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奈奈 > 壞胚子 > 第十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壞胚子 第十三章

作者︰奈奈

    【第十章】

    田薰站在總統套房里起居室的門外,深呼吸了幾口氣。

    今天她要正式的與原田秀子見面,雖然原田真一再三保證一定會保護她,但她還是很忐忑不安。

    她怕三年前的夢魘再現,萬一原田秀子還是無論如何都不肯答應呢?

    「夫人跟社長都在等你了。」小澤裕二幫田薰開門,請她進入。

    田薰快速的整了整衣服,然後踏入起居室內。

    原田真一跟母親一起坐在沙發上,他見到她,給了她一個堅定的眼神。

    「伯母您好。」田薰對原田秀子鞠了個躬。

    「坐。」她冷淡的道。

    「謝謝。」田薰小心翼翼的坐下。

    趙管家端來幾杯飲料放在他們面前,然後退下。

    「真一跟我說過了,那我就不客氣的問,你憑什麼進我們原田家的門?」原田秀子一針見血、毫不留情的問。

    原田真一出聲,「卡桑——」

    「你別說話,我想听听她的說詞。」原田秀子挑了挑眉看著田薰,「原田家的飯碗不是那麼好捧的,一個沒有任何家世背景,能力也不怎麼樣的女人,怎麼進入原田家?

    「你看看愛嘉,她不但出身好,也能把一間飯店經營得有聲有色,你呢?一個小小雜志社的助理,家庭背景更不用說了,這樣你怎麼跟家族里真一的那些表兄弟的妯娌們平起平坐?」

    田薰難過的低下頭,原田秀子的話沒有錯,她一點都沒辦法反駁。

    「卡桑,我愛的女人並不需要有個富有的家庭,或是女強人,我要的只是最真摯的愛情,跟我建立一個幸福的家庭。錢,我來賺就好,而且我不認為有錢就可以擁有一切,相信,這點你應該也有所體認才是。」

    母親的強勢已經毀了他們這個家,以前他還小,況且父母的婚姻也不是他能置喙的,他沒有個完整的家庭是他的不幸,但現在他有辦法建立自己的幸福,他不希望母親阻撓。

    田薰見到原田秀子刷白了臉,她趕緊拉拉原田真一的衣角要他住嘴。

    其實她還滿同情原田秀子的,一個女人要照顧家庭又要兼顧工作,這是有多困難啊!更何況她是出生在豪門世家里,競爭是免不了的,家庭不美滿,相信也是她心里很大的痛。

    「伯母,我知道我沒有良好的家世背景,更不是個女強人,可是我有一顆真誠的心,我是真心愛著真一的,不是因為錢,為了地位,錢財名利對我來說一點都沒有吸引力。」

    田薰在說話的同時凝望著原田真一,他也深情的回視著她,兩人互望的眼楮內只有彼此。

    「是嗎?你真的視錢財如糞土?」原田秀子嘴角勾起冷冷一笑。

    「是。」田薰以相當堅定的神情跟語氣道。

    原田真一好感動,他緊握住她的手,感謝她的勇敢。

    原田秀子看向兒子,「如果我要你離開原田家族呢?」

    「毫不留戀。」他想都沒想就如此回答。

    沒料到他會吐出這答案,她以為,嚐過權力的甜頭後是不可能輕易放手的。

    她頓時感到一股深沉的悲哀,她做了那麼多,到頭來居然一個人都留不住,丈夫是這樣,兒子也是。

    她閉了閉眼楮,掙扎了好久才開口,「好,那你就離開原田集團。」

    「啊?」田薰驚訝不已。「伯母,你不可以這麼做,真一對工作那麼認真,怎麼可以叫他離開?」

    可原田真一制止了女友的發言。他看著母親,「好,明天我馬上交出職位。」

    「你……」原田秀子看著兒子的目光很復雜。

    「你不可以……」田薰還想阻止這個決定。

    「別說了。我送你回去。」說完,他拉著田薰起身。「卡桑,我先送小薰回去,婚禮籌畫好,我會再邀請您的。」

    坐上車,原田真一的心情好得不得了,甚至還開心的哼起歌曲來。

    對現在的他來說,原田集團根本比不上田薰的一根頭發,只要卡桑不反對,田薰就沒有理由不嫁他,太好了,他終于可以名正言順的佔有她。

    田薰卻還不死心。「你怎麼可以答應得這麼爽快?」

    他淡淡的回道︰「原田集團的事業我本就不在意。」

    「可是你為了公司那麼努力,就這麼放棄了,不可惜嗎?」

    「不會。」他搖頭。「反正當初加入集團運作,只是想借著工作忘了你,這份工作對我來說可有可無,你才是無可或缺的寶貝。」

    听到這番甜言蜜語,田薰卻高興不起來,「又是為了我……」

    他安慰著她,「不要這樣說,與其說我是為了你,不如說我是為了自己。」他感性的道︰「謝謝你愛我。」

    她握緊他的手,「我才要謝謝你愛我。」

    他笑了,「以後,只要你別嫌我賺得少就好。」

    下一步計劃他已經想好了,就找小澤一起創業吧,憑他們兩人的實力,要再創造一個原田集團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

    田薰連忙保證,「我才不會,家是兩個人的,我也會分擔,雜志社薪水雖然少少,但至少可以養活我自己,我不會讓你有後顧之憂的。」

    她會支持真一所作的每一個決定,即使他沒了原田集團的光環,他們也可以過得很好。

    「謝謝你。」他動容道。

    「不過啦,養我自己沒問題,可絕對養不起你,所以你得去找工作。」她開玩笑的說。

    「哈……」原田真一大笑,揉揉她的發,「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她明白他的意思,生活簡單又平凡即是幸福。

    「以後生活過得再辛苦也不要忘記現在說的話喔。」

    「我不會忘,我也不會讓你過苦日子的。」他保證道。

    田薰相信,他這麼會說甜言蜜語,她想過「苦」日子應該也很難吧!

    「喜歡吃什麼盡量點。」

    「薰衣草茶就好。」

    「那就兩杯薰衣草茶。」原田秀子跟服務生說。

    服務生點點頭,退下準備去。

    田薰面對著原田秀子,免不了感到緊張又拘束。

    最近幾天原田真一為婚禮跟交接工作的事,台灣跟日本兩頭跑,她想幫忙,但他不要她插手,因為他想給她一個驚喜,對她這位準新娘得保密。

    昨天他又為了工作的事回到日本去,她沒想到今天就接到原田秀一的邀約電話。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來見未來的婆婆,希望她不會太難為自己。

    「你一定很疑惑我為什麼找你,」一身名牌套裝的原田秀子舉手投足間優雅大方,喜怒不形于色,讓田薰壓根摸不清她的打算。「你放心,我既然答應了你們的婚事,我就不會反悔,這是我做人處世的態度。」

    原本心里七上八下的田薰,聞言偷偷的吐了口氣,吊得老高的情緒放松了點。

    服務生送來花茶,原田秀子端起杯子啜了一口,「不錯的味道。」她很少喝花茶,平常都是喝咖啡。

    田薰接話道︰「真一有回好像提過,說您平常都喝咖啡,偶爾喝喝花茶也不錯,咖啡因不會那麼重,對身體比較好。」

    原田秀子靜靜的看著田薰,最近她想了很多,為什麼前夫和兒子寧願放棄權勢富貴,也要去追求他們認為值得的東西,前夫是想要自由、想要一個願意听他說話的妻子,兒子則是要把握他的真愛,而她自己,卻都是被他們留下來的。

    她這輩子一直想要與人競爭,不想被其他人比下去,可是贏了又如何?輸去的可能更多。她怨過、恨過,然而怨恨能換得她真正想要的愛與家庭嗎?

    年紀大了,很多事都能理性看待,她想通了,她想要的情感不能用搶的,只能加入。

    她握住田薰的手,見到她嚇了一跳的表情,忍不住笑了。

    「謝謝你。」

    田薰臉上的驚恐更深。嚴肅又拘謹的原田秀子居然握住她的手跟她道謝她不敢相信的睜大眼楮。

    「有這麼夸張嗎?」原田秀子掩嘴笑了笑。

    「對不起……」田薰也為自己的失態感到不好意思。

    「我真的這麼恐怖嗎?讓你嚇成這個樣子。」好失敗。

    田薰一听忘情的握住她的手,為她加油打氣,「伯母,你一點都不恐怖啦,你很漂亮又優雅啦。」

    原田秀子笑了,「你真是個好媳婦。」

    「伯母……」她害羞的低頭,把驚訝都藏在心中,不敢相信她會這麼贊美自己。

    原田秀子道出來意,「今天找你出來,是想問問看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

    「伯母,謝謝您。」田薰好感動。「不過我都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真一叫我別插手,他會安排一切。」

    原田秀子點了點頭,「他還真有心。」

    田薰也同意。

    「我想告訴你一件事,希望你不要為了真一離開原田集團的事太自責。」

    「咦?」

    原田秀子嘆了口氣,「我這輩子最虧欠的人就是真一,沒給他一個健全的家庭,逼迫他接受他不想要的生活,我實在是個失職的母親……」說到這里她忍不住哭了,打破了自己從不在人前掉淚的原則。

    「伯母……」見到她流淚,田薰也忍不住哽咽。

    原田秀子從包包拿出手帕擦了擦淚水,「原田集團的包袱太重也太大,人事紛爭很多,我想,他離開會比較好,你們未來的生活也能比較單純,這算是我身為一個母親的私心,我希望我的兒子能獲得真正的快樂。」

    田薰十分動容,原來真一的母親不是不愛他,反而替他著想很多,她終于願意放下自己的野心,尊重兒子的願望。

    原田秀子換個話題,「都要結婚了還叫伯母,會不會太生疏了?」

    「呃……媽……」

    她高興一笑,從包包里拿出一個錦盒遞給田薰。「打開看看。」

    田薰接過打開一看,「這……」她眼楮都亮了起來。

    錦盒里有一只翡翠玉環,綠得晶瑩剔透,看來價值不菲。

    「這是我母親留給我的,我希望能傳給我的媳婦。」原田秀子拿出翡翠玉環,套進田薰的手上。

    「這太……太貴重了。」她不敢收。

    原田秀子握住她的手,「收下吧!這是我的一點心意。」

    田薰回握住她的手,「謝謝,媽,我會好好珍惜的。」

    「我的好媳婦。」

    她點點頭保證,「我一定會是個好媳婦的。」

    「你看……」原田真一回來,田薰立刻把手舉得老高。

    「你手痛喔。」他瞄了一眼。

    「你才手痛。」她翻了個白眼。「這個……」用右手指了指左手手腕上的那個玉環。

    「這……」他認了出來,是他母親的玉環。「你怎麼會有這個?」

    「婆婆給的。」

    「婆婆?」

    田薰把昨天和原田秀子見面的事一字不漏的報告。

    他听完之後沉默了,心里百感交集,一方面很感動,另一方面又很感傷。

    「你要原諒你母親,其實她是個感情很內斂的人,很多的事都只放在心中沒表現出來。」這是她的觀察。

    「其實我一點都不恨她,只是……」

    「對她說愛太尷尬,對不?」這是所有做子女的人或者是當父母的人最難開口說的事。

    他沒說話,默認了。

    「我們結婚的時候一定要請她來當我們主婚人。」田薰要求道,一臉幸福洋溢。

    「可是……你媽她……」

    「放心,我媽媽一點問題也沒有,她才不會那麼小心眼。」對母親她可是有信心得很。「有了雙方父母的祝福,我們以後一定會幸福的。」

    原田真一感動的摟住她,把頭埋進她的肩頸間,肩上感受到微微的震動,讓她知道他內心的激動。

    男人啊!連哭都不想讓女人看到,真是的。

    不過,至少他願意到她懷里哭,這樣她就很滿意了,不會戳破他小小的脆弱的。

    南太平洋一個小島上的教堂傳來一陣陣婚禮的鐘聲。

    這是原田真一要給田薰的特別的婚禮,用了上千朵、各種顏色的花把教堂布置得美輪美奐,彷佛進入童話世界一般。

    「該出去了。」李蕙玲興奮的整理新娘的白紗禮服。

    田薰穿著一件珍珠白、歐洲十八世紀宮廷樣式的白紗禮服,高雅大方的剪裁,襯托出她一股優美的氣質。

    她手里拿著一束紫色的薰衣草捧花,薰衣草的香氣讓她渾身彌漫著幸福的氣味。

    「你記得嘿,叫原田真一也要幫我找一個像他一樣有錢人的男朋友。」李蕙玲邊幫她整理邊說,腦海中充滿了對愛情的幻想。

    「沒有人了,全天下只有真一一人。」田薰笑咪咪的說,這個這麼棒的婚禮,她可是一輩子都會記得。

    「時間差不多了,該出來嘍!」戴安娜進門來,為女兒將頭上的白紗蓋上。

    她牽起女兒的手,走出休息室,往聖堂一步一步的走過去。

    原本應該是由父親牽著女兒的手走紅毯的,但是田薰要求母親擔任這項工作,打小母親身兼父職帶大她,由母親帶著她一步一步的走向幸福的未來是再恰當不過了。

    戴安娜看著一手帶大的女兒,要在今天嫁做人婦,不舍的心情溢于言表,但她還是很高興的讓女兒挽著她的手,走向幸福的那一端。

    當田薰的手交到原田真一的手上時,他感動得眼眶泛紅,這種情景他可是像盼了一輩子那麼久了,終于,終于讓他盼到了,這雙手他會緊緊的握住,永遠不放。

    田薰也紅了眼眶,他們之間的風風雨雨都過了,幸福之門正等著他們走進去。

    神父為兩人證婚,他問新郎是不是會守護新娘、愛護新娘,一輩子不離不棄……

    他還沒說完,原田真一立刻回答,「願意,我願意。」可見他有多急。

    神父笑了,所有的賓客都笑了,站在旁邊的田薰也微微一笑。

    「那新娘呢?」

    她嬌羞的點點頭,「我願意。」

    「好,你們現在可以互相戴上戒指。」

    原田真一立刻拿起戒指套進田薰的無名指,然後換田薰把另一只戒指套進他的無名指上。

    「很好,我在此宣布你們兩人成為夫妻,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原田真一掀開田薰的頭紗,深情的吻上她的粉嫩唇瓣,不過她熱情的回應,害他差點把持不住。

    「我們快去洞房吧!」他在她耳邊悄悄的說。

    「啊?不行啦!」田薰害羞的漲紅臉。

    他才不管,丈夫是天,他的意願最大!

    他一把抱起新娘,不由分說的就往教堂外面沖,直接往蜜月小屋而去。

    所有的賓客們全都傻眼,有這麼急嗎?

    田薰把頭埋進原田真一懷里,不敢看其他人的臉。真是的,還以為他結了婚會變得成熟穩重一點,結果,還是死小孩一個。

    不過,她喜歡,她喜歡他只對她一個人使壞。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