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桔子 > 脅迫的欠債同居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脅迫的欠債同居 第二章

作者︰桔子

    公司等著應崇寧處理的事情實在很多,田恬生怕自己一出現又控制不住和應崇寧摟摟抱抱影響他的工作,于是老老實實待在休息室,直到下午五點下班時間,她才打開休息室的大門走了出來。

    「終于舍得出來了?」應崇寧瞇眼瞪著田恬,「難道是怕我會吃了妳嗎?」

    「我是怕影響你的工作。」田恬好脾氣的回答道。

    應崇寧一時語塞。

    好吧,田恬這話確實說得沒錯,有她在的時候,他確實不容易專心工作。

    「好了,一起回家,我餓了,想吃妳做的熱乎乎食物。」應崇寧起身,關了計算機,自然的走過去拉起田恬的手。

    「好啊,你想吃什麼我都做。」田恬笑咪咪的點頭。

    晚餐的時候應父應母也在。

    田母在應家做佣人,因為是單親媽媽,照顧孩子很不方便,應家心善,允許田母帶著田恬住在應家,所以田恬自從懂事之後也會幫家里做很多事,學會做飯之後,更是經常下廚兼職廚師。

    她的廚藝很棒,應崇寧覺得比家里那些考了一級廚師執照的廚師都還要好!

    「說起來田恬也馬上要大學畢業了吧?」應母笑咪咪的喝了一口湯,抬頭看著正好端了一盤菜上桌的田恬問道︰「就是今年吧?」

    「是的,最近已經在做課題,寫答辯論文了。」田恬笑著回答。

    「有找到合適的工作了嗎?要不要去應家的公司,讓崇寧幫妳安排一個職位怎麼樣?」應母熱心的問道。

    田恬從小就品學兼優,又懂事又貼心,應母很喜歡她,也不看輕田恬的身世,幾乎算是把田恬當半個女兒在養,「我記得剿大學實習的時候成績也很優秀?崇寧,公司最近有招聘嗎,以田恬的能力,肯定夠資格吧?」

    「招聘是人事那邊在管,我不太清楚。」應崇寧將嘴里的食物咀嚼完,才慢條斯理的開口道︰「不過如果田恬想來公司的話,我可以跟秘書辦打個招呼,幫妳安排一個秘書助理的職位。」

    田恬頓時閃過一種不祥的預感,總覺得自己要是真的成了秘書助理,估計就是名正言順打著工作的幌子和應崇寧親親我我了。

    這樣不好,她還是想靠自己的實力找一份合適的工作,認真上班,搬出應家,以一個平等的身分和應崇寧相處。

    所以她溫柔而堅定的拒絕了應母的提議,「謝謝夫人,但是我離畢業還有一段時間,之前也有很多公司來學校招聘,我看了幾家比較適合的,最近也有在洽談。」

    「也好,不過如果妳想來自家公司,一定要說。」應母也不強求,「妳是應屆畢業生,剛出社會肯定容易被欺負,要是來自家公司,就沒有那些顧慮了。」

    「我也這麼覺得。」應崇寧淡定的點點頭,手卻在父母看不到的地方輕輕捏了一下田恬的大腿表示不滿。

    來做我的秘書助理是虧待了妳嗎?還是說妳不想跟我隨時隨地待在一起?不然干嘛要拒絕我媽的提議?應崇寧看著田恬的視線,很清楚的表達出了這個訊息。

    田恬有點無奈,只是現在又不是解釋的時機,只好暫時按下心中的話,正要退下回廚房,就听到應母又笑著開口道︰「不過田恬也確實是大女孩了,我前幾天出門逛街的時候,好像看到妳和一個男生在約會。」

    應崇寧捏著筷子的手瞬間收緊了。

    田恬也有點茫然,「嗯?」

    「怎麼?妳自己都不記得了?」應母看著田恬呆萌的樣子有點好笑,「就是那天……對對對!就是崇寧出差的第二天,我去某家百貨公司逛街時,正好在附近看到妳和那個男孩子在星巴克櫥窗邊喝咖啡,你們兩個當時也不知道在說什麼,笑得很開心。」

    田恬瞬間回憶起了當時的場景,頓時好笑的解釋道︰「夫人誤會了,他只是我的同學,那天我和同學約了去星巴克討論論文數據,還有其他好幾個人,但是我和他最早到,所以就說了一會話,不是在約會。」

    「哎喲,妳就不要騙我了,當時那個男生看妳的眼神,愛慕都要從眼楮里溢出來了。」應母是過來人,為了證明自己話中的可信度,還指著身邊一直在默默吃飯的應父道︰「就和我老公看我的眼神一模一樣呢!」

    「關我什麼事。」應父小聲的嘀咕了一句。

    應崇寧突然想起了今天下午他回辦公室的時候,听到的那道約田恬周末聚會的男聲。

    心中莫名就是有一種直覺,就是那個人!

    他對田恬有企圖!

    「夫人您就別開我玩笑了。」田恬明顯感覺到應崇寧身上的氣勢變了,連忙解釋道︰「他也不是我的追求者,我和他就是普通的同學關系。」

    「我們家田恬也是大女孩了,年紀到了也該談戀愛了。」應母笑著說道︰「對吧,崇寧?」

    「是啊,如果有合適的,就交往試試!」試試看我會不會打斷那個男人的狗腿!應崇寧惡毒的想著。

    「我吃飽了。」田恬覺得再待下去情況會失控也不一定。所以很明智的選擇了退下。

    應家人並不知道她和應崇寧的關系已經親密到了肉體交融的地步,平時她和應崇寧在家中的時候也是親近而不親密,應父應母也只是覺得他兩從小一起長大所以關系還不錯,也沒多想。

    田恬並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和應崇寧的關系。

    因為連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和應崇寧到底是什麼樣的關系。

    戀人?好像算不上;床伴?好像比那關系有多了幾分親昵。

    太復雜了。

    應崇寧這頓飯吃得很不爽,很不開心,連一向神經比較遲鈍的應母都發現了他的不對勁,「崇寧,你怎麼了?沒胃口嗎?身體不舒服嗎?」

    「沒有,大概是時差還沒調過來,所以有點不適應。」應崇寧淡漠的放下碗筷,「爸媽,你們慢用。」

    「要不要請醫生來看看?」應母一臉擔憂。

    「不用。」應崇寧搖頭。

    「他又不是小孩子了,自己會照顧自己。」應父給應母挾了一塊里肌肉,「快點吃,這道菜妳最喜歡了。」

    「老爺,夫人。」

    應崇寧本來是打算轉身上樓進書房了,見田母居然走過來了,像是要說什麼事的模樣,立刻就頓住了腳步。

    「什麼事,田姨?」應母溫和的開口。

    「說起來也不是什麼大事,恬恬馬上就要大學畢業了,之後她出社會工作再住在這里不太適合,所以我想等她工作定下來了,就讓她出去找房子住……」田母笑著說道。

    「為什麼?」應母頓時不肯了,「恬恬在家里住得好好的,干嘛要搬走,工作了又怎麼樣,工作了就不能住這里?再說了,恬恬做的飯菜崇寧最喜歡吃了,要是恬恬走了,崇寧上哪兒吃她做的飯菜去?」

    「我無所謂。」應崇寧突然出聲,「其實這個決定挺不錯的。」

    應母頓時不滿,「你這是在趕恬恬走?我真沒看出來我兒子是這種人!」

    「媽,妳誤會了。」應崇寧有點無奈,「恬恬她不願意來我公司想找另外的工作,那萬一她的工作找到,公司離家很遠怎麼辦?她上下班會很辛苦,所以不如搬出去,找個離公司近一點的住處,再說了我和恬恬關系這麼好,隨時都可以找她蹭飯吃。」

    說完,他還特地加了一句,「不過田姨妳不要誤會了,我不是在趕恬恬走。那個房間會一直幫恬恬留著,什麼時候她想回來住幾天,隨時都可以,這就是她的家。」

    「少爺您多慮了,我知道您的心。」田母笑著說道。

    應崇寧巴不得田恬現在就搬出去住!

    他也可以找個機會搬出去,和田恬一起住,這樣就用不著在家里還要避人耳目了,隨時隨地都可以膩在一起!

    「可是……」應母還是有點猶豫。

    「夫人,就像您說的,恬恬她也是大女孩了。這萬一以後找個對象什麼的,總不能還把她的對象帶到家里來,這樣不方便,我也怕會影響你們……」田母輕聲安撫應母。

    「哦,對!」應母恍然大悟,「對對對,家里人多,肯定會影響小兩口談戀愛。我跟妳說,田姨,那天我看到的那個男孩子肯定對恬恬有企圖想追恬恬……」

    應崇寧剛剛的好心情,在听到應母說的這句話之後,再次蕩然無存。

    搬出去然後找一個對象?是把他應崇寧當死人了是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