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綠光 > 宅斗不如安太座 > 第三章 鼎哥哥愛吃醋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宅斗不如安太座 第三章 鼎哥哥愛吃醋

作者︰綠光

    「嫂子,真的不等大哥嗎?」偏廳里,卓韻雅輕聲問。

    雷持音走向前,替她將發上的絲帶系得再端正些,漫不經心地道︰「妳大哥忙,咱們先走。」

    「妳跟大哥吵架了?」

    「我看起來是那般閑的人嗎?」雷持音沒好氣地笑問。

    「會不會是妳笑他笑得太過火了?」她記得前一陣子嫂子一直拿端玉閣的事嘲笑大哥,說大哥眼光短,她大哥是個愛面子的人,一旦嘲笑過頭,惱羞成怒也正常。

    雷持音笑意不減。「也許。」她想,有些事實在是沒必要讓小雅知道。

    她不想在小雅面前下她大哥的面子,也不想讓小雅知道她的大哥其實是個扶不起又妒心極重的阿斗。

    端玉閣的竄起她是和卓景麟笑鬧過一次,後來再提起他便翻臉了,那次他變得像是另一個人,陌生得教她不敢再多說。

    一個時辰前,她在書房外親耳听見公爹低斥他毫無建樹,比不上小雅,回房後,他氣得砸了一些玉器擺設,嘴里罵著將小雅貶低至極的話語。

    那是個度量狹小又善于隱藏黑暗面的男人,她知道就好,沒必要告訴小雅。

    「嫂子,給我大哥一點面子吧。」卓韻雅小聲勸著。

    男人啊,沒有一個能容忍面子一再被挑戰的。

    雷持音挑了挑眉,沒正面響應她,拉著她的手就往外走。

    徐家一年一期的商會向來是入夏時舉辦,適婚的姑娘都會盛裝出席,衣料都是較輕薄的紗,雖然無法一睹身材曲線,但絕對會教男子瞧直了眼。

    而眼前,別說男子瞧直了眼,就連卓韻雅的眼都快要瞪直了。

    「……真不敢相信,她一個姑娘竟穿成這樣。」雷持音在她耳邊低語,甚至還頗為嫌棄地移開目光,像是怕弄髒了眼。

    卓韻雅眨了眨眼,確定自己沒看錯後,垂眼瞧了瞧自己這身纏枝月季縐紗衣裙,覺得自己真的輸得慘慘,可也不能怪她,她真沒想到有人膽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穿蟬翼紗,站在穿堂里接待客人。

    大涼的民風向來開放,在穿著上更是鄰近幾個國家中最無禁忌的,可這穿堂處迎接的可不只有女眷還有男客,薛小七身穿蟬翼紗坦領襦衫裙……卓韻雅不禁想,她腦袋是壞了嗎?

    「她至少也該穿暗花紗,穿這樣……里頭的訶子都被人瞧得一清二楚了。」雷持音站在徐家大門外低聲罵著,要不是今日是陪小雅來,她都打算掉頭回家了,省得看一個未出閣的姑娘在這兒丟人現眼。

    卓韻雅撓了撓臉,轉移了話題。「不過既是徐家的商會,大薛氏怎會讓薛小七接待客人?」她一直以為大薛氏是打算要薛小七當她的媳婦的,可瞧她今日這打扮,代表大薛氏根本是看不上薛小七。

    「咱們這種聰明人怎會明白那蠢笨之人的心思。」雷持音皮笑肉不笑地道。

    卓韻雅被她逗笑,親熱地挽著她。「說不準她是打算去色誘鼎哥哥。」她們誰都知道薛小七對徐鼎是青睞有加。

    「唷,妳這說法是壓根不擔心未婚夫被人搶?」雷持音睨她一眼。

    「我要的男人,誰搶得走?」卓韻雅朝她笑得嫵媚,那張狂又艷麗的笑,讓從她身旁經過的男客不由駐足多看幾眼。

    雷持音一陣無言以對。

    真不知道小雅這自信到底是打哪來的,也不想想她和她的鼎哥哥已經一年沒有書信往來,更別提見面了,她怎能認為他還是她的男人?

    唉,她這一心一意的心思要是撲到她大哥身上,不知道有多好。

    「快走吧,這兒是男賓女眷都能走的,咱們先往花廳去,一會逮住時機,妳就去見妳的鼎哥哥吧。」明明是很想讓她和大哥湊成一對的,偏偏只要小雅一張口拜托,她還是點頭了。

    說白點,今兒個要不是為了小雅一解相思需要她掩護,她才不來呢。

    兩人又往前走了一小段路,薛嫻猶如當家主母般地迎向前來。

    「薛七姑娘,」雷持音收整心底的不屑,噙笑寒暄。「今兒個看起來可真是美得不可方物。」

    「可不是嗎?薛七姑娘一笑起來就是一整個風光明媚呀,教人都不敢往妳身邊站。」卓韻雅笑容可掬地將薛嫻給捧上了天,明著褒暗著貶。

    薛嫻笑瞇眼。「瞧妳們姑嫂說的,是要我把臉給藏到哪去,多羞人。」

    會覺得羞,就不會穿這樣吧。卓韻雅心里損著,面上笑意不減。「說的是實話,哪里需要覺得羞?」

    薛嫻表面謙虛,心里樂得很,可就算如此,也不會改變她今天的計劃。

    三人又不著邊際地聊上幾句,薛嫻便讓丫鬟領著兩人前往花廳。

    兩人一進花廳,霎時成了焦點,不少商家女眷都主動與她倆攀談,折騰了好一段時間,眼看著差不多要開席了,卓韻雅給了雷持音一個眼神,雷持音雖無奈卻還是照辦,誰要她就疼這小丫頭呢。

    「大伙瞧瞧,這紫靈玉可是咱們王朝最上等的紫玉了,還是皇上開了口,咱們才能留下一點毛料打磨。」雷持音取下發上的玉簪,頓時女眷們都圍了過來,想要瞧瞧難得一見的珍寶。

    卓韻雅見狀,留下丫鬟偷偷地跑到渡廊,熟門熟路地朝徐鼎的陶竹軒而去。

    古怪的是,陶竹軒外竟沒有隨從留值,踏進院門里頭也沒有半個人影,她不禁疑惑地挑起眉。

    有問題,陶竹軒不可能完全沒有人留守,而且能在陶竹軒里當差的都是鼎哥哥的心腹。

    她原本是打算先到這兒跟留守的人打聲招呼,順便請他們將鼎哥哥找來。

    她心生戒備地環顧四周,改朝園子的假山流水而去,就見跨橋上有抹人影,是她熟悉的身形穿著熟悉的玄色錦袍,她脫口喊道︰「鼎哥哥。」喊人的同時,她已經走上跨橋,可當她走近,見那人轉過身時,她不由頓住腳步。

    「小雅,咱們好久沒見了。」徐爵慵懶地倚在白玉橋欄上。

    「徐大哥怎麼會在這里?」對于徐爵她並不討厭,除了因為徐爵的身形面貌和徐鼎有幾分相似,更因為徐爵向來待她不錯,就跟自家大哥差不多,可是徐鼎是視他為敵的,所以她也自然而然地避開他。

    「嗯……自然是有一些原因。」徐爵輕吟著,目光穿過她落在院門外,轉了話題問︰「是說,不知道妳信不信我?」

    「信。」她不假思索地道。

    徐爵怔住,像是難以置信極了,一會才徐徐揚笑。「小雅,妳怎麼敢信我?」笑完又忍不住嘆氣。

    這麼好拐,真的教他為二弟擔心。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