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奈奈 > 小妹出頭天 > 第十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小妹出頭天 第十六章

作者︰奈奈

    貝克宇神色緊張的問著路,經過路人的指點,他氣急敗壞地趕到鎮上,他東張西望地看著周圍,看有什麼餐廳可以相親的。

    可是找來找去都沒看到什麼像樣的餐廳,只有一家泡沫紅茶店,他只好踫運氣的進去看看。

    賓果,他終于看到了蘇子晴了,不過她真的跟個男人面對面坐著,好像在相親。

    他一急,一個箭步沖上前大吼一聲,「不可以!」

    蘇子晴跟那個男人一起轉頭看向大吼的人,她見到他頓時嚇了一大跳,「你……你怎麼知道……」

    「跟我走。」貝克宇絕不容許她去相親,他抓起蘇子晴的手就往門外走。

    「你放手。」蘇子晴想掙開貝克宇箝制的手,但他捉得太緊,無法掙脫。

    「喂……先生,有話好說……」蘇子晴對面的男人趕緊出聲制止。

    「說什麼說,我絕不容許你們相親。」貝克宇口氣沖到要揍人的樣子。

    「相親?」男人跟蘇子晴對看一眼,立刻明了貝克宇為何這麼沖動了。

    一定是蘇子芸這女人耍的計謀。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蘇子晴皺起眉頭,氣憤不已。

    他把她當什麼人了,找個替身代替他嗎?莫名其妙。

    「你誤會了。」男人也說。

    貝克宇一怔,來回看了蘇子晴跟那個男人幾眼,霎時明白他被耍了。

    他立即放開她的手腕,很不好意思地跟他們道歉。「對不起。」

    「沒關系。」男人完全能夠理解,因為他也被蘇子芸騙過好幾次。

    蘇子晴揉著被抓痛的手腕,眼楮噴火似的瞅著貝克宇。「現在說對不起有用嗎?」

    貝克宇靜靜的挨罵,為自己的莽撞感到抱歉,他長到三十歲,還是第一次那麼莽撞。

    不過話說回來,他會那麼莽撞,還不是為了她,她怎麼可以用怒火來回應他?還真是讓人傷心!

    「我是這家泡沫紅茶店的老板,叫胖哥,是蘇子芸的同學,跟小晴也是朋友。」小名叫胖哥的男人,自我介紹著。

    「不好意思!」貝克宇視線回到胖哥身上,伸手跟他握了握。

    「我要回去了。」蘇子晴丟下話,轉身就想走。

    「子晴……」貝克宇對著她挫敗的低吼,整個人快被她弄得失控了。

    「坐下來聊聊嘛。」胖哥拉住蘇子晴,把她帶回桌邊,按了按肩膀要她坐下。

    還好他店里沒客人,要不然鐵定會引來不小的注目。

    「沒什麼好聊的。」蘇子晴不情願地坐了下去。

    「你沒有,我有。」貝克宇抓回主控權。

    蘇子晴把頭轉到另一邊,不肯看他,但也沒再要離開。

    貝克宇深呼吸了幾口氣,希望胖哥能把蘇子晴單獨留給他,他們有話要說。

    胖哥表示了解,很識相地自行回到吧台處顧店。

    蘇子晴還是不理會貝克宇,其實看到他沖進來的時候,她著實被嚇了一大跳,但心里卻有絲絲喜悅,可隨即想到的是他的背叛,所以不給他好臉色看。

    貝克宇重重呼口氣,重整情緒,然後說︰「是我不對,我不該沒有顧慮到你的感受,只顧著認為我沒有背叛你,就不需要解釋,這是我錯了。」

    貝克宇講到這里,蘇子晴的態度似乎有些松動,臉上的表情也軟化了許多。

    見她似乎回心轉意,他心里暗喜,繼續說道︰「露西離婚回來台灣,因為家人不諒解,正愁沒地方可去時,看到一本雜志,發現我是金豐集團的董事長,所以哭哭啼啼地找上我,硬是要住進我家,我因為舊情收留了她一晚,但事前早聲明要她隔天一定要搬出去,怎知在她還沒搬出去前,你就上門了。」

    貝克宇這一解釋,原本發誓不再回頭的蘇子晴心意搖崗了起來。

    「本來我想要解釋的,可是看到你那質疑的眼神,好像在控訴我出軌,你對我的不信任嚴重打擊到我,所以才會生氣地把解釋硬生生吞了回去,忽略了你的感受,對不起。」貝克宇講到這兒,對自己的自私深感痛恨。

    蘇子晴轉頭看著他,眼楮噙著閃閃淚光問︰「你是真的了解了嗎?」

    「是的,我了解,這真該感謝我母親,是她讓我明白男女交往不能光靠單方面猜想,是需要兩人共同經營的。」貝克宇小心翼翼地說,就怕自己又搞砸了。

    蘇子晴點頭稱是,還好有貝媽媽,要不然不知要等到什麼時候他才會明白,感情的維持不是只靠一個人就行的。

    「自從你無故失蹤,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得快發狂了,我在你台北的家足足等了一夜……」貝克宇語中有著怨懟。

    他在她家門前等上一夜?蘇子晴之前的氣突然全消了,換上滿心的不舍,也為自己的不告而別感到抱歉。

    「露西跑來找我,她告訴我你們舊情復燃……」

    蘇子晴想解釋她為何會突然消失,但是貝克宇制止了她,不希望她再想起那些不愉快的事情。

    「我知道,我已經痛罵過她一頓,相信她以後再也不敢來破壞我們。」為了蘇子晴,他可是破了很多第一次紀錄。

    「可是有件事,我很介意……」蘇子晴越講越小聲,臉上有著掙扎。

    「什麼事?」

    「我那天在餐廳的走廊看見……你吻她……」猶豫了一下,她還是說了,她很介意這件事,非問清楚不可。

    「吻她?」他哪有?

    想了想那天的情形,他想到了。「那是她趁我不注意強吻我,我馬上就推開她了,害我那天不知道刷了幾次牙呢!」被強吻還真是可怕。

    蘇子晴被貝克宇滑稽的說法逗笑了。

    「原諒我了嗎?」終于看見蘇子晴笑了,貝克宇才敢小心的詢問,就怕她還在氣頭上,不肯低頭。

    蘇子晴抬頭看著他,閉著嘴巴。

    貝克宇立刻從口袋里掏出小西紅柿,推到她面前。

    「你看這是什麼。」

    「西紅柿啊。」蘇子晴拿起小西紅柿看得仔細,這個西紅柿很稀奇嗎?要不然給她西紅柿干麼?

    「這是我們愛的成熟度。」

    「愛的成熟度?」蘇子晴听不明白。

    「是的,我們一起種的西紅柿樹啊,忘了嗎?」

    是啊!她真的都忘了,幾個月前她跟貝克宇種下的西紅柿樹都已經結果了。

    「那跟愛情的成熟度有什麼關系?」

    「結果的西紅柿,是不是由綠色轉為紅色?」

    蘇子晴點頭,「當然。」她可是從小就種菜長大的,怎麼會不知道。

    「我們的愛情,就如它的顏色,從單純的吸引,到內在深層的了解與包容,這就是成熟的愛,不是嗎?」

    貝克宇的話教蘇子晴大為動容。

    「是,我們的愛更成熟了。」他說的對,沒有經過沖擊,人們是不會懂得珍惜的。

    貝克宇趁機拿出戒指,單腳跪地,「原諒我的話,就收下它,嫁給我!」這是他二弟教他的哀兵之計,希望能成功追回他心愛的女人。

    「你起來啦!」蘇子晴被他的舉動給嚇住,一面要貝克宇起來,一面又擔心被人瞧見,這種小地方是沒有秘密的,要是被人看見,明天他們的事就會傳遍整個鎮上。

    「你答應我才要起來。」貝克宇豁出去了,耍賴的說道。

    「好啦。」蘇子晴難為情地答應。

    堂堂一個大老板竟然不顧面子跪地求她,她要是再不原諒他,就顯得她太任性了。

    貝克宇立刻牽起蘇子晴的左手,在她無名指上把戒指套進去。

    「我愛你,子晴。」貝克宇激動地起身抱住她,心中充滿感謝,終于追回他的最愛了。

    「我也愛你。」蘇子晴枕在貝克宇胸前,看著手上的鑽戒,心中充滿愛。

    北海道

    蘇子晴跟貝克宇在婚禮過後,直奔他們最愛的地方度蜜月。

    幾天的激烈纏斗,把蘇子晴累趴在床上,貝克宇則體貼地幫她按摩舒緩酸痛的身體。

    「好點了嗎?」一向自制力很強的貝克宇,發現自己一遇上她,就無法控制欲望,一直想要她,停都停不了。

    「沒有。」蘇子晴害羞地躲在被子底下,充分感受到貝克宇的熱情,他們整整兩天兩夜都待在床上,再怎麼鐵打的身子也吃不消。

    她可不像他扮豬吃老虎,身材看似精瘦,體力竟是那樣的好。

    「餓了嗎?要不要吃點東西?」見老婆這麼累,貝克宇不忍心,決定暫時放過她,反正以後機會多得不得了,不是?

    「好。」現在她需要補充體力及營養。

    貝克宇下床,先到浴室幫老婆放洗澡水,然後再抱著她到浴室讓她好好泡泡澡,消除身體的疲累。

    他有個計謀,打算等她洗好澡再喂飽她,等她恢復精神後,他們還可以再大戰幾百回合呢!

    趁著蘇子晴泡澡的時間,他趕緊到飯店的廚房去大顯身手,這是他要給愛妻的驚喜禮物。

    蘇子晴泡完澡後精神好了許多,她穿上浴袍走出浴室,卻沒瞧見貝克宇,「咦?人呢?跑哪去了?」

    她打開落地門,走到日式庭院,想看看他是不是在庭院里頭,結果卻沒看到人,不過涼風吹來,倒是讓她覺得舒服極了。

    她深呼吸著新鮮的空氣,清醒清醒快要混沌的腦子,果然,新鮮的空氣讓她的疲憊一掃而空。

    「在想什麼啊,老婆。」貝克宇從後頭抱住蘇子晴的腰。

    「沒有啊,閑晃。」蘇子晴倒進他的懷中,享受這甜蜜的擁抱。

    「肚子餓了吧?我端來餐點了,來吃吧。」

    「原來你去廚房了。」她還想說人怎麼不見了呢!

    她被貝克宇牽到屋內,只見桌子上放著兩盤蛋包飯。

    原本不覺得餓的蘇子晴,一聞到香味四溢的蛋包飯,立刻食指大動,趨前享用。

    「好吃嗎?」貝克宇問。

    「好吃,好好吃喔!果然是五星級飯店的大師傅做的料理。」她從沒吃過這麼好吃的蛋包飯,色香味俱全。

    「誰說是大師傅做的?」貝克宇寵愛的看著她笑道。

    「不然是誰?」蘇子晴話一出口,看到貝克宇得意的樣子,驚訝地提高嗓子問︰「是你,你做的!」

    「嗯。」他老婆還不太笨嘛,一點就通。

    認識那麼久以來,她從不知道他會做菜,她好驚訝。

    「當然,我可是厲害的咧!這次時間不夠,改天再做大餐給你吃。」貝克宇很滿意老婆的驚訝狀,那表示他的手藝真的不錯呢!

    高興之余,他把她抱到腿上,然後從盤子里挖了一口蛋包飯喂她吃,蘇子晴兩頰酡紅,又羞又喜的吃下。

    她覺得她老公一定有廚師的證照,手藝之好,簡直媲美五星級飯店的大廚,以後一定要他常常做給她吃。

    「多吃一點。」貝克宇的詭計隨著蛋包飯一口一口的消失,即將要成功了。

    喂飽她後,就得換她來喂飽他,不過他要吃的可不是蛋包飯,他的餐點正是經過他愛的洗禮,從丑小鴨脫胎換骨變天鵝的她。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