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寄秋 > 姑娘出手富滿門 > 第二章 鄰居哥哥欺負人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姑娘出手富滿門 第二章 鄰居哥哥欺負人

作者︰寄秋

    「二哥,你快一點,拖拖拉拉的干什麼,四肢不勤老得快,你再慢下去都能跟老牛結拜了……」

    猴兒似的孟淼淼一下子竄到最前頭,穿著舊衣衫和哥哥穿不下的舊褲子,一束頭發綁在腦後,一副野小子的打扮,背後背著比哥哥的籮筐小一半的小籮筐,嘻嘻哈哈的雙手插腰,腳踏大石頭高聲叫嚷。

    尾隨在後的孟明鑫背著半筐的野生栗子,還有二十多顆有點酸的金黃橘子,上頭再搭上幾把野菜。他的籮筐已快滿了,再裝也裝不了多少,只能用手拿著。

    反觀小人得志的妹妹,她的籮筐里就一把野莓,連片菜葉子也沒有,難怪她身輕如燕,手腳利落,一爬就爬到十人合抱的大石頭上。

    「妳給我小心點,別蹦蹦跳跳,留心點腳下,妳要是硌破一點皮,我回去會被爹打到吐血……」這丫頭膽子越來越大了,一鑽進山里就像回家似的,毫不矜持。

    「二哥,你別叨念了成不?這條山路我來來回回走了好幾百回了,哪里長蘑菇,哪里有兔子洞我都一清二楚,絕對出不了錯。」她說著原地跳了三下,表示此山任她踩,她蒙著眼走路也不會走岔,熟得跟自家菜園沒兩樣。

    「難不成妳還想打只野雞回去加菜?」孟明鑫揶揄妹妹的淘氣,她什麼都敢玩,人家是上樹掏鳥蛋,她是煙燻蜜蜂,再摘下比她重的蜂巢;下溪摸蝦她嫌小,捉來約莫手臂粗的鱸鰻,差點被魚給咬掉小指頭……

    總之,他有個令人頭痛不已的妹妹,古靈精怪又活潑好動,他常說她是個假小子,野起來比誰都瘋。

    她認真的思考了一下,搖頭晃腦,「一只不夠吃,最少要兩只野雞,你忘了大哥、三哥要回來嗎?」

    「呿!誰記得他們,少吃一口、兩口餓不瘦,讓娘蒸兩個窩窩頭就夠了。」省下來給妹妹買新裙子。

    孟明鑫無時無刻不惦記著妹妹,想把最好的都給她,妹妹是世上最可愛又最可恨的寶物。

    「二哥,你變壞了。」她咯咯笑著往草叢奔去,先用手中的竹枝拍打草葉,再把雜草撥開,里面藏了七、八顆野鴨蛋。

    所謂的山其實並不高,也就兩、三百丈的高度而已,因為腹地甚廣,野草豐美,因此有很多的野兔、山雞和一些獐子、麃子、田鼠和蛇類,至于什麼老虎、熊瞎子一頭也沒有,要到更遠的深山才能見到。

    所以出入的村民並無被野獸撕咬的危險,最多因天雨路滑,或是自個兒不留神腳一滑,跌個四腳朝天,十余年來尚未听聞有人死在山里,孟家人才允許金疙瘩似的小女兒上山玩耍,摘摘野菜野果當野趣。

    「哪里壞了,普天之下找不出比妳二哥更老實的莊稼人,瞧瞧我這一身結實的肉,鋤土耕地兩不誤,年年都是豐收年。」孟明鑫拍拍胸膛,少年的身體已有男子的雛形。

    「二哥,你為什麼喜歡種田?」她順手把拾來的鴨蛋往他筐里堆,底下墊著野菜不怕磕破。

    他想了一下,摸摸妹妹的頭,「那一年我們剛和大伯、二伯、三伯他們分家,因為要治妳的病,家里銀錢不多,田地又只剩三畝,繳了稅根本不夠六口吃用……」

    那時餓著肚子的他便發下宏願,要種出好多好多吃不完的糧食,喂飽他的家人,讓大家不用挨餓,三弟可以盡情吃冒尖的白米飯,妹妹不必再吃向人借來的碎米粥。

    種田好,有糧食吃,肚兒飽飽精神好。

    不過要不是妹妹福澤深厚,隨便一踩踩到包金的石頭,他們可能還得飽一頓、餓一頓的忍受饑寒,哪來今日的好日子,更別提有幾十畝的水田。

    為了讓妹妹吃好、穿好,天天有肉吃,他要更加努力,種出妹妹口中畝產九百斤、一千斤的田地,還要改良稻種,種什麼雜交水稻,使一年一獲的稻米能一年收成兩次,好買下更多的田地再種糧。

    民以食為天,百姓吃飽了就不會造反,國泰民安。

    「二哥,你們辛苦了。」都是因為她拖累了大家。

    她穿來時年歲實在太小,想幫忙改善家計也有心無力,那時的她連張凳子都搬不動,只能看著漏水的屋頂興嘆,這家人真窮呀,住的地方還沒她以前的浴室大。

    她前世的爸媽在她很小的時候就離婚了,因此她是祖父一手帶大的。祖父借著家族留下的大筆錢財開了間私立圖書館,任職館長,每年都會在她戶頭存入一百萬當她一年的零用金,所以她打小生活富裕。

    她很喜歡圖書館,一放學就往圖書館里跑,念大學時選的也是圖書館管理系,一畢業就進入圖書館工作,從基層做起,一直做到主管階級,祖父打算把他的館長之位交給她,他要退休了。

    誰知一場七級地震毀了一切,當時她正在圖書館內安放新添購的書籍,地震來時一陣天搖地動,站在梯子上的她被震倒在地,成千上萬的書由上往下砸在她身上,她活生生的被埋在書堆里,最後壓下來的書架斷了她所有生機,呼吸一滯便眼前一片黑。

    她醒來時以為獲救了,下一刻便有一口很苦的湯藥往她嘴里放,苦得哇哇大叫的她這時才發現自己變小了,滿身一粒粒的小水痘,一個「娘」為她上藥,輕聲的哄她睡覺。

    「不辛苦,做自己喜歡的事怎會辛苦?大哥想出人頭地便去念書,通過科舉找到立身之地;三弟一心保家衛國,習武是很好的出路。我們找著自己想走的路便是一件好事,哪敢言苦。」他是最沒出息的一個,只想守住自己的小家。

    「那我該做什麼呢?」人人都有遠大的志向,就她混吃等死,實在太丟臉了。

    看妹妹一臉苦惱的樣子,孟明鑫大笑著捉弄妹妹,以指彈她鼻頭,「妳當一頭豬被我們養著就好。」

    她不滿的一哼,推開他的手,「壞哥哥,你才是豬,腦滿腸肥的祭天豬,我要吃你的肉,啃你的骨頭,鹵你的豬耳朵,然後……啊!有兔子,好肥的一只,快捉住牠,不要被牠跑掉了……」

    「淼淼,小心,後面是陡坡,沒有路……」眼看著妹妹一溜煙的往前沖,孟明鑫驚得臉色大變。

    常走山路鍛煉出反應靈敏的好身手,一把逮住肥兔子的孟淼淼正想得意地回頭炫耀,哪曉得腳下踩的泥土非常松軟,她才一動腳下就空了,整個人跟著松垮的泥土往下掉。

    她想死定了,這下不死也半殘,爹娘又要為她傷神了。

    驀地,下墜的身子忽然停住,不知哪兒伸出來的手倏地捉住細腕,手上微疼,她忙往上瞧。

    「咦?長歡哥哥!」

    她家隔壁的鄰居,六年前搬來的。

    「把妳手上的兔子丟掉。」她是有多想吃牠,危急時仍死不放手,緊緊捉著。

    「什麼兔子……啊!牠還在。」她手一提,十分驚喜自己的手里還捉著兔子。

    「放開。」面色冷峻的少年俊雅清逸,瞳眸深邃且有神,透著一股清冽和冷意。

    「放……放了牠嗎?長歡哥哥,我很瘦很瘦的,輕如羽毛,你一使勁就拉上了。」她吸了口氣癟頰,意思是她變瘦了,沒多少重量。

    「妳想死還是想要兔子?」他故意松了松手,讓她向下滑了一寸。

    她搖著頭,「不要用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的話騙我,三歲孩童也不相信,有銀子什麼東西都買得到,你快拉我上去。」

    「丟掉兔子。」他很堅持。

    「長歡哥哥,你看這只兔子多肥,能炒一大盤紅燒兔肉,我給你留最有肉的後腿,咱們不吃獨食。」她拎得手有點沉了,再不上去真要縱兔歸林了。

    「我不吃兔肉。」她還真是不死心。

    「騙人,你上回明明跟我搶肉吃,搶得我都想用盤子往你的腦門砸。」他很過分,專夾她看上的大塊肉。

    「妳想用盤子砸我?」原來是頭白眼狼。

    瞧他似乎想松乎,求生意志強烈的孟淼淼趕緊捉住他的手。「沒有,沒有,我說笑的,長歡哥哥長得這麼好看,世間絕無僅有的美少年,我哪敢狠心下毒手。」

    趴在斜坡上往下瞧的莫長歡嘴角微勾,沒人瞧見他眼底一閃而過的笑意。「妳到底要不要放掉手里的兔子?妳越來越沉了,我快捉不住妳了。」

    「不放,你每次都騙我,上回你說瞧見長了雙翼的飛天牛,結果害我跌到水池里,又說有幼虎崽在山邊轉,害我跑去瞧的時候被山豬追得滿山跑……」她一口氣舉出此人不可盡信的十幾個實例,由不得狡辯。

    「原來你都這樣欺負我妹妹,難怪我叫她到你家借幾兩鹽她都不肯。」真相在此,水落石出。

    莫長歡腿上一疼,他回頭瞪向咬了他一口的孟家老二。「她運氣差也能怪別人嗎?」

    他趴著,左腿由老管家莫福抱住,右腳剛被孟明鑫拉住,一人抓一腳防止他救人不成反陷險境,一起下滑。

    「先把我妹妹拉上來再說,她在下面一定很害怕。」孟明鑫重重捏他腳踝,警告他再不照做就掰彎腳脖子,讓他無法行走,當跛子。

    「對呀!對呀!長歡哥哥你是好人,天上地下第一好,你好人好上天,幫人幫到底,我這般吊著很難受。」腳不踩地的感覺很空虛,好像自己快掉下去了。

    「沒力氣了。」他貓逗耗子似的靜止不動。

    「莫長歡……」孟明鑫怒視。

    「你再不拉我上去我要開始哭了,你確定要我使出殺手 ?」她作勢要放聲大哭。

    「等等,不許哭。」他頭皮一麻。

    「我偏要,誰叫你見死不救,哇嗚—— 長歡哥哥欺負人,嗚—— 嗚—— 哇—— 哇—— 莫爺爺,快來打死這個不肖子孫……嗚哇……他仗勢欺人,強男霸女,見到老婆婆踢翻人家的菜擔子,見到黃狗灑尿也跟著尿,還偷大嬸婆的肚兜……」說得像個窮凶惡極的紈褲子弟。

    「夠了,別再說了,我拉妳上來。」敗給她了,這丫頭的不要臉太叫人發指了,什麼話都敢往外倒。

    怕了吧!他還沒完全領教她的三寸不爛之舌,「好人有好報,長歡哥哥一定長命百歲,子孫滿堂。」

    「妳確定這不是諷語?」他手臂用力一扯,聒噪的小身影連人帶兔往上高了幾寸,他再往後挪了幾步,嚇白的小臉近在眼前,再一拉,半個身子上坡了,驚魂未定的大喘氣。

    「淼淼—— 」孟明鑫手一松放開莫長歡的腳,飛快的拉住妹妹往後扯,半抱半挾的遠離危險區。

    「忘恩負義,過河拆橋。」也不想想他還在陡坡邊上,順手拉他一把會少掉一塊肉嗎?

    「是你先不仁不義,明明我妹妹吊在那里嚇得臉都白了,你一使勁便能拉起來,可是你故意嚇她,存心讓她夜里作惡夢,功過相抵,打平。」誰也不欠誰,相互抵消。

    「嘖!你們一家都姓賴,無賴的賴賬,救命之恩即使不做牛做馬以身相許,至少也要泉涌以報,沒有我急伸援手,她能毫發無傷的和你站在一起嗎?」末了他又嫌棄的一瞟,「還有那只蠢兔子。」

    「啊!晚上加菜。」孟淼淼提起被晃昏的兔子,喜孜孜的想著一會兒有兔肉吃了。

    「嗯,我會過去吃飯。」吃垮她。

    聞言,她愕然,「你要過來?」

    莫家的主子就兩個,一個是平時愛與村民閑聊,為人風趣的莫爺爺,他的全名為何沒人知曉,只知年歲已高,他要別人喊他一聲老莫,或是小共口中的莫爺爺。另一個便是眸色如墨,神色如冰雪般的莫長歡。

    他們還有個老管家叫莫福,一位富態的廚娘富大娘,平時由富大娘到村里買菜,或是莫福使人送魚肉來,兩位主子不管事,由著下人們侍候。

    祖孫倆的宅子與孟家就隔了一道牆,听說是座三進院的房舍,沒人被邀請進入過,只能道听涂說。

    傳聞很多,越傳越邪乎,連狐狸化身都有了,但是沒人敢上前問個明白,怕被狐妖一口吃了。

    「怎麼,說話不算話,出爾反爾,妳不是允諾要給我一只兔腿?」小氣神附身,摳門。

    「可你說不吃兔肉呀!」她睜著大大的杏眸,想著如何打發老和她搶肉吃的鄰里。

    孟家大概是東山村唯一和莫家祖孫走得近的,不知為什麼,這一老一少總往孟家串門子,順便送上一塊肉、一壇酒蹭飯吃,兩家人莫名其妙越走越近。

    「人的口味是會變的,我不吃紅燒兔肉,但吃麻辣燒兔,多放點麻椒,整只燒勻,用手撕扯才夠味。」莫長歡很高,比孟家兄妹高出許多,他朝下睥睨,臉上挑釁的神情讓人想往他身上打噴涕。

    孟淼淼回以天真無邪的神色,「長歡哥哥真挑嘴,我娘只會做紅燒兔肉,沒做過麻辣燒兔。」

    到人家家里做客就規矩些,別讓人看出教養不好。

    「那妳做。」看他有多挑。

    她把雙眼睜得又大又圓,「你敢吃?」

    「妳不會做菜?」只要吃不死人,他都敢咽下肚。

    她忽地嫣然一笑,「我娘從不讓我下廚,她怕我燙著手,你看我這雙縴縴玉手比雪還白嫩。」

    「妹妹。」孟明鑫面色不善的瞪向盯著妹妹小手直看的莫長歡,將她往身後一拉。

    「姑娘家不會做飯,以後找不到婆家。」她的手真的很細、很白,一點也不像做粗活的鄉下人。

    事實上孟淼淼做過最重的活是端盤子吧!她娘連小衣都不讓她洗,一家人嬌慣著唯一的女兒,他們只想寵著她,沒人舍得讓她做家事、干農活,寧可自己帶干糧去吃,也不讓她日正當中送食物,曬黑了他們更心疼,說是集三千寵愛于一身也不為過。

    孟淼淼十指不沾陽春水,七歲那年學針線手指扎出血珠子後,家人嚴禁她再踫針尖物,使得她無聊得只能看書、每日練字打發時間。

    不過也因為她常習字,寫得還不錯,隔壁的莫爺爺給了一句評語—— 有大家風範。

    「你管太多了吧!我妹妹要不要嫁人是我孟家的事,你姓莫,沒事一邊涼快去。」這家伙腦子有問題呀!對著人家的閨女說出莫名其妙的話。

    孟明鑫不喜歡別人靠近妹妹,大哥出門前有交代,凡是男的一律殺殺殺……斬草先除「根」,誰都休想跨過三步的距離。

    「妳還是學好廚藝,日後起碼給妳夫婿下碗面。」熱呼呼的湯面暖胃也暖心。

    孟淼淼正想回一句「懶得理你」,她哥哥的手已伸了過來,一把拉住她,「回家,娘還在家里等我們。」

    「嗯!回家。」她還有家可回。

    兄妹倆一前一後順著平緩的山路往下走,兩人都沒回頭看,不然他們會看見堂堂太傅嘲笑自家孫子的嘴臉。

    「到底是把你養壞了,養出個不中用的小缸毛。」猴子都比他長進,摘花送果子,梳毛捉虱子。

    發色半白的老人以驅蛇棍往滿臉陰色的長孫身上虛揮兩下,棍不落身,卻是恨鐵不成鋼,沒調教出一流的采花高手。

    「祖父,京城那邊催得緊嗎?」六年了,坐在高位上的那個人也急了,不可能任他們逍遙太久。

    「催得緊又如何?我白發人都不急,你毛頭小子急什麼,趕著回去送死。」他好不容易帶出個子嗣,哪能讓他再往虎穴里沖,伴君如伴虎,都是個「險」字,虎口中求生存。

    「倒是你真認定她了嗎?一個鄉下出身的教書先生之女,你爹娘那關過不了。」而且才十二歲,太小了。

    十六歲的莫長歡若長在京城,只怕已是孩子的爹了,即使正室未入門,也小妾、通房一堆。

    目光堅定的布衣少年抿著唇,「祖父不覺得她是個有趣的人嗎?看似性情溫和,卻是一把鋒利的尖刃,只要她想,足以讓平靜的水沸騰,翻覆所有人的自以為是。」

    一生放縱的莫放野捻著胡子低笑,「你這眼光呀!說是挑剔還是不挑呢?總能在礫石中找出璞玉。」

    山野中,一聲輕輕的感慨,被風吹散了。

    當了六年的鄰居,情誼不能說不深厚。當初莫長歡祖孫來到東山村定居時,莫放野頭發尚未泛白,莫長歡也就比拴馬柱高不了多少,輕車簡出,三、五個服侍的奴僕,看來較一般人富貴而已。

    在他們來之前,隔壁的孟家剛新屋落成不到一年,兩人在村子里走動三天,最後才選定與夫子家為鄰。

    磚瓦、梁柱運來得極快,好幾班泥瓦匠同時開工,像是限時完工一般,佔了少弄一堵牆的便利,紅瓦白牆的三進宅子在短短一個月內蓋好,連屋內的新漆都散了味道,搬進簡約的家具後便可入住了。

    這段期間他們便借住在孟家的磚屋里,由于莫放野的學識豐富,令孟家人十分欣喜,樂于與之往來,孟二元更是不時的討教學問,差一輩的兩人倒是和睦得像一家人。

    但是孟二元自知資質有限,沒有考舉人的奢望,便將希望寄托在長子身上,由莫放野教導了一陣子,不求光耀門楣,只求習得為人處事的道理,學得一手好文章錦上添花。

    所以說孟家長子孟明森是老太傅莫放野一手教出來的,由帝師親手教育的學生能差到哪里去?他如今已是本縣最年輕的秀才。

    不過莫放野還是不太滿意,覺得太慢了,他教出來的孩子怎麼會不是奇才呢!若換成孟家那個小女兒,只怕十歲不到已是案首,再努力三年定是解元公,不到十七榜上有名,名列前三。

    這才是他想要的學生,當夫子的多風光呀!他想想都美得胡子直顫,又是朝廷一棟梁。

    可惜是個女兒身,埋沒了一身光華,倒叫明珠蒙塵,美玉未琢,平白的浪費才能。

    若是由他引薦,日後位居三公不是難事,偏偏豬不肥肥到狗肚子了,讓人徒增感嘆。

    「啊!我的兔肉……」為什麼家里有強盜,專門搶掠她下箸的每一道菜肉!

    很簡單的土豆炖肉、熗炒扁豆、涼拌苦菜、一盤清蒸魚和黃瓜炒雞蛋,最後是灑上黃酒的生炒兔肉,酒香拌著肉香,未食已先口水直溢了,幾個孩子盯著那盤肉不放,看得下廚的秋玉容好笑不已。

    果不其然,盤子一上桌便是好幾雙筷子直搶,比的是誰眼捷手快,動作慢的只能含淚嚼辣椒片了。

    「好吃。」搶來的食物辣得夠味,有嚼勁。

    沒吃到兔肉的孟淼淼氣呼呼的扭頭,「你是生來的土匪頭子呀!專門打劫老弱殘病。」

    「妳是老弱殘病嗎?」十六歲少年挑眉。

    「我是弱女子。」她大言不慚。

    「看不出來。」看著弱不禁風,實則強悍如虎。

    如果是他剛進村的那一年,她的確柔弱得風一吹就倒,長年吃得不好導致身子單薄如紙,他看了都想在她腰上綁一條繩子,免得風一大整個人如紙鳶似的飛上天。

    可是在她家家境改善了之後,孟夫子開始授課,有了固定的束修,滋補的藥膳一盅又一盅,瘦小如猴的小娃兒居然有了令人咋舌的轉變,枯黃的細發變得烏黑如墨,黑得足以照人,瘦不見肉的雙頰漸漸長出瑩潤。

    短短的一、兩年間,昔日有點弱相的小姑娘多了紅潤血色,本來走三步就喘的情形不再發生,健步如飛的滿山跑,追鴨子、趕雞子,去河邊撈魚等頑皮事層出不窮。

    初到東山村的莫長歡有些適應不良,以往從早到晚排滿課業,如今忽然空下來,他很茫然,不知該做什麼,每天閑坐在屋里發呆,心想,回不去了嗎?這個村子靜得嚇人。

    一日夜里睡不著,他覺得悶,爬上屋頂吹風,雙手枕于腦後往後躺,學著書里寫的坐看牛郎織女星,賞星觀月。

    忽地,隔壁傳來一陣奇怪的聲響,他一時好奇,下了屋頂拿了梯子爬上牆頭,往牆的那一端看,透過打開的窗子,入目的是一截雪白蓮藕……

    呃,不是,是蓮藕般的小腿肚,倒著貼牆。

    又過了一會兒,孟家小女娃躺在床上,兩手扶腰,雙腳往上踩呀踩的,像在走路,又似踩著什麼,一下一下地踩得規律。

    接著她又做了好幾個古怪的動作,盤腿、下腰、雙腿往後折……最後把腿往頸後盤……

    莫長歡看得瞠目結舌,他將鄰居家的六歲小女童列為「觀察」對象,每日一得空便往牆頭鑽,看看她做了什麼,又想出什麼新花樣捉弄人,誰是下一個倒霉鬼。

    一日復一日,一年又一年,幾個春秋過去了,孩子自是有長大的一天,日積月累,看著看著生出興趣的小少年有了別樣情懷,他把人家的女兒當成自家的,想佔為己有。

    「那是你眼瞎了,只看見牛老二家的大蜜桃。」孟淼淼暗諷他眼楮長歪了,眼中只有波濤洶涌。

    「大蜜桃?」什麼意思。

    「牛月桃呀!你不覺得她胸脯很鼓嗎?而且她還在村頭放話,說她是你未過門的媳婦,讓其他女的離你遠一點。」沒修沒臊的牛月桃還說了一句羞人的話,叫他洗干淨等她。

    言下之意他是她的囊中物。

    牛月桃是牛老二唯一的孩子,他和老婆努力了多年才得她一個,因此將她寵上天,有求必應。

    以村里的女子而言,她算是長得不錯,有些微胖,眼楮偏狹長,扁鼻、潤嘴,膚色稍微黑了點。

    牛老二是趕車的,家里種了五畝田,生活上還過得去,家有盈余供得起女兒花枝招展的打扮,涂紅抹綠好不嚇人,半兩銀子一盒的胭脂水粉全被糟蹋了,抹出一張花臉。

    不知丑的她還自以為美如天仙,常常頂著慘白牆面向人炫耀,逢人便自夸生不逢時,投錯了胎,若能生在高門大戶,她好歹是一品皇妃的命,哪瞧得上在黃土上討生活的粗人。

    「噗!他和牛月桃……」嗯!嗯!絕配。

    正在喝湯的孟明鑫噗地一噴,忍著不笑出聲。

    而某人的臉黑了一半。

    「咳!咳!姑娘家說話要斟酌,不可隨意說出有損他人名節的話。」故作冷靜的孟二元口頭上數落了女兒兩句,實則忍俊不禁。

    牛月桃是眾所皆知的「桃花女」,見到誰家兒郎俊俏就想插花,要人家做上門女婿。前兩年孟明森也有這種困擾,被牛月桃追得無處可逃,恨嫁的她大喊「非君不嫁」,讓十分頭痛的孟二元趕緊把人往縣城送,離得遠了總不好再糾纏吧!他還真不想有這樣的媳婦。

    好在莫長歡越長越俊俏,的確是招蜂引蝶的面容,花兒開、蜂兒來,牛月桃終于「移情別戀」了,慶幸、慶幸。

    「喔!我祝你們百年好合、早生貴子。」這是好話了吧!孟淼淼眼底閃過一絲淘氣。

    莫長歡的臉全黑了,一箸子夾走她最愛吃的魚腹,「百年之後我再來找妳吃炒兔肉。」

    「那時你還咬得動嗎?」已是一堆白骨。

    「咬不動就咬妳。」她肯定在他身邊。

    聞言,她一瞪眼,「我不是兔子。」

    「一樣美味可口。」都是肉,他不介意。

    她紅唇一噘,氣得粉頰酡紅,「不給吃。」

    「偏要。」他要吃一輩子。

    「我敲碎你一口牙。」看你如何下口。

    「我煮成肉糜。」照吃不誤。

    「長歡哥哥,人肉不好吃。」她咬牙切齒。

    「妳吃過?」細皮嫩肉的,從哪里吃起好呢?

    「酸的。」她說得慎重。

    莫長歡又快她一步夾起她要的扁豆,看她一臉不甘的扁嘴,本來要放進碗里的扁豆轉了個彎落入她碗中,這才有個令人心花一開的笑臉,「多吃點才長得高,小豆芽。」

    「你一天不損我會嘴破呀!」好時如春風,惡似六月雪。

    「我是盼著妳好,不識好人心,瞧妳蔥、姜、蒜不吃,還特意挑出來,個頭不高事出有因。」他蔑視的看了看她尚未抽條的身形,早年的虧損導致她較常人發育得晚。

    孟淼淼同齡的玩伴中,有不少已來了癸水,甚至有年紀比她還小的,而她卻毫無動靜,身材也是眾人中最嬌小的。

    偏偏她幾個哥哥都長得很高大,連爹娘也是高-的,全家人就她一顆冬瓜,讓人很不是滋味。

    「莫爺爺,我要告狀。」人長得不高,有腦子就好。

    正在和孟二元行酒令的莫放野樂呵呵的轉頭,「告什麼狀呀,小淼兒。」

    讓孫子吃苦頭他向來樂此不疲,這熊孩子常氣得他跳腳,不讓他挨幾回悶棍不知姜是老的辣。

    淼兒就淼兒,為什麼要加個「小」字,她有那麼小嗎?真教人沮喪,「您孫子欺負人。」

    「喔?怎麼欺負人?」他好脾氣的配合。

    「嘴賤。」欠抽。

    「嘴賤?」嗯!是賤了點。

    「他說話傷人。」她受傷了,心靈。

    孟淼淼考慮要跳跳繩把身子拉長些,發育晚的身體老被人取笑,她也是一肚子不甘心。

    她穿越前身高有一米七五,是模特兒身段,偶而接幾個平面拍攝的工作,在業界小有名氣,集美貌與智慧于一身。

    可惜人美易遭妒,連老天爺都容不下,搞什麼穿越,讓她帶著前一世的記憶,附在手小腳短的三歲女童身上,有一段時日幾乎是以湯藥為飯,苦得舌頭都麻了。

    「他欺負誰了?」莫放野笑開懷。

    「我。」她指著自己的鼻頭。

    「那妳想要怎麼罰他?」他一副任憑處置的樣子,彷佛孫子不是自家子嗣,而是路邊撿來的假貨。

    「不準他吃飯……」餓他幾頓。

    「我吃飽了。」餓不著。

    莫長歡風卷殘雲的吃光了桌上的剩菜,還非常張狂的打了個飽嗝,重重地打臉,好像孟淼淼剛剛說的那句話是屁話,听過就算了,用不著當真。

    莫家祖孫在村子里算是很神秘的大宅主人,看來很隨意、好相處,可是嘴上功夫再厲害的婦人也問不出他們的來歷,家里有幾個人、做什麼生意的、以後有什麼打算等等,口風比死結還緊,完全撬不出話來。

    唯一能與之往來的大概只有孟家了。

    這一家人從來不問東問西,探人隱私,君子之交淡如水,以禮相待,你來我好酒好菜上桌,你不來我也不趨炎附勢,當一般鄰里有來有往。

    莫放野啜了口黃山汾酒,「妳看,沒得罰了,過兩天我叫人弄些野物來賠禮。」

    「蛇鼠一窩……」孟淼淼小聲嘀咕。

    「嗯?妳說什麼?」想吃蛇羹?

    明天多捉一些蛇來。

    她心口一跳,忙打馬虎眼,「沒說什麼,我是咕噥這天不知道能晴幾天,我們過兩天要打谷了。」

    秋雨煩人,一下雨便無法曬谷,打下來的糧食都發霉了,她想吃新打的白米飯,特香糯。

    說到秋收,莫放野轉頭看向孟家的一家之主,「孟夫子,你需要人手幫忙嗎?我那邊還有幾個手腳勤快的下人。」

    孟二元想了一下,「也好,就勞煩老爺子了,早點收割完早點收拾出土地,好給我家二兒挪出地,讓他試種二期稻。」

    「二期稻?」是一年種兩次稻嗎?那可是利民利國。

    「是我家淼姐兒說南方有些地方天兒熱,稻米早熟,能有二獲、三獲收成,老二听了心就熱了,您也曉得他喜歡弄稻種地,反正我們不缺口吃的,就讓他搗鼓看看。」

    最多一年無收,晚秋灑點麥種也有白面吃,苞谷磨成粉做成大餅,一樣餓不死人,孩子有想做的事就放手讓他們去做,為人父母者只希望兒女一生順暢、平平安安。

    「哎!你真疼孩子,民生大事也敢由著他們。」果然是個好爹爹呀!對孩子的疼愛形于外,不像他那孽子,對待親生兒子像撿來的,不假辭色,從沒一句好話。

    孟二元笑著給女兒剝花生吃,「他們也是吃過苦的,如今日子好過了,就想寵寵他們……」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