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吉 > 賣萌可恥但好用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賣萌可恥但好用 第二章

作者︰金吉

    「少莊主為何認為我這個一條腿踏進棺材的老頭子,在你們對付闇血族時使得上力?」盡管凌曦與凌雲都還沒來得及開口,老人家對兩人的來意卻了然于胸。

    「湛老爺子可知道『縛神陣』?」

    凌雲話尾方落,忽地一陣強風吹過,群樹搖曳,樹葉的低語像漣漪,悄悄地蕩遍了整座山。

    湛非眼楮一瞇,笑了起來,「你在哪得知的?就我所知,道士們可不叫它縛神陣。」

    轉眼,四下一片靜謐,彷佛整座山林都在凝神聆听。

    「山莊內的藏書閣有典籍,年代似乎非常久遠,而且被小心隱密地保存。幼時我曾經看過一次,這一次因為闇血族的出現,我特意去找出來,我想山莊內只有您有可能為我解答。」

    「當年道士們焚毀了絕大多數有關的記載,想不到還有漏網之魚……」湛非喃喃道,然後嘆口氣,「少莊主不問我為何要避開孫少主?」

    凌雲只沉默片刻,「是因為他身邊的道士?」

    湛非笑了,「沒錯。」他又抽了一口煙斗,「這不是懷疑多年來的同僚情誼,更不是因為我認定孫少主會有任何偏私,但是……當年我答應輔佐郡主,率領朱雀七宿,甚至在郡主身後仍留下來幫助公主與孫少主,都是我自己的決定,但我不能替除了我以外的巫士做決定,更不可能在他們被道士趕盡殺絕之後,擅自泄漏他們的行跡,畢竟巫道之間可是有著血海深仇,如果少莊主無法承諾接下來你想問和我能說的,你都不會對外泄漏半個字,那麼你也不用再往下問了。」

    「我以當家的身分向您保證,今日您對我所說的每一句話,我不會再對任何人轉述。」更何況他原本就打算保密到底。

    老人家又緩慢地吸了口煙,再緩慢地吐出。

    青陽城的這座縛神陣,是他選擇翡翠山莊贍養天年的原因。

    當然還有其他的縛神陣,但青陽城不同。他想,他這麼一個與道士交情匪淺的巫士叛徒,已經少有同伴會原諒,唯獨青陽城……或許青陽城底下的這一位能夠稍稍理解他吧?

    但是理解又如何?沒有任何力量能改變巫士過去數百年來悲慘的命運,更挽救不了妖族漸漸從這塊大地上消失的現實。

    他為什麼活了這麼久?

    還不是因為與他結契的這一位,害怕寂寞啊!同類寥寥無幾,巫士銷聲匿跡,牠在這蒼茫天地間,只是一個無人理解也無人接納的異類,只能懷著恐懼數著他這個結契者生命走到盡頭的那一天……

    「我很想相信你,少莊主。」再開口時,湛非的嗓音瘖啞而干澀,「但我想知道,如果青陽城有一只大妖怪,少莊主打算怎麼做?」

    這問題讓凌雲一陣失笑。

    「老爺子可還記得,與我祖父交好的陳道長,曾經在眾目睽睽之下,一口咬定咱們山莊妖氣很重。」他斂起笑意,「可您也知道祖父的性子……」

    提起祁楓,湛非臉頰一顫。

    好吧!他這見過大風大浪,也算老謀深算的「老狐狸」,遇上祁楓這小子,太陽穴也是一陣陣疼啊!

    人是人他媽生的,妖是妖他媽生的,人若沒血沒淚就是人渣,妖若有血有淚也是好妖。我翡翠山莊山明水秀、地靈人杰,想收妖的話,到山下去問問有沒有誰家里小兒啼哭需要收驚,但是我家不用──你看老子這般英俊瀟灑、玉樹臨風,像是被鬼纏身嗎?那會兒,祁楓挺起他比年輕小伙子結實偉岸的胸膛如是道,還笑得一臉流氓樣地拍了拍陳道長形銷骨立的身板,我看你比我更像被鬼纏身。當下所有人都無語了。

    世人排拒一切非我族類,但翡翠山莊凌家人,從來不管世俗不世俗,異類不異類。

    湛非有些失笑,總算道︰「少莊主問我縛神陣,莫不是想以縛神陣困住闇血族?」

    「依湛老之見,此計是否可行?」

    湛非搖搖頭,「上萬年前,妖道同源。妖怪所謂的縛神陣,道士們稱為『伏魔陣』,能夠將妖怪封印,也同樣能封印法力高深的道士。而青陽城這個大伏魔陣,當年可是動用了人類最頂尖的道士合力才完成……」湛老說到這里,忍不住露出一個諷刺的笑,但仍是耐心地解釋道︰「那些上古的大妖怪,妖力強大到能夠庇護方圓百里內的小妖怪,所以在數百年前的巫道之戰中,成為首要被對付的目標,這些大型伏魔陣就是為牠們而設,只要將所有妖力強大的大妖怪封印,剩下的小妖怪遲早會有被消滅殆盡的一天。但是啊……」

    湛非說到這里總算放任自己笑出聲來,「為了封印這些大妖怪,道士們也付出了代價。上古大妖擁有萬年修行,一來強大到難以被殺死,二來也沒人能承受殺死牠們後的業力反撲,可是封印大妖的代價卻是從此人間再無成功渡劫飛升的大能,當年所有催動伏魔陣的道士金丹盡碎。

    「不再需要戒懼法力強大的妖怪,道士門徒的能力一代不如一代,即便你自身法力高強,但一身術法有沒有資質優秀的傳人,就只能隨緣了──瞧瞧也不過兩百年,坊間只剩下一些招搖撞騙,只會雕蟲小技的道士。要知道如今金陵所謂法力最高深的道士,若是放到了當年巫道盛行的年代,只是個無名小卒!這也導致了整個金陵……不,整個東大陸,在當年闇血族來襲之時,毫無抵抗能力地任他們把持住一片天地。」

    也就是說,整個金陵,已經沒有任何人有能力再制造一個大伏魔陣。

    「那麼,若是釋放這些大妖怪呢?」凌雲立刻將腦筋動到大妖怪們身上。

    「解開伏魔陣與催動伏魔陣,困難程度可是相當啊!」再說,被釋放的大妖怪沒和闇血族一起把人類消滅殆盡就算不錯了。

    但難得有人主動找他聊起這個他偷偷想很久的事,湛非立刻又道︰「妖怪不可能不恨人類,不過青陽城這一位倒是有可能被說服。」

    湛非的話讓凌雲想起在藏書閣里,青陽城地方志的某些記載,但他仍是問,「為什麼?」

    「這我也是听來的。」湛非看了一眼空無一人的左手邊,才道︰「青陽城的這一位,曾經為了保護一名人類力抗許多妖怪,後來與那名人類隱居在翠山。雖然不清楚青陽城祭拜白蛇的習俗是否與那名人類或這一位大妖有關,但據說當年道士們追殺這些大妖怪時,獨獨青陽城這位的巢穴,在青陽城的信徒保護下沒有受到道士們的破壞。」

    果然,他在藏書閣讀到的青陽城志,與縛神陣所困住的妖怪有關!

    「且不說做不做得到,老爺子確實知道解開縛神陣的方法?」

    湛非一听,登時來了精神,「要完全解開縛神陣,以現在來說幾乎不可能。但暫時性、有條件地喚醒陣內的大妖倒有一個相對不那麼困難的方法,就是找到一個法力夠強的『容器』,將縛神陣一部分的力量轉移到容器體內。但是一來,容器本身的法力必須足夠強大,才足以承受縛神陣的力量;二來,成為容器的這人,只怕這輩子再也無法使用他原本強大的法力──且不說要找到願意犧牲的人很困難,光是要找到法力強到能當容器的人,就不比大海撈針容易了。」

    另外,以這樣的方法暫時性釋放大妖,除了大妖能力受到壓制之外,也無法離開伏魔陣的範圍。

    但已經聊勝于無。

    「既然有這樣的方法,當年封印初成時難道無人試過?」照湛非所言,兩百年前要找到法力強大的容器肯定更容易。

    湛非搖頭,「這些大型縛神陣都有一個至為重要的陣眼,可以把它想做一個陣的鎖匙孔,施術人便是鎖匙。為了確保施術者安全,陣眼多半不會放在縛神陣內。而我所說的這個轉移儀式必須在陣眼之上舉行,可是首先,轉移儀式一旦開始,恐怕要耗上大半天時辰。其次是,當年布下這些大陣的是五大派,在早年這些陣眼向來都是他們派內重地,層層看守是少不了的,更遑論是讓人跑到里面去進行轉移儀式了。

    「至于如今,我也不用多做解釋,修仙式微,妖族銷聲匿跡,既然難以找到成為容器之人,陣眼也就不再需要加強看守,原本負責看守青陽城陣眼的長山派,十幾年前不就因為缺錢,把幾座山賣給了你們家?」這兩百年來,賣祖產換錢的可不只長山派,可長山派這一代的掌門也是昏聵了,竟然把包含陣眼的那座山也給賣了,宗門先祖九泉之下恐怕都要氣得再死一次。湛非想到這里就覺得好笑。

    「要如何知道一個人法力強大?」凌雲來找湛非,完全是因為湛老爺子率領朱雀七宿、縱橫江湖數十年的傳奇事跡和豐富的閱歷,可對他法力究竟有多強大並不了解,更不清楚什麼巫士或道士的分別……大概是兩個互相競爭的流派吧?

    湛非困擾地搔了搔腦袋,掩飾心里的進退兩難。

    其實,山莊里,有一對孿生子能夠成為容器,而且連他們的家人都不知道這件事──那對孿生子正是凌家已過世的五爺那一對兒子。

    但湛非當年可是答應過兩個孩子的母親,絕不讓他們有妖族血統的真相被人知道,要確保他們無憂無慮地過完平凡的一生,為此甚至還封住了他們的妖丹。

    人總是自私的,犧牲還不認識的人總比犧牲自己疼惜的晚輩好──何況也不算多慘烈的犧牲嘛!以少莊主的手腕,說服某個貧窮卻法力高深的陌生人拿一身的法力,換一輩子的榮華富貴,說不準還有人樂意之至呢!

    于是湛非道︰「我知道有個古老的部落,特別容易找出法力強大的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