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二嫁大吉 > 第六章 祝福你生辰快樂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二嫁大吉 第六章 祝福你生辰快樂

作者︰金萱

    隔日一早,伍青靈便和樓滄溟與王鐵柱三人一同駕著驢車,載著要送到鎮上館子的涼菜發到坪林鎮去。

    她先帶著王鐵柱往一家家的飯館與酒樓去送貨,同時向飯館與酒樓的人介紹王鐵柱並解釋她爹為何不能來,得暫時換人來送貨的原因。

    王鐵柱因為工程隊偶爾也會接鎮上的工程工作,對坪林鎮很熟,因而伍青靈帶著他走上一遍就已經完全記下要送貨的店家,一點問題

    都沒有,讓伍青靈不得不再次感嘆不能請王大哥幫他們送貨真是太可惜了。

    忙完了鎮上的事情後,伍青靈和樓滄溟一同坐上了前往池柳縣城的馬車,王鐵柱自行駕驢車回村上了。因為馬車上有其他乘客在,兩

    個人也沒機會說話,便一路沉默到目的地。

    下車後,樓滄溟見她臉色蒼白,有些擔心的柔聲問道︰「還好嗎?」

    伍青靈深吸了一口氣後對他點了點頭,道︰「還好。」只要下了馬車就好,因為里頭的味道實在是太難聞了,燻得她都快要吐了。

    「你的臉色很蒼白,要不要先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即便听她親口說了還好,樓滄溟還是有些不太放心。

    「咱們還是先找人問問看牙行在哪里吧?辦正事要緊,如果順利的話,說不定咱們明日一早就能回家了。」伍青靈搖頭道。

    「正事再要緊也沒要緊過你的身子,況且也不差這點時間不是嗎?」樓滄溟一臉嚴肅道。「這事听我的,前面有間茶樓,咱們到那里

    休息會兒,那里一樣也能打听牙行在哪里。」

    伍青靈驚訝的看著他。

    「怎麼了?」樓論溟問。

    伍青靈看了他一眼,不疾不徐的搖頭道︰「沒有,就是沒想過你會對我說教。」

    樓滄溟一呆,隨即露出一抹苦笑。「我這不是說教而是擔心你的身子,大叔將你的安全交給我,事後我得將你毫發無傷的交還給大叔

    啊。」

    「我知道,謝謝你。」伍青靈對他微微一笑,又客氣道︰「這回的事真的麻煩你了樓二哥,原本我還想讓你和袁奶奶及芊芊好好聚聚

    的,沒想到還是讓你為了我們家的事扔下奶奶和芊芊陪我走這一趟,真的是很對不起。」

    「你這話太見外了,我听了很傷心。」樓滄溟看著她說。

    伍青靈張了張嘴,有些意外他的直接,又不好意思自己見外的態度被他直指了出來。她想了一下,覺得有必要向他解釋下。

    「樓二哥,我不是針對你見外的。」她對他說︰「雖說你是袁奶奶的孫子,是芊芊的二哥,但是我們兩人畢竟才剛認識並不熟悉,等

    熟悉之後我就不會再這樣了。」

    「好,那麼咱們就趁這兩天好好的熟悉吧。」樓滄溟點頭接受了她的解釋。

    伍青靈突然無言以對,心想著他難道不覺得自己這說法有些奇怪嗎?熟悉是需要時間慢慢來的,怎麼到他口中卻像是要趕進度似的?

    「走吧,咱們先到前面茶樓坐會兒,我順便打听城里哪家牙行或牙人的風評比較好,咱們才好辦事。」

    「牙行不都一樣嗎?」伍青靈對這真不懂。

    「當然不一樣。好的牙行在選人和訓練上會比較嚴厲,從他們家出來的下人心性暫且不說,至少在規矩上是絕對不會有問題。」樓滄

    溟邊走邊說。

    「可是我們家也不過只是尋常百姓之家,根本沒有什麼特別的規矩,所以有沒有規矩好像對我們沒差。」伍青靈說。

    「你這想法不對。」樓滄溟正經道。「再怎麼尋常百姓也有主次、主僕之分,難道你可以接受不經同意就隨意進出你房間或大叔房間

    的下人?還是你能接受他們隨意與人嚼舌根,將主家里的事輕而易舉的就說與旁人听?」

    「應該不至于吧?」伍青靈有些不確定。

    「沒規矩的下人向來隨意不知輕重,任何事都有可能。」樓滄溟一臉嚴肅。

    伍青靈也換上一臉嚴肅的表情,因為她一點也不希望花錢買到一個嘴巴沒門的人,尤其爹和她又都屬于比較寬厚、不會管束他人的人,沒規矩真的不行。

    「我完全不知道這些,幸好今日有你陪我來,否則日後我八成得後悔莫及。謝謝你,樓二哥。」她認真的向他道謝。

    「若是真心要謝謝我的話,以後就別對我這麼客氣,如何?」樓滄溟挑眉建議。

    伍青靈燦爛一笑,點頭應道︰「好。」

    「那就這麼說定了。」樓滄溟雙眼明亮的咧嘴一笑,俊逸的臉龐顯得神采飛揚。

    兩人一起走進茶樓,樓滄溟做主叫了一壺茶和三樣茶點,待店里的小二哥為他們送來茶點時,便向他打听城里有幾間牙行、風評如何等事。

    此時茶樓里的客人不多,小二哥又是個健談的,當場就把他知道和听說過的事一股腦的說給他們听。伍青靈這才知道原來先前樓滄溟對她說的話真不是危言聳听。

    謝謝小二哥的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樓滄溟給了他一把賞錢,樂得小二哥喜不自勝,一張臉笑得見牙不見眼。

    伍青靈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話,她今日算是長見識了,原來還能這麼問路啊。要是她一個人來的話,她肯定從路邊隨便找個人來問,然後也不會想要到多方探听或是比較。為此,她又再一次慶幸幸好有樓滄溟陪她來了。

    解決掉桌上的三盤茶點,樓滄溟見伍青靈的臉色也好了很多,不再蒼白後,便揚聲叫來小二哥結賬。

    伍青靈想付賬,他卻不許。

    「既然是我提議來這兒的,帳自然得由我來付,況且你忘了不久前才答應我的事嗎?」

    伍青靈疑惑的看著他。她不久前答應過他什麼事嗎?

    「以後不會對我這麼客氣。」樓滄溟目不轉楮的看著她說。

    伍青靈恍然大悟的失笑了一下,這才點頭道︰「那我就厚著臉皮讓樓二哥請了。」

    「你的臉皮太薄了還不夠厚,得練練。」樓滄溟一本正經的搖頭道。

    語畢,兩人對視一眼,都笑了出來。

    離開茶樓後,兩人商議了一下訣定先去離這兒最近,在小二哥口中風評排行前三的一間牙行看看。結果此行卻是令人失望的,因為這間牙行里並沒有符合條件的人選。

    于是他們趁著天色未暗又去了另外一間,一樣是排名前三的牙行,結果這回符合條件的人是有了,但是那個人眼光閃爍,看起來就不像個老實人,讓伍青靈見了不喜只能作罷。

    離開第二間牙行時,天色已黑,兩人只能找間客棧休息一晚,明天再繼續。

    他們直接在客棧里用了晚餐,然後各自回房休息。

    伍青靈有些失眠,除了認地方睡得不安心之外,最擔心煩惱的還是如果明天像今天一樣都找不到合適的該怎麼辦?

    這回她該不會無功而返,白跑一趟吧?

    她是不在意白跑這一趟,但問題是家里急需要有人幫忙送貨,難不成她真要屈就選擇在第二間牙行里的人嗎?想到這里,她就更睡不著覺了。

    伍青靈在床上翻來覆去胡思亂想了大半宿,直到听見四更天的梆子鼓響了之後,這才在疲憊下不知不覺的進入夢鄉。

    因為睡得遲,早上難免醒得晚,伍青靈在睜開眼楮發現天已大亮之後,整個人幾乎可以說是從床上彈跳起來的。她用昨晚留下來的水快速洗漱了一下就匆匆的走出房間,去敲住在她隔壁的樓滄溟的房門。

    「樓二哥?樓二哥,你在嗎?」她出聲叫喚,房里卻無人應聲。

    「姑娘,你是要找住在這間客房里的公子嗎?」踫巧路過的店小二停下來問道。

    「小二哥可知道他去哪兒?」伍青靈點頭問道。

    「沒去哪兒,那位公子人就在樓下等著姑娘呢,請姑娘隨我來。」店小二咧嘴笑道。

    伍青靈輕愣了下,點頭道︰「謝謝小二哥,有勞了。」

    「姑娘不用客氣。」

    伍青靈隨店小二下樓,果然在大廳看見坐在窗邊,用一扇屏風隔來的座位上喝茶的樓滄溟,她快步上前開口道歉,「對不起,樓二哥,我睡遲了,讓你等很久了吧?我這就去結帳,結完帳咱們就可以走了。」

    「不急,你先坐下來。」樓滄溟氣定神閑的搖頭道。

    伍青靈疑惑的看著他。

    「你先坐下來。」

    他又說了一回,伍青靈只好乖乖地坐下。

    「小二哥麻煩你了。」樓滄溟轉頭對店小二道。

    「沒問題。」店小二歡快的應了一聲,迅速轉身而去。

    「樓大哥?」伍青靈滿臉的問號。

    「別急。」

    伍青靈沒急,她只是搞不清楚他想做什麼而已,不過等到去而復返的小二哥為她端上一碗長壽面線加蛋上來時,她的疑問瞬間得到解答。

    「你怎麼會知道?」她難以置信的看向他。

    「自然是大叔告訴我的。」樓滄溟微笑的對她說。「還有這個,是大叔送你的生辰禮物。」他像變魔術般的從懷里拿出一支羊脂色茉莉小簪遞給她,接著又變出同樣材質的一對耳墜子、一條項鏈和一只手鐲送到她面前,一邊說著,「這是芊芊送你的生辰禮物,這是我送你的生辰禮物,這是奶奶送你的生辰禮物,祝你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祝福你生辰快樂。」

    伍青靈要哭了,接連兩世這還是第一次有人這樣專門為她慶生,即便這個人她兩天前才認識,半天前還對他客氣又見外的,她還是感動到不行。

    此時的她真的感觸良多,因為兩輩子里與她有關的親人不少,不管是血親還是姻親,除了現在這個爹始終記得她的生辰並且年年為她慶生外,再無第二人為她慶生過,直到今日。

    「謝謝你樓二哥。」她啞聲道,感動得有些不能自已,「能收到你和奶奶及芊芊的祝福就足夠了,這些東西你收回去,太貴重了,我真的不能收。」她將除了爹送給她的簪子之外的其余東西推回到他面前,可是下一秒卻又讓他給推了回來。

    「收下來,這是我和奶奶與芊芊的心意,你不能不收。」樓滄溟一臉認真的堅持道、

    「可是——」

    「沒有可是。」他打斷她說。「你若覺得不好意思或是受之有愧,等我們三人過生辰時你一一回禮就是了。」

    伍青靈有些不知所措又為難道︰「可是到時候你們不都已經回濟陽了嗎?」難道她還要千里迢迢的送賀禮過去?

    「所以你的意思是等我們回家後,你和伍大叔就要斷了與我們的連絡嗎?」樓滄溟挑眉問道。

    「我不是這個意思。」伍青靈立即搖頭道。

    「那還有什麼問題嗎?」樓滄溟目不轉楮的看著她說。

    伍青靈張了張嘴,頓時無言以對。罷了,到時候再想辦法托人送過去好了。

    「那麼樓二哥要告訴我奶奶、芊芊和你的生辰之日是何時?」她說。

    「奶奶和芊芊一個在二月,一個在三月,奶奶是二月十八,芊芊是三月二十七,而我呢?巧了,就在下個月。」樓滄溟咧嘴道。

    「這是真的嗎?」伍青靈驚訝的看著他。

    「自然是真的。」樓滄溟咧著嘴點頭道。

    「下個月哪一天?」

    「二十號。」

    「這樣的話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因為今天才十七號。「樓二哥,你打算何時要帶奶奶和芊芊出發回濟陽?可以等過完你的生辰之日再出發嗎?」伍青靈若有所思的問道。

    「你要替我過生日嗎?」樓滄溟笑咪咪的問她。

    「如果樓二哥你們可以留到那時候的話。」伍青靈認真的點頭道。

    「當真?」樓滄溟一雙眼楮亮晶晶的。

    伍青靈用力的點頭。除了替樓二哥慶生外,同時間也能替袁奶奶和芊芊她們餞行。

    「好,那我回去後就和奶奶商量看看,如果可以多待到那時候的話,你可別說話不算話。」

    「保證算話。」

    「好,你快點把東西收好,快點吃面,不然面涼了可就不好吃了。」樓滄溟笑容滿面的催促她。

    伍青靈點頭,將樓家祖孫三人連同爹送她的生辰禮物小心翼翼地貼身收好之後,再次慎重的開口謝道︰「謝謝樓二哥和奶奶及芊芊送我的生辰禮物,我真的很喜歡,謝謝你們。」

    「你喜歡就好。」樓滄溟很喜歡她的喜歡,也不枉費他昨連夜害得好幾家銀樓不得安歇才找到這套令他覺得稍微滿意的首飾套組。「快吃面吧,這是我特別拜托這里的廚房師傅做的,也不知道好不好吃,你試試看。」

    「好。」伍青靈點頭,舉筷低頭張嘴吃了一口。

    「怎麼樣?」樓滄溟有些迫不及待的問。

    「很好吃。」伍青靈對他咧嘴微笑道。

    「好吃就好。」樓滄溟笑逐顏開,心滿意足。

    兩人的距離因此而拉近了許多,昨日無形的橫亙在兩人之間的客氣與見外,不知不覺間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買單結賬離開客棧之後,兩人馬不停蹄的照計劃前往牙行相下人,終于在他們又走了兩間牙行之後,尋到一個令伍青靈和樓滄溟雙雙看了都滿意的人選。

    只不過人選是有了,卻有了個新的問題,那便是這人上有老母,下有一個十歲的女兒,牙行的意思是要買就得一家三口都買下才行,這是賣身的唯一條件。而這也是為什麼這三個人分開來看個個都不錯,至今卻又個個仍「滯銷」在牙行里的原因。

    伍青靈從來就不是個狠心人,自然不會想要分開他們一家三口,但是問題在于她身上帶的銀子不夠啊,原本她就只想買個車夫而已,如今卻一下子多了兩個人的賣身錢要付,她付不出來啊。

    怎麼辦?難道要放棄這個人再到別間牙行去找別人嗎,還是……她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樓滄溟。

    「怎麼了?」注意到她的目光,樓滄溟出聲問道。

    伍青靈露不好意思的表情,小聲問道︰「樓二哥,你身上還有多少錢?可不可以借給我?我想湊湊看夠不夠銀兩可以同時買下他們一家三口。」

    樓滄溟忍不住笑了一下,對她說︰「不用湊,我這里有張五十兩的銀票你先拿去用。」說著他便從懷里拿出銀票遞給她。

    「謝謝樓二哥。」伍青靈感激的伸手接過銀票。

    「不需要對我這麼客氣。」

    「嗯。」伍青靈用力的點頭,又對他微微一笑後,才興沖沖的說道︰「我去付錢領人,你等我一會兒。」

    「好。」

    伍青靈進屋找到牙行的負責人,說明自己願意買下那三個人之後,雙方很快就銀貨兩訖的把該辦的手續都辦了,之後她便領著那一家三口從牙行里走了出來。

    那一家三口姓張,張母李氏四十有三是個寡婦,兒子張銘二十八歲是個鰥夫,孫女張小小十歲,半年前才沒了母親。

    張家三口之所以賣身,也是為了要償還當初為了醫治孩子她娘的病所欠下的債務,由此可見這對母子都是有情有義之人,伍青靈為此覺得很滿意。

    事情辦完了,有些想家的伍青靈只想趕快回家,但樓滄溟卻有別的想法。

    「難得到縣城來,你不想四處逛逛嗎?」他對她說。

    「沒什麼想買的。」伍青靈搖頭道。

    「我的意思並不是要你去逛大街買東西。」樓滄溟認真地看著她。「你家的涼菜生意應該不會只滿足于現狀,而不想更上一層樓吧?昨日我陪你們送貨在鎮上繞了一圈之後,我覺得鎮上的涼菜生意已經飽和了,如果你們想再更進一步,只能走出鎮子,而縣城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沒想到他會替自己考慮這麼多,伍青靈輕怔了下才開口答道︰「樓二哥說的事我不是沒有考慮過,但現階段我們伍家還沒能力把涼菜賣到縣城來,要克服的問題很多,我是打算先賺足可以在鎮上開間作坊的資金後,再來想擴展銷售的事。」

    「你需要多少資金,或許我可以先借你?」樓滄溟說。

    「不僅是資金的問題,還有其他的問題,總之這事不急,我心里有數。」伍青靈搖頭道。

    「既然你心里有數,那我就不多說了。」樓滄溟點頭道,想起上輩子她即使沒他幫忙,也把自家生意做得紅紅火火的。「你只要記住一件事,那便是有需要幫忙的時候別跟我客氣就是。」他對她說。

    伍青靈對他微微一笑,點頭應道︰「好。」

    雇了輛馬車,一行五個人從池柳縣城返回到坪林鎮上時,伍青靈竟看到王鐵柱駕著驢車在鎮上驛站等他們,她驚喜的跑上前問道︰「王大哥,你怎麼來了?」

    「伍大叔說你們可能今日會回來,讓我過來接你們。」王鐵柱老實的回答道。

    「但我和爹說過不確定是今日或明日哪天回來耶。」伍青靈睜大雙眼。

    「伍大叔說反正不過就兩天的時間,今日沒等到你們,明日再跑一趟就是了。」王鐵柱說著向隨後走上來的樓滄溟點了下頭,又看向跟在他身後那兩的三個人,疑惑的道︰「樓兄弟,這三位是?」

    「王大哥,我跟你介紹一下。」伍青靈開口道︰「這位是張嬸,這是張嬸的兒子張銘大哥,還有這是張大哥的女兒小小,以後他們三個人會住在我家幫忙我和我爹做事,所以他們以後就是我們伍家的人了。」

    王鐵柱雙眼圓瞠,表情驚愕。

    沒多久,伍家一口氣買了三個下人的事轟動了虎谷村,不僅伍家所在的西村,連過去簡家所在的東村也為這件事議論紛紛,簡直難以置信。

    當初簡家休妻時,他們東村沒人站出來為伍家說公道話,大家都覺得簡家和簡正浩是他們虎谷東村的驕傲,是要飛黃騰達的大人物,自然配得上更好的女人,像伍家這樣一個絕戶和伍青靈這樣一個由鰥夫養大的村姑,他們根本就配不上簡家和簡正浩這舉人、官大人,被休離是理所當然的事。況且伍青靈嫁到簡家兩年多也一無所出,不說別的,光是這一點就足夠她下堂了。

    簡家有大好的前程,伍家卻是人人看衰。

    可是誰可以告訴他們,這人人都看衰的伍家父女怎麼會在短短一年不到的時間,又開作坊又請工人又買下人的?

    整個虎谷村東村和西村加在一起,有本事請長工的也不過就兩三戶人家,可是伍家不是請長工而是買下人啊,還一次就買三個下人,這得花多少銀子啊?伍家真的靠賣涼菜賺了那麼多錢嗎?太不可思議了!

    如果簡家人知道了這件事,他們會不會後悔當初休妻棄媳的決定,如果當初沒休棄伍家女的話,如今伍家所擁有的一切,包括所賺的銀子和所買的人都將屬于簡家的,因為伍家可是絕戶,只有伍青靈那麼一個出嫁女啊!

    想到這里,心思動得快的人不免有些蠢蠢欲動起來,當然這都是後話了。

    伍青靈去池柳縣城原本是要買一個車夫的,結果卻帶回一家三口,這手筆把做爹的伍豐都給驚呆了。

    不過向來疼女兒也寵女兒的他什麼都沒說,反倒心想著這樣家里有個人幫忙做家事也挺好的,不然等樓家祖孫們離開之後,女兒又要忙生意又要照顧家里,肯定會忙不過來。忙不過來不打緊,就怕女兒會逞強把身子給累壞了,現在家里多了個會做家務的幫手,他也就不用擔心了。

    所以伍豐在愣了一會兒之後,就欣然接受家里一下子多出三個下人的事,尤其在隔天見到張嬸做家事時那麻利的模樣,他就更滿意了。

    張銘駕車的技術不錯,但剛接手送貨這事自然需要有人領著他做幾天,伍青靈責無旁貸。

    其實連續幾天在外奔波,勞心又勞力的伍青靈感覺很疲憊,但伍豐受傷出不了門,伍家就他們父女倆,她雖然累也沒辦法偷懶,還是得打起精神和張銘一塊到鎮上去送貨,同時也將他正式紹給鎮上與他們合作的各家老板與掌櫃們。

    張銘和王鐵柱不同,初來乍到,要他和王鐵柱一樣走一回便將路線和所有訂貨店家全數記得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伍青靈已經做好了要連續帶他幾天的準備。

    可是她沒想到的是樓滄溟竟自告奮勇的為她攬了這件事,重點是他真的把她家涼菜的送貨路線和店家們全都記住了,就憑那回她帶王鐵柱大哥送貨認路那一次,他與他們隨行便就記住了,簡直不可思議!

    伍青靈原本不信,結果第一天帶張銘去送貨時,她便全程交由跟來向她證明自己所言非虛的樓滄溟來帶路,結果事實證明他真的沒騙人,然後她就厚著臉皮把帶領張銘熟悉一切的任務交給他了。

    也因此,她對這位樓二哥已經沒有任何隔閡,有的只剩滿心的感謝。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