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石秀 > 孕妻是天價 > 第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孕妻是天價 第八章

作者︰石秀

    【第五章】

    夜里,別墅偌大的房間那張k i n g s i z e大床上,陸航翻來覆去睡不著,明明白天的事情很多很累,但腦子里的事情偏偏困擾著他,眼前不時掠過那女人那張傷心的小臉……

    他很矛盾,雖然不想當爸爸,可是一想到那女人懷上他的孩子,他又有種很微妙的感覺,堵在心里無法形容。

    他沒想到像他這種超討慶小鬼的人,也會有一夭升級當爸。想到那女人有打掉孩子的想法,一開始他是松了一口氣,但現在他越想越後悔,心里是一萬個不願意,但取舍之間,都要作出巨大的犧牲。

    家里一定不會同意他隨便在外面搞大女人的肚子,因為他妻子的人選,需要家里一致通過,一個需要到夜店賣酒的女人,家里會同意才怪!

    退一萬步,就算他讓家里妥協,同意他找的女人,可讓他照顧一個孕婦,也必定要犧牲很多,最基本的一點,以往自由無拘的生活必定是要舍棄了。

    放棄豐富精彩的夜生活去照顧一個孕婦,他心情很復雜,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好。而且懷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會有各種各樣的狀況,他這人除了會賺錢會玩,其實真沒別的特長,更別說將來要照顧一個小嬰兒了。

    可是那孩子是他的種,要保住還是要拿掉,全在他一念之間。

    這一夜,他失眠了……

    第二天醒來,他哏底有淡淡一抹黑青色的喑影,沒有像往常那樣一早就趕回公司,而是通過夜店的人聯系上葉雙雙,讓她把姜穎給他帶來。

    一個小時後,市區醫院事先預約好的看診室內,姜穎在護士的帶領下作完了幾樣簡單的檢查。

    醫生在看完檢查報告後微笑地看著姜穎和站在她身後那個神情冷漠的高大男人,「恭喜你們,要升級當爸爸媽媽了,你太太已經懷孕六周,有胚胎心跳了,目前的情況來看發育很好,以後每周回來檢查一次。這段時間你要注意飲食,咖啡因還有過于刺激的食物要禁止,還有……」醫生瞥一眼立在一旁的陸航,笑道︰「你們是年輕夫妻,懷孕頭三個月因為胎兒情況不穩定,要避免房事。」

    陸航听到這里,挑挑盾,看到坐在他面前的女人臉上瞬間羞紅,他唇角一勾。

    可姜穎的心里,卻是堵得難受,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怎麼來的,是一件羞于啟齒的事, 而爸爸媽媽這稱呼,對她而言很諷刺。

    「你們還有什麼要問的嗎?很多新手爸爸媽媽一開始都是懵懂的,我看你們都很年輕,應該想問的很多吧?」醫生態度很好地問道。

    姜穎雙手在膝蓋上抓了抓,鼓起了勇氣問道︰「醫生,如果不要這個孩子,我要怎麼做……」話一說出口,陸航便皺眉。

    醫生很驚訝,「不要?你老公看起來不像是養不起你和孩子,而且胚胎發育真的很好……」

    「你出來一下。」陸航不等醫生說下去,上前一把握住姜穎的手腕就往門外走。

    看診室外,姜穎掙脫陸航的手,她皺著眉頭揉揉泛紅的手腕,不知道這男人是怎麼回事。

    「誰跟你說不要這孩子的?」他咄咄逼人的氣勢問道。

    「怎麼了?」等在外頭的葉雙雙上前來,不嘵得兩個人怎麼鬧起來了。

    「剛剛我問醫生不要這孩子該怎麼做,他囚我!」姜穎滿臉委屈。

    葉雙雙氣惱地想踉陸航理論。

    「孩子給我生下來,期間所有的費用我來出!」陸航想都沒想,就把他的決定說出口。

    姜穎和葉雙雙都一臉錯愕地看著他。

    「你說什麼?」姜穎不敢相儈自己听到的,她心里也很亂,不知道是否該听他的。

    「我說,不要再抱著拿掉孩子的想法,先給我把孩子平平安安地生下來,之後我會補償你。」陸航知道,讓一個剛踏入社會對人生有無限憧憬的女生用十個月的時間待孕生產,她未必願意,但他會盡自己所能補償她。而孩子,家里不是急著抱孫子嗎,到時他說服家里,給家里送回去。

    「補償?你讓她未婚先孕,生下你的孩子,到時你就給她一筆錢打發她走,你有沒有想、過這對她傷害有多大? 」葉雙雙很不服氣。

    「沒有錢解決不了的問題。」陸航冷淇的語氣,這已經是他能作出的最大妥協。

    「有錢有什麼了不起的,孩子不能要!」葉雙雙很堅決。

    「孩子是我踉她的,與你無關!」陸航不喜歡外人插手他的事。

    「你……」葉雙雙氣到說不出話來。

    姜穎握握葉雙雙的手對她搖搖頭,讓她別說了,繼而筌向陸航,「孩子我可以生下來,可是你要預支我一筆錢。」

    葉雙雙勸她的時候,她已經想過,比起前途,她當然知道肚子里的孩子不該留,但是醫生都說胎兒有心跳了,她實在做不出殘忍的事情來,只好答應生下孩子。只是懷孕期間她沒有收入,家里又急需用錢,她只能跟陸航提條件。

    「成交。」陸航回答得很爽快,他就知道,沒有錢解決不了的難題。

    葉雙雙知道姜穎一向有主見,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挽著她手臂,看也不看陸航一眼,「我們走。」

    「站住,人給我留下。」陸航喊住兩人。

    姜穎回過頭,疑惑地看著他。

    「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住那種環境不好的地方,我讓人送你回去,收拾一下來我住處。」陸航說完,已經拿起手機打電話作安排。

    「你這人怎麼這樣……」葉雙雙對陸航的霸道行怪不滿,但姜穎對她搖搖頭。姜穎知道,自己的肚子會一點點地變大,她不敢想象周圍的人會怎麼看她,听他的,住到他安排的地方,把自己藏起來,或許對目前身無分文的她而言,會好一些……

    姜穎在葉雙雙的幫忙之下收拾好自己的行李,退了租屋,跟葉雙雙道別後,她被陸航的助手帶回他的住處時已經接近午飯時間。

    站在偌大的別墅客,姜穎很茫然。接下來的日子,她會一直住在這座冷冰冰的別墅里,一個人面對很多紛亂復雜的事情,她的手輕輕按在腹部,自嘲地一笑。她現在不過是一生子機器罷了,不管她跟這孩子有沒有緣,她實在做不出傷害這孩子的事情。

    「姜小姐,老板已經回公司了,就由我來給你作安排,今天起你住到這別墅來,你的房間在主臥室旁邊,等一下鐘點工會來收拾,因為老板不喜住處有外人,所以他暫時還沒給你安排佣人,等過一陣子你確實不便,他再安排人來照顧你飲食起居。你可以在沙發上休息一下,我把你的行李帶到客房。」 那助手一邊說著,一邊示意姜穎去客廳的沙發上休息。

    姜穎點點頭,走到沙發上坐下,這段時間,大概是因為懷孕的綠故,她總感覺特別累。沙發很軟,坐著很舒服,她拿一只抱枕抱在懷里,很快便進入夢鄉。

    陸航的助手放好行李出來,發現姜穎已經坐在沙發上睡著了,他放輕了腳步,躡手躡腳地走到室外,撥通電話準備給陸航匯報情況。

    「她情況怎樣,能適應嗎?」陸航在電話那頭問道。

    「姜小姐很配合安排,大概是太累,現在她在沙發上睡著了。」 助手如實報告情況。

    「調好正常室溫,不要讓她著涼……」陸航說到一半,自己都有些意外。

    「是,老板。」助手應道。

    「你等她醒來後,讓鐘點工給她準備一些清淡的食物,接下來讓鐘點工給她整理房間,我晚上會早點回去。」陸航不知道該怎麼照顧一個孕婦,只能一步一步來。

    助手和陸航講完電話,轉過臉室向客廳里的女人,對這樣細心安他工作的老板,他真的很震驚,他看得出來,老板對那女人真的很上心。

    姜穎醒過來的時候,落地窗外暮色四合,她坐起身來,才發現身上蓋著一條薄毯。

    一股濃郁的飯菜香味飄來,她室向廚房的方向,看到一個身影在忙碌著 ,她站起 ,慢慢地踱去,看到一個四十歲左右的婦女正在炒菜,動作很輕很輕,似乎努力不發出太大的聲音。

    「阿姨?」因為不知道對方是誰,她輕喚一聲。

    對方回過頭來,隨即臉上是禮貌的笑容,「姜小姐,你醒啦?」

    姜穎點點頭,她想起來陸航的助手,現在卻不覓他人。

    「呃,對了。」那位阿姨把火熄了,回過身來很禮貌的樣子對姜穎做自我介紹,「我是陸先生找的鐘點工,叫我張姨就好,他的助手讓我留下來給你做晚餐,你該餓了吧,先坐下來,馬上就可以吃了。」

    姜穎看到鐘點工給她拉開一把椅子,她忙去幫忙,「張姨,我自己來就好。 」

    張姨對姜穎點點頭,「你是陸先生第一個帶回家的女孩,他的別墅不喜歡夕卜人來打擾的。雖然他在外面很會交際,朋友很多,但從來不會隨便讓人到這里來,慶生也是在酒店訂宴席,對了,姜小姐住的房間我已經打掃干淨,看得出來陸先生對美小姐很重視,不過姜小姐也跟上流社會那些刁蠻任性的小姐不同,很有禮貌,很有教養,這大概就是你能讓陸先生看重的魅力。」

    姜穎淡淡一笑,她知道,其實陸航是看在她肚子的分上才收留她,而她,實實在在是因為最近的經濟狀況不得不依附于他。可是解釋的話語她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太難堪,所以也就沒多講什麼。

    「姜小姐,你請慢用,吃完後把餐具放洗碗盆里,我明天會來清理的,想必陸先生很快也回來了,我先回去了。」張姨說話間,已經脫下身上的圍裙。

    姜穎看到桌面的清淡小菜,她一個人根本吃不完,忙叫住張姨,「張姨,你不吃一點再回去嗎? 」

    張姨笑著搖搖頭,「我的工作是來做好本分工作,不會摻入雇主的生活。」

    姜穎理解地點點頭,「那你慢走。」

    等張姨走後,整個別墅又恢復了它的冷清,一點人氣都沒有,姜穎吃著張姨給她做的飯菜,味同嚼蠟。接下來的日子,她都要這樣過嗎?想到這個問題,她心里很抗拒。

    吃完了晚飯才六點多,但窗外的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她把餐具收拾好,慢慢地洗干淨放好,她不習慣被人伺候,從小她就會做很多家務事,她覺得力所能及的事情還是親自做比較好。

    時間過得很慢,洗好了碗,她回房把衣物整埋好,拿了一套睡衣走進浴室。她想著,她才懷孕幾周,還是可以找工作,無論如何都要找到自己存在的價值,她不想整個懷孕期間都在陸航的住處當米蟲。

    陸航雖在電話里跟助手說晚上會早點回去,但他的生活規律一下子沒能改變過來。下班後按往常的日程多是去應酬,這一晚也不例外,因為忙完了下午的工作,他真的把家里那個女人拋在腦後了。

    而從他住處過來的助手知道晚上這個應酬很重要,所以也就沒提姜穎這人,免得陸航分心。

    陸航晚上喝了很多,完了後才想起家里那女人,他責備地望一眼身旁的助手。

    等他匆匆趕回別墅,房子空蕩蕩的,他心頭一緊,以為那女人萬開了。他迅速上樓打開客房的房門,看到里面亮著柔和的燈光,一本書掉到了床前的地毯上,而床上那女人蜷作一團,已經睡著了。燈光落在她恬靜的小臉上,他忍不住,放輕腳步踱了過去。

    ……

    姜穎胃里一陣翻滾,她掙扎起身,捂嘴快步奔向洗手間,抱著馬桶一陣干嘔。

    陸航忙追上去半蹲在她身旁,大手一把握住她菜弱的肩膀,眸色深沉,關切地問道︰「你沒事吧? 」

    姜穎心里是滿滿的委厘,吐得難受,胃里難受,眼眶底下的淚辣越滾越大,她回過頭用力地握拳捶在他胸口,哽咽道︰「我沒事,我怎麼會有事?說好是來把孩子生下來的,可是你都對我做了些什麼…… 」

    一邊委屈地控制著,大顆的淚水也從她眼眶滾落,她整個變成一淚人。

    「好了,是我的錯,別哭了,這樣對孩子不好……」陸航大手抹去姜穎臉上的淚水,難得地低頭認錯,這在他整個人生還是第一次。

    姜穎哭累了,止住了眼淚,身上是先前殘留的味道,很不舒服,她輕輕推了一下陸航︰「我要洗澡,你出去。 」

    「我幫你洗。」陸航想都沒想,就把話說出口。

    「不用!」姜穎又是滿臉的提防。

    「好,我出去。」陸航舉手投降。

    蓮蓬頭下,姜穎一遍遍地擦洗身上,卻怎麼也抹不去那星星點點的紅痕,她突然在想,住到這別墅來,是不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而在自己臥室里面洗冷水澡的陸航,看著鏡子里濕漉漉的頭發凌亂著,滿是狼狽的自己,他發現每接近姜穎那女人一次,都像是著了魔一般。可她現在在懷孕,他卻踫她不得。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