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二嫁大吉 > 第三章 收留落難祖孫倆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二嫁大吉 第三章 收留落難祖孫倆

作者︰金萱

    人生總是充滿了許多意想不到。

    伍青靈雖一心想擁有一個熱鬧又溫暖的家,成員不拘男女、不限年紀,無血緣者亦可,但是她真的沒想到這成員會來得這麼突然,而且一次就來了一對祖孫。

    據伍豐所言,他是在回家的路上遇見這對祖孫的,當時老人家癱坐在地上面無血色的直喘息,孫女焦急的抱著她奶奶哭泣,一副求助無門的可憐樣。

    他見狀上前關心才知道老人家心疾犯了,得找地方休養一段時間才行,但她們身上的盤纏所剩無幾,根本沒辦法投住客棧休養,只能硬挺著繼續上路,結果就是昨天才犯了一回病,今天又犯了第二回,而且情況一回比一回嚴重,孫女才會抱著奶奶不知所措的坐在路邊哭泣。

    然後,她心軟的爹就把這對祖孫給帶回家來,決定收留她們一陣子了。

    這對祖孫外表雖然皆形容憔悴,身著粗布衣裳,身上除了幾塊小碎銀子之外,從頭到腳都找不出一件有價值的貴重物品,感覺就像她們所說的是出來尋親,奈何尋親不著,盤纏卻快用盡的尋常老百姓,但教養這種東西卻是騙不了人的。

    從祖孫倆舉手投足間不自覺流露出來的優雅姿態已經泄露出她們的不凡,絕非她們所說的只是尋常人家。

    祖孫倆中的老奶奶姓袁,嫁給了樓姓人家,所以與她同行的親孫女姓樓,名喚芊芊,芳齡十三歲。

    小姑娘在洗去臉上的髒污,梳整散亂半遮面的發絲,露出原來的真面目後,簡直就是個標準的小美人,瓜子臉、柳葉眉、明眸皓齒、美麗動人。

    而這也再一次證明了這對祖孫絕非只是尋常人家,若真是尋常人家,怎麼可能帶著這麼一個漂亮的小姑娘長途跋涉去尋親卻一路平安無事,至今沒遇到半個歹徒或色胚對她們劫財或劫色的?

    很明顯地,這對祖孫在撒謊。

    不過伍青靈也發現了,除了關系到她們身分的問題會讓她們扯謊之外,祖孫倆倒是沒別的心思,更無任何惡意,最重要的是對于他們家的簡陋絲毫沒有瞧不起或是嫌惡之色,這點讓她接受起這對突如其來的祖孫倆容易多了。

    「靈兒,對不起,爹沒事先與妳商量就把人給帶回來了。」

    晚上,待那對祖孫去了客房歇下後,伍豐特地來到女兒房里向女兒致歉。

    「爹,您不需要為了這種事對女兒道歉,您是一家之主,您當然可以帶任何人回家做客啊。」伍青靈有些哭笑不得。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是家里多兩個人就要多兩張嘴吃飯,咱們家的錢都是靈兒辛苦賺來的—— 」

    「爹,錢是咱們父女倆一起賺的,只有女兒一個人可賺不了錢。」伍青靈打斷父親道。「這事爹做的沒錯,我看她們不是壞人,咱們家現在日子還過得去,也沒窮得揭不開鍋,自然能幫上一把是一把,您說是吧?」

    「沒錯,爹就是這麼想的。」伍豐點頭如搗蒜的說道,很高興女兒能和他有同樣的心思。「如果早上一個月,咱們家沒多余的米糧,爹就不可能把人給帶回來了。」

    「嗯,我了解。爹,咱們不說這個了。今日您是否已詢問過那些店家可願意再與咱們續約?」伍青靈轉移話題。

    「問了。」提到這事,伍豐的臉色瞬間就變得難看了起來。「願意續約的僅有三成,其余都拒絕了。」

    「意料之中,一個月的時間已足夠他們將咱們那三道涼菜的調味方子研究透徹,自己能做出來的涼菜又何須再花銀子與咱們買呢?」伍青靈平靜道。

    「靈兒早預料到有這一天?」伍豐微怔。

    「嗯。」

    「那妳當初怎麼不將合約的時間定得久一些呢?」他不解的問。

    「因為野菜也有時節性,咱們現在賣這三種野菜最多再撐不了半個月便會過時,到時數量不僅會變少,口感也會變差,咱們可不能因此而砸了自個兒的招牌。」

    「靈兒不是說過每季都有每季的野菜,妳這才決定做這門生意嗎?」

    「是啊,但每種野菜都有不同的料理方法,但咱們總不能為那幾兩銀子就一次又一次的讓那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店家偷師,斷了咱們賺錢的路子吧?」伍青靈雙眼燦爛,盈著調皮的笑意看著父親說。

    伍豐呆呆的看著女兒,過了半晌才恍然大悟的脫口道︰「靈兒是故意這麼做的?」

    「有道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哪些人是表面如一,哪些人又是內里藏奸,咱們搞清楚才好放心與對方合作,爹說是不是?」伍青靈笑咪咪的說。

    「可是這麼一來,咱們也只剩下三成的生意,這還是因為鎮上的如意酒樓還願意與咱們繼續合作的關系。如果……」伍豐沒有往下說,但愁容滿面的表情已說明了一切。

    如果如意酒樓也改弦易轍決定不再與他們續約的話,他們的生意還做得下去嗎?

    「爹,其實涼拌野菜只是女兒拿來投石問路的小菜,女兒真正要賣的不是野菜料理而是山珍料理。」伍青靈坦誠道。

    「山珍料理?」伍豐一臉茫然與不解。

    「就是長在林子里的那些野菇。」

    「那些野菇雖然味道鮮美,但數量不多。野菜咱們好歹還能賣上一、兩個月,但野菇可能只賣個一、兩天就得斷貨了。靈兒,這生意要怎能做?」伍豐眉頭緊蹙。

    「爹,女兒是打算用山珍來調味做菜,並不是要拿山珍做為主菜,像賣野菜那種做法與賣法。」伍青靈失笑道,一頓後又道︰「況且野生的山珍數量少不夠賣,咱們可以想辦法種多點來賣啊。」這才是她真正的目的。

    「種?」伍豐呆了一呆。「靈兒,那種野生的野菇還能種植不成?爹可從沒听人說過。」

    「沒听過不代表不可以。爹,咱們不妨試試,倘若真能成功種植出來,咱們家可就發了。」伍青靈呵呵笑道。

    「這事哪有這麼容易,如果真那麼容易早就有人將它種出來,靠此發大財了。」伍豐被女兒天真的想法逗得哭笑不得。

    「反正試種又不用花錢買苗買地啥的,爹,咱們試試看吧。」伍青靈慫恿道。

    看女兒一臉躍躍欲試的神情,伍豐不忍拒絕,只猶豫了一下便點頭應道︰「成,那咱們就試試看吧。」

    伍家涼拌野菜的生意從第二個月開始突然縮減了七成,自然幫工也不需要這麼多,于是父女倆便留下了劉朵兒等與伍家關系好,工作又認真踏實從不偷懶耍猾的五人。

    不過即便如此,被留下的五個人也是忐忑不安,擔心是不是過幾天之後她們也會和其他人一樣,突然之間就失去了這份工作。

    為此,劉朵兒便被眾人推派出來打听消息。

    「青靈妹子啊,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好端端的怎會變成這樣呢?」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過了一個月,那些飯館大多可以靠自個兒調味做出那三道涼拌野菜了,自然不願意再花銀子與咱們買。」伍青靈露出一臉苦笑的表情。「不過還好不是所有店家都這麼翻臉無情,雖然以後錢賺得少了,但營生還沒問題。」

    「這是不是說妹子家的生意以後都不需要再請人幫忙了?」劉朵兒小心翼翼的試探道。

    「當然不是。」伍青靈斬釘截鐵的答道。「既然是做生意,誰不希望生意愈做愈大?所以現在這情況只是暫時的,我保證以後會愈來愈好,嫂子大可放心。」她安撫她。

    但劉朵兒卻沒辦法靠她這兩三句話就放下心來。

    「妹子剛才不是說那些飯館都能靠自個兒調味做出咱們的涼菜了,這樣以後咱們的菜還賣得出去嗎?又要如何愈來愈好?」

    「當然是想辦法再做出其他更好吃的涼拌野菜。」

    「妹子有辦法?」

    「我會盡力。」

    至此劉朵兒還能說什麼呢?只能听天由命了。

    兩人說這些話時並沒有特意放低聲音避著旁人,因此也被同在屋里的樓家祖孫倆听見了,待劉朵兒轉身離開後,樓家奶奶袁氏忍不住出聲關心。

    「青靈姑娘,是不是出了什麼事?不知道我這個老婆子有沒有什麼地方能幫得上忙的?」

    「謝謝老夫人,沒事。」伍青靈微笑的搖頭謝道。

    「青靈姊姊,如果真有什麼困難妳可以說出來大家一起想辦法解決,有道是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樓芊芊也開口說,表情認真。

    她注意到這兩天原本在院子里做事的人少了許多,還听見之前那些人私下在說這份差事做不了多久的話,再加上剛才所听見的,她也不免對這家好心收留她和奶奶的父女倆擔心了起來。

    「芊芊姑娘,我明白妳的意思,不過真的沒事,謝謝妳們的關心。」伍青靈再次微笑謝絕她們的好意,畢竟是萍水相逢認識不深的人,她不可能交淺言深。

    樓芊芊還想說什麼,卻見奶奶用眼神制止她。

    「好,沒事就好。」袁氏點頭道︰「如果真有什麼事需要幫忙的,青靈姑娘也別客氣,雖然我們不見得能幫得上忙,但奶奶年紀大經歷的事多,給點意見還是能行的。」

    「好,謝謝老夫人。」伍青靈笑著點頭應道。

    待伍青靈轉身去忙,屋里只留下祖孫倆時,樓芊芊不解的問道︰「奶奶,他們家明明就遇到了什麼困難,您為什麼不讓我問,咱們現在住在人家家里,不該關心一下嗎?」

    「這是人家家里的事,咱們是外人不能關心太過。」袁氏輕輕地搖頭。

    「可是咱們或許能幫他們渡過難關啊,他們收留了咱們,咱們不該幫他們嗎?」樓芊芊不懂。

    「該,但時機不對。與人交往最忌諱交淺言深,咱們與他們的交情還不到那個程度,過分熱心只會讓人懷疑咱們別有居心,懂嗎?」袁氏解釋並趁機教導孫女。

    「噢,那要到什麼程度的交情咱們才能幫他們呢?」樓芊芊問。

    「妳這丫頭有什麼本事幫人渡過難關?」袁氏不答反問。

    「奶奶,我沒本事,但二哥有啊。」樓芊芊理所當然的回答道。

    「妳二哥人又不在這兒。」

    「二哥說了,最遲十天他會再過來。」

    袁氏愣了一下,疑惑的問︰「妳二哥什麼時候說過這話,奶奶怎麼不知道?」

    樓芊芊微呆了一下,這才老實的說︰「奶奶,其實二哥昨晚來過。」

    「什麼!」袁氏瞬間瞠圓了雙眼。「妳二哥昨晚來過?奶奶怎麼不知道?」

    「因為奶奶睡著了。」

    「那你們怎麼不叫醒我呢?」

    「奶奶連續好幾夜都睡不好,昨晚難得睡得沉,我們不想吵醒您。」樓芊芊嘟著嘴小聲答道。

    「胡鬧,真是太胡鬧了!若是平時也就算了,現今是什麼情況妳不知道嗎?奶奶有許多話要跟妳二哥說,還有許多事要交代他,你們真的是……」袁氏真是有氣無處發。

    樓家是開國功臣之家,經歷兩代帝王的榮寵後,在當今皇上繼位之後辭官,急流勇退的舉族返回祖地定居。不過皇上當初只收回了樓家所擁有的食邑戶數與官職,濟安侯的爵位倒是保留了下來。

    樓家回到祖地濟陽之後一直低調行事,安居樂業了十幾年,卻不知為何在一個月前突然大禍臨頭的被指控參與了當年離王逼宮之亂,然後樓家一夕間被官兵層層包圍,所有人全數被拘禁在侯府之內。

    當時侯爺夫人袁氏正帶著樓滄溟和樓芊芊兄妹倆出外訪友,這才逃過被拘禁一劫。他們三人當然不可能乖乖地回侯府去當階下囚,因為他們得去查明這事的起因及想辦法救人才行。

    說是這麼說,但侯爺夫人畢年紀大了,樓芊芊又還是個未及笄的小姑娘,最終能頂事的也只有樓芊芊口中的二哥樓滄溟一人。所以樓滄溟為了能安心行事,無後顧之憂,便想辦法安排奶奶和妹妹躲進這個偏僻的小山村里。

    「奶奶,您身子不好,不要操這麼多心。」樓芊芊抱著奶奶的胳膊柔聲安撫並勸道。「二哥都說萬事有他了,您還信不過二哥嗎?二哥從不撒謊的,他說這次的禍事咱們家肯定能平安渡過就一定能平安渡過,所以奶奶只需要和我好好地在這兒等二哥來接咱們就行了。」

    「奶奶不是不信任妳二哥,但他畢竟還年輕,很多事情他不知道也不一定能想得到。」

    「奶奶,二哥很聰明,不管什麼事他都有辦法解決的。」

    「可是這次的事不比以往,也不知道咱們家到底得罪了什麼人,為何要這樣陷害樓家。」袁氏憂心忡忡的說道,隨即又問孫女,「昨晚妳二哥還跟妳說了些什麼?」

    「二哥說伍大叔和青靈姊姊都是很好的人,咱們完全可以把他們當成家人,還說這個地方很安全,在事情解決之前咱們可能都要待在這里了。」

    「妳二哥說他們是很好的人?他怎會知道?」

    「不知道,可能二哥找人調查過伍大叔他們吧。」樓芊芊猜測道,接著又繼續說︰「二哥說為了能有正當理由繼續留在這里,要我假裝寫封信回家請人來接咱們,這麼一來咱們就可以繼續留在這里,直到有人來接咱們回家為止。」

    「這樣好嗎?咱們與人家無親無故的卻一直賴在這里不走。」袁氏有些猶豫。

    「我也跟二哥這麼說,二哥卻說—— 」樓芊芊忽然停頓了一下,臉上露出一抹怪異的神情對奶奶說︰「二哥說待久之後就有親有故了。」

    袁氏呆了一下,怔怔的問孫女,「這是什麼話?」

    「我也不知道。」樓芊芊茫然的搖頭。

    祖孫倆面面相覷,總覺得這句「有親有故」似乎有什麼特別含意,但又卻想不出會是什麼含意。

    算了,等孫子下回來再問吧。袁氏心想著,一邊開口對孫女說︰「既然咱們還要在這里待上一段時間,就不能再把自己置身事外當客人,得幫忙做點事。」

    「好。」樓芊芊乖巧的點頭應道。

    雖說樓芊芊身為侯府千金,但濟安侯府一門早已遠離京城權貴圈十幾年,一家大小都已習慣安于平凡的過著一般老百姓的生活,也因此樓芊芊並不是那種嬌生慣養,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

    于是等到中午要做飯時,樓芊芊便自動自發進廚房準備幫忙燒火。

    有預感這對祖孫身分可能不簡單的伍青靈怎麼好意思讓對方進廚房做事,趕緊出聲阻止,「芊芊姑娘,不用、不用,這事我來就行了。」

    「青靈姊姊妳讓我幫忙做點事嘛,不然我和奶奶都不好意思繼續在這打擾青靈姊姊和伍大叔了。」樓芊芊一臉不好意思。

    「妳們不用客氣,我們也沒幫上什麼忙,不過就借個地方讓妳們住幾天而已。」伍青靈搖頭道。

    「不僅住,還有吃,還有關心。」樓芊芊認真的糾正道。「奶奶和我真的很感激伍大叔和青靈姊姊,若不是你們,我和奶奶現今都不知會變成什麼樣子了。所以青靈姊姊,讓我幫點忙做點事好不好?」

    「妳照顧老夫人就很忙了。」伍青靈搖頭道。

    「奶奶的身子好很多了,不需要我整天守在身邊,而且這也是奶奶的意思。」樓芊芊趕緊說。

    「老夫人太客氣了,妳們是客人,我怎能讓客人動手呢?」

    「青靈姊姊才客氣。我們哪是什麼客人啊,明明就是承蒙伍大叔收留的落難祖孫,又怎麼能不動手做點事情呢?」說著樓芊芊停頓了一下,隨即露出一抹苦笑道︰「況且我和奶奶都還不知道要在這里打擾多久。」

    她最後一句話讓伍青靈明顯地愣了一下,不禁問︰「怎麼了?芊芊姑娘剛剛不是說老夫人的身子好了很多嗎?怎麼……」

    「嗯,經過這幾天的休養,奶奶的身體狀況的確好了許多,但是我這回真被嚇到了,再也不敢獨自一人帶奶奶上路。所以我想寫封信回家,讓我二哥來接我們,在這之前只能厚著臉皮繼續打擾伍大叔和青靈姊姊了。」樓芊芊露出極度不好意思的表情。

    「這樣啊,沒事,只要妳們不嫌棄,要住多久都行。」伍青靈大方道。「反正這個家就只有我和爹兩個人,現在多了芊芊姑娘和老夫人還能熱鬧些。」

    「那我能幫青靈姊姊燒火了嗎?」樓芊芊滿臉期待的問。

    見她這樣,伍青靈也不好意思再拒絕她的好意,只能點頭。

    「太好了,以後青靈姊姊要做什麼事都可以找我,不管是收拾柴禾、煮飯、打掃院落我都會。若有我不會的,青靈姊姊也可以教我,我學東西很快的。」樓芊芊開心道。「還有,青靈姊姊以後可以直接叫我芊芊。」

    如此一來,兩口之家就變成了四口之家,伍氏父女倆對這對祖孫的稱呼也從老夫人、芊芊姑娘變成了嬸子、奶奶和芊芊。

    當然,他們父女倆也不是什麼來歷不明的人都如此輕易的相信並接受對方,而是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確定了她們不是什麼壞人,性子溫和也好相處,最重要的是沒有絲毫瞧不起他們這些生活在山溝里的貧窮老百姓之後,這才接受她們的。

    總之,家里多了兩個人,柴米油鹽醬醋茶的消耗也跟著倍增,父女倆不得不加緊賺錢的步伐,再度進入山林之內。

    這回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那便是長在山里的野菇。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