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杜若 > 她和蛋糕都被吃了 > 第五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她和蛋糕都被吃了 第五章

作者︰杜若

    柳絮和兩名女大學生聊了幾句後並沒有立刻回廚房,而是端著另一盤蛋糕走向染瑾言所在的座位。

    「染先生,抱歉剛才耽誤了一下,這個請你試吃。」

    染瑾言將筆電上的檔案存了文件,蓋下屏幕後將筆電挪到一旁,「妳不怕那位客人之後在網絡上破壞絮語的名聲嗎?」

    柳絮在他對面落坐,立即明白他指的客人是黛米,不由得皺起眉頭︰「當然怕啊!可是也不能姑息那種人,就是太多店家放任她這麼做,導致她認為自己的所作所為都是正確的,總該有人出來阻止,踫巧我就是那個看不過去的倒霉鬼罷了。」

    「妳的想法是對的。」染瑾言揚起嘴角,眼里帶著些許贊許。

    柳絮方才對那位自稱網紅的客人所說的話,染瑾言都听見了。

    他原本想過去幫她,但看她似乎自己就能夠處理,便放下了想英雄救美的心。大部分的店家也許都會選擇息事寧人,但柳絮不是,他欣賞柳絮不因對方是客人或名人就縱容對方的行為。

    「只是可能要被抹黑一陣子了。」柳絮邊滑手機邊嘆了口氣,她在臉書上搜尋了黛米的名字,對方的粉絲人數整整比絮語粉絲團的人數還多了個零。

    「不用擔心,妳要相信老天有眼。」染瑾言臉上帶著耐人尋味的笑意。

    「我也希望……」柳絮做不到像他那麼樂觀,腦中已經開始思考到時候該怎麼澄清黛米的抹黑了。

    「與其煩惱這些,不如想想怎麼宣傳新品。」染瑾言順手拿起叉子切了一小塊櫻花草莓千層,從容不迫地吃了一口後,又切了一塊沾有鹽漬櫻花的部分品嘗。「其實大多數的櫻花甜點我都不太喜歡,不是呈現櫻桃味就是可怕的香精味,就算是選用櫻花醬也很少能將味道拿捏好,妳加了草莓中和了櫻花的香氣,讓口感和味道都更豐富,而鹽漬櫻花的咸味從甜味和奶味中跳脫了出來,這款蛋糕搭配得很好,外形也很吸引人。」

    「我發現你今天很大方給予贊美,難道是我進步了?」柳絮眨了眨眼,不敢相信竟然沒被他挑出缺點,這已經是今天的第二次奇跡了。

    「我像雞蛋里挑骨頭的人?」他向來實話實說,並不會故意挑剔她。

    「那還不是因為你從以前吃我做的甜點就總是能挑出缺點來……」柳絮小聲嘟囔,染瑾言的嘴比她以前遇過的所有老師都還刁,不管是現在還是七年前,七年前甚至常把她的美感批得體無完膚,她現在做的蛋糕能外型和味道兼備,最大的功勞就在染瑾言身上,以前老是被他說蛋糕的外形平凡無奇,她可是下了一番工夫培養美感。

    「柳絮,妳是不是……」染瑾言深邃的眼眸眨也不眨地凝望著她,總覺得柳絮剛才所說的「以前」不是指這一個月。

    「是不是什麼?」柳絮眉梢動了動,有片刻怔愣。

    「其實妳根本就認得我,是故意裝作不認識?」他的話一問出口,立刻捕捉到柳絮眼里閃過的驚慌,無疑證實了他的猜測。

    他這一個月來鍥而不舍到甜點店用餐,而且每次都是選下午兩點到訪並指名要找她,就是為了看她到底記不記得自己,勾起她的記憶。

    既然她已經認出他了,為何要故意裝作不認識?他們七年前相處的時間少說也有一個月,怎麼說也算得上是朋友吧?

    「原來你記得我啊……」柳絮微張著嘴,表情呆滯。

    「什麼叫作原來我記得妳?」染瑾言的指尖敲了敲桌面。

    「你之前問我的名字,我還以為你不記得我了,而、而且……也不能怪我裝作不認識你,你那時候突然不告而別,我以為你是嫌我煩了,我只要一有空就會去小公園等你,我告訴自己就等你一個月,沒等到人就當作沒認識過你,結果真的沒等到你……」柳絮說得委屈,七年前,她可是連刮風下雨都還要前往當初那個小公園看看他有沒有赴約,卻始終沒等到他。

    明明約好了,他卻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讓她失落了好一陣子,想說是不是只有自己把他當成朋友看待。

    過分的人是他好不好!竟然放她鴿子。

    這下換染瑾言默然了,半晌才說︰「我那時候因為工作的緣故臨時出國了一個多月,事出突然,當時趕著去搭飛機,匆忙在公園的那張長椅上貼了張便條紙給妳,怕被風吹走還用膠帶貼緊了,所以妳沒看到?」

    「你不是故意放我鴿子,而是出國了?你是不是傻啊!在公園的長椅上貼紙條就算沒被風吹走,被清潔人員還是路人看到說不定以為是垃圾就把它撕了,你就沒想過我沒看到該怎麼辦?」柳絮齜牙咧嘴,真想狠狠揍一頓這個男人,他是不是寫戲寫到走火入魔,以為現實生活跟戲中一樣不切實際?

    「當時走得匆忙,沒想那麼多,抱歉……」原來這場烏龍是他一手造成的,染瑾言連忙道歉。

    他們都以為對方不記得自己,然而他們其實都記得,只是當年有了些誤會,都害怕對方不想與自己相認。

    他撫了撫額頭,這場烏龍害人不淺,一斷音訊就是七年,要不是吃了韓霏霏送的蛋糕,恐怕還沒這麼容易找到柳絮。

    「那個時候的確有點難過,不過現在已經不介意了,你不用自責啦!」柳絮望著他低垂的臉,他細長的眼睫遮去了部分眸子,情緒似乎有些低落,這個模樣的他令人不習慣。

    既然已經解開誤會,她沒打算繼續糾結在被放鴿子的事情上,雙手攥緊又悄悄松開,想著該如何轉移話題。

    她的視線瞥向被放置在一旁的筆電上,染瑾言每次到店里吃甜點都會帶著筆電,她曾見過幾次他專注打字的模樣,她于是小心翼翼地問道︰「你現在還是編劇嗎?」

    「這幾年一直都沒換過工作,已經寫了不少部戲。」她轉移話題的技巧十分拙劣,但染瑾言並沒有拆穿她,而是順著她的問題回答。

    她有時看起來大剌剌的,其實心思比任何人都還細膩,第一次見面時察覺到他心情不好,才主動拿著甜點和他搭話,而此刻則是不願他自責才轉移話題。

    「那、那你寫過什麼戲?」柳絮睜著水潤晶亮的杏眼,眼里充滿好奇,她可沒忘記當年說好等他寫的戲播出後,她一定會去幫忙增加一點微薄的收視率。

    染瑾言報出自己曾寫過的幾部戲,有些得過獎,有些因為太膾炙人口,到現在還時常在電視上回放,柳絮那毫不掩飾的崇拜眼神,順利將他哄得服服帖帖,縱使有任何不愉快的心情也已煙消雲散。

    早知道她會有這樣的反應,他就在她裝作不認識自己時介紹一下工作了。

    「這幾部戲我都看過,而且都很喜歡,我還有搜集電視劇和電影DVD,尤其是魏修主演的那部《醫界疑雲》我常常拿出來復習。」柳絮沒想到當時沮喪到不想當編劇的他已經在幾年內混得風生水起,甚至寫出不少火紅的戲劇。

    染瑾言提到的幾部戲她都相當喜歡,如今編劇本人竟然就坐在她面前,讓她更加興奮了,不曉得他接不接受在DVD上簽名?

    幾部戲的題材迥異,他怎麼能寫出這麼多優質的劇本?所以他帶著筆電來甜點店就是在寫劇本?

    「我這陣子在把電影《星途》的劇本做潤飾,主角就是魏修。」他這個月之所以看起來那麼清閑是因為劇本老早就完成,現在只是稍做修改。

    「原來《星途》也是你寫的,我前幾天看到官方釋出主要角色的定裝照了,魏修所飾演的男主角定裝照簡直秒殺其他角色。」魏修是柳絮長久以來的偶像,一提起偶像,她完全成了小迷妹。

    深雪的姊姊就是魏修的經紀人,深雪在專職寫作前還擔任過魏修的助理,因此她時常收到魏修的簽名海報或電影公關票,凡是和魏修有關的周邊都被她當成傳家寶似地在收藏。

    「……妳很喜歡魏修?」染瑾言終于發現不對勁。

    「他是我的偶像。」柳絮用力點頭,魏修有顏值、有演技,還有一副好歌喉,這種男明星太稀有了。

    听見她毫不猶豫承認喜歡魏修,染瑾言的心情莫名沉悶了起來,彷佛有一塊沉重的大石壓在胸口,郁悶到了極點,剛才晴朗的天氣宛如曇花一現。

    明明方才還崇拜他寫的戲,轉眼就痴迷于其他偶像,她變心也變得太快了,換作是任何人都不會感到開心!

    這年頭小女生的眼光怎麼都這麼詭異,空有一張臉蛋,沒半點內涵的男人靠得住嗎?他認同魏修的演技,但那張過分陰柔的臉到底哪里值得她痴迷了?

    突然不想讓魏修在《星途》里飾演的男主角過得太順遂。

    「電影下星期開機,我偶爾會跟著劇組看看演員們的拍攝情形,妳想去拍攝現場看看嗎?」雖然她眼里只有偶像的模樣看起來有些礙眼,但他自認不是那麼小家子氣的男人,可以滿足一下她追星的願望……自己之前陰錯陽差放她鴿子肯定惹得她很難過,即使她說已經沒放在心上了,他覺得自己還是得做些事情當作彌補。

    「咦?可以嗎?」柳絮眨了眨眼,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麼。

    「和我一起去是可以的,妳想去嗎?」染瑾言嘴角微揚,既然她的偶像是魏修,用這種方式做為彌補再好不過了。

    「想!」能近距離看到偶像,她作夢都不敢想,就算認識霏霏姊和深雪,她也不敢厚臉皮到央求要去看魏修工作。

    「我們約下星期一在這踫頭,正好是你們的店休日,下午兩點我到甜點店接妳。」話語剛落,他像是想起什麼,從放在一旁的側背包里掏出手機,眼底閃過一絲笑意,「我們交換一下手機號碼,方便到時候聯絡。」

    「嗯。」柳絮點點頭,不疑有他,報上自己的手機號碼。

    染瑾言存下她的號碼後,撥了通電話給她,方便她存下他的號碼。

    七年前一直等不到她出現,他就很懊悔當初沒和她交換聯絡方式,時隔多年,終于了結一樁心事。

    收回前言,魏修還是有點用處的,他決定放過魏修飾演的角色。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