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石秀 > 孕妻是天價 > 第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孕妻是天價 第四章

作者︰石秀

    「大庭廣眾強搶良家婦女,不太好吧?」一把低沉的男聲傳來。

    姜穎猛抬頭望向幫自己解圍的人,眸中一亮,沒想到會是他,那個在夜店里的人。那麼近的距離,她看到他立體標致的五官,俊俏邪魅,飛揚跋扈,不可一世。

    她心下一沉,更想逃。

    陸航對眼前久違的美女眨眨眼,他沒想到她會在他對她失去耐心,逐漸心灰意冷的時候重新出現在他眼前,看到她被人糾纏,他立馬過來上演一段英雄救美。

    「她是我下屬,我送她回去而已。」王經理扯了扯領帶,維護他君子的形象。

    「他說的對嗎?美女。」陸航輕捏懷中美女的下巴,想她給一個確切的答案,不管怎樣,他都不喜歡有人否定他。

    姜穎看著王經理,很為難,如果她否決王經理,說不定她連實習期都不能過。可是如果她維護王經理,身邊這男人想必不會輕饒她。

    她咬咬粉唇,猶豫了一下終于作了決定,懇求的眼神望著王經理道︰「王……王經理,你先回去好嗎?」

    陸航卻把車門關上,不許王經理上車,鐃有興味地望向懷里的女人,「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姜穎知道得罪王經理的後果,迫不得已,她甩開了給她解圍的男人的手,「抱歉,我的事不用你管。」

    陸航冷笑,眼神變得暴戾,他點了點頭,「原來……是我多管閑事了。」

    王經理一臉的得意,「看到了沒,我說了,她是我下屬,應酬完,我送她回家而已,叫你一個外人少管閑……」

    王經理話還沒講完,就被陸航一把楸住衣領提了起來,身高的落差,讓個子不高的王經理整個懸空,領帶勒得他快要窒息。

    姜穎看到事情鬧大了,她忙上前拉住陸航的衣服,「你把他放下來!」

    「怎麼,心疼了?」陸航盯著眼前的女人,他難得出于好心,想解救她逃出魔爪,沒想到她不領情,還讓這不識好歹的男人在他面前耀武揚威,他倒是要看看,這王經理能得瑟到什麼時候!

    「我求你了,不要這樣好不好?」姜穎不想因為自己導致惡劣的後果,哭著哀求著。

    「那你告訴我,他剛剛是不是想對你打什麼歪心思?」陸航可不認為自己是多管閑事。

    姜穎哭著搖頭,如果說是,王經理一定會讓她在公司不好過,如果說不是,她看著眼前凶神惡煞的男人,不知道該怎麼辦。

    「是……我是……」王經理雙手用力想抓開掐在衣領上那只手,卻力不從心,只好認栽。

    「認了,剛剛不是很嘴硬嗎?」陸航冷冷一笑,松了手,嫌惡地拍了拍雙手。

    「你這樣是暴力行為,我可以報警……」王經理從口袋里掏出手機,才發現不遠處站著幾個穿黑色衣服保鏢一樣的人物,意識到眼前的男人來頭不小,他丟下姜穎就跑。

    陸航對身後的人使了個眼色,得罪他的人,可沒那麼容易脫身,拖到暗巷里面毒打一頓是免不了的。

    姜穎見王經理跑掉,她怕了,想離開,可是身後的男人拉住她。

    「你想怎樣?」她用力甩那男人的手。

    陸航看著眼前的女人像困在籠中的小獸,想逃又無法逃的模樣,笑了,「你怕我? 」

    「我不怕,只是很晚了,我要回去了。」姜穎說話間,又用力擰了擰手腕,臉上還掛著淚珠。

    「我可以送你回去。」說話間,陸航幫眼前的女人拭去眼淚。

    姜穎仰起小臉看著眼前的男人,雖然他動作很溫柔,但他身上散發著霸道,狠戾的氣場,讓她心底有寒意,她搖了搖頭,「不用,我自己可以回去。」

    「姜穎,你這人很難搞。」陸航盯著面前的女人,似笑非笑地說直。

    姜穎一臉錯愕地看著他,不知道他怎麼會知道自己的名字。

    「好奇嗎?那天我不夠紳士,讓你喝醉了,我只是想跟你道個歉。」陸航當然知道,眼前這女人是個乖乖牌,去夜店賣酒一定是情非得已,所以想博取她好感,只能用迂回的方法。這種女人,一口吃掉沒意思,只能慢慢來。

    姜穎恍然大悟,隨即搖搖頭,「沒關系,那是我的工作,而且我也拿了你的錢。」把話說完,她對他的反感,好像抵消了些。

    「你現在找到工作了嗎?很久沒見你了,不過夜店那種地方烏煙瘴氣,還是不要去的好。」陸航繼續扮豬吃老虎,他的清純小花似乎很好騙。

    「嗯,我現在實習期,在會計師事務所工作,不需要去夜店兼職了。」姜穎覺得眼前的男人說的很對,對他也沒有一開始那麼防備了。

    「哪家,工作還好吧?」陸航臉上流露著關心的神情,但雙眼卻在眼前女人身上流連,吃掉她,遲早的事。

    「在旭輝會計師事務所,我初入職場,需要學習的地方還很多,正在慢慢適應社會。」姜穎一向誠實,也沒說謊。

    陸航默默記下那事務所的名字,征征一笑,「對了,我叫陸航,很高興今天遇見你,天晚了,我幫你攔一輛計程車吧。」

    姜穎點點頭,終于松了一口氣。她想她是不會再跟他見面了,因為就算對他不再反感,可也沒有絲毫好感,萍水相逢的兩個人小小一個交集又擦肩而過,平常不過。

    可她不知道,自她上了計程車,車子開進車流,一輛黑色的跑車一直跟在後面,一雙眼楮直盯著她下了車,上了她公司的宿舍。

    姜穎晚上又到魅影兼職了,只是她一直在外頭賣酒,不去VIP區,所以沒有踫到過她不想見的人。

    可她的消息,夜店里早就有人給陸航通風報信,所以即使當時是在鄰市出席一個重要的商會,陸航卻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風塵僕僕地直抵魅影,他也不去平時那間V I P包廂,而是去了姜穎所在的歌舞廳。

    男男女女在舞池里面揮汗如雨,他坐在最中央那個座位,一襲黑色西裝讓他看起來與周遭的環境格格不入,引來不少單身女人的青睞。

    他周圍有保鏢守著,也沒人能接近他。當他在一旁保標的示意下看到他心心念念想要吃掉的女人就在不遠處陪客人交談,那客人還把手搭在她眉上, 一股難以控制的獨佔欲襲上他心頭。

    他冷冷一笑,看來他看上的那女人真的很缺錢,而他最不缺的偏是錢,他是想和她談談交易了。

    他端著一杯酒走到那一桌,反客為主地坐到最好的位置上,征笑看著姜穎,旁若無人的樣子和她說道︰「好巧,姜小姐!」

    姜穎拿著酒杯的手輕輕一抖,她只好勉強地回以一笑,「是啊,好巧。」

    「陸少爺,你們認識?」姜穎身邊那個原本把手搭她肩膀上的男人一臉意外。

    陸航一記眼刀落在那人那只搭在姜穎肩膀上的手上,恨不得剁掉。

    那男人是很懂察顏觀色的,忙灰溜溜地把手縮回,陪笑道︰「陸少爺和這位小姐認識,那我就不

    打擾了,下次再聚!」

    整桌的人一下子就撤離,只留下姜穎和陸航兩人。

    姜穎急了,對那群要離開的人喊道︰「你們述沒給酒錢呢。」

    陸航安撫她,「多少錢,我給。」

    「又不是你喝的酒,是他們!」姜穎指著那群人,要是不結帳,她自己就要負責這些酒錢了。

    陸航發現,他看上的這女人還真不是一般的傻,「他們跟我認識,錢我先替他們給,以後我會跟他們要回來。」

    「他們開了一瓶酒,兩萬塊。」姜穎悶悶地說道。

    陸航拿出錢包,又是一疊錢放到姜穎的面前。

    姜穎全身警鈴大響,她早作好準備,不會多喝酒,剛剛她趁人不注意倒了不少酒,葉雙雙不在,她不敢喝醉。

    她從那疊錢里拿出她該拿的,其他推回陸航面前,「不用這麼多。」

    陸航啞然失笑,「我給你,你收下就好。」

    姜穎搖頭,「不用,我去洗手間了,先走了。」

    陸航唇角勾起一抹弧度,點了點頭。他當然知道她想逃,可是他不介意花點時間和她玩貓抓老鼠的游戲,反正她這人他是吃定了。

    姜穎逃離座位,跑到外面的洗手間,她先用冷水洗一把臉,又給自己補了妝,晚上賺的錢太少,可是奶奶住院了,不管是治療費用還是藥費都很昂貴,她手頭上的錢根本不夠。

    可是她真的很怕那個叫陸航的人,他接近她,雖然表現得很紳士,但她知道他那人很危險。因為王經理那晚從他面前逃了後,第二天沒回事務所,听說受傷了,她第一時間就想到是陸航派人修理王經理了。

    她想著,既然他不在VIP區,那她就到VIP區去賣酒,惹不起,她還躲不起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