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喬寧 > P.S.我愛你 > 第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P.S.我愛你 第三章

作者︰喬寧

    熟悉的搖滾樂聲響起,沈珍蓁的冥想遭手機鈴聲打斷。

    盯著來電顯示好片刻,她屏住呼吸方接起,「媽,妳找我?」

    她有個壞習慣,每次換了新的手機號碼,總會撥一通電話給母親,讓母親知道她的聯系方式……盡管每一次母親帶給她的只有滿滿的挫折感。

    毫無意外地,線路彼端傳來母親冷靜卻充滿壓迫的責備。

    「妳人在哪里?妳哥寄來的包裹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拆?」

    沈珍蓁選擇沉默以對。

    「妳還想這樣渾渾噩噩的過日子嗎?堂堂美術系畢業的高材生,不好好走設計的路,跑去當什麼P圖師,妳什麼時候才會清醒?」

    面對母親尖刻的責罵,沈珍蓁向來不願多作響應,她知道這就是母親情緒上的一個周期,時候到了便會找她開刀,忍忍就過了。

    不過,顯然這一次母親周期性的壞情緒越發惡化了。

    「沈珍蓁,我怎麼會生出妳這樣的女兒,妳到底像誰?身上沒有一點像我,當初真應該把妳扔給妳爸去教──」

    沈珍蓁冷著臉,將手機從耳邊拿開,隨後果斷地結束通話。

    吧台里的文青老板探來同情的一眼,說︰「妳媽又炸了。」

    望著再次鈴聲大作的手機,沈珍蓁瞪著它,就好似瞪著一個會咬人的怪獸。

    「沈珍蓁,妳敢掛我的電話?!妳翅膀硬了是不是──」

    面無表情的任由母親在彼端痛斥,明明該是心如止水的,可當沈珍蓁听見母親再次把遠在美國的兄長搬出來,與她大作比較,她握緊粉拳,怒氣迅速凝聚。

    「妳爸想盡方法要幫妳弄進Art Center,甚至不惜破例去幫妳關說,妳沾著妳哥的光,好歹也能進去熬個好看一點的學歷,出來以後找份象樣一點的工作,怎樣都好過現在這副落魄模樣……」

    在母親眼里,學經歷遠比不上兄長的她,不論從事什麼工作,都是落魄模樣。

    「我在知名的大型經紀公司當美術助理,月薪六萬五,含勞建保,不必打卡,責任制,忙起來也不必進公司,只要手邊有計算機即可工作,我替大明星修照片,我經手過的照片,最終會被刊登在各大知名雜志上,我一點也不落魄。」

    沈珍蓁終于打斷母親滔滔不絕的轟炸。

    「修照片叫有出息?沈珍蓁,我是怎麼教妳的?妳的眼界就這麼點大?」

    她的解釋沒能平息母親的怒火,反而是火上添油。

    顯然今天的母親格外難纏,沈珍蓁自認也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前段日子她與母親已陷入了冷戰,沒想到又再次為了兄長寄來的包裹而起爭執。

    她恨透了這樣的日子。

    沈珍蓁目無焦距的听著母親在手機彼端訓斥。

    直到她的毫無反應,徹底惹惱了母親,憤而掛上電話,切斷通訊。

    沈珍蓁閉了閉眼,做了個深呼吸,將手機往桌上一擱,起身離去。

    「珍蓁,妳的手機!」

    听見文青老板追出來的叫喚聲,沈珍蓁只是舉高一只手對空揮了揮,頭也不回的繼續往前走。

    文青老板看了看手中的手機,又望了一眼漸遠的縴細人影,不禁搖頭失笑。

    他回到咖啡店里,打開櫃台收納抽屜,將沈珍蓁留下的手機,擺在另外兩支已蒙上一層灰的手機旁。

    辦公室里,眾人翻箱倒櫃,歷年員工數據散落滿桌。

    徐宓與另幾名當紅藝人就坐在一旁的會客沙發上,聊著徐宓即將跳槽的事。

    「找到珍蓁的手機合約了!」小芮從某本文件夾里抽出了一張皺巴巴的廢紙,興奮高喊的跳了起來。

    其他人瞬間丟下手邊數據,蜂擁而上,將小芮包圍成一個圓。

    「快!沈珍蓁手機幾號?」

    「0922……」

    「那個誰誰誰,快撥電話──」

    眾人欣喜若狂,情緒正沸騰,驀地,門口緩緩踱入一道手握冰拿鐵的縴細人影,她置身事外,冷眼看著這一切,眾人渾然不知。

    「通了沒?」阿肯急躁的問著撥電話者。

    「還沒……」

    「你們在找誰?」

    「妳狀況外喔!還會有誰,當然是沈珍蓁──」小芮話未竟,一個轉身看清門口佇立的人影,當場傻眼愣住。

    「沈珍蓁!妳可終于回來了!」一團喪尸瞬間恢復理智,上前膜拜起他們的PS之神。

    眾所周知,沈珍蓁名義上雖是小小的美術助理,可她的雙手卻操縱著經紀公司大小明星的生死。

    何謂生死?對他們這些靠臉靠身材吃飯的藝人,美則生,丑則死。

    厚重妝容無法彌補的,就交給強大的現代科技補上,反正觀眾與消費者永遠是隔著屏幕或雜志看見他們,誰也不曉得他們真實的面貌是何模樣。

    即便是出席活動,隔著重重人海,以及厚重妝容,又有幾個人能真正看穿他們真實面貌?

    可想而知,修圖軟件與修圖師的重要性。

    有句話在星空是這麼流傳的──

    只要沈珍蓁打開PS,女鬼能變女神,恐龍能變校花,宅男能變型男,丑男能變天菜。

    她修圖技巧太強大,幾乎可稱得上是鬼斧神工,自然得毫無痕跡,彷佛照片里那些毫無瑕疵的俊男美女真有其人。

    而沈珍蓁曾經在婚紗公司擔任攝影助理的經歷,亦使她練就了高超的攝影技巧,以至于每當公司準備為藝人拍攝宣傳照時,攝影與修圖的工作便落到她頭上。

    不是公司想節省開銷,而是這些藝人揚言,只願意讓沈珍蓁為他們拍攝,更變本加厲的指定只讓沈珍蓁為他們修片。

    每一張從公司發出去的宣傳照,哪怕是與廠商合作的照片,最終都得經過沈珍蓁的審查,方能對外發布。

    小小一個美術助理,卻是整個公司上下都亟欲巴結的對象,只怕誰也想象不到。

    在這個網絡時代,一張美照可以讓人火紅三年,一張丑照亦可摧毀藝人用三年苦心營造的完美形象,能不小心應對嗎?

    好的修圖師能讓藝人登上名人榜,爛的修圖師能讓藝人流下淚千行,這些藝人能不好好善待修圖師嗎?

    于是乎,沈珍蓁那一手神乎其技的PS術法,讓她成了能鎮壓難搞藝人的鎮店之寶,就連吳老板對上她都是客氣三分,其他人更是將她當作大神一般崇拜。

    相較于眾人澎拜的情緒,沈珍蓁用著看馬戲團似的表情掃視他們一圈,淡淡地說︰「你們不用打了,我的手機剛剛掉了。」

    眾人一陣靜默。

    沈珍蓁不理會那群喪尸,轉而望向沙發上的徐宓,果斷利落地說︰「我有三個條件。」

    徐宓隨即意會過來,喜出望外的站起身,猛點頭。「妳說。」

    「一,加薪。二,小芮跟阿肯要一起跟我走,待遇不能比我差。三,立刻幫我辦一支新手機。」

    听罷沈珍蓁開出的三個條件,除去小芮與阿肯,眾人霎時一頓哀號。

    徐宓想都不用想的爽快同意,「這三個條件都太容易了,珍蓁,妳放心,不管妳要求什麼,威映都會同意的。」

    話方落,徐宓驚覺失言,表情明顯僵了一下,飛快睞向沈珍蓁的反應。

    幸好,沈珍蓁那張秀美有個性的臉蛋毫無起伏,只是淡淡丟來一眼了然于心的睨視。

    徐宓怔了下,為了厘清是否錯覺,她試探性的問︰「珍蓁,妳知道接下來我們要去上海吧?往後會兩地跑,不對,威映說會給我足夠的資源進軍國際,往後很可能是全世界跑──

    「當然,妳不一定得跟著我到處跑,但可以確定的是,往後妳不再是固定待在台灣,這樣妳真的能接受?」

    識破徐宓的心虛,沈珍蓁也不打算戳破,早在听聞徐宓準備跳槽的事後,她便很清楚,齊以諾是想藉此軟硬兼施逼她接受。

    她淡淡地回道︰「妳準備跳槽到威映底下的月河經紀公司吧?月河的亞洲據點在上海,我當然知道往後得長駐上海。」

    見沈珍蓁如此平靜,徐宓難掩一絲驚詫。「珍蓁,妳不會是……」不會是已準備好被威映挖角吧?

    那可不行,這麼多年來,美術助理來來去去,也只出了沈珍蓁這麼一個修圖鬼才,她往後的演藝生涯可都還要靠珍蓁。即使她心底很清楚,威映是看上了珍蓁,卻又頻頻遭拒,方會轉而旁敲側擊的來挖她,目的便是為了讓她把珍蓁一並帶走。

    誰都看得出來,珍蓁這個人並不簡單,她的能力與專業水平,眾人有目共睹,然而這項修圖技能,也不過是從前她協助朋友成為知名美妝部落客,順便練下的修圖技巧,光憑這項技能,便能讓她拿來應用為吃飯工具,足以可見她過人的美術能力。

    其實,沈珍蓁當然听得出來,徐宓那一席欲言又止之下真正想說的話。

    她當下回以一記冷然淡睞,說︰「我想趁這個機會出國看看,妳記得向威映要求我們這票人的待遇,我可不想出國工作還得擠小公寓。」

    聞言,徐宓暗暗松口氣,歡快答應︰「妳放心,只要是妳提出的要求,我一定會盡力辦到。」

    「珍蓁,妳瘋了嗎?!我跟阿肯怎麼可能一起跳槽啦──」

    小芮哇啦哇啦的鬼叫,一旁阿肯卻滿臉見證神跡般欣喜若狂。

    沈珍蓁只是微笑反問︰「我幫你們找了新工作,不滿意嗎?」

    「滿意滿意!」阿肯開心極了,能夠跳槽到威映底下的子公司,那是何等的幸運啊!待遇肯定跟著三級跳!

    戲劇性的小芮還在碎碎念,其他人听聞沈珍蓁確定跳槽,個個如遭雷擊抱頭哀號。

    「珍蓁,妳別走,我自掏腰包加妳兩倍薪水。」另一名藝人跑來開價挽留。

    徐宓一驚,正欲開口阻撓,卻聞沈珍蓁率先揚嗓。

    「就算給我三倍薪水,我還是會走。」沈珍蓁舉起手里的冰拿鐵低啜一口,隨即轉身離去,絲毫不打算多作解釋。

    目送著那率性的縴細人影離去,眾人不禁低嘆,這個沈珍蓁不過是美術助理,卻能左右一間公司眾人的生死。

    比起徐宓這棵搖錢樹的離開,沈珍蓁的離開才是真正的災難!她這一走,星空底下的難搞藝人們,不知又準備發什麼瘋,唉……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