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奈奈 > 撿個男人回家養 > 第十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撿個男人回家養 第十九章

作者︰奈奈

    【第十章】

    「小姐,你快進去吧!」阿美撐著傘緊跟在夏荷旁邊。

    今天又是個下雨天,希望借由淋雨使心情平靜的夏荷再次到院里淋雨。

    擔心她會生病,阿美緊張的直催促她快點進屋,但夏荷一點也不為所動。

    「小姐,你不要害我。」阿美快哭了。

    夏荷一听才睜開眼楮,「對不起,我再待一下就好,你先進去吧。」

    「好吧,那我去做飯了,你快進來唷!」

    「好。」

    把阿美支開後,夏荷又閉起眼楮讓雨水打在她身上。

    其實她會到外頭吹風淋雨,全是因為秋萍跟她說今天嚴峻要帶她去參加一個晚宴,好像是有意要公開他們之間的關系。

    這樣的嗆聲多少影響了她的情緒,可她什麼也不能做,心情亂糟糟的才又到院子淋雨冷靜。

    「你在做什麼?」一道發怒的聲音嚇了夏荷一跳,她張開眼楮看到嚴峻寒著臉站在她面前,然後拖著她回屋內。

    「你想害死你自己嗎?」嚴峻快氣瘋了。

    當他進門看到夏荷站在雨中淋雨,他的心髒好像有那麼一刻停止了跳動。

    夏荷雙眼眨啊眨的,懷疑自己眼花了不成,「你怎麼回來了?」秋萍不是說他們要去參加宴會嗎?

    「我不回來就看不到你這樣的自虐,你到底還愛不愛惜自己的身體啊?」

    他雖然嘴里罵著,但為了不讓她感冒,還是拿條毛巾幫她仔細的擦拭頭發、身體。

    「一點小雨不算什麼的……咳∼」一聲咳嗽令她自打嘴巴。

    「你看,著涼了吧!」他手上的毛巾忙和著在她頭上身上不停的擦拭,就怕她病情加重。

    夏荷感動的眼眶泛紅,「我沒事。」她拉住嚴峻的手,「你不是要去參加宴會嗎?讓秋萍等太久不太好。」

    都什麼時候了還談這個,她頭殼燒壞了嗎?

    「誰說要去了?秋萍嗎?」嚴峻覺得奇怪。

    夏荷趕緊搖頭,「沒有啊!」否認到底就對了。

    「阿美、阿美……」嚴峻大聲呼喊。

    阿美立刻放下手中的鍋鏟奔到客廳,看到他在幫夏荷擦頭發,連忙解釋,「先……生,我有叫小姐進來,可是她……」她緊張得講話結結巴巴。

    「我沒怪你。」嚴峻揮手要她別講了,「你去小姐的浴室里放熱水,再倒杯熱茶來。」

    以夏荷固執的個性,阿美是講不動她的,所以不能責怪阿美。

    「好。」阿美馬上照辦。

    「快去泡個熱水澡,別又著涼了。」嚴峻催促著夏荷。

    夏荷好奇的望著他。今天的嚴峻怪怪的,居然沒有對她大吼大叫,也沒怒目相視,好不習慣。

    就在她研究他的反常時,她已經被他帶進浴室。

    在她梳洗完畢,經過嚴峻書房時,卻听里頭傳來嚴峻的咒罵聲,她實在好奇,不由得靠近了些。

    「你再給我胡亂講話,就別怪我,如果你不想待的話可以走人,我不會留你的……」

    夏荷確定嚴峻在講電話,語氣非常的沖。

    喀!電話被用力的掛掉,聲音之大教她嚇一跳。

    「啊!」

    「你在這兒做什麼?」

    前一聲驚呼是夏荷發出的,因為她就貼在門邊偷听,結果嚴峻突然開門,害她差點跌倒。

    嚴峻穩住她的身子,沒讓她跌個狗吃屎。

    「沒有。」夏荷想趕緊逃走。

    偷听被抓多糗啊!

    「有沒有覺得不舒服?」他探探她的額頭。

    「沒有。」夏荷羞澀的垂下頭閃避他。這舉動太親密了,她承受不起。

    「有點燒,去吃點退燒藥。」

    那是因為你啦!夏荷心里哀嚎著,可這種話她哪里說得出口。

    見她腳動也不動,嚴峻干脆自己去幫她拿藥。

    「喏,吃了它然後去睡個覺。」

    夏荷接過退燒藥,不好拒絕只好咕嚕吞下,然後紅著臉回房去。

    嚴峻盯著她的背後,深深地嘆了口氣。該怎麼做才能讓夏荷住院檢查呢?

    日子一天天的過,就算她的身體經過調養比之前好了,但沒經過檢查,天曉得實際狀況是怎樣。

    這個女人,真的是他這輩子的關卡,注定要為她牽腸掛肚。

    一早,秋萍趁著嚴峻到南部出差的機會登門拜訪。

    「你為什麼又來找我?」夏荷看著坐在她對面的秋萍。

    阿美倒了兩杯飲料過來,又回廚房去炖補湯。

    「你不是答應我要離開嚴峻的嗎?」秋萍也不羅唆直接表明來意。

    「是,但不是現在,過幾天我就會走的。」

    「過幾天?你明明跟我保證不會太久的,現在都過了幾天了,為什麼你一點動靜也沒有?」

    「你急什麼?是怕我會搶了嚴峻嗎?」

    「我會怕你嗎?」秋萍提高音量來掩飾她的心虛。

    昨晚董事長因為夏荷罵了她,害她整夜沒睡,今天一早馬上跑來找夏荷談判。

    「那你為什麼一直要趕我走?你為什麼不直接跟嚴峻講,要他把我趕走就好了,你到底在擔心什麼?」

    秋萍盯著她直喘氣,夏荷的沉穩使她內心的不安越來越加重,尤其,從嚴峻的表現來看,他對夏荷一直沒忘情,只是他放在心底深處不說而已,所以,她好怕他又回到夏荷身邊,遺忘還有個默默在他身邊愛著他的女人。

    在夏荷還沒出現以前,嚴峻常在夜深人靜的公司里加班,而她總是自願陪在他身邊幫他,那是她最開心的時候,他們聊公事,也談心事,特別是他幫她改善家里的生活,使她父母不再一直跟她要錢,讓她能好好的過想要的生活。

    從那之後,她就以為在嚴峻心底一定有她的存在,就在她滿心期待跟他開花結果的時候,夏荷出現了,輕易的把屬于她的幸福給奪走!

    越想越不甘心,又急又氣的秋萍忍不住破口大罵了,「是你答應我要離開的,現在又把問題丟還給我,是什麼意思?也是啦,都怪我太天真了,怎麼會忘了言而無信對你來說,根本是家常便飯。」

    「你……需要這麼對我嗎?」她自認對得起秋萍了,不論以前還是現在,她對秋萍都是掏心掏肺的。

    秋萍絲毫沒有愧意,夏荷簡直不敢相信,這種尖酸刻薄的話,是從她最好的朋友口中說出來的,當初是相信她才把她和嚴菘的協議告訴她,今天卻被拿來作為攻擊她的話柄。

    「你別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

    心好痛,她的好朋友居然……突然感到腹部一陣絞痛,夏荷摀著肚子冷汗直飆,站都站不住。

    「你不要再演戲了。」秋萍看到痛到蹲下的夏荷,一點也不關心,直覺她是不願離開,所以在演戲。

    听見爭吵聲,從廚房沖出來的阿美見到她的模樣,趕緊上前扶著她,「小姐你是不是胃又痛了?」

    夏荷勉強的點了下頭,「我的藥……」話還沒說完就昏倒了。

    「小姐!小姐!」阿美嚇得直發抖。

    這下秋萍才發現事態嚴重,「夏荷、夏荷……」她叫了幾聲,但都不見夏荷有所反應。

    「怎麼辦?怎麼辦?」阿美急得慌了手腳。

    「叫救護車。」秋萍抓住六神無主的她,在她耳邊大吼。

    「對、對。」阿美立刻跑開去打電話。

    出差回家,屋內卻一片漆黑,不只夏荷不在,就連阿美也不見了,嚴峻直覺是發生了什麼事,尤其心中有股強烈的不安籠罩著他,讓他胸口悶悶的。

    他開始打電話找人,但夏荷和阿美的手機都沒開,正當心中的不安益發擴大的時候,阿美回來了。

    「先、先生……」她看到嚴峻,好像看到鬼一樣的緊張不已。

    「夏荷人呢」他抓著她厲聲問。

    「在市立醫院。」阿美唯唯諾諾,不敢看老板。

    醫院

    心一縮,他立刻放開她直奔市立醫院。

    飛車直奔醫院,沿路闖了好幾個紅燈,直到他沖到醫院找到夏荷的病房,看到昏睡的她,他的一顆心才穩定下來。

    為了不讓她受到干擾,他要求院方把她從健梗病房轉移到單人病房。

    等一切安排妥當之後,他坐在椅子上端看臉上死氣沉沉的夏荷。

    握著她的手,他在她耳邊輕聲的說︰「為了我,為了品潔,你一定要好起來。」他沒有辦法再失去她了。

    只要她能回到他身邊,不管以前是爺爺的錯,還是她對他的不信任,他都不會再追究了。

    「先生,你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下,我來照顧小姐。」阿美回家拿了些日用品來。

    嚴峻搖頭,「不用,我來照顧就好,你回去吧!」他緊盯著病床上的夏荷。

    「喔!」阿美點下頭,但還是站在原地沒離開。

    嚴峻回頭看著她,「還有什麼事?」

    「有件事,不知道該不該告訴先生……」

    「說吧!」

    阿美想了下才開口,「小姐會昏倒都是秋萍小姐的錯。」

    「怎麼說?」嚴峻心中有不好的預感。

    「今天一早秋萍小姐跑來找小姐,本來她們還講得好好的,後來秋萍突然開始大罵,說小姐不守信用,要她趕快離開……」阿美大略的轉述給嚴峻听。

    她實在不喜歡那個秋萍小姐,因為她總是狗眼看人低,對她講話總是很不客氣,但看到先生又立刻換上和顏悅色的假面具,真教人作嘔。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好,明天我再煮點稀飯過來。」

    「嗯。」

    阿美離開後,嚴峻閉起眼楮重重的吐一口氣,然後不停的揉著眉心。

    好累,真的好累,為何事情搞得這麼復雜?

    秋萍喜歡他,他不是沒有感覺到,但他對她只是朋友的心態,而礙于她是夏荷的好朋友,他不想讓她太難堪,所以他才一直裝傻,他以為她會知難而退的,沒想到還是給她留有希望的空間了。

    這是他的錯,他該找個時間好好的跟秋萍聊聊。

    喀的一聲,病房房門被打開。

    「你回來了?」看到他,秋萍有點驚訝。董事長不是明天才會回來嗎?

    嚴峻輕頷首,然後示意她出去,直到在走道上的椅子坐下,他才開口,「我提前回來。」

    秋萍眼眶泛紅,「對不起。」她不知道夏荷有病,要不然她也不會逼得那麼急。

    「是我對不起你,我不該給你希望……」

    「你什麼意思?」秋萍驚駭的看著他。

    「我愛的是夏荷,一直都是她,從沒變過。」

    「你……你不是說過你恨她嗎?」怎麼可以?他怎麼可以如此對她秋萍不能接受。

    「那只是一時的氣話,再次見到她的時候,我就明白這生除了她,我不可能再愛別人了。」

    秋萍抱頭痛哭,「我愛你,愛了很久很久了,為什麼你不給我機會?」這對她不公平。

    「你是很好的女人,但不是我要的……」

    「我不比夏荷差呀!」

    「我知道,但我不愛你,我只把你當作朋友而已。」

    「朋友,我要的不只是朋友。你愛我好不好?我可以不計較名分,做小的我也願意。」秋萍拉下自尊求著他。

    嚴峻不敢相信的望著她,「這種話你怎麼說得出口?」

    「我都已經拉下面子來求你了,你還不答應嗎?」

    「不可能!」他嚴厲拒絕。

    要不是顧忌這里是醫院,他可能會當秋萍的面對她咆哮,大發雷霆。

    雖然沒對秋萍咆哮,但他嚴厲的神情與語氣還是讓她嚇到,她從沒看過嚴峻這麼生氣。

    「都是夏荷,要是她沒出現的話,你就不會這樣對我。」秋萍很不甘心。

    「你錯了,即使沒有夏荷,我也不會愛你,死了這條心吧!」嚴峻的語氣強硬了起來。

    好傷人,好傷人的話。看著這個絕情的嚴峻,秋萍突然覺得他好陌生好陌生,最後她摀著臉痛哭的跑開。

    嚴峻嘆了口氣。他已經講得夠清楚了,接下來就是秋萍她自己的問題了。

    他轉回病房,發現夏荷已清醒。

    「你听到了。」

    她點頭,「你這樣說,很傷人……」

    「不這麼說,她不會醒的,還是你要我眼睜睜看著她傷害我愛的人。」

    「我不值得你對我這麼好。」

    「值不值由我決定,你不用操心。」嚴峻幫她整理下被單,「你快睡吧!明天還要做檢查。」

    「啊∼」夏荷很是驚恐。她最怕檢查了,萬一……

    「這回絕不讓你再逃開,你一定要做檢查,我會守在這里。」

    輕撫著夏荷的臉龐,他堅定的表示,哪怕她再使性子,他也絕不退讓。

    經過一整天的診治,終于查出夏荷胃痛的原因,那就是胃炎加上胃痙攣,這是她長期三餐不定時、精神壓力大,又吃得太不營養造成的。

    只要多加休息,生活不要太緊張,病情就會改善。

    在知道結果後,夏荷終于能吁口氣了,還好不是她想的那樣。

    可在放下提得老高的心後,嚴峻卻是非常的生氣,他立刻撥電話給東部的那個老醫生,可對方居然說,是他自己沒搞清楚,把胃炎錯听成胃癌,怪誰啊?

    原本火冒三丈的嚴峻這會笑了。是啊!是他听錯了,姜,果然還是老的辣。

    一定是為了夏荷才會這麼捉弄他。

    也是他活該,才會讓自己的情路走得那麼辛苦。

    「嘆什麼氣?」夏荷問。

    「沒有。」

    她不信。

    「你說過不能有秘密的。」

    「你遵守過嗎?」他將她一軍。

    夏荷無言。

    「媽咪。」一個小女孩沖進房內,抱住夏荷。

    「品潔?你怎麼回來了?」夏荷伸手抱住好久不見的女兒。

    「曾爺爺帶我回來的。」品潔指了外面的嚴菘。

    看著走進來的嚴菘,夏荷本想站起來迎接他,可被嚴峻給壓住,「爺爺知道你身體不好,不會跟你計較,躺著就好。」

    「對、對,不用起來了。」嚴菘拄著拐杖一步一步靠近她。

    他摸摸品潔的臉說︰「你先跟你爹地出去,曾爺爺有話跟你媽咪說。」

    「好。」品潔很乖的牽起父親的手。

    嚴峻眼中有些猶豫。

    「別擔心,這次絕不會要她離開的。」

    有了爺爺的保證,他才與女兒到外頭等著。

    嚴菘找張椅子坐了下來,夏荷一直緊盯著他,「你不用害怕,我不是來跟你算帳,我是來道歉的……」

    夏荷睜大眼楮不敢置信他會跟人道歉。

    「唉∼」嚴菘重重的嘆口氣,「以前是我的錯,我不該破壞你和嚴峻……」

    這幾年卸下權力之後,他常常反省自己這一生做過的事,想到子孫對他的不諒解,他就萬分後悔,種什麼因就會得什麼果,他懂了,所以在他有生之年,他要彌補過去他做過的錯事。

    「您……能接受我跟品潔。」夏荷流下激動的淚水。

    難道她的美夢要成真了嗎?

    「當然,如果你能原諒我,那就更好。」嚴菘偷瞄了下她的反應,然後笑著繼續說︰「品潔真是個可愛的孩子,謝謝你為我們嚴家生了個這麼可愛的女孩。」對于品潔,他可是疼入心坎。

    夏荷邊點頭,邊擦眼淚。

    像他這樣一個驕傲人能自省實屬不易,她還能恨他嗎?尤其他還是她最愛的人的爺爺呢,未來他們還有很長的時間來彼此了解,這或許是個好開始。

    「找個時間把手續辦辦。」

    夏荷不懂。

    「你跟嚴峻的婚事。」

    「謝謝爺爺。」嚴峻突然開門進來。

    嚴菘老臉微紅。第一次被人誠心道謝的滋味還不賴,以後他可要多多讓人道謝才是。

    為了讓小倆口有單獨的機會,他帶著曾孫女出去遛遛,把空間留給他們。

    嚴峻緊握著夏荷的手,「你說呢?」

    「說什麼?」她裝傻。

    「你……」點下她的鼻子,他憐愛的盯著她,「耍淘氣。」幸虧他早有準備。

    單腳跪地,他從口袋中掏出一只戒指,打開它對著她說︰「請你嫁給我,我會愛你一生一世,照顧你、呵護你,請你答應。」

    感覺到他的真心真意,她流著高興的淚水點頭。

    嚴峻趕緊把握時機把戒指套入她的無名指上,「這輩子你再也逃不掉了。」

    夏荷點頭,「嗯∼我逃不掉了。」

    能永遠的與心愛的人在一起,這世上還有比這更幸福的事嗎?

    沒有,當然沒有。

    兩人淚眼汪汪的相視,一切盡在不言中。

    經過千辛萬苦,這段愛情終于修成正果,可幸福的呢!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