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石秀 > 孕妻是天價 > 第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孕妻是天價 第一章

作者︰石秀

    【第一章】

    魅影是亞洲運營規模最大的夜店,超炫的燈光配合舞台效果,酒飲暢銷。規劃時特別考慮隱秘性,設置了環境優雅獨特的包廂,而且很強調頂級服務的質量。

    長年邀請國內外頂尖藝人現場演出,而夜店服務生清一色受過特別培訓,面容姣好,身材出挑,可惜千篇一律的整容臉,讓人視覺疲勞。

    陸航看著站在面前的尤物,他的眼神一點點變得危險,身為陸氏集團的少東家,財團的太子爺,他是這家夜店的常客,什麼女人他沒見過?偏眼前的這一個,臉上純得無辜,身體又媚得勾人,他恨不得一秒化身為狼,把她拆入腹中。

    姜穎不知道眼前這群人為什麼會避開熱鬧在這安靜的包廂里玩,想著可能他們素質比較好,出來談事業想清靜些的環境,又看他們衣著高級,個個都面容英俊,她放下心來,微微一笑,端著托盤走了過去。

    陸航一個不經意的眼神示意,他身邊的位置就讓人給騰了出來,他看上了的女人,誰敢存有想法?

    姜穎看到有人給她騰位置,便坐了下去,臉上陪著笑說道︰「晚上好,讓你們久等了,我是第一天來上班,請多多包涵。」

    她話剛說完,周圍便是一通地動山搖的大笑。

    「美女,妳古代人嗎,穿越過來的?」旁邊一個戴著炫眼的耳釘的男人笑著打趣她。

    「呃,不是……」姜穎有點摸不著頭腦。

    「哈哈哈……」周圍笑得更瘋了。

    就連坐在姜穎旁邊的陸航那張臉上都忍不住,扯了扯嘴角,一張冷峻的臉上浮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

    「你……你們笑什麼?是不是我招呼不周……」姜穎扯了扯唇角,覺得周圍的人很奇怪。

    「招呼……不周,噗……」周圍又是一通大笑。

    「妳把這當妳自己家了?」陸航已經忍不住,饒有興致地轉過臉來看著他身邊的女人,樣子不像是裝的,看來真的是第一次出入這種場合的良家婦女,為什麼好端端的要跑來當賣酒女?他對她越來越感興趣了。

    「我沒有啊。」姜穎一臉無辜地搖搖頭。

    陸航被這誠實的答案氣得唇角抽了抽,想笑又笑不出來,眼前這女人裊裊娜娜站在那里的時候,風情萬種,但一出聲,就被打回原形,也太傻了點。

    姜穎才想到或許是自己措辭不當,讓他們這些人當笑料了。她是來賣酒的,不能來傻乎乎地供他們取笑浪費時間的。于是對大家輕笑道︰「因為你們點了酒水,所以我就送過來了,我不懂的地方你們要多提醒。」

    陸航近距離看著眼前的美女,她側臉精致迷人,睫毛長而卷,大眼楮水汪汪的,鼻子挺直秀氣,涂了口紅的嘴唇是好看的形狀,飽滿誘人。

    他輕輕地吹一下她的空氣瀏海,滿是挑逗的意味撩她,看到她瞪著一雙大眼一臉防備地望著自己,他不免好笑。

    「有男朋友了?」陸航掃一眼她胸前,二手貨他可不要。

    姜穎搖搖頭,拿起開酒器笑道︰「我們喝酒吧!」

    「不急。」陸航一只手握在姜穎拿著開瓶器的手上阻止她。

    姜穎想縮手,可陸航不放,而且臉上神色意味不明。

    她一雙大眼看著他,好看的眉頭蹙起。

    陸航松開姜穎的手時,趁機摸了一把,細膩的觸感,讓他熱血沸騰。

    姜穎縮回手,臉上很不自在,她需要把酒賣掉,可是眼前這客人似乎並不好對付。

    「美女,妳說妳沒男朋友,我真的不太相信。」陸航說著話,一只手撩著姜穎肩上一縷頭發。他不喜歡隱瞞,更不喜歡欺騙,不然,他會讓對方死得很難看。

    姜穎身體緊繃著,雙眼正視他,臉上很坦誠,「沒有就是沒有啊。」

    陸航看到眼前的女人澄澈見底的雙眼,這眼神也太清純了,跟她那衣著打扮實在太不搭。他挨近她,一只手摟在她背後,一開口,呼吸的氣流便灌入她耳中,「連追求者都沒有嗎,妳身邊那些男的都瞎了?」

    姜穎搖頭,「沒有,我還不想戀愛。」

    「為什麼,有人疼不好嗎?」

    姜穎輕輕地別一下身子躲開,繼而繃著笑臉看著眼前的男人,「可是我覺得還是靠自己比較好。」

    「傻瓜。」陸航把手收回,但目光仍在曼妙的身體上逡巡,「找個男人疼,就不用那麼辛苦出來做事了,女人熬夜很容易老。」

    「那個……」姜穎慌張失措,豁地站起來,臉上很不自在,勉強擠出笑容來,「那個,我們還是喝酒吧!」

    陸航唇角勾起,徑直拿開酒器打開了一瓶昂貴的洋酒,一只酒杯和那瓶酒一塊推到了姜穎的面前,「坐下來喝光它,我就買下妳全部的酒。」

    姜穎一陣心動,她需要錢,如果喝光,他真的買下這些酒,她這一個晚上獎金會有不少。

    其他女服務生都羨慕得雙眼發亮,恨不得陸航是跟自己提那要求,太誘人了!突然一個軟綿綿地靠到陸航身上,用嬌嗲嗲的聲音道︰「陸少爺,讓我來好不好?」

    這女服務生平時伺候陸航慣了,所以有點明目張膽,何況那麼多的錢,她怎麼可能把機會讓給一個來歷不明的新面孔!

    「離我遠點!」陸航一陣嫌惡,伸手便把那女人從身上一把推開。

    他對女人很挑剔,不是什麼女人都可以接近他,特別是踫觸他身體,除非他願意,但眼前這個,很合他胃口。

    姜穎看著那個想取代她的女服務生被不留情面地轟走,她才意識到她身邊這男人不是善類,她打從心底里討厭這種男人,不尊重人不說,還隨便對人動手動腳,可是她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是來賺錢的,她只能忍。

    她在那男人身邊坐了下來,端起酒杯往唇邊送,一口酒還沒來得及咽下去,一股辛辣刺激的味道刺激她整個感官,她臉上瞬間嗆成了豬肝紅色,不由控制地咕嚕一聲吞下,她猛地咳嗽起來,從耳朵到頸部都染成一片緋紅,很是狼狽。

    陸航忍著爆笑的沖動,這女人恐怕從來沒沾過酒吧?不過也好,等她喝醉他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陸少爺,欺負一個小女生也太沒品了吧?」旁邊那個戴著耳釘的酷男端著酒杯笑著打趣道。

    「我又沒強迫她。」陸航不以為意。

    「你不會看上她了吧?」酷男臉上是壞壞的笑。

    「我又不是沒女人,覺得她有趣,逗她玩玩而已。」陸航嘴上很硬,他陸航要什麼女人沒有,會看上一個賣酒女?不過看她身材很正點,睡她一晚倒是不錯。

    姜穎不理會周圍的世界,只是專心喝她的酒,一小口一小口地喝,一小弓很快就喝光了,她只感覺喉嚨里火辣辣地,幸好還能接受。

    看著酒杯里剩下的酒,她想著喝光了,身邊這男人就買她全部的酒,于是她抓起酒杯又往杯里斟滿。

    又一小弓的酒下肚,她已經微醺,看一眼周圍,影影綽綽,燈光下,周圍的面孔重重迭迭,都看不清楚了。

    厚厚一迭現金放在她面前,一把聲音低笑著說道︰「繼續喝,喝完了,這錢就是妳的。」

    姜穎看著那迭錢,又看一眼那大半瓶酒,她換了一個大點的酒杯把酒倒進去,端起來一仰頭猛灌下去。

    酒水從她唇角滑下來,沿著她線條優雅的頸部淌下,沒入她白皙胸部那道誘人的溝壑里面,消失不見。

    陸航喉結輕輕滾動,恨不得把她摁在沙發上就啃,可是她還沒夠醉,這種良家婦女不好對付,等她真的醉了,身體也軟了,他再慢慢吃也不遲。

    周圍的人玩得正起興,可他就緊緊盯著屬于他的獵物,等時機成熟再一口口吃掉。

    眼看酒瓶就要空了,錢就擺在邊上,姜穎卻醉得要倒下,她強撐著,忍受著胃里液體晃動的難受滋味,把最後那小鴿杯酒往嘴里送。

    陸航坐在一旁看著她,她臉色緋紅,把頸部都染成了淡粉色,紅色的唇膏蹭到了唇角……

    「我喝光了!」正在他盯著她身上出神時,她拿著那只空酒杯倒過來,目光迷離,笑靨如花,正高興地看著他告訴他這個好消息,咬音都已經不準。

    肉就要到嘴了,他心里偷著樂,然後他便看到她軟綿綿地往他懷里倒,他順勢抱住了。

    周圍朋友吹起了口哨,他不搭理他們,反正人他已經快要得手,也顧不上面子不面子,他就是看上這女人了。

    包廂的門突然打開了,一抹嬌俏身影走路帶風,瞬間便走到姜穎身邊一把將她從陸航的懷抱里拖了出來,緊緊地護在臂間。

    陸航還沒反應過來,他到嘴的肉似乎已經飛走了。

    「干嘛,砸場子嗎?」陸航看到那抹身影把他想睡的女人搶走了,一臉的不爽。

    「對不起,對不起,這是我朋友,她跑錯地方了,我來接她走。」葉雙雙不想得罪人,臉上陪著笑,一雙精明的眼楮掃一眼現場,認真地觀察周圍的情況,準備隨時開溜。

    「人是妳想帶走就帶走的?」陸航也不搶人回來,只是身上散發重重的戾氣,這里沒人敢得罪他。因為所有的人都知道,讓他不高興一分鐘的人,他可能讓對方痛苦一輩子。

    「沒有,我朋友都醉得不省人事了,我先帶她回去,等她酒醒了我再帶她來給你賠罪好不好?」葉雙雙慶幸自己來之前補了個超妖艷的大濃妝,掩蓋了自己真實面目,當務之急,帶姜穎走為上策,只要對方認不出自己,以後的事情誰管它!

    「別急著走。」陸航一雙腿放到桌面上,擋住她們的去路,雙手環胸看著眼前兩個女人,指了指桌面上的酒說道︰「這酒是她帶來的,我都買下了,妳把剩下的都喝光,人隨便帶走。」

    「喝就喝!」葉雙雙把姜穎穩妥地放一邊,轉身打開酒瓶舉起,一仰頭就往嘴里灌。

    陸航沒有想過半路上會殺出個程咬金,桌面上都是度數很高的洋酒,再貴在他眼里也不算什麼,不過這一次要是醉倒兩個女人的話,也蠻有趣。

    他的目光落在他盯上那醉酒的女人身上,她軟軟地靠在沙發上,雙眼緊閉著,長長的睫毛像蟄伏的蝴蝶,劣質的唇膏蹭掉了很多,嘴唇卻很性感,身上衣衫有些凌亂,他真的恨不得壞他好事的女人趕緊倒下。

    可是他真的低估了那女人,她竟然真的把那剩下的兩瓶洋酒喝光了,把空酒瓶往桌面重重一放,她抹一把嘴,豪氣萬丈。

    「我喝完了,人我帶走了!」她去扶他盯上的女人,準備走的時候,她突然想起什麼,回過頭對他一笑,「那個,錢是我朋友的對吧,我幫她拿走了!」說完,她果真抓起那迭錢,扶著他盯上的女人就要走。

    「慢著!」陸航恨得咬牙切齒,他真的不想放人,但他的朋友都看著,他只能不動聲色。

    葉雙雙腳步一頓,心里也怕,可是她只能強裝淡定回過頭,「你還想怎樣?我都照你說的做了,願賭服輸,你不能說話不算數。我朋友都醉得不省人事了,我得帶她回去了。」

    四下安靜得詭譎,說實話陸航想留人,但從來對任何女人都不上心的他,不想被朋友笑,所以只能一股火氣憋在心里,他總算知道自己是第一次栽倒在一個,不,兩個女人手里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