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蒔蘿 > 萌包子俏娘親 > 第三章 好廚藝擄獲人心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萌包子俏娘親 第三章 好廚藝擄獲人心

作者︰蒔蘿

    煙霞森林這一戰,雙方死傷都很慘重,尤其是雲霄國的暗影衛,因為沒有及時服下解藥,幾乎全死在森林里。雲睿因為是重要的談判籌碼,自然不能死,及時服下解藥這才保住一命。

    至于那些江湖殺手,則是付出高額的銀子,外加把身上值錢的東西全拔光了,才換得一顆解藥,一經解毒便逃之夭夭。

    虞易峰等人出森林後便原地休養,待所有人傷勢較為穩定後才起程回京。

    唐昀若與虞易峰談好,他們先行,她收拾好家當後,便帶著兩個孩子前來跟他們會合。

    也許是這一戰傷亡太慘重,雲霄國並沒有再派人前來營救雲睿,這一路上還算平穩。

    齊諭因為身分的關系,遭到最多人圍攻,算是傷勢最為嚴重的人,多處刀傷幾乎深可見骨,前往京城的路上,他大部分都在馬車里休息。

    兩個又傻又天真的小更子,因為齊諭與他們有七八分相像,因此每次只要到隊伍停下來休息的時間,他們就會一溜煙的爬上齊諭的馬車黏著他。

    即使他命令手下將兩人帶走,可他們只要找到機會,就會黏在他身上,到後來他便放棄了,任由他們隨時隨地爬上他的馬車。

    齊諭半倚靠在車壁上,有些清冷的臉上凝著一絲疑惑,問其中一人,「所有人幾乎都怕我,你們兩個小家伙怎麼一點都不怕我,還成天纏著我?」

    「為什麼要怕你?」小糯米一邊「咖滋咖滋」啃著娘親為他們做的餅干,一邊睜著閃亮的大眼疑惑地看著他,不忘拿一塊餅干跟他分享。

    「說說你們為什麼喜歡來找我。」齊諭看著手中這塊奇怪的動物餅干,「這是?」

    「這是我媽咪烤的小熊餅干,吃,吃,很好吃的。」小糯米短短的小手搭著他的手臂,將餅干塞到他的嘴里,催促他。

    一向討厭吃甜食的齊諭吐也不是、吃也不是,看著小糯米那期盼的眼神,只好勉為其難的將餅干吃下。

    唔,原來,這味道還真是不錯!

    「如何?好吃吧!」兩個小更子睜大眼楮等著他的反應。

    「不錯,好吃。」

    「我沒騙你齁,我娘做的餅干最好吃了。」小糯米得意地朝他挑挑眉,又拿了塊不同的餅干塞到他手中,「吃。」

    「叔叔,這個是仙貝,是用好吃的糯米團子烤的。」小團子介紹道。

    「用你們兩個烤的,那本王更不能吃。」齊諭故意捉弄他們。

    「齁,不是用我跟哥哥的肉烤的。」小團子用一雙沾滿餅干屑的胖胖小手捧住他的臉,一本正經的跟他再說一次,「是用做麻糬的糯米團子壓扁後,放到火上烤的。」

    「不是用你們兩個的肉烤的?」他繼續故意的問。

    「不是,我們這麼可愛,你還長得那麼像我們,你舍得把我們吃掉嗎?叔叔!」小糯米整個人爬到他身上,睜著圓滾滾的大眼楮問道。

    「要說像,也是你們兩個像我,怎麼會是我像你們兩個。」看著這兩張跟自己極為相像的小臉,他只覺得好笑又無奈。

    齊諭睞了眼在他身上上下其手的四只小胖手,這兩個小家伙吃完東西不洗手,將他的衣裳當成抹布,更穿著鞋子爬到他身上,一身白衣被他們踩得滿是腳印。

    然而一向有潔癖的他竟然一點也不生氣,還很有耐心的同他們說話逗弄著他們,這讓他自己也感到詫異。

    「說的也是,只有听過兒子像老子,沒听過老子像兒子。」小糯米一對濃眉像線團一樣打結。

    「可是……叔叔,你又不是我們老子,我們怎麼會跟你長得這麼像呢?」小團子胖嘟嘟的小手抵在粉嫩嫩的臉頰上,一臉困擾的看著齊諭。

    當這話一出,齊諭自己也愣怔了下。是啊,他怎麼忘了這事,自古只有兒子像老子,可沒听過老子像兒子的。

    所有人都說他跟皇兄長得像過世的父皇,不過怎麼像也只有五六分,而這兩個孩子跟他卻有七八分像,說穿了就是他小時候的模樣。

    他們三人不是父子,長相怎麼會如此相似?據他所知,忠勇大將軍府的男丁可從來沒有娶過皇家公主。

    既然如此,為何他們長得跟他幾乎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忽地,一抹記憶突然閃過腦海,他赫然想起那件早已被拋諸腦後的意外。

    難不成……

    虞易峰收到飛鴿傳來的線報,告知他神州地界上有幾批殺手埋伏。

    神州是齊諭的封地,他對于這里的地形十分熟悉,當機立斷改走另一條位在州界上,鮮為人知的隱密道路回京。

    涼風徐徐,遠方天際慢慢染上一抹霞紅,押送雲睿的隊伍來到一座森林前。

    在隊伍最前方的虞易峰看了看那片綿延不絕的茂密森林,高舉手臂示意後方隊伍停下。

    負責壓隊的陳坤騎著馬過來,「虞將軍,怎麼突然停下,是要扎營休息了?這座森林不大,約莫兩個時辰就可以離開。」

    虞易峰看了下天色,「不了,再過一個半時辰就會天黑,摸黑前進容易遭到伏擊,就在這里扎營休息,明天早些出發,一口氣穿越森林。」

    「看我這粗心的,竟然忽略了伏擊。」陳坤有些自責。

    「所有人听令,今晚就在溪邊扎營休息,明日一早起程。」虞易峰指著前方不遠處那片地勢平坦、綠草如茵,中間有條涓涓細流通過的草地。

    命令一下,所有人飛快的搭營升篝火,有的人進林子撿拾柴火,有幾組人馬則去打獵,為所有人加菜。

    唐昀若待馬車停好後,便迫不及待的自馬車里下來,抬手伸伸懶腰,看到湛藍的天空上有成群飛鳥掠空飛過,又見草地上有一條閃閃發亮的小溪穿過,心道︰這真是個適合露營郊游的好地方啊。

    如果不是跟著他們一起回京,行程無法自己決定,她一定帶著孩子在這里露營兩天再離開。

    這時小糯米與小團子也剛好從齊諭的馬車里下來,一看到她便開心地朝她跑來,親昵的一把抱著她的腿撒嬌,「媽咪,大半天沒有看到妳,我們好想妳唷!」

    她勾著嘴角哼哼兩聲,「嗯哼,想我?我看你們根本是玩到忘了媽咪了吧。」

    「怎麼可能,我們最愛的人就是妳了,怎麼可能把妳忘了!」他們趕緊搖頭否認,表明心志。

    「真的?最愛我?」

    兩個小更子用力點頭。

    「那好,明天開始不可以再去穎王的馬車了。」

    她真搞不懂這兩個小家伙,怎麼這麼喜歡穎王那個大冰塊,整隊的人除了四叔不怕穎王以外,其他人是能避開就盡量避開。

    偏偏這兩個小更子是一身虎膽,就喜歡往他身上湊,不管被丟出來幾次,他們還是一樣百折不撓,爬進他的馬車往他身上黏,到後來反而是穎王被他們給征服,任由他們霸佔他的馬車。

    「媽咪,不要啦,不要啦。」兩個小更子又開始撒嬌。

    「你們不是最愛媽咪了嗎,怎麼不跟媽咪在一起?」

    「吼,媽咪,我們去跟著叔叔,是為了減少妳的負擔,讓妳輕松一點。妳這麼辛苦,難得有人可以替妳分擔,不是應該好好利用媽?」小糯米認真的看著她,一臉「我都是為了妳好」。

    「就是啊,媽咪,妳不是說馬車太小,裝了我們的行李,又坐我們三個,空間太小不好活動。叔叔的馬車可大了,我們去跟他擠,妳就可以舒服地坐在馬車里,還可以躺著睡覺。」小團子一臉「妳瞧,我犧牲好大啊」。

    瞧這兩個小家伙分明就是想待在穎王身邊,卻還邀功,一臉快夸我的模樣,唐昀若差點噗嗤笑出來,也不揭穿他們,揉了揉他們的頭,一手牽著一個,「好了,媽咪知道你們最孝順了,都是為我好,想讓我好好休息,才這麼犧牲自己。」

    「就是,就是。」兩個小更子不約而同的點頭。

    「好了,為了感謝你們這麼體諒媽咪,媽咪決定帶你們到溪邊抓魚,晚上烤魚給你們吃好嗎?」

    「好耶,好耶!媽咪,我們快去,我們好久沒有抓魚了。」他們興奮的拖著她回馬車上拿工具。

    前世為了制作古毒,她經常到野外找尋材料,野外求生的經驗本來就很豐富,再加上這四年的古代生活,如今她隨手就能用野草編織出一個適合抓魚的簍子。

    很快的她便帶著他們在河邊抓起了魚,夕陽下山時,他們自己起的篝火旁,已經插了好幾只剛補到的溪魚。

    因為他們是婦人跟小孩,又是虞易峰的家眷,士兵們在幫忙搭帳棚時,都會搭得距離他們遠一點,以免冒犯到他們,因此他們的帳篷反而跟齊諭的稍微近一點。

    這時,士兵們的營區傳來一陣騷動,兩個小更子很好奇的伸長脖子往那里看去,不一會兒就看到虞易峰提著一只野雞跟野兔朝他們走來。

    「蘊兒,這給妳處理,晚點還有鹿肉跟野豬肉,等處理好就拿來。對了,這一些蘑菇、野菜是在森林里找到的,一起給你們加菜。趕了這麼多天的路,都沒能好好吃上一頓,今晚好好享用。」

    虞易峰跟著幾個較好的同僚一起進入森林狩獵,本以為只能打到幾只野雞或野兔,沒想到還能打到野豬跟野鹿,成果頗豐,便早早退出森林,趁著他們母子還沒有準備其他菜色之前,趕緊將獵物提過來給他們。

    兩個小更子一看到野雞跟野兔,眼楮都直了,閃亮亮的大眼楮里寫滿了對虞易峰的敬佩。

    「四叔公好厲害。」兩個小狗腿崇拜的說著。

    「哈哈,你們兩個再大一點,四叔公就帶你們去狩獵,你們現在還太小了。」任何的吹捧都沒有這兩個小家伙的崇拜讓他開心,虞易峰揉揉他們的頭,承諾道。

    「一定唷。」他們趕緊伸出尾指,要跟四叔公拉勾。

    「好,一定。」虞易峰也一臉鄭重其事地跟他們拉勾。

    「四叔,一會兒過來一起吃吧,我打算做叫花雞、串燒,再煮個湯跟烤餅。你那些手下食量大,四叔就別跟他們搶口糧了,況且這麼多東西,我跟孩子也吃不完。」

    她決定用兔肉做串燒,野雞做叫花雞,野豬肉跟鹿肉可以烤一部分當場吃,留一部分腌起來做咸臘肉,這樣未來幾天路上都有肉可以吃,再將一些鹿肉做成鹿肉湯,然後烤一些薄過搭配著吃,才不會餓得快。

    「是啊,四叔公跟我們一起吃,我媽咪做的飯菜可好吃了。」兩個小更子大力推薦著。

    「成,沒問題,等等我過來跟你們一起用晚膳。」虞易峰點頭同意,又道︰「我先過去跟他們交代一些事情。」

    虞易峰離去後,母子三人便開始忙碌起來,兩個小家伙自小就會幫忙分擔家事,知道母親要做的料理後,自動自發的自己去挖泥土回來做叫花雞。

    他們最愛叫花雞了,因為這樣他們就可以名正言順的玩泥巴,多好啊。

    當唐昀若將野雞處理好,虞易峰也讓人拿來了野豬肉跟鹿肉,她將野豬肉切丁,跟一起帶上路的辛香料還有剛采的蘑菇混合,攪拌均勻後塞進野雞內,到溪邊采了一些蓮蕉葉子代替荷葉包裹好,然後涂上泥巴丟進篝火里悶烤。

    直到帳篷搭好才從馬車下來的齊豫,才一下馬車便見到兩個小泥人興奮的朝他飛快地跑來。

    他眉尾挑了挑,誰能告訴他這是怎麼回事?這兩個小家伙才離開他的視線不到半個時辰,竟然就像是在泥水堆里滾一圈的小豬仔。

    「叔叔!」兩個小更子各自抱住齊諭的大長腿,繡著雲紋的玉色長袍瞬間印上好幾個泥手印。

    齊諭嘴角僵硬的抽了抽,有潔癖的他無法忍受所穿衣裳有任何一點污垢,現在他們竟然直接往他衣服拍上一堆泥手印,這教他如何忍受?

    一股怒火頓時往腦門上沖,可當他看到兩個小更子望著他時那天真無邪的笑容,充斥在胸口間的那團怒火瞬間消失無蹤。

    他們年紀小,根本看不懂大人的臉色,小糯米興奮的拉著他往那堆他們制作出來的泥水灘走去,「叔叔,快來跟我們玩泥巴!」

    「玩泥巴……你們兩個,我已經過了玩泥巴的年紀。」何況,從有記憶開始,他就從來沒有玩過泥巴。

    「媽咪說,玩具要跟好朋友分享,叔叔,我們跟你分享我們最喜歡的游戲,你有沒有很高興?」

    「……高興。」齊諭一向淡定的表情,像蜘蛛網一樣龜裂成好幾塊,他簡直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那太好了,我們趕快一起去玩泥巴吧。」兩個小更子一人拉著他一手走向泥巴堆。

    他什麼時候答應這兩個小家伙,要跟他們一起玩泥巴了?

    他想拒絕,不過看到他們興奮的神情,他竟然開不了口,只能任由他們拉著他往泥巴堆走去,實在太匪夷所思了。

    唐昀若正要將剛串好的烤肉串放到溝火上烤,便看到那副情景,嘴角暗抽了兩下,這兩個熊孩子不會是要拉穎王去玩泥巴吧?

    她實在不敢想象穎王滿身泥巴的模樣,還有他身上那幾個泥巴手印是怎麼回事?

    听四叔說穎王平時是有潔癖的,不過怎麼遇到她的兩個熊兒子,就跟他們一起「同流合污」了?這實在太毀穎王的形象了,她得將孩子們叫過來才是。

    她朝他們招了招手,「小糯米,小團子,去洗手,要烤肉了,你們不是說要幫媽咪一起烤嗎?」

    「可是……媽咪,我們想要跟叔叔分享我們最喜歡的游戲。」

    「不行,你們沒有看到天黑了嗎?快去洗手,準備烤肉了。」她拿出做母親的威嚴,扠腰拒絕。

    「那,媽咪,我們可不可以帶叔叔去看我們做的小泥人?」小糯米雙手合十拜托。

    「一下下就好,媽咪。」小團子一臉可憐兮兮。

    「本王也十分好奇他們能做出什麼樣的泥人,就讓他們帶我去瞧一眼吧。」看到兩個小更子期待的眼神,他不由得開口為他們求情。

    唐昀若不經意地與他溫和而明亮有神的雙眼對上,驀地,心跳像是突然漏了一拍,她慌忙將視線轉向兩個小更子,僵著嗓子警告,「只能帶穎王去看你們做的小泥人,然後就要回來烤肉,不許再玩泥巴。」

    「好,一定。」他們興奮的拍了下手,一人一邊拉著齊諭往泥巴堆跑去。

    小團子開心的說︰「太好了,叔叔我們快走。」

    「叔叔,我們有做一個你唷。」小糯米炫耀著。

    「喔,那我得好好瞧瞧。」

    「你一定要好好瞧瞧,做得真的跟你很像,我們還有做媽咪跟我和小糯米。」小團子蹦蹦跳跳地說著,「你看到一定會喜歡的。」

    唐昀若的視線落在牽著兩個小更子離去的穎王身上,看著那隱隱散發著可靠氣息的挺拔背影,不由得在心底嘀咕︰怎麼回事,自己竟然會被他那雙眼楮迷惑得心跳加速,這不應該啊!

    不過不可否認,穎王那雙深邃的眼眸,就像清冷的冬日星空一樣迷人。

    不一會兒,三人來到泥巴堆邊,齊諭一眼就看到泥巴堆旁那四個泥偶,有些震驚的瞪大眼。

    那四個與他們有五分像的泥偶,如果不說,真不知道這是兩個三歲小家伙捏的。

    「如何?像不像?」小糯米得意地將屬于齊諭的泥偶拿給他。

    「像,很像。」他仔細端詳著泥偶。

    「喜歡嗎?」小團子擠了進來,「我們很喜歡。」

    「喜歡,做得真像,你們真厲害。」齊諭揉揉他們兩人的頭,夸獎著。

    「那是當然的,我跟小團子小時候就跟著媽咪揉藥丸,有時候調皮,會把藥丸揉成各種形狀。」小糯米得意的說著。

    「媽咪為了不讓我們禍害她辛苦做出來的藥丸,便要我們去玩泥巴,我們家有一個泥巴坑呢。現在要去京城,路上都沒有泥巴可以玩,好無聊,不過媽咪答應我們,到了京城會再弄個泥巴坑給我們玩。」

    他蹲下身看著另外三個泥偶,還有後面做了一半的房子,「這是……」

    「這樣我們就是一家人。」小團子笑著說。

    「是啊,是啊,叔叔,你長得跟我和小團子這麼像,我們一定是一家人,所以我們要住在一起。」小糯米很天真地說著。

    听到這句話,齊諭這才想起一件他差點忘了的事情。

    兩個小更子跟他如此相像,要說跟他沒有任何關系,他可不相信。

    只是……那晚的女子會是虞蘊嗎?時隔多年,又僅見過一面,他當真不太記得長相了……

    那晚的女子若不是虞蘊,那這兩個小家伙的父親會是誰?

    難不成是……齊信宏的?畢竟他們兩人曾經有過婚約關系,這也是有可能的。

    只是當他腦子浮現這抹想法時,一抹不爽的感覺竟然從心里竄出,齊諭猛地一愣,他為何會因這想法而感到生氣?

    忽地,小團子扯著他的手,將他從思索中拉回現實,「叔叔,我們快去洗手,我看見媽咪在皺眉頭了,這表示她要生氣了。」

    「成,我帶你們去洗手。」他收回心神,將四個泥偶放在一起,朝某處使了個眼神,拉著他們的手走向溪邊。

    待他們離去後,隨即有個人來將幾個泥偶收走。

    不一會兒,天色暗了下來,兩個小家伙坐在齊諭身旁,啃著好吃的烤肉串。

    虞易峰用力撕扯著一支兔腿,嘴里不斷喊著,「好吃,好吃!蘊兒啊,妳以前可是一點廚藝都不會的,怎麼四年沒見,廚藝突飛猛進,讓四叔都懷疑妳不是那個打小夠四叔背著的蘊兒了。」

    「四叔,我有兩個兒子,要是再不長進點,我們母子就要吃土餓死了,逆境能使人成長的。」唐昀若同時在心頭暗忖了句︰我當然不是你印象中的虞蘊啊,我要是跟你記憶中的虞蘊一樣,這兩個小更子的生活就慘了。

    「說的也是。」

    「王爺,這鹿肉湯好了,你嘗嘗。」她舀了碗鹿肉湯,端到齊諭前面。

    看著她的俏顏,那股熟悉感涌了上來,他壓下心頭的困惑,輕點下顎,接過她手中的鹿肉湯,眸光溫和地看著她,「有勞了,虞姑娘。」

    她微瞇著雙眸,對他回以微笑,「不用客氣,盡量用。」

    「叔叔,你趕緊嘗嘗看,我媽咪煮的鹿肉湯最好喝了。」小團子拿起湯匙舀著已經吹涼的鹿肉湯喝著。

    齊諭淺嘗了口,滑順鮮美的湯頭入口,點頭,「果然不錯,不比御廚手藝差,四年時間,虞姑娘能從一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姑娘,成長為擁有御廚般的手藝,的確讓人刮目相看。」

    被人這樣夸獎,任何人都會很開心的,她嘴角上揚,笑咪咪的回應,「王爺過獎了。」

    看著她狡黠靈動,卻又帶著一抹沉靜的彎彎笑眼,他的視線不自覺的在她身上停駐。

    模糊的記憶里,這雙眼似乎出現過,卻好似有什麼不同……

    他幽暗不明的眸光帶著一抹探究,直把她瞧得有些不自在,趕緊斂下笑容,放下手中的烤肉串,輕咳了聲,「王爺,我臉上有什麼嗎?要不然你怎麼直盯著我瞧?」

    他那雙像是冬日星子般綻放著清冷光芒的眼楮真是好看,每每與他對視,她總是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她只能盡量控制住失序的心跳,再這樣下去可不行,她得問清楚,免得對他生出誤會。

    「不是,本王覺得妳很眼熟,在煙霞森林之前,我們是否有踫過面?」

    原來是覺得眼熟啊,她心下松了口氣,要不然他這樣直看著她,她真的會誤會他對自己有不一樣的意思。

    她輕笑了聲,「王爺,我喪失記憶了,所以就算我們有見過面,我也不記得啊。」

    「本王竟然忘了這事。」

    「不過,王爺,我覺得我們肯定是見過面的,我以前是京城貴女,我四叔跟你也算是同僚,因此肯定有過幾面之緣。」

    像他這種權貴,肯定見過不少京城貴女,跟原主有過幾面之緣,這根本沒什麼好奇怪的,只是他怎麼好像特別執著于她?這倒是令人不解。

    「說的也是。」穎王嘴角微勾輕笑了下,看來,這事還是得自己親自追查才能解開盤旋在心頭的狐疑。

    穿過森林後,隊伍又走了半天,來到一處天險,那是只有一輛馬車寬的蜿蜒山道,這條山道一面是陡峭的險惡坡壁,一面是深不見底的山谷。

    技術不夠純熟或是對這地形不夠了解的車夫,根本就不敢在這種山道上駕馭馬車,為了安全起見,齊諭下令所有人下車步行,在進入山道前,整支隊伍停下稍作休息簡單進食,補充體力後再上路。

    唐昀若帶著孩子下車,找了一處稍微平坦的地方,拿出早上準備好的食材,打算做刈包。

    饅頭對切,從中間割上一刀,夾進剩下的鹵肉,加入一點糖、咸菜跟搗碎的花生,這樣子一個分量正好適合兩個小家伙吃。

    這肉是昨天剩下的野豬肉,原本她打算做成臘肉,不過因為剩下的分量不多,索性全切成片丟進鍋里,加上一些醬油跟黃酒、蔥,將它放到殘留著余火的篝火上煨著,到了今天一早就是一鍋香噴噴的鹵肉,正好搭配早上火頭軍煮的稀飯。

    行軍時,像咸菜跟花生米這些方便的配菜都會備著,幾乎餐餐看得到它們的蹤跡,用完早膳後,她便將這些菜分門別類,小心打包好,準備中午做刈包。

    「來,拿好,慢慢吃,可別掉下來了。」她將刈包拿給孩子,不忘叮嚀道。

    「好香,蘊兒,妳中午又弄了什麼好料給他們吃了?」聞香而來的虞易峰問道,一雙眼楮緊盯著她手上的刈包。

    她伸手將刈包給他,「刈包。」這四叔也是個吃貨,昨晚吃了她親手煮的食物後,今早就自動報到了。

    虞易峰大口咬下,用力咀嚼,不忘稱贊好吃。

    刈包兩三口就被他吃光,他伸手還要,幸好唐昀若知道他的食量,多做了幾個。

    就在虞易峰準備吃下第三個刈包時,齊諭的揶揄聲傳來,「虞將軍在這里開小灶,竟然沒有喊上本王!」

    虞易峰趕緊將口中食物吞下,指著刈包,「這是刈包,好吃,王爺要不要也來一個?」

    「叔叔,媽咪做的刈包很好吃,你嘗嘗。」兩個小更子未等唐昀若同意,徑自拿走她面前剩下的兩個刈包,塞到齊諭手中。

    小團子一雙眼楮亮晶晶的看著他,催促道︰「你趕緊嘗嘗看,很好吃的。」

    小糯米道︰「你是我們的好朋友,我們才請你吃這個,不然除了四叔公外,我們誰都不給。」

    「唷,是這樣呀,那我一定要嘗嘗看。」虞蘊昨天露的那一手廚藝的確不錯,讓他到現在還回味無窮。

    他不客氣地大口咬下,熱騰騰的刈包中包著肥瘦勻稱的軟嫩豬肉,肥美入味,吃起來滿口脂香卻不油膩,搭配著咸菜跟碎花生增添風味,咸甜滋味融合在口中,形成絕佳美味。

    「果然好吃。」他下意識地舔了下嘴邊的油漬。

    「嘿嘿,我們沒有騙你吧。」兩個小更子得意地朝他揚揚下巴。

    「本王知道你們兩個對本王最好,會跟本王分享你們的好東西。」

    很快的,那兩個刈包都進了他嘴里。

    他意猶未盡,這麼好吃的東西讓人吃得不過癮,根本是故意吊著人的胃口。

    忽地,他幽怨的盯著虞易峰,這家伙到這里蹭食,竟然沒有找他一起過來,瞧這才兩頓飯而已,虞易峰就吃得滿臉油光。

    虞易峰突然接收到齊諭那怨懟的眼神,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斜看著自己手中的刈包,只見齊諭微微點了點下顎,眼角頓時劇烈抽了下。

    要他把口糧讓出去給王爺,簡直是在剮他的肉啊!這次帶出來的火頭軍只會把食物煮熟,沒有所謂的廚藝,所做的伙食就只差被批評為豬食了,這一路上吃的他是唉聲嘆氣,消瘦了好幾斤,好不容易才脫離吃豬食的日子,怎麼王爺也要來跟他搶口糧。

    他幽怨的稍稍搖頭,拒絕齊諭要他上交午膳的要求。

    兩人私下細微的互動全被唐昀若看在眼里,沒想到向來成熟穩重,給人印象淡漠冰冷的穎王,竟然也會搶食。

    這麼難得一見的逗趣畫面與他這反差的表情,讓她對他的印象又好了不少。

    她輕勾嘴角,又做了五個刈包,「王爺,如果不介意,就跟我們一起用午膳吧,除了刈包,我還做了酸梅湯,可以解膩。」她將做好的刈包放到洗淨的大葉片上,拿起一個竹筒做的水壺,一並放到齊諭前面。

    「那本王就不客氣了。」齊諭嘴角輕勾,毫不矯情地拿起一個刈包大口吃著。

    她也坐下來,開始品嘗自己的手藝。

    不一會兒功夫,一鍋的鹵肉全吃光了。

    看著吃飽後攤在地上的兩大兩小,唐昀若是又氣又好笑,四叔跟王爺進行吃刈包比賽就算了,這兩個小家伙竟然也跟著他們比,硬生生多吃了一個刈包,把小肚子給吃撐了,躺在草地上摸著肚皮哼哼著。

    她從馬車上拿下清涼膏,解開兩人的衣裳,在他們的肚皮上抹了些,不一會兒,他們果然感覺舒服多了,也不再那般哼叫。

    「媽咪,以後我再也不要吃那麼多了。」小糯米吁口氣,舒服的說著。

    她彈了下他們光滑飽滿的額頭,「看你們以後還敢跟大人比吃飯嗎?多吃一碗飯就撐死你們。」

    「不比了,不比了。」兩個小更子不約而同地揮著手,嚷著,「吃撐了好難受。」

    「等等就要起程,走一段路就舒服了。」虞易峰被他們的可愛模樣給逗笑了。

    眼看時間不早,他起身打算回隊上,「蘊兒,一會兒那條山路崎嶇不平,並不好走,妳最好換雙好行走的鞋子。」

    「四叔,你放心好了,我都準備好了。」她給自己還有兩個孩子準備的鞋子,里頭的鞋墊都鋪了棉花,可減緩行走時的沖擊力道,這樣才能較長時間行走。

    「那好。對了,出了山谷又要進入一片森林,有沒有其他野味我不知道,不過絕對有野雞,我想喝雞湯,像昨天那鹿肉湯的做法就不錯,或者妳有其他想法也可以,最好再弄點面,四叔知道妳行的。」

    「我記住了,四叔,你趕緊回去吧。」

    虞易峰離開,齊諭也不方便繼續留在這里,他起身準備跟著虞易峰一起離去,在經過唐昀若身邊時,停下腳步回頭看著她。

    「晚膳本王要吃叫花雞,還有烙餅。」說完便抬腳轉身離去。

    她愕然地看著他瀟灑離去的挺拔背影,自己什麼時候成了他的廚娘?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