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莫顏 > 娘子招人愛 > 第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娘子招人愛 第九章

作者︰莫顏

    【第五章】

    關雲希愣住,抬眼看向褚恆之。

    他沒看她,依然與柴狼談笑風生,手掌卻似長了眼楮,穩穩地握住她的杯子。

    她呆了呆,忽地恍然大悟,同樣用著兩人才能听到的聲音對他道︰「你放心,我酒量很好,不會喝醉的。」

    她認為褚恆之是怕她喝酒誤事,因此才會阻止她。

    要知道,想當初她還是大當家時,燒刀子這種烈酒,她可以喝三壇而面不改色,就連熊叔的湖中仙,她也可以撐到喝完一壇還沒醉意。

    「不可飲。」他淡淡命令,還是這句話。

    關雲希眨了眨眼,心想這家伙真不放心她?

    但她豈是乖乖听話的人?當年只有她叫人別喝的分,哪有別人不準她喝?

    好不容易來到山寨,這兒是她的地盤,弟兄是她的伙伴,彷佛回到從前一般,她不喝個幾杯,哪里甘心?

    她決定向他證明,她能喝,而且絕對不會醉。

    她很自然地無視某人的命令,悄悄使力,想掙脫他的手掌,偏偏這家伙大風吹不動,看似沒用力,卻堅硬如鐵掌,掙不開一指,動不了分毫。

    這是以強欺弱,欺她武功不如他,她正懊惱時,正巧一名送酒的小廝經過,她立即伸手去拿。

    她才剛有動作,那原本握住弓子的手,改而用手臂架住她的頸子,把她往後面勾去,而她伸長的手就這麼剛好與那酒壺失之交臂,眼睜爭地看著「酒兄弟」落入他人的懷抱里。

    關雲希火了,抬頭往後看,褚恆之用手臂架住她脖子不讓她喝,而他自己卻與柴狼喝得正歡。

    她伸手試圖扳開他的手臂,仍是無法掙脫,他絲毫沒有放人的意思。

    這家伙有病浮!沒事管她喝不喝酒,她的酒量說不定比他還好呢!竟然阻止她!

    既然扳不開,她就去搔他癢,于是雙手齊下,去搔他的胳肢窩和腰間,她就不信,看他能忍多久。

    恆之額角突了突,借著飲酒遮口,低頭對她道︰「乖一點,除非你想被我點穴。」

    感覺到她身子一僵,手也不亂搔了,他抿唇而笑,繼續無事般與人干杯。

    柴狼灌了一大口酒,抹去嘴邊的酒液,見到對方的手臂圈著飛鷹妹子,而飛鷹妹子則乖乖地靠著他,狀似親密,禁不住有些眼紅。

    大伙兒喝了酒,酒酣耳熱之際,行為自然也放浪不少,不少人摟著自己的女人,因此柴狼忍不住問出口︰「鐵扇兄,她是你的女人?」

    恆之沒回話,關雲希則沒好氣地代答。「不是,咱們是朋友。」

    恆之沉默地喝著自己的酒,面上不顯任何情緒。

    柴狼听了,卻是喜形于色,又瞄了恆之一眼,見他沒反駁,便放心了,只當他們是不拘小節的江湖兒女,隨意慣了,既然只是朋友,這表示有機會。

    恆之將柴狼的笑容看在眼里,眸光變得深邃難測,而關雲希早知恆之對她並無興趣,何況兩人都退婚了,她本性不拘小節,自然不會亂想什麼。

    柴狼既然動了蠢蠢欲動的心,他也不是忸怩的人,而佳人亦是個爽利的性子,遂呵呵笑道︰「妹子怎麼不喝呢?過來這里,跟三哥喝一杯吧!?說著用手拍拍他身旁,示意她過來坐。

    關雲希當然想過去喝一杯,但她現在被人架著脖子威脅啊。

    柴狼皺眉,指了指褚恆之的手。

    「鐵扇兄,別那麼圈著妹子,她都起不來了。」

    恆之卻是微笑以對,「三當家可冤枉我了,她若是想喝,誰也阻止不了她,她若是不想喝,拿刀逼她也沒用。」接著轉頭笑︰「鷹妹子,你想過去喝酒嗎?」

    關雲希想應是,但一對上褚恆之笑里藏刀的目光時,心頭咯 一聲,想到自己還得仰仗尚書府大公子去辦事,不能得罪,遂露出為難的笑容。

    「扇哥哥,我酒量不好,你幫我敬三當家吧!」

    褚恆之搖頭嘆息,「真拿你沒辦法。好吧!三當家,我代鷹妹子敬你,莫嫌棄。」

    「不,哪兒的話,鷹妹子不能喝,那就別喝。」柴狼笑道,亦改口喊她鷹妹子了。雖然柴狼沒成功把她弄過來親近、親近,但他心想,來日方長,再找機會與她多多接近。

    恆之只是微笑,沉穩地與他一杯杯干著,對方喝多少,他便喝多少,對方喝一壇,他也喝一壇。

    他瞟向臂彎下那一臉不甘受制的女人,將氣息移近,低啞的嗓里多了抹安撫的蠱惑。

    「離開時,撈兩壇湖中仙走。」

    懷中的人兒與他對望,美眸里的目光瞬間大亮,閃著流光溢彩,與他眸中的光芒相映。

    見她怒氣已消,褚恆之亦勾起嘴角。

    他們在山寨里待了半日,成功與寨中人打交道,約定好日後再來談合作細節。

    一直到接近傍晚,他們才離開山寨,離開時兩人還帶著兩壇湖中仙上馬車,出了山寨。

    坐在馬車上,關雲希臉上笑個不停。

    褚恆之挑眉。「這麼高興?」

    「你沒瞧見當我說要把這兩壇酒帶走時,熊叔的臉有多黑,偏偏他又不能說這兩壇酒是他私藏的,還得像其他人那樣裝大方,想到他憋住的樣子就好笑。」

    褚恆之望著她,淡笑不語。

    「對了,按照承諾,這一壇酒請你。」

    恆之也不跟她客氣,將酒壇收下,看向另一壇酒。「你要帶酒回去?」

    「當然。」

    「你若是帶酒回去合適嗎?不怕別人跟你分酒喝?我听說,關大人是貪杯之人。」

    關雲希听了一愣,想了想自己在關府的處境。

    倘若她帶酒回去,關老爺若是知道了,說不定也來分一杯羹,若是偷偷喝,這湖中仙那麼香,肯定瞞不過關夫人的鼻子,到時對她問東問西的……

    還有丫鬟、奶媽什麼的,每次想盡興喝,都得把這些人趕出去,根本不是個辦法。

    「不如,我幫你保管吧!」

    恆之不由分說,把她手上那一壇也弄過來,驚得她瞪大眼。

    「不必。」

    她想搶回酒壇,卻被他輕易閃過。

    「怎麼,怕我偷喝?」他戲謔道。

    難道你不會?

    她的表情分明就是怕他偷喝。

    褚恆之嘆了口氣。「不知適才是誰當著山寨所有人面前打包票,說絕對信任我,原來只是敷衍,不過一壇酒便疑神疑鬼,叫褚某不知以後要如何合作下去。」

    他說得語重心長,關雲希卻听得眼皮猛跳,立即露出討好的笑。

    「哪兒的話,我不過開開玩笑罷了,你還當真呢!我當然是信任你的,否則哪會帶你上梁山去見那一百零八條好漢呢?若傳了出去,這可是殺頭的罪啊!」

    「哦?只是玩笑?」恆之一臉狐疑。

    關雲希立即點頭。「玩笑而已,那壇酒就交給你保管啊!」她語氣瀟灑,心下卻道︰你要是敢偷喝我的酒,我就跟你沒完!

    褚恆之笑道︰「放心,這壇酒放在我這里,萬無一失。」

    他一邊將酒壇收起,一邊將她眼中的不舍盡收眼底,突然覺得她怎麼就這麼可愛呢?

    這時,丫鬟錦香悠悠轉醒,醒來時,不楚一愣。

    「小姐?」

    「瞧你,睡得可真香,走吧!到家了。」

    啊?到家?不是才剛出門嗎?

    「還貪睡,你都睡一整天了,等會兒回到家,有你苦頭吃的。」

    「小姐,對不起,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下次不敢了。」

    關雲希搖搖頭。「好吧,這事我幫你瞞著,你自己可別說出去了。」

    「是,謝謝小姐。」

    馬車到了關府,門衛已經去通知老爺和夫人了,褚恆之下了馬車,轉身朝車內伸出手。

    「雲希妹妹,到了。」他的聲音是溫柔的。

    關雲希讓他扶著下了馬車,裝模作樣地朝他羞澀一福。

    「今日多謝褚哥哥了。」

    這時候關大人和關夫人來了,恆之便上前拜見,與兩人寒喧幾句,禮數做足,看起來就像是女婿拜訪岳父、岳母,似乎退婚一事從未發生過,待褚恆之拜別兩老,坐上馬車離去後,關夫人立即拉著女兒回屋說體己話。

    「他待你如何?」

    關雲希一听,就知道關夫人在打听什麼,她故意道︰「彬彬有禮,就像哥哥對妹妹一樣。」

    關大人皺眉。「什麼哥哥對妹妹,他邀你游湖,有沒有發生什麼事?」

    「有。」

    關夫人眼楮睜得比魚眼還凸。「發生何事?」

    「途中遇上了些友人,便一起共游賞花。」

    關夫人瞪大了眼,「還有別人?」

    「是啊!人多可熱鬧了,大家還一起把酒言歡呢!」她故意這麼說,免得關夫人聞出她身上沾染的酒氣。

    「娘、我累了,要去梳洗、休憩,不陪您聊了。」說時便徑自入了內屋。

    關夫人不死心,把錦香拉過來,好好審問其中細節。可錦香睡了一整日,哪里知道發生什麼事,又不敢讓夫人知道她睡著了,便只能按照小姐吩咐,趕忙回答。

    「公子一路上都對小姐彬彬有禮,從無逾矩,就像哥哥對待妹妹一樣……」

    多說多錯,少說少錯,錦香為了自保,專挑保守的說,總之絕不多說。

    當關夫人為了女兒的婚事在操心時,另一頭,褚夫人也為了兒子的婚事而煩心。

    馬車回到府,褚恆之剛進院子沒多久,下人就來報,說夫人屋里的丫鬟來了,褚夫人要見他,讓他一回來就去後院一趟。

    「知道了,我等會兒就過去。」

    褚恆之讓下人帶話,他則讓小廝為自己梳洗、更衣,換了件舒適的寬袍後,便去看娘。

    「娘。」

    褚恆之進屋,向褚夫人請安。

    夫人早已等候大兒子多時,一見他來,沒好氣地道︰「你可回來了。」說完眉頭一皺,嗅了嗅。「你喝酒了?」

    今日恆之的確是喝多了,雖然他用內力暗地里將酒水逼出,能夠千杯不醉,不過還是沾染了些酒氣,就算梳洗過,依然有殘留,瞞不過褚夫人的鼻子。

    夫人立即吩咐嬤嬤。「去給大公子弄醒酒湯來。」

    「是,夫人。」嬤嬤立即出屋去廚房張羅。

    恆之笑道︰「多謝娘。」

    褚夫人將大兒子拉過來坐下,劈頭就問︰「你今日跟誰出去了?」

    褚恆之面上處之泰然,心下卻早已猜到,母親找他來,必是听聞今日他與關家姑娘出門一事。

    這件事他本就不打算瞞著,自然不會規定下人噤口,想來在他出門沒多久,便有人將此事告知母親,因此他一回來,母親就立刻叫人找他過來要質問這件事。

    「今日兒子邀了關家姑娘出游踏青。」

    「什麼?」褚夫人震驚,有些氣急敗壞地斥責,「竟是真的?胡涂!你怎能去找那女人呢!」

    不等兒子開口,人又氣憤道︰「關家那女兒投湖,鬧出那麼大的事,不就是為了逼咱們家實踐婚約嗎?這也就算了,你好心將她救上來,她竟然打你一拳,簡直不可理喻!這種媳婦誰敢要?」

    「娘,退婚一事,不如暫緩。」

    褚夫人听了,驚訝地站起身。

    「什麼意思?難道你要娶關家女兒?不,我不答應!」

    「娘,當初退婚一事,您該先跟我商量。」

    褚夫人憤恨道︰「那不過是當年你爺爺的玩笑之語,又當不得真,兩家一無換帖,二無交換信物,更何況現在兩家的門第相差太多,你爹是二品大官,姓關的不過是個六品小官,門不當、戶不對,哪能結親?他們不過是想高攀咱們家罷了。」

    當年,兩家人的確門當戶對,但是到了父輩這一代,褚大人坐上尚書令的位置,而關大人卻只是個刺史,若是識相的,就該知道今非昔比,那口頭婚約就別作數了,因此夫人便派人去私下說一聲,還送了重禮,對方若是明白,就該默默退出,哪知道會鬧出女兒投湖一事。

    一想到這事傳出去,那些貴夫人借此事笑她,丈夫在朝堂上受到諸多指責,褚夫人就氣不過。

    「娘先少安勿躁,這件事並不單純,孩兒要查一查。」

    大人听了,嚇了一跳,忙問︰「查什麼?難道這件事是個陰謀?」

    「事情可大可小,孩兒也只是猜測。總之退婚一事先暫緩,咱們別再提,靜觀一陣子再說,免得讓爹落人口實。」

    褚夫人听了,知道這個大兒子向來很有主見,不會沖動行事,必是考慮過才會有此結論,咬了咬牙,道︰「明白了,既如此,你快去好好查查,查完了,娘給你找個更好的媳婦。」

    褚恆之知道母親的心思,多說無用,他也不打算多說。

    安撫好母親後,又陪她用了飯,褚恆之才回自己的院子。

    走入臥房,他吩咐下人們出去,自己在屋子里坐下,回想起今日所經歷的一切,他明白母親的想法,但他有自己的打算,看著桌上帶回的兩壇湖中仙,他不禁想起她。

    沉吟了會兒,他單手抱起一壇酒,出了屋,足尖點地,提氣縱身,飛往關府的方向。

    沒多久,他修長的身影來到關是陸家,幾個縱躍,輕易找到了她的閨房。

    閨房里,傳來清脆嬌俏的女子嗓音。

    「我說錦香啊!不是我走路太快,是你走路太慢了。」

    「小姐別唬弄奴婢了,奴婢知道,小姐是用跑的,奴婢還沒過廊橋,小姐人就在荷池對岸了。」

    「有嗎?」其實她是用輕功跳過去的。

    「奴婢不笨的,小姐不願讓人知道,奴婢便不說,但是,小姐,您別老是這樣奔跑,奴婢追不上呀!」

    「追不上就別追了唄!」

    「小姐,奴婢是擔心您啊!就怕小姐又有個閃失……」

    「你想多了。」

    「不是奴婢想多,奴婢是怕想少了,小姐又把奴婢拋下去做傻事了。」

    「還說你不笨,我活得好好的,像是想不開的人嗎?」

    「小姐說得是,今日姑爺來邀小姐出游,小姐開心多了。」

    「笨錦香,你小姐我不是因為這種事高興,還有,『姑爺』兩字別亂喊,咱兩家已經退婚了。」

    「不會吧!若是姑爺不想娶小姐,為何又來找小姐呢?」

    「你沒听過無事不登三寶殿嗎?」

    褚恆之挑了挑眉,伸手將酒壇蓋子打開。

    「咦?」

    「小姐怎麼了?」

    「你有沒有聞到……」

    「聞到什麼?」

    「沒事,你先睡一覺吧。」

    接下來,房中無聲,恆之在屋瓦上好整以暇地等著,果然不一會兒,一抹嬌悄的身影上來,一見到他,美眸都亮了。

    正確的說,是看到他帶來的湖中仙,雙目都饞得發光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