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桔子 > 脅迫的欠債同居 > 第五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脅迫的欠債同居 第五章

作者︰桔子

    【第四章】

    田恬在家里等到了十一點。

    應母在吃晚餐的時候就興致勃勃的跟家中管家說起了自己的安排,候在一邊的田恬自然也知道了。

    七點鐘吃晚餐,若是應崇寧對那個女孩子沒有興趣的話,這個時間點再怎麼樣也該到家了。

    可是,現在已經十一點了……

    換言之,應崇寧和那個女孩子,應該是……相談甚歡吧?

    手機響起,在寂靜的空間里顯得有些刺耳,田恬立刻接起手機,「喂?」

    「我到家了,給我開門。」應崇寧的聲音還是硬邦邦的。

    這些年他已經養成習慣了,但凡是晚歸的日子,他向來都是直接給田恬打電話讓她開門,這樣好似就有一種歸屬感,有種家中一直有個人在等他回家的溫暖。

    所以哪怕他現在和田恬還在嘔氣,但是他也知道,田括肯定還等著他回家呢。

    掛了電話,田恬起身給應崇寧開門。

    應崇寧沒想到田恬的動作會那麼快,開門的時候他還有點愣神,不過隨即他就反應過來了,也不和田恬說話,逕自越過她走進客廳。

    「你……相親怎麼樣?」田恬沒忍住,輕聲問道。

    「還不錯。」應崇寧粗聲粗氣的回答道。

    不錯?不錯才怪!

    整個吃飯時間應崇寧滿腦子都是田恬會不會很難過,田恬會不會生氣,田恬現在在做什麼之類的想法,好不容易熬到晚餐結束打算送那個女孩回家去,結果剛出餐廳,那個女孩子不小心腳扭了。

    應崇寧心里一萬個不耐煩,但是這是他媽安排的相親總不可能把對方扔下不管,所以只好帶那個女孩去一趟醫院檢查,還好只是輕微的扭傷,並無大礙。

    但是這麼一耽擱,再加上對方的家和應家是反方向,來回花了不少時間,應崇寧到家的時間就是十一點過了。

    本來是一點都不想理田恬的,但是身體比腦袋先一步,在他還沒來得及掏出鑰匙開門的時候身體已經自動掏出手機給田恬打了電話,沒等他反應過來,門就開了。

    應崇寧是很懊惱的,覺得自己實在是不爭氣。

    所以回答田恬的問題的時候,難免就有點暴躁。

    田恬看著應崇寧冷漠的背影,抿了抿唇,「我知道了,餓不餓,要不要吃一點宵夜?」

    應崇寧最煩田恬這樣的態度,哪怕她質問他一句,表現出一點點的對他的在乎,他心里也會好受很多。

    可是田恬沒有,她只是平靜的問候了他一句,然後就打算相安無事,洗澡睡覺。

    氣死人了!

    「不餓!」應崇寧怒氣沖沖的說完,大踏步上了樓,進房間後,重重把自己摔在床上。

    「可惡的女人,怎麼能這麼可惡!」應崇寧氣惱的低吼了一句,又忍不住揉了揉肚子。

    晚餐的時候沒有胃口,滿腦子都是田恬,他連自己吃了什麼都想不起來了,被田恬這麼一提,好像……是有點餓了。

    但是他是有骨氣的人,他還在生氣呢,堅決不吃田恬做的!

    他這樣氣惱的著,也就沒有發現,田恬在客廳里面坐了很久,直到身子冰涼,心也冰涼了,這才起身回了房間。

    她心想,應崇寧向來很挑剔的,他居然說和他相親的那個女孩子不錯,那肯定是真的不錯了。

    至少,不是她有資格相提並論的吧。

    田恬和應崇寧的關系彷佛進入了冬季,連向來遲鈍的應母都察覺到了有些不對勁,證據就是應崇寧幾乎不怎麼要求田恬給他做吃的了。

    應家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應崇寧向來對田恬做的食物情有獨鐘。這段時間應崇寧難得沒有出差都待在國內,每天也都按時回家吃飯,然而以往在餐桌上總是會跟田恬說自己第二天想吃什麼的應崇寧,一再的沉默。

    甚至連臉色都冷得驚人。

    以應母對田恬的了解,田恬是個性子很好的女孩子,況且從小田恬就明白自己的身分,她是佣人的女兒,是不可能對主人家的少爺有什麼不滿的。這麼看來,兩個小孩子之間不愉快,那起因肯定是在自己兒子身上。

    吃過晚餐,應崇寧放下碗筷,也不看任何人,逕自越過候在一邊的田恬就大步上樓了。田恬雙手負在身前,垂著頭,沉靜的小臉上沒有任何情緒。

    應母也慢條斯理的放下碗筷,拿過餐巾擦嘴,對身邊的應父說道︰「我去看看我們家兒子。」

    「你管他做什麼?」應父皺眉,「他又不是小孩子了。」

    「我自己的兒子,再大,那也是小孩!」應母瞪了應父一眼,起身,緊跟著應崇寧的腳步也上了樓,在應崇寧進了書房正打算關門的同一時間連忙開口道︰「兒子,我們談談!」

    應崇寧看了他媽一眼,有點無奈,「媽,我最近有點忙,真的沒空去相親!並且我對上次的那個女孩子也沒什麼特別的想法,你就別……」

    「不是你相親的事情。」應母擺擺手,「是你和田恬的事情。」

    應崇寧的動作頓住,臉上的情緒頓時淡了下去。

    「你是不是又欺負人家了?」應母問道。

    「媽,我怎麼會欺負恬恬?」應崇寧可不背這個黑鍋,這次明明是田恬惹他生氣,「你不要覺得恬恬看起來很乖巧的樣子,其實她一點都不乖。」

    都這麼多天了就是不肯跟他說話,脾氣可是很大的!

    「我從小看著恬恬長大,還不知道她的性子?每次被你欺負了都不肯說自己委屈。」

    應母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你不要覺得自己是少爺就看不起她,我們家雖然是有些小錢,但是也別覺得自己高高在上。田姨確實是我們家佣人沒錯,但是恬恬不是,人家頂多算是寄住在我們家,也是有幫忙做事情抵住宿費的,你每天吃的東西,哪樣不是她精心準備的?」

    「我沒看不起她,」應崇寧覺得很冤枉,「是她自己不理我的!」

    「你整天擺個臭臉,誰願意熱臉貼你冷**!」應母語重心長的拍拍應崇寧的肩膀,「兒子,你之前也听說了吧,恬恬大學畢業找到工作之後就要搬出去了。在一個屋檐下生活了那麼多年,總是有點情分在的,現在她都要搬走了你還不給她好臉色,真的不太好。」

    應崇寧心想她搬走了,他又不是見不到她,搬走最好,以後想在家里親親抱抱也不用掩人耳目了,他巴不得現在就給田恬找到合適的房子讓田恬搬出去。

    「媽,你別操心了。」應崇寧很有骨氣的道︰「這次我跟她吵的事情不輕,我不想太輕易原諒她,再說她就是一個佣人的女兒,以為自己是什麼身分還要我去道歉!」

    應崇寧發誓自己說這種話真的是氣話,他也知道自己的性格有點別扭強勢,一直以來和田恬相處的時候也確實是田恬包容自己比較多。

    但是要是他早知道田恬會恰好在這個時間端著熱茶出現在走廊,就是再給他一百個一千個膽,他也不敢說這種話!

    應母見應崇寧臉色有異,也跟著回頭,見田恬端著茶站在自己背後不遠處,張張嘴,也沒了聲音。

    這下好了!原本是想勸勸兩個年輕人和好的,現在怕不是只能結下更大的仇了。

    「夫人,少爺,我泡了一點熱茶,解膩的,趁熱喝吧。」田恬抿了抿唇,露出一個很淺的笑容,端著托盤走到應崇寧面前。

    應崇寧下意識伸手接過托盤。

    「沒有其他的吩咐我就先下樓去幫忙清理廚房了。」田恬很恭敬的對兩人彎腰鞠躬,然後退下。

    走廊瑞安靜了好一會,應母才回過神來,恨鐵不成鋼的瞪著應崇寧,指著他的鼻梁,「你要我說你什麼好?就算恬恬只是我們家的佣人這種話也不能說好嗎?我們付了錢,人家也是給我們提供了服務,我們是雇佣關系,人家又不是我們家的奴婢,更何況恬恬從小到大,可沒領過我們家一份薪水!」

    應崇寧的臉色也是一片灰敗。

    他哪里知道田恬會突然出現,他本來就只是說的氣話,根本就沒過腦子的!

    現在道歉有用嗎?可是他不想道歉,那要直接說對不起嗎,還是買束花,買禮物?關鍵是田恬會接受嗎,會原諒他嗎?

    應崇寧不敢確定。

    「你自己好好想想怎麼道歉,說起來你和恬恬一起生活了十幾年,這種緣分很難得,以後她搬出去了,估計和我們的來往也就少了,多少留點情面,別讓大家都太難堪了。」

    應母拍拍應崇寧的肩,語重心長的道。

    「我知道了。」應崇寧有點頭疼。

    「田恬,你怎麼了?」管家剛去院子查看花園盆栽的修剪狀況,一回到客廳,就看到田恬低著頭像是在抹淚的樣子。

    「啊?」田恬慌張的在臉上抹了幾下,抬起頭,勉強扯出一個難看的笑容,粉飾太平,「沒怎麼啊……」

    「是不是受欺負了?」管家在應家也是工作很多年了,對田恬這幅模樣也不算太陌生,「是不是……少爺又欺負你了?」

    小時候應崇寧性子比現在霸道一些,倒是經常能看到田恬被應崇寧欺負得委屈巴巴的樣子,不過這幾年隨著應崇寧更加成熟,和田恬之間相處得越來越好,幾乎已經看不到田恬受委屈的樣子了。

    那眼前是怎麼回事?

    「沒有。」田恬連忙搖頭,「他沒有欺負我。」

    是她自取其辱罷了。

    就像應崇寧所說,她不過是個佣人的女兒,算是什麼人?高高在上的少爺,哪怕是欺負她,都算是跌了身價了。

    她以前怎麼就沒發現呢,怎麼就老是奢望,覺得自己和應崇寧真的會有未來?

    「少爺雖然表面上性格不太好,但是內心是好的,只是有時候不太會表達。」管家慈愛的摸摸田恬的腦袋,「你和少爺相處這麼多年,難道還不清楚?你脾氣好,所以在和脾氣不好的人相處的時候,難免就只能受些委屈,多包容一些。況且……我們做佣人的,遇到應家這樣講道理的主人還好些,若是遇到了那些蠻橫不講理的主人,受的委屈不知道有多少,哪一個不是只能往肚子里吞?」

    「我知道的,管家伯伯,其實我沒覺得委屈,我就是有點難過。」田恬扁扁嘴。

    「趕緊把眼淚擦擦,別讓你媽看見了,不然又得心疼自責了。」管家像是變魔術似的,從兜里摸出一塊巧克力遞給田恬,「吃了巧克力,就別難過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田恬這次是真的笑了出來,接過管家手中的巧克力,「你還是像小時候那樣哄我。」

    「管家伯伯笨,只有這個法子了。」管家笑咪咪的看著田恬將眼淚擦干,沒有告訴田恬,他之所以隨身攜帶巧克力,其實只是因為小時候應崇寧的吩咐而已。

    小小的應崇寧還不會控制自己的脾氣,總是不小心就把田恬欺負得眼淚汪汪,偏偏他還拉不下臉去哄人,所以每次就找了管家,把特意為田恬買的巧克力給管家,讓管家去哄田恬。

    管家哄了田恬這麼多年,每次兩個小孩子吵架了,應崇寧總要來找他,後來他也就習慣隨身攜帶巧克力了。

    果不其然,前腳才把田恬安撫好了,看著田恬回房間,後腳應崇寧就下樓來了。

    「少爺。」管家笑呵呵的道。

    「你看到恬恬沒有?」應崇寧的語氣硬邦邦的,有點別扭。

    「回房間了。」管家很善解人意,知道應崇寧到底想知道什麼,「眼楮紅紅的,跟兔子似的,少爺您又欺負人家啦?」

    「什麼叫又!」應崇寧皺眉,「我沒欺負她,我就是……就是不小心……說錯了一句話。」

    說完,不等管家開口,又急匆匆的,不知道到底是在說服管家還是說服自己說︰「我那就是一句氣話,稍微有點智商的人都不會相信,她和我在一起這麼多年難道還不知道我到底是怎麼樣的人嗎?」

    管家覺得應崇寧是不是少說了幾個字,比如是從小到大在一起生活了這麼多年?

    「少爺,恕我直言,是不是欺負這件事,是要從別人的角度來看待的。就算你覺得你沒有欺負恬恬,但是恬恬自覺得有,那就是欺負,剛剛恬恬跟我說,她很難過。」

    應崇寧不說話了,嘴唇死死抿成一條線,許久才又開口,「那你有沒有哄她,有沒有給她巧克力?」

    應崇寧當初可是研究了很久才知道田恬最喜歡巧克力的。

    「我給了,這些年巧克力我一直隨身攜帶。但是少爺,恬恬已經不是當初那個給一塊巧克力就能哄得她眉開眼笑的小女孩了。而且我覺得,每次你惹了人家,都要我來哄……少爺你難道不覺得,對于恬恬,可能你的一句對不起,比我的無數巧克力都能更令她高興?」

    管家真心的說。

    「那……我也送巧克力?」應崇寧試探道。

    管家無心,他的少爺不是被稱為高智商的天才,為什麼此時會表現得像個低智商的男人呢?

    「這個就要你自己想一想了。」管家說完,鞠躬,轉身離開。

    應崇寧皺著眉頭,看了田恬緊閉的房間門很久很久,才轉身上樓去書房。

    然後花了一整個晚上的時間,想了無數個道歉的點子,最後就網上發帖怎麼跟女朋友道歉求和好。

    想了一晚,可惜依舊對于道歉這件事,沒有頭緒。

    「你怎麼黑眼圈這麼重,昨晚失眠了?」大清早的,應母還在睡懶覺,餐桌上就只有應父一人在喝咖啡看報紙。見自家向來精神奕奕的兒子難得出現這種疲倦的模樣,那走失多年的父愛終于勉強被找回來了一點點。

    「有點。」應崇寧端起面前的咖啡,剛喝了一口,就頓住了。

    這杯咖啡不是田恬泡的,口感不一樣。

    他的視線不由得抬起來不著痕跡的四處張望了一。

    沒有發現田恬的身影。

    「恬恬呢?」應崇寧沒忍住,開口問道。

    候在一邊的管家笑著開口道︰「恬恬說她學校今天有事,所以很早就出門了,沒有時間準備早餐。」

    「哦,論文啊……」最近忙著和田恬嘔氣,都不知道田恬最近情況,應崇寧嘆了口氣,隱隱有點失落。

    應父看報紙的間隙抬頭瞥了自家兒子一眼,眼底閃過了然的光芒,卻還是一聲沒吭。

    一小時後,去了公司,應崇寧剛一坐下來打開電腦,秘書就拿著行程對應崇寧道︰「執行長,這是接下來幾天的行程表。七月三日,和盛席的老總約好了打高爾夫,七月四日有

    個慈善酒會,七月七日是跟上和的並購案談判……」

    「等等!」應崇寧打斷了秘書的話,皺著眉頭抬頭,「我記得我很早之前就跟你說過,七月七日那天不要任何行程安排,我有私事。」

    七月七是田恬的生日,應崇寧不管多忙,也一定會空出一天時間特意陪田恬的。

    哪怕他倆現在還在冷戰,但是這樣的情況只是暫時的,不可能冷戰一輩子。再說了,生日是多麼好的求和機會,必須要好好把握!

    聞言,秘書一臉緊張,知道自己疏忽了。

    「推了,改期。」應崇寧擺手,不悅的道。

    「很抱歉,執行長,是我的疏失在安排行程時忘了要空出這一天,但是日期是對方提出的,沒辦法推遲。而且你最近的行程已經排到三個月後了,這個並購案一直都談得很不順利,沒有辦法拖這麼長的時間……」秘書看著應崇寧越來越沉的表情,聲音也越來越小,幾乎要哭出來了。

    應崇寧抿著唇沉默了許久,才開口道︰「將所有的資料都準備好,要是七日那天並購再出任何意外,你就準備收拾東西走人!」

    他原本因為最近和田恬在冷戰的事情就情緒不佳,此刻臉沉下來更是無比嚇人。饒是秘書跟在應崇寧身邊這麼久已經習慣了他的脾氣,也仍舊有點受不住。

    「我知道了,執行長,您請放心……」秘書的聲音很低,「那麼暫時沒有別的安排我先出去了。」

    「嗯。」應崇寧揉揉眉頭,煩躁的扯了扯領帶。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