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囚妻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囚妻 第二章

作者︰倪淨

    當邵晉雷出現在官宅時,那位被官晶浪警告過的佣人噤聲指了指樓上,他會意後快步上樓。

    邵晉雷房門都沒敲,才剛站定身子,房門就被人打開。

    「阿雷,快進來。」官晶浪連多看他一眼都沒有,直接將人拉進房間。

    邵晉雷剛打完球,雖然換了衣服但還是擋不住身上的汗味,在他被拉進房間後,官晶浪一臉嫌棄地甩開他的手,還不忘往後退。

    「邵晉雷,你怎麼全身都是汗臭味?」那語氣里滿是嫌棄。

    因為拉開了距離,邵晉雷這才有機會好好看一眼官晶涼,當他的目光從她漂亮白淨的臉蛋往下看時,目光一頓,定楮又多看了一眼。

    官晶浪發育的很好,體態勻稱,一百六十五公分的身高,骨架縴細,皮膚白淨無瑕,頭發齊肩勾在耳後,平時被官母要求,衣著端莊合宜,可此時的她,卻跟時下追流行的少女無異,短得露出一雙雪白大腿的牛仔短裙,一字領的露肩上衣,稚氣的瓜子臉化了淡妝,涂了唇膏晶亮的嘴唇,一張一合間教他移不開視線,更別說邵晉雷還聞到了房間里傳來淡淡的香氣,隨著官晶浪走動時一陣一陣飄散過來。

    「我這樣穿好不好看?」官晶浪在連身鏡前左照右照,似乎很滿意自己的清涼打扮。

    「妳打算穿這樣讓我帶妳出門?」站在她身後,邵晉雷冷著臉問。

    「對啊,這是我上次跟朋友逛街時買的,我媽不知道。」她說得十分得意,還不忘在他身前轉了一圈。

    「去換下來。」邵晉雷盯著她一雙縴細長腿,眼皮沒動一下,連廢話都不說,直接要她換掉。

    官晶浪臉上的笑意慢慢淡去,納悶的轉頭看他,「為什麼,我覺得這樣很好看,我朋友也都這樣穿。」

    「妳朋友怎麼穿我不管,但妳不準這樣穿。」那口吻充滿霸道,一點都不給她反駁的余地。

    「邵晉雷,你會不會太小家子氣了?不過就是露腿露肩,我覺得這樣很好看。」

    「不換下來那就不用出去了。」邵晉雷說完,高大精瘦的身影轉身就想往房門走去,打算開門離開。

    「你別走!」官晶浪急得轉身拉他,卻不小心被自己的腳給絆倒,整個人往前撲去,正好撞到听到她的尖叫聲轉過身來的邵晉雷。

    下一秒,重心不穩的邵晉雷被官晶浪給撞倒在地,雖然有地毯但撞到地面時,邵晉雷還是發出了悶哼聲,更別說他身上還壓著官晶浪。

    官晶浪整個人趴倒在邵晉雷身上,雙手抵在他胸前,驚魂未定的她,扭著身子想要起身,手腳並用地在邵晉雷身上又摸又推的,口中還不住地喊疼。

    「好痛,邵晉雷,你好端端干嘛跌倒?」明明是她撲倒他,卻把錯怪在他身上。

    「你看,我的手都瘀青了。」或許是太細皮嫩肉了,不過是這麼一撞,白嫩的手臂竟然真的多了一處瘀青。

    倒在地上的邵晉雷不是第一次跟她這麼靠近,但此時的姿勢過于曖昧,聞著她身上的香氣,一手定住她的細腰,讓她別再繼續扭動,另一手則是垂在身側握緊拳頭,連做幾個深呼吸平緩體內的躁動。

    「妳先不要動。」

    「為什麼不要動,我要起來。」官晶浪一點都不理會他的警告,扭著細腰想要起身,奈何腰被邵晉雷有力的手臂定住,試了幾次後依舊彈動不得。

    「官晶浪,妳是怕我不敢動妳是嗎?」邵晉雷咬牙吐出這幾個字。

    官晶浪再不諳情事,似乎也看出邵晉雷的異樣,一時玩心大起,壞心的想要撩一下火,「那你敢嗎?」她邊說邊傾身與他貼近,漂亮的臉蛋含笑與他吐著熱氣的英挺臉龐只有幾公分的距離。

    邵晉雷是血氣方剛的少年,一點都受不了女人的挑逗,特別是這個女人還是他的女朋友,交往半年,卻連個大人的法式熱吻都沒有,頂多就是啄吻一下,不是他不想要,而是他不能要。

    官晶浪不同于其他女人,交往是她提出來的,為的是他與學姐約會時,被她撞見,隔天氣乎乎的沖進他房間,驕傲的問他要不要跟她交往。

    因為官家的權勢,官晶浪又是獨生女,一般男生見她漂亮,說不心動是假話,但真的敢付諸行動追求的,卻是少之又少,幾乎是零。

    畢竟高攀一個富家大小姐,不是一般人有勇氣,再說這位大小姐還是被養得嬌氣刁蠻,很難招架得住她的要風是雨性子。

    可他卻沒拒絕,不是他沒開口,而是官晶浪根本沒給他拒絕的機會,摟住他的脖子,仰頭就是一個啄吻,對打架從來不手軟,拳頭很硬的他撂話,他吻了她,以後就是他的男朋友了。

    邵晉雷那時怔了,一時忘了反應。

    邵晉雷不是純情男,剛滿十八歲的他,也清楚男女之間的那點事,對他投懷送抱的女人不少,他並不是每個都拒絕,看上眼了也曾上過床。

    只是那些女人跟官晶浪不同,那些女人可以玩,但他玩不起官晶浪,他曾以為官晶浪不會是他的菜,但她提出交往時,他卻沒有爽快拒絕,因為官晶浪代表的是官家,而他身為邵家兒子,他得罪不起官晶浪。

    「官晶浪,妳如果不想玩火那就趕快停下來。」邵晉雷有些窩火,十八歲的他跟女人之間,從來是看對眼了就玩玩,哪會像此時,明明被撩得著火了,還要假裝冷靜。

    「如果我不要,你想把我怎麼樣?」官晶浪不傻,自然看出邵晉雷的壓抑,但她更清楚,邵晉雷肯定不敢動她,所以她才會這麼肆無忌憚地挑釁他。

    邵晉雷見官晶浪笑眼帶著挑情意味,一副認定他不敢對她怎麼樣的放肆,男人這種生物最經不起被人激,更別說在征服女人這一點上,男人肯定都想要當主宰者。

    不過一瞬間,官晶浪本是摟住邵晉雷脖子,就一眨眼的功夫,當她反應過來時,人已經被壓在邵晉雷身下。

    男人強壯高大的身軀壓得她有些喘不過氣,忍不住張口喊︰「邵晉雷,你起來!」官晶浪生氣的拍打他的肩膀跟胸膛。

    「為什麼要放開,妳不是想玩火嗎?」邵晉雷被她惹得欲火上身,連同理智都被拋開,一向冷靜自持的他竟有些惱火的質問她。

    「我才沒有!」

    「沒有嗎?」邵晉雷再壓低身子,與她的身子貼合得沒有一絲空隙,男生有力的身軀跟女生柔軟的曲線糾纏,兩人的臉只有幾公分的距離,呼吸間都是彼此的氣息。

    官晶浪沒跟男生有過如此近的接觸,就算平時跟邵晉雷有過肢體接觸,也不過是一瞬間的踫觸,從沒有越過彼此心中那條線,所以這是第一次她發現男生跟女生在體力跟體型上的明顯差異。

    當鼻息間全是邵晉雷的氣息,屬于男生獨特的陌生味道教她有些心顫,還有熱得發燙的強壯身軀也教她不知所措,哪里還有剛才的從容,緊張不安的神色在臉上顯露。

    那股屬于官晶浪獨有的香氣,再一次環繞鼻息,當邵晉雷睜開閉上的雙眼時,瞇眼看著官晶浪竟雙手撐在他頭的兩側,下巴輕抬,一副傲嬌的姿態,他剛想開口。

    只見她漂亮的臉蛋逼近,在他反應過來前,他的唇被她吻上,柔軟的觸感教他一時心猿意馬,雙拳握緊,下一秒馬上轉開頭去。

    「官晶浪!」這女人是不怕死了,敢在火上添油,存心要他失控。

    「這是我的初吻。」官晶浪又往前傾身,笑得好不得意,漂亮的臉蛋近在眼前,晶亮的眼楮里反射出他的倒影,「你要對我負責。」

    「官晶浪,不要再鬧了。」

    「我才沒有鬧,你親了我,你要對我負責。」官晶浪傾身與他對視。

    邵晉雷重重的吁了一口氣,雙手落在身側,雙眼轉而盯著天花板,「那我要對妳負什麼責任?」明明是他被她強吻了,怎麼反過來說是他親她了,可是心里的話他沒有開口,只怕他說了,官晶浪也全當耳邊風。

    一听他的問話,官晶浪笑得眼楮都彎了,漂亮的臉蛋教人移不開眼,她說︰「從今天開始,你要當我的男朋友。」

    男朋友三個字讓邵晉雷全身僵住,以為自己听錯了,忍不住翻個白眼,「妳不要開玩笑了。」

    「邵晉雷,你是不是不想負責?還是你心里喜歡的是那個學姐?」

    「哪個學姐?」

    「你昨天約會的那個!」

    邵晉雷深吸一口氣, 「她是對我有好感,但我對她沒感覺。」應該說,他跟女生是可以玩,但沒打算跟任何女人交往。

    「那我們交往吧,你吻了我,你要負責。」官晶浪又笑了,眼里的得意跟嬌氣,看得邵晉雷一時忘了反駁,待他回過神時,一切都來不及了。

    就因為那句要他負責,半年來,邵晉雷已經背著官家人幫官晶浪解決不少麻煩,還常為了她瞞著官家父母,身為男朋友,邵晉雷一直自比是上了賊船了。

    不但連外頭的女生都不能踫,也不能踫自己的女朋友,多踫一下,他怕引來的後果不是他能想象的。

    兩人的交往,一直都沒有對外公開,一半是官晶浪怕公開了被她媽給打死,一半是邵晉雷覺得不能公開。

    這半年來,兩年的關系在外人眼中實屬曖昧,但更多的朋友以為,兩人小是青梅竹馬,交情非比尋常,就算看到兩人之間互動比平常人還多了一股親昵也沒有太多著墨。

    官晶浪的挑釁意味不輕,邵晉雷連連幾個深呼吸,想要壓下被挑起的熱火,可惜,他的無聲拒絕卻沒有被她听進耳里,不但傾身,小臉還故意與他貼近,嬌笑的在他的薄唇上啄了一口。

    「你為什麼不吻我?」官晶浪啄了一口後,得意的與他目光對視。

    「妳不準再玩火了。」

    「那你親我一下。」她在他耳邊撒嬌地說。

    「剛才已經親過了。」邵晉雷吁了一口氣,看著她稚氣的漂亮臉蛋說。

    「不是我親你,是你親我。」

    在她還來不及開口,上半身被摟住,而後她還沒停下來的驚呼聲被堵住。急切又激烈的吻將她的唇瓣封住,這個吻一點都不溫柔,還帶著一絲的粗暴,但邵晉雷似乎不在意,他只想狠狠地吻她。

    官晶浪是想要他吻她,但她卻被這帶著侵略的吻給嚇壞了,一時間不懂深吻的她知該如何反應,而後柔軟的唇瓣被啃得發疼,她這才伸手想要推邵晉雷。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