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朱輕 > 天降惡夫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天降惡夫 第二章

作者︰朱輕

    「大姊,妳為什麼不想嫁給沈思皓。」蘇曉軒忽然開口發問。

    蘇曉嬋愣了愣,嘆氣,「你年紀小,哪里知道……他可是我們清台縣出了名的大惡人!」說著,她看著**  牡艿埽 鵒碩號 男乃跡 K潰骸柑瞪蛩揀┬ 孕『 櫻 繞滸 暈壹業艿 庋史拾裝椎模 


    蘇曉軒被嚇了一跳!

    蘇曉軒拼命地搖頭,「才不是……只有山海經里的妖精才吃小孩,姐姐又唬我!」頓了一頓,蘇曉軒又問:「大姊,那個沈思皓……他做過什麼壞事嗎?」

    蘇曉嬋揉了揉弟弟的臉蛋,說道︰「那可就多了……說都說不完!谷如說,他曾經用刀剖開了一個產婦的肚子,從那產婦肚里將懷胎足月的娃娃血淋淋的給掏了出來……還比如說,他要一個黃花大閨女喝油!」

    「那姑娘喝了好幾斤香油後,就上吐下瀉的,還拉出了一大堆的各種惡心巴拉的蟲子,誒,你說一個待字閨中未嫁姑娘的肚子怎麼會有蟲呢?這分明就是沈思皓為了斂財的行騙手段嘛!」蘇曉嬋說道。

    蘇曉軒听得一愣一愣的,照大姊這麼說,這沈思皓好像是真的很壞那這樣的人,大姊可萬萬不能嫁!

    見大姊總皺著眉頭,蘇曉軒便也陷入了思考,過了一會兒,小家伙想到了一條妙計!

    「不若大姊嫁給我,這樣既用不著離家,也不用嫁與那惡人了!」蘇曉軒奶聲奶氣地說道。

    看著弟弟天真可愛的模樣兒,蘇曉嬋破涕為笑。可過了一會兒,她又搖了搖頭,她心想,爹爹斷不會無緣無故將她許給那樣一個臭名昭彰的人,想來其中必有什麼隱情?

    只是,如今爹爹似乎也在氣頭上……不若等上幾天,待爹爹氣消了,她再找機會和爹爹好好說說?畢竟事關她的終身。

    可是,在接下來的幾天里,蘇老爺一直早出晚歸的,蘇曉嬋又被爹爹禁足,沒法子跑去藥鋪找他,就這麼一拖再拖的……

    這一日,她正坐在屋里發呆,弟弟曉軒突然匆匆忙忙跑來,「大姊,快起來,爹爹在前院傳話沈思皓要來後院見妳,讓妳去二門處等著。」

    蘇曉嬋听到這名字,頓時驚出了一身冷汗,他怎麼來了?以及……爹爹一向重禮數,嘴上說了要把她許給沈思皓,既是這樣,便萬萬沒有讓兩人在婚前見面的道理。

    所以說……還是爹爹有什麼短處被沈思皓拿在了手里不成?

    蘇曉嬋咬住了下唇,忿忿不平地說道︰「不要,我才不要見他,哼!」想了想,她又對弟弟說道︰「弟弟,不若你去和他說,我不嫁他,教他不要痴心妄想了!」

    蘇曉軒道︰「可我是小孩子……說了他也不會信,大姊,不若妳親口告訴他,就說妳不嫁他……反正大姊將來是要嫁給我的!」

    蘇曉嬋一怔,原本她不想見他,是因為男女授受不親。可現在連她爹都同意讓她去見他了……這足以證明,她爹是鐵了心的要讓她嫁給他,所以在這個節骨眼上,若她還糾結著什麼男女之防的話,怕是只能嫁去了!

    于是,蘇曉嬋急忙對著鏡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然後牽著弟弟,怒氣沖沖地走出了房間。

    她剛走到院子里,卻突然想起……她可是十里八鄉公認的大家閨秀,雖然她一點兒也不想嫁給沈思皓,但也沒必要搞壞自己的名聲,尤其不能太失禮。

    于是,她理了理裙裾,又放緩了步子,努力扮出了一副端莊模樣兒,邁著小碎步走到了二門處。

    蘇家後院臨近二門處,種著幾棵桂花樹,一長身玉立的男子站在桂樹下,正背著雙手,湊到桂枝邊,細細嗅那桂花的香味,一臉悠然。

    蘇曉嬋待見到了那男子的背影,正準備譏諷他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時候……男子突然轉過頭,定定地看向蘇曉嬋。

    蘇曉嬋一呆,眼前這男子的臉,與記憶中的一張臉逐漸重合起來。

    她認得他!

    大約是在五年前,爹爹去鄉下收藥材去了,那時候蘇曉嬋才十二歲,鋪子里的老管事患上了嚴重的眼疾,看不清賬簿,年幼的蘇曉嬋便學著幫忙照看藥鋪。

    那時候她還小,老管事年紀大了,眼楮還不好,有地痞流氓見她家藥鋪里統共只有一個老的,一個小的在,便趁機設套,想訛蘇家藥鋪的錢。

    那流氓買了幾樣蘇家藥鋪的藥,然後謊稱吃壞了,要藥鋪賠償他們二十兩銀子。

    好幾個五大三粗的男人圍著蘇曉嬋和老管事爭吵,她當時怕得六神無主,覺得天都要塌下來了。

    在她快頂不住的時候,忽然看到了在門邊看熱鬧的一個男人……

    當時蘇曉嬋還以為他是個打抱不平過來幫忙的好心人,結果那男人居然對那幾個流氓說︰「你們吃了這幾樣藥,只是吃壞了肚子而已?那還真算是你們運氣好,不然……會出人命!」那男子說完便揚長而去。

    蘇曉嬋驚呆了!

    而那幾個流氓一听,起哄得更來勁兒了,原本只索要二十兩銀子的,結果變成了索要二百兩!

    當時可把蘇曉嬋給氣得,也有可能是因為氣極了,小小年紀的她憤慨地與那幾個流氓斡旋了起來,還又準又狠地揪住了對方話里的幾處破綻,跟他們吵了起來。

    那幾個流氓被小小的她所迸發出來的氣勢給驚住了,一時之間竟然無話可說!

    而老管事雖然眼楮不好,卻也是個極通醫術的。當下,老管事便從她與那些人的對話中,听出了些許蛛絲螞跡,最終那些流氓被拆穿,又遇上前來巡街的捕快,蘇曉嬋與老管事這才得以脫困。

    這件事她一直記得,而那個見死不救,還落井下石的男人,她也一直記得,但讓她沒想到的是,那個男人竟然就是沈思皓?

    不對,其實她應該想得到的,沈思皓不就是這種大惡人嗎,哼!

    這種人,她寧死也不會嫁給他的!

    大敵當前,蘇曉嬋早已把要扮大家閨秀的這回事給忘到了九霄雲外!她咬著牙,恨恨地看著沈思皓,而沈思皓也饒有興趣地上下地打量了她一番,似乎露出了滿意的神色。

    「趁著今兒個過來換庚帖,順便地問一問妳,臨湖的田莊,還是傍山的山莊,妳中意哪一處?」沈思皓輕聲說道。他俊美的面上浮起了可疑的淡淡紅暈,聲音亦如當年一般的清冷,然而听在蘇曉嬋耳里,卻不由得心頭火起。

    「莊子我家自個兒有,不勞煩沈大夫了。」蘇曉嬋冷冷地說道。

    沈思皓一怔,再次打量了她一番,皺起了眉頭。

    蘇曉嬋又道︰「既然今兒你來了,也好教沈大夫得知……我蘇曉嬋蒲柳之姿,怎能連累沈大夫明珠蒙塵?你我之間的婚約,取消了吧!」

    沈思皓又是一怔,想了想,他低聲問道︰「令尊……」

    蘇曉打斷了他的話,「我不願意,難道我爹還能綁我去?」說著,她為了增加可信度,又胡亂捏造道︰「且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伴在她身邊的蘇曉軒連連點頭,「不錯,大姊以後會嫁給我,你不要同我爭。」

    沈思皓看著她,面色越來越難看,像是要吃人一樣,「妳已經有了喜歡的人?」

    蘇曉嬋白了他一眼,現在還沒有,不過將來應該會有,哼!總之,喜歡誰也不會喜歡他就對了,一個大徹頭徹尾的大惡人,誰會喜歡他呀!

    沈思皓冷冷地問道︰「妳想退婚?」

    一听到退婚二字,蘇曉嬋眼楮一亮,她忙不迭地點點頭。

    沈思皓嗤笑,「痴心妄想!」

    這回輪到蘇曉嬋發怔了。

    「妳以為妳爹為什麼要把妳許給我這個大惡人?」沈思皓冷笑道。

    聞言,蘇曉嬋一怔,隨即心生狐疑。她睜大了一雙曼妙杏眼,上上下下地打量著沈思皓,他為什麼這樣說?難道……爹爹將她許給他,還真是受了他的脅迫?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震驚的表情取悅了沈思皓。

    見她一臉的不敢置信,他眼眸如冰,卻輕笑道︰「乖乖待在家里待嫁,亂七八糟的事兒就別想了,否則……妳蘇家所有人別想有好日子過,包括妳爹爹……」說著,他又低頭看了看蘇曉軒,補了一名,「……和妳弟弟!」

    在這句話的時候,沈思皓一直在笑,可他的笑容卻一點溫度都沒有!而他的話,不但讓蘇曉嬋的大腦一片空白,更如深墜寒窟!

    至于蘇曉軒,小小的人兒早就已經躲到大姊的身後,害怕地露出了一只眼楮,小心翼翼地看著沈思皓。

    「听懂了?」沈思皓又追問了一句。

    他氣場強大,雖然語氣淡淡的,但也不知怎麼的,蘇曉嬋卻呆在當地,一顆心兒怦怦地狂跳了起來,全身上下已經完全不動了,不!她根本就已經連站都不站不穩了。

    沈思皓沒有再理會她,轉身走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