是多說不如多做,官晶浪說的不通,那就直接把人帶走。

    「你快放我下來,這樣很丟臉。」

    「丟臉?我抱自己的女人,哪來的丟臉。」不同于官晶浪被嚇得花容失色,邵晉雷表情淡定,說出來的話也十分從容,一點都看不出兩人是在爭執。

    「再不放我下來,小心我跟我媽說!」

    「我剛已經跟官阿姨打過招呼了,宴會主人請她跟幾位合作商到其他包廂談企劃案,不在這里。」

    「邵晉雷,你這個小人!」原來是趁她媽不在才敢帶她走。

    官晶浪被他抱著從角落走出來,眾人的目光也迎著他們的身影而行注目,不少人也開始竊竊私語,更有不少的年輕女孩看著心儀的邵晉雷抱著官晶浪而驚呼。

    畢竟這兩人既然分手了,她們現在有機會接近邵晉雷,說不定能把這男人一舉拿下,結果事實卻相反,看著被邵晉雷公主抱的官晶浪,她們不但心里羨慕,連臉上眼里都有說不出的妒意。

    看著這一幕,于正揚波瀾未興,似乎在看一場戲似的,雙手抱胸坐在位子上,就這麼看著那兩人從自己眼前消失走出宴會大廳。

    這時,他身後傳來戲謔聲,「我以為你打算插足當第三者。」

    于正揚拿過香檳飲了一口,看著端著酒杯坐下的好友邵武堯,「我是有這個想法,但搶女人這種事太花時間,不如工作更好。」

    邵武堯笑了笑,「我那笨弟弟搞不清楚發什麼事,莫名其妙被官大小姐提分手,又看她四處找人相親,大男人的面子掛不住。」

    「看得出來是妒火橫生。」

    「我告訴他,不要鬧事,結果他還是把我的話當耳邊風。」

    「自己的女人都要被人搶走了,是男人應該都會這樣,我可以理解。」

    邵武堯的目光看向宴會大門,而後扯了扯嘴角,似笑非笑,「真是一對冤家。」

    官晶浪作夢都沒想過,她竟會被邵晉雷用公主抱的方式抱出宴會,這分明就是強盜行為,她知道邵晉雷一向雷厲風行,但這樣對她的強勢態度,還是頭一回。

    此時坐在他的車子副駕駛座上,官晶浪從一開始的錯愕到呆愣,而後清醒,看著窗外漆黑的夜色,今晚的宴會行館是在郊區,偶有燈光消逝,邵晉雷的車速很快,她轉頭瞪他,發現他此時正面無表情地盯著前方,而腳下的油門卻是一下比一下重。

    因為是郊區,難免有彎路,有好幾次官晶浪都以為自己要被高速拋出去,嚇得連忙捉緊安全帶。

    「邵晉雷,你要帶我去哪里?」那聲音是帶著顫音,听得出來是不安。

    「回家。」

    官晶浪不確定自己有沒有听錯,他說要回家?回哪個家,她家還是他家?

    百思不解的她,又開口嚷著要下車,但邵晉雷都沒再出聲,只是專注握著方向盤,緊盯著前方的路面,不管官晶浪又問了他什麼,都是一聲不吭。

    就這樣,半小時後車子回到市區,邵晉雷的車駛進離邵家公司不遠的高級公寓地下停車場。

    當車子急煞停好後,官晶浪的身子整個往前傾後又被拋向椅背,還好有系安全帶,沒好氣的她在順了氣後,狠狠地瞪了邵晉雷一眼,伸手去拉車把手。

    誰知,她拉了幾下,車門卻聞風不動,她忙地轉頭,「邵晉雷,我要下車!

    邵晉雷卻像沒听到似的,他拿出手機,用擴音拔了號碼後,很快就接通,那頭傳來的女音教官晶浪瞪大眼。

    「官阿姨,我是阿雷。」

    他沒事打給她媽要干什麼?難不成是現在才想到在宴會把她強行帶走會惹她媽不開心,影響官邵兩家的生意合作?

    她不會忘了,邵晉雷對她好,跟她一起這麼多年,可能只是為了她身後的好處,而不是因為他喜歡。

    那頭官母對他強行將官晶浪帶走表達了不滿,並且要邵晉雷馬上送她回家,「官阿姨,請同意我跟晶浪結婚。」

    這麼突然的話,教手機那頭的官母倒抽一口氣,本是強硬的語氣打住,一時接不下話,而車內的官晶浪則是用看瘋子的眼神瞪他。

    「邵晉雷,誰要跟你結婚,我嫁誰也不嫁你,你馬上把車門打開,我要下車!」

    「官阿姨,明天我會帶晶浪回家,結婚的事請你同意。」說完,邵晉雷直接掛了電話。

    官晶浪在他結束通話後,以看瘋子的眼神繼續看他,因為太過震涼,她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邵晉雷沒看她一眼,開門下車後,直接走到副駕駛座,打開車門,「下車。」

    「你馬上送我回家。」

    「你要自己下車還是要我抱你下車?」

    「邵晉雷,我要回家!」這人今天一直拿話要脅她,官晶浪最氣被人這麼威脅,邵晉雷越強勢,她就越不順他的意。

    「該死!」邵晉雷低聲咒罵了一聲,彎腰後直接將她抱出車內,他年輕氣盛,平時又有健身運動,官晶浪又長得清瘦,他抱得十分順手。

    「放我下來!」

    邵晉雷用腳踢上車門後,快步杍她抱進電梯,按下樓層,也不看她,也不管她的喊叫,連被她又拍又踢也不理會,直到官晶浪像瘋了似的在他寬肩上重重咬了一口,才听到他的一聲悶哼。

    「多咬幾口,我們有一整晚的時間,你咬的每一口我都會不客氣的在你身上討回來。」官晶浪的耳邊傳來的是邵晉雷的低語,嚇得她哪敢再咬,雙眼瞪得大大的看他,像是看陌生人似的。

    這樣的邵晉雷她不熟悉,一直以來,她認識的邵晉雷雖然脾氣不好,但他從沒凶過她,真被惹火了,也只會悶頭不吭一聲。

    邵晉雷見她乖了,低頭在她唇瓣上啄了一口,而後不饜足的又加深了吻,直吻到兩人呼吸急喘,這才結束這個吻。

    當他抬頭與官晶浪相望時,被吻得嬌喘不已的她一時說不上話來,只能拿雙眼瞪她,可那一瞪卻教邵晉雷眼神更沉,性感又嫵媚的一眼,幾乎將他最後的自制力奪走。

    吁了一口氣後,沒再多看一眼官晶浪,怕自己忍不住在電梯里要了她,只能抬頭盯著跳動的數字,頭一次這麼後悔自己樓層買在頂樓。

    因為是高級公寓,平時進出的人就不多,每一樓只有一戶或是兩戶人家,頂樓是邵晉雷打通只有他一個住戶。

    當電梯叮聲打開後,邵晉雷直接將還在喊著要他放開的官晶浪給公主抱出電梯,用手按了大門解鎖,很快就將大門打開。

    「邵晉雷,我不要進去,你放開我!」

    「我有問你要不要嗎?」邵晉雷冷冷的回了一句,抱著她走進公寓,再用腳將門踢上,並且隨手開了電燈。

    「放我下來!」官晶浪沒來過這里,應該是回台灣後邵晉雷新買過的,對于陌生的環境,簡約黑白的設計,帶著滿滿男性氣息讓她更顯得不自在。

    邵晉雷沒有馬上放下她,而是由著她拍打,徑直抱著她快步走進一間房間,幾步路將她丟上房中間的大床上。

    官晶浪尖叫一聲,喘了幾口氣深呼吸後,連忙想翻身爬下床。

    這時邵晉雷高大的身軀已經壓了下來,動作快速的他不知何時已脫下西裝外套,襯衫領口的領帶也被他扯掉,扣子也被解了上頭幾顆。

    「你想去哪里?」低沉的嗓音在她耳邊響起,官晶浪全身一顫,身子僵了幾秒。

    「邵晉,你走開,不要踫我!」

    「我們的帳還沒算完,你覺得我可能放過你嗎?」一回到自己的地盤,不再有閑雜人等的打擾,昏暗的房間只有他放在西裝外套的手機閃著亮光,可邵晉里根本沒理會,他此時的心思只在官晶浪這女人的身上。

    邵晉雷的語氣帶著化不開的怒意,這半年來,兩人像是陌生人完全沒有交集,為此他將全部的時間跟心思都投入工作,一次又一次拿下大單。

    只是他一點喜悅都沒有,只當是完成一份挑戰,也為下一次設定難度更高的目標,只是每一次的成功他都不為所動,猶如完成目標的人不是他。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