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石秀 > 睡妻條件 > 第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睡妻條件 第一章

作者︰石秀

    【第一章】

    林氏服飾公司股價大跌,股票市場撫鴻遍野,林父在辦公室里接完一通貨款的電話,一氣之下心髒病發,秘書忙叫來林初靜,一同將他送往醫院。

    「爸爸,你要挺住,不要有事!」林初靜看著吃了速效救心丸,臉色蒼白忍著疼痛的爸爸,滿心焦慮,急著眼淚都掉下來了。

    「爸爸沒事……別擔心……」林父很辛苦,但還是安慰著女兒。他很不甘心,林氏服飾公司是他一手創辦,這麼多年都穩穩當當的,他還想著等自己退休後把它好好地交給女兒,沒想到……

    「初靜,爸爸的公司,一定不能有事……」

    林初靜握住鋼爸的手,「爸爸你放心,我會守好它,不會讓它有事的。」

    護理人員把林父推進手術室,門關上,燈亮起。

    林初靜在手術室外踱來踱去,雙手十指並攏,焦慮不安,手指關節泛白。現在爸爸的情況這樣,公司又內憂外患,她真的很怕。

    電梯門打開,一個身影跌跌撞撞走了出來,林母看到女兒,差點站不穩,林初靜忙扶住媽媽。

    「媽,不要慌,爸爸在動手術。」她安慰媽媽。

    「初靜,妳爸爸……他會不會有事?」林母看著女兒,哽咽著聲音問道。

    「沒事,媽,妳來坐一下,等一下手術完看醫生怎麼說,我們還要照顧爸爸,千萬不能倒下了。」林初靜把媽媽扶到手術室外的長椅坐下,不停地安慰媽媽。她知道,媽媽一直人生平順從來沒有過大風浪,性格柔弱,遇事就怕,就亂,只是軟弱地哭。這個時候,她知道自己是爸媽唯一的依靠,她不能倒下。

    「都是我不好,我應該勸他不要太操勞,公司現在很不好,之前我就說讓妳回來幫忙,可是妳爸爸不同意,硬要撐著,如果不是醫生再三囑咐說他這樣下去身體會垮掉,他都不肯叫妳回來,都怪我說他幾句,什麼都听他的,不自己拿一次主意……」想到老公的身體,林母很自責,不停地埋怨自己。

    「媽,我現在不是回來了嗎,爸爸好好休息一段時間,我會打理好公司。」林初靜用紙巾幫媽媽擦眼淚,安慰著。想起來那場飯局那些老板的態度,她真的很憂心,從來都是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想到祈向城提的條件,她苦澀一笑。

    林母突然想起什麼,一把握住女兒的手,「初靜,妳一個女孩子家,我不放心!妳去找阿哲,妳和他都訂婚了的,他總會幫我們……」

    林初靜想起宋哲,她的未婚夫,其實她跟宋哲之間只是半年前按爸媽之命訂婚了,兩人並沒有多深厚的感情基礎。不過宋哲一表人才,又是爸爸朋友的兒子,兩家才撮合他們的婚姻。

    她沒有戀愛經驗,其實不懂愛情是怎樣一種感覺,只是覺得那男人合眼緣,有份不錯的工作,就點頭答應了,畢竟爸媽高興。

    她跟宋哲的婚禮,兩家安排在年底,可是眼下家里頻出狀況,這婚禮恐怕要泡湯了。

    「好,等爸爸手術完,我去找他問問看。」林初靜听媽媽的,很快應允了。

    時間一秒一秒地流逝,一個小時後,手術室的燈滅了,林父被推了出來。

    「醫生,我爸爸情況怎樣?」林初靜上前,一臉緊張地問道。

    「病人度過了危險期,只是身體狀況很不好,需要住院觀察,千萬不能再受刺激了。」醫生說完,擦一把額上的汗。

    「謝謝你,醫生!」林初靜看著臉色蒼白的爸爸,稍稍放下心來,只是接下來,她不敢想象公司的情況。

    林父被推進了病房,林母看著他,林初靜看爸爸麻醉未過在休息,她叮囑媽媽照顧,匆匆離開病房。

    公司外面有人欠薪在鬧,布料供貨商又來催拖欠的貨款,她的手機快要響爆炸了,是她調了靜音,才沒讓媽媽知道。

    如今,她已經不再是那個爸爸寵著護著,做什麼事都有爸爸替她撐腰的小公主了,上天像是給她出了一道大難題,不管她想走向哪個出口,都會被卡住,走不通。

    匆匆趕回公司,林初靜先安撫討薪的員工,承諾大家會盡快發薪,然後和布料供貨商談。

    因為拖欠布料供貨商的不是小數目,而公司的貨因為競爭對手惡意打的價格戰,價錢壓太低,已經虧損太多,資金不能回籠,所以成了最棘手的問題。

    從早上一直忙到下午兩點鐘,林初靜還沒吃午飯,饑腸轆轆,好不容易說服供貨商給她寬限三天的時間籌錢,她餓得快要癱倒。

    辦公室門口傳來敲門的聲響,林初靜條件反射般身體緊繃,精神緊張,幸好,進來的是她的助理。

    「總經理,我買來了午餐,妳快來吃點吧。」助理把買來的盒飯送到了林初靜面前的茶幾上,並幫她打開。

    「謝謝,妳真的是我的救星,我快餓死了!」林初靜有氣無力地從沙發上坐起,抓起筷子,這頓飯,她吃得很香。

    飯後,她拿起手機看了看,宋哲還是沒給她回電話,她又一直打不通他的,可是她真的很需要他的安慰,哪怕是一點點鼓勵,也讓她心里好過些。

    她站起來拎起包,對助理道︰「妳留在這里,有什麼事情馬上通知我,我要出去一趟。」

    助理表示知道了。

    離開公司,林初靜驅車開往宋哲的公司,她很想知道宋哲為什麼一直沒有接她電話。雖然這半年的時間,他們分隔兩地,但經常有視訊聊天,她覺得宋哲還是很喜歡她的,所以就算在國外有不少追求者,都被她婉拒了,她覺得對另一半忠誠是非常重要的。

    車子停好,她一身干練的職業套裝走進宋氏集團大廳,正想直接上樓去找宋哲,卻被一把熟悉的聲音喊住。

    「初靜,妳來有事嗎?」

    林初靜回過頭,眼中溢出驚喜的神采,「晶晶,好巧!」

    黎晶晶臉上沒有和她一樣的驚喜,只是不失禮貌地走到她面前,「初靜,妳……妳什麼時候回來的?」

    林初靜看著眼前的閨蜜,看到她狀態很好,似乎已經從半年前的失戀里走出來了,很為她高興。

    「我回來了,不歡迎嗎?對了,在阿哲這里工作還習慣?我沒介紹錯吧?」林初靜笑得眼楮瞇成一條縫。

    半年前,林初靜回來訂婚,可是黎晶晶那時候卻失戀又失業,整個人很不好,林初靜很擔心這個閨蜜,經常陪她談心,開導她,又在未婚夫的公司給她謀了一個好職位,讓她一點點走出來。

    黎晶晶看一下四周來來往往的人,拉著林初靜到了樓梯間。

    「晶晶,妳帶我來這干嘛?我有點事,要找阿哲。」林初靜對黎晶晶的舉動有些疑惑。

    「初靜,我求妳,不要找宋哲好不好?你們解除婚約,把他讓給我好不好?」黎晶晶哀求道。

    林初靜腦子里轟地一下,一臉錯愕地看著黎晶晶,她的好閨蜜,驚訝了半晌,她才喃喃開口,「晶晶,妳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愛上他了,一開始,他總說幫妳照顧我,很關照我,可是慢慢地,我發現我喜歡上他了,我們甚至……初靜,妳人漂亮,心地好,追求妳的人很多,可是我不同,那次我們喝醉酒發生關系後,阿哲跟我說,他會跟妳解除婚約……」黎晶晶很為難的樣子。

    林初靜感覺全身血液沸騰,一股惡心的感覺襲來,她轉身就要走,可是黎晶晶拉住了她。

    「拉著我做什麼?我要找他問清楚!」林初靜很憤怒,她無法忍受背叛,不管是什麼樣的情況下,都不可以!

    「他很忙,而且那件事之後,他一直對妳有愧疚,不知道該怎麼把解除婚約的事情和妳說,所以求妳了初靜,妳成全我們好不好?」黎晶晶低聲哀求著,卻不忘把最現實的問題拿出來說。

    「解除婚約?」林初靜看著黎晶晶那副絲毫不愧疚的樣子,冷冷一笑,原來多年的閨蜜,她掏心掏肺用真心對待的閨蜜,就是這樣回報她的。

    甩開黎晶晶拉著她的手正要走,可是黎晶晶卻換了一副嘴臉,「妳別找他,我可能懷上他的孩子了!」

    林初靜听到黎晶晶的話,臉色霎時白了,多年的好閨蜜,果然拿捏很準她的命門,她最無法忍受的,偏偏他們都做了!

    也不怪宋哲遲遲不接她的電話,原來她成了徹頭徹尾的傻瓜,把自己的閨蜜往自己的未婚夫懷里送!

    失魂落魄地離開宋氏集團,她開著自己的車在馬路上亂轉,淚流滿面,她不知道該如何把這些跟家人說,他們一定會很傷心的!

    也不知道轉了多久,夜幕降臨,萬家燈火,她一向平順的人生,此時此刻糟透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