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月嵐 > 娘子好健忘 > 第十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娘子好健忘 第十七章

作者︰月嵐

    「那單紀科他是?」莫非是單家的敗家子?花芊眠的兄弟?

    花芊眠沒回答,只是悶著聲音繼續說道︰「幾年前有個年輕人上門拜師,表現得聰明誠懇,不知世事的我當時相當欣賞他,便說服爹收了他當弟子,甚至在後來,由于他的追求,所以請爹作媒替我們訂下婚約。」

    「什……」听到這里,紅千季的心里突然爆出一股怒氣。

    雖然花芊眠未曾言明,但那個曾與花芊眠訂下婚約的年輕人,九成九就是後來的單紀科吧?

    「在他盡得爹的真傳後,我爹便突然身染急病去世,他就以我未來的夫君之名,接手了單雷堂,甚至為表明心意主動冠以我爹的姓氏,看起來就像他準備在日後娶我、入贅單家,所以我也很安心,可事實上……這些根本都是他裝出來的!」花芊眠握緊粉拳,聲調里夾帶著哭音。

    「有一天我听見他要弟子去劫持一家商行,就同他爭吵,結果他露出本性,把我關在房里,還告訴我,要不是單雷堂里還有眾多弟子一心向著真正繼承爹血脈的我,所以他需要我來保住他的堂主地位,不然他早就像毒殺我爹一樣,送我去地府了!」明言至此,花芊眠的淚已垂落在衣衫上。

    一滴又一滴的珠淚浸濕她的衣裳,花芊眠癱軟在紅千季的臂彎里,多年來忘懷的悲傷事重新回憶,讓她再一次痛哭失聲。

    「你說我怎能原諒自己?是我錯認了他、引狼入室,甚至讓他害死了爹啊!」花芊眠緊緊攀住紅千季,卻不是擔心自己摔落,而是無法承受對自己過失的懊悔。

    「小芊……」紅千季將花芊眠緊摟在懷,他確實沒想到花芊眠的身世會牽扯到單紀科,這兜了一大圈的因果,教他真的不得不信,緣分就是這麼回事。

    「後來……我在下人的幫忙下逃走了……雖然想替爹報仇,但我什麼武功也不會,想報官……卻又怕官府管不了江湖事……」即使身為單雷堂堂主的女兒,但其實花芊眠與一般普通百姓並無不同,面對這些不平,她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那單紀科可有追殺你?」紅千季輕拍著花芊眠的背,好聲好氣地安撫著她。

    對于花芊眠的考慮,他不是不懂,畢竟這些不平之事,就是他最初想當個俠客的主因。

    「我不知道……可我明白我不能留在裂香鎮,所以我逃離了那里,後來听聞江南偏北一帶生長著可以讓人忘卻痛苦的花,我就循著消息前去,最後找到了忘憂谷,于大媽他們便讓我住了下來……」花芊眠抹著淚,提起解憂村的村民,她忍不住生出一股懷念以及心酸。

    當時若沒有他們,她或許早已流落街頭、死于異鄉了吧?

    「所以,你不告而別,是因為覺得我會責怪你?」紅千季重重嘆了口氣,「你該不是覺得,我會因為你曾是單紀科的未婚妻,而且你還是將單紀科引入單雷堂的人,所以就認為你十惡不赦吧?」

    「我知道你不會。」花芊眠連忙搖頭,「我是因為……覺得對不起爹、對不起你……」

    若不是她,爹不會死,紅石塢不會與景陽宮爭執,紅千季不會身受重傷、被人追殺……

    「你為什麼非得把這種與你不相干的責任綁死在自己身上?」紅千季不贊同地攢起了眉心,「單紀科那家伙,就算沒能騙到你,日後還是會使其他方法為惡,因為他的本性便是如此!所以不管他做了什麼,都跟你沒關系!」

    「可若是我精明一些,不被他迷惑,那至少爹不會被他害死啊!」花芊眠堅持道。

    「照你這種說法,官差跟俠客都沒有存在的必要了!所有人不論男女老少,都該工于心計、都該放下純樸善良的心性,最好大家待人都冷漠以對,免得哪天幫到了個歹人,弄得自己痛不欲生,是這樣嗎?」紅千季冷著聲調反問道︰「小芊,你告訴我,你希望解憂村的人們變成這樣嗎?」

    待人好,那並沒有錯,親切、信任他人,也沒有錯,真正的問題其實是出在那些利用旁人善意的人!

    可偏偏惡人胡作非為,總是不以為意,卻連累良善百姓心里難受。

    在紅千季看來,這叫本末倒置!

    「我……」花芊眠突然有些傻眼了。

    她從來就沒有這麼想過,她只是一味地覺得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錯,可她又幫不上任何忙,所以才膽小而自私地躲入忘憂谷,但是……

    「我並不想大家都變成冷漠的人,我只是……」花芊眠詞窮了。

    她是不是弄錯了什麼?

    「你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辦。」紅千季接續了她未完的話語,「沒有人能夠幫你,你也不知道該找誰幫,即使當時紅石塢與景陽宮或秋葉山莊,都有人願意、也有辦法對你這個身受不平的小姑娘伸出援手,但你就是不知道,這不是你的問題,也絕非你的責任,你就只是不知所措、無依無靠,所以自然地感到害怕,想求個心安而已。」

    像這樣的事情,自紅千季習武以來見得太多了。

    「千季……」熱燙的言語安撫著花芊眠的心,將她的回憶硬生生地扯裂,卻又溫柔地撫平她的心碎。

    她摟緊紅千季,眼淚傾流而出,哭濕著他的衣衫,也將多年來所受的不平盡數訴以悲泣之音。

    「我好怕……我真的好怕!我好想替爹報仇!我恨單紀科、可我更恨自己什麼也做不到啊!」撕碎的哭聲斷斷續續,與花芊眠肆流的淚水一同迸散,委屈的心情更令她哭得雙眼紅腫,聲嘶力竭。

    「也許晚了點,但你現在有我了。」紅千季背依著樹干,望著幾乎沉入遠山的夕陽,將花芊眠摟得更緊了些。

    「我是你夫君,你懂夫君是干什麼用的嗎?為的就是保護像你這樣的小妻子,至于單紀科那家伙,他們一幫人已被送交官府,再也無法為惡了。」說起此事,紅千季心里可是痛快得很。

    尤其得知花芊眠曾受到單紀科欺騙的此刻,知道自己親手為紅石塢與親親娘子報了仇,更讓他有得意至極的滿足感。

    果然,他選擇繼承父業、當個俠客,是個好決定!

    「咦……什麼?你說單紀科他……」由于先前失去與紅千季的回憶,所以花芊眠根本沒去過問紅石塢與單雷堂目前的情況,在恢復記憶後,她立刻就逃離了秋葉山莊。

    她一直當那伙人依舊困擾著紅石塢,因此更為自責,哪里想得到,她這夫君居然已將她的仇人逮住了!

    「他們罪大惡極,我想官府不會輕饒,若你想親手為你爹報仇雪恨,我可以帶你上官府,替單紀科的惡行再添一筆,讓你一解心中牽掛。」紅千季撫過花芊眠的臉頰,沉聲道︰「這回,你不用再害怕,因為有我陪著你。」

    「千季……」花芊眠霎時覺得心頭重擔落下,她被這個惡夢纏身多年,除了在忘憂谷那段時光外,她一直感到自責而擔憂,可如今……她終于不用再受到惡夢的侵擾了!

    「你放心,我有一幫神通廣大的結拜兄弟,能夠替你找到你爹的尸骨、能夠替你驗出你爹被毒害,也能夠替你爹洗刷單雷堂的不義之名……」紅千季吻去了花芊眠臉上垂掛的淚痕,溫著聲調應道。

    他的結拜兄弟身為秋葉山莊的莊主,這封家名滿江南,可不只是因為家大業大。

    秋葉山莊的幾個兄弟們,個個身懷絕技,骨子里亦是熱忱,對于不平不義之事更願意傾力相助。

    有秋葉山莊幫忙,再加上紅石塢在裂香鎮挽回的好名聲,要揪出單紀科所有的惡行,可說是易如反掌。

    「千季,謝謝你……」花芊眠使勁抱住紅千季,好不容易停下的淚水再度肆流。只不過,這回她為的不再是難過與傷心,而是喜極而泣。

    「我還沒說完哪!」紅千季拭去她的淚水,一邊續道︰「我們還可以替你爹修墓祭拜,我會陪著你去上香,讓你爹在九泉之下得以瞑目,明白他的寶貝女兒如今已有個好夫君在身邊呵護……」

    「嗯!」花芊眠揪住紅千季的衣衫,憂傷不再,卻漾開了釋懷的笑容。

    就像紅千季說的,她有個好夫君會保護她。

    這是喜事,是該向爹稟報一聲呢!

    「還有,我得帶你回一趟解憂村,好讓大伙兒放心。」有了前回的經驗後,紅千季決定上村子跑一趟,在正式向大家道謝的同時,也讓于大媽他們放心,知道從此之後不用再擔心他們夫妻了。

    「你不怕入谷之後,又把事情忘了?」花芊眠听見他的決定,不由得想起上回紅千季摔入谷中的際遇。

    「當然不怕。」紅千季自信滿滿地往花芊眠唇上一吻,「因為,我們之間已經沒有令人心煩意亂的事情了。」

    「那你不怕我又把你忘了?」花芊眠瞧他一臉自滿,忍不住興起玩心。

    「你會嗎?」紅千季不以為然地瞄著花芊眠。

    「當然不會!」花芊眠仰起臉,往紅千季的唇瓣吻上,「因為……今後,我有千季在身邊,我知道你會疼我、護我,我什麼也不用再擔心害怕了,所以我再也不會忘了你!」

    熾熱的吻,在兩人的唇間擦出熱燙的高溫,笑音滲入夕陽的最後一絲余暉當中,隨著卷動老樹枝葉的夜風,將傾心愛語傳得老遠——

    「我要一輩子記著千季你對我的疼、對我的愛,從今以後,再也不相忘!」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