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晶 > 收拾小秘這麼難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收拾小秘這麼難 第二章

作者︰金晶

    看李佳瑤梨花般的小臉掛著淡淡的笑意,林偉東感覺到左心房那里劇烈地跳動著,她真的會要了他的命。

    林偉東一直以為自己喜歡的是那種活潑可愛的女生,或者是那種五官艷麗的女生。誰知道他看了她一眼,清湯掛面的發型,小臉很素,五官舒服清秀,他就喜歡上了她這樣的小家碧玉了。

    接著呢,那三年,他追她,真的是用盡了所有的方法,都沒有打動鐵石心腸的她。

    不是他自戀,他覺得以他的模樣和條件,追她不是問題,可誰知道她就像一只膽小的小缸兔,看到他她就跑,她越是這樣,無意地激發了他爭強好斗的性子。

    「話說,妳當初為什麼不喜歡我?」他瞇著眼楮問。

    她溫婉地笑了笑,「我只想要讀書。」

    這種書呆子的答案讓林偉東嗤之以鼻,「談戀愛不會影響讀書。」

    「但是我不想談戀愛。」

    林偉東听著她綿綿的嗓音,耳根子都軟了,他就喜歡她說話軟軟糯糯的感覺,「反正妳不喜歡我。」

    李佳瑤低頭喝茶,沒有回答他。

    「妳不喜歡我哪里?」他鍥而不舍地繼續追問。

    他的固執,她是知道的,她想,她不說,他也不死心,反正過去這麼多年了,她說出來應該沒關系吧。

    「嗯,為什麼?」他盯著她。

    「因為……」她握著茶杯,「你看起來很花心。」

    林偉東一怔,他哪里花心了?他第一個喜歡的女生是她,第一個追的女生也是她,她到底會為什麼認為他花心?

    「你的異性緣很好,很多女生喜歡你,不管是明戀還是暗戀。」她又補充道。

    「我一點也不花心。」他咬牙切齒,堅決不肯背這口黑鍋。

    她彎了彎唇角,敷衍地點了點頭,他想要答案,她給他就是了,至于他到底花心不花心,她沒有太多興趣。

    看得出她並不關心這個問題,他換了一個自己最關心的話題,「妳有男朋友了嗎?」

    她驚訝地看著他,沒想到他會問她這個問題,她坦誠地搖搖頭,「沒有。」

    林偉東神色滿意地點點頭,這時正好上菜了,李佳瑤只覺得他怪怪的,也沒有多問,低頭吃飯。

    吃飯的時候,林偉東旁敲側擊地問了很多關于他離開之後她怎麼樣之類的問題,李佳瑤簡單地回答他,禮尚往來地隨口問了幾句他在國外如何。

    她問了,他很詳細地回答她,「洋妞很漂亮,不過我沒有談戀愛,讀書很費腦,妳說的,讀書的時候最好不要談戀愛。」

    她正要點頭,他又語出驚人地說︰「也有人想跟我來個一夜情,不過我都拒絕了,我很潔身自好的。」

    所以,絕對不要再誤會他是一個花心的男人。

    這個話,她不知道怎麼接口,于是主動將話題轉向了安全的食物上,「他們家的鰻魚飯做得好好吃。」

    「嗯,是很不錯。」他贊同道︰「妳以後想吃,我們可以再來。」

    她可以拒絕跟他再來嗎?她捏了捏筷子,有點不知所措,他一臉溫和地說︰「偶爾一起吃飯,妳不介意吧?」

    介意,她超級介意。雖然現在的他看起來還蠻正常的,可她沒什麼異性朋友,也不知道怎麼跟異性朋友打交道。

    而且他們發展成異性朋友的關系,也很奇怪啊。

    「林偉東,這一次見到你,很意外,但是我覺得我們之間還是保持距離的比較好。」

    「為什麼?怕因為我的關系,沒有人追?」他笑嘻嘻地說。

    她正視他,「不是。」

    「那是為什麼?」

    「我們適合做朋友嗎?」她反問他,他的性格和她的很不一樣,她喜歡低調的生活,但他注定是高調的人,做朋友很難。

    朋友?林偉東想了想,他媽的誰要跟她做朋友。他摸了摸下巴,要做也是做她的男朋友。

    他愉悅地笑了,坐在他前面的她很乖巧,是和混賬的他截然不同,可他就是覺得他們很配,很合適。

    追了三年沒追到,八年後又見面……當然是繼續追了,那時候他沒有辦法,被送出國,現在他有能力,誰能逼迫他。

    害他白白浪費了這麼多時間,如果他沒有離開,她都是他老婆了。

    「當然不適合做朋友了。」他理所當然地點頭。

    听到他的話,李佳瑤淺淺一笑,酒窩若隱若現,「嗯。」難得的,他居然認可她的話,害她剛才嚇了個半死。

    原來出國也挺好的,他回來了,整個人都變得超級講道理了。

    兩個人各懷心事地吃完飯,在林偉東去洗手間的時候,李佳瑤買單,在看到賬單上貴得出奇的價格,她心在滴血。

    她並不想佔他的便宜,想先買單,心中一嘆,貴也沒有辦法,起碼以後他不會再來找她了。

    她這麼一想,心也不痛了,買了單,她拿好錢包,林偉東回來,神色微黑,將她的信用卡還給她,「我請客。」

    路上遇到了服務生,知道她主動買單,他立馬攔住了,「我跟女生吃飯,從不會讓女生付錢。」

    看他似乎有些生氣的樣子,她將信用卡拿回來,「那各付各的。」

    他臉更黑了,這時候服務生過來將信用卡遞給他,「先生,你的信用卡,歡迎你們下次再來。」

    林偉東點了一下頭,直接走出去,李佳瑤跟在他的身後出去,看了看時間,還有五分鐘午休時間就結束了,她得趕回去。

    「林偉東。」

    走在前面的林偉東一頓,側過頭看她,她終于意識她做了什麼傻事了嗎?終于要好好地跟他道歉了?

    她如果不撒嬌式地道歉,他絕對不會原諒她,必須語氣要軟軟的,可愛的……

    「午休時間快到了,我不能遲到,不然要扣錢。」她一邊說,一邊小跑地超過他往前走,「再見。」

    他瞠目結舌地看著她如一陣風小跑離開,看著她縴細的腰肢在風中搖曳著,透著一股耐人尋味的魅惑。

    被她欺負到這個地步上,他的腦袋里居然想的是,她的腰身真好看。又細又軟,一掐即斷,看得男人血脈僨張。

    他揉了揉發紅的臉,不不不,他在生氣,不可以這麼輕易地被她轉移了方向,但是他忍不住地又偷偷地看她的背影。

    真好看。

    盡管李佳瑤跟別人解釋,她和林偉東是老同學的關系,但是上司和同事們對她的態度更加的和藹了。

    好像她的靠山是林偉東一樣,明明她是靠實力進來的,唉,她就知道,跟他扯上關系,很多事情都會變得很不一樣。

    她一邊嘆氣,一邊在影印文件,影印完文件,她拿起文件回了自己的位置,誰知道她的位置上放著一份小甜點。

    小莉朝她眨眨眼,「太子讓人送來的。」

    李佳瑤看了看周圍的人,每人都有一份,不是只有她有,他很慷慨,但是她就是覺得怪,打開盒子,里面有一張卡片,上面寫著,太瘦了,多吃一點,別一陣風就被吹走了。

    語氣很幽默,上面還畫了笑臉,很可愛,好像不是他的風格,她將卡片放回去,小莉小聲地對她說︰「太子是不是在追妳呀?」

    「沒有。」她回答得又快又直接。

    小莉不信,「蛋糕都是一樣的,芒果千層,只有妳是草莓小蛋糕哦。」

    李佳瑤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很沒有嫌疑,「真的沒有。」

    小莉嘿嘿地笑了笑,「反正謝謝啦。」她沾光蹭了一頓下午茶。

    李佳瑤蹙了蹙眉,心想林偉東到底是要干什麼?然而慶幸的是,接下來,他沒有再出現過了。

    好像他真的只是請她吃一頓飯而已,很簡單,送的草莓小蛋糕也沒什麼其他的意思。

    一切都是她想多了。

    李佳瑤情願自己想多了,她真的是一點也不想再重溫一次高中時期被他追的頭疼的日子。

    還好,他長大了,不再是以前那個幼稚的男生了。

    于是,她很快將遇到了林偉東的事情拋諸腦後,重新投入工作。

    晚上,林偉東約了好友們吃飯,飯吃到一半,一改平日悠閑的模樣,他嘆了一聲氣。

    司宇看著他,「怎麼弄成憂郁小王子的樣子?」

    「你不懂。」他內心滄桑,神色悲傷地說。

    紀方岩呸了一聲,不信地說︰「他的性格能憂傷?」

    「我確實憂傷,你們知道我遇到誰了嗎?」林偉東歪著腦袋看他們,見他們一副不想說話的樣子,激動地說︰「我的初戀。」

    羅天陽直接將嘴里的酒噴了出來,抽了幾張面紙,「我沒記錯的話,你好像沒談過戀愛吧?」

    「我怎麼就沒有初戀了,李佳瑤,知道嗎?」林偉東大嗓門地說。

    「知道。」司宇點頭,「但你不是沒有追到她嗎?」

    「沒追上,怎麼能算初戀?」紀方岩不客氣地補刀。

    一群損友,「她就是我的初戀。」林偉東火大地說。

    其余幾個男人看了看對方,不約而同地笑了,「可以,你開心就好。」

    林偉東狠狠地瞪了他們幾眼,「反正我遇到她了,她在我家公司上班。」

    「結婚了嗎?」

    「沒有。」

    「有男朋友嗎?」

    「沒有。」

    紀方岩安靜了幾秒,「那你在憂傷什麼?」

    「我知道了,是不是變丑了?」司宇挑眉。

    「不是,她還是漂亮得和仙女一樣。」說的同時,他不悅地瞪了司宇一眼,司宇笑著攤攤手。

    「所以?」羅天陽疑惑地看他。

    林偉東一口氣將玻璃杯的威士忌喝光,狠狠地捏著玻璃杯,所以他在憂傷什麼?都說不要為了一棵樹,放棄一片森林,他卻是根本不想要森林,他只想要那一棵樹。

    他喘了一口氣,凶神惡煞地說︰「我他媽的還是喜歡她。」

    沒錯,他在一棵樹上吊死了,別救他下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