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夏晴風 > 明天還來點餐嗎? > 第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明天還來點餐嗎? 第四章

作者︰夏晴風

    一會兒,听見鐵卷門被放下來的聲音,應該是小甜、小蜜離開了。

    整間甜點店只剩下她一個人了。

    邵一棻站在不袗料理台邊,盯著剛打好的生料,呆了半晌。

    她想起她跟季東文初次見面的派對,後來季東文見她十分在意那日宴會甜點被取用的狀況,悄悄動用了關系,宴會結束前,甜點區的甜點一個都不剩。

    她順利拿到了三百萬贊助金,開了這家甜點店,店面裝潢那兩個月,季東文陪她監工許多次。

    她知道季東文是很忙的人,但他願意不厭其煩地擠出時間來陪她做無聊的監工,她不是不感動。

    邵一棻呆呆想了許久,脫下圍裙,用力摔在料理台上,接連咒罵兩聲。

    「Shit!Shit!」

    「在後悔嗎?」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打斷邵一棻的思緒。

    她驚訝轉身,看見孟辰陽雙手交叉環抱在胸前,整個人斜靠在廚房門邊上,臉上要笑不笑的,帶著幾絲彷佛幸災樂禍的神情。

    「你怎麼還沒走?」邵一棻有些不高興,諷刺道︰「孟大律師最近Case接太少嗎?怎麼很閑的樣子……」

    「我Case滿滿,不勞費心。妳還是關心、關心自己吧!如果妳剛剛是在後悔,現在趕快到季先生面前好聲好氣撒嬌兩句,放軟身段,我相信那枚戒指很快會回到妳手上。」

    「我的事不要你管!」邵一棻說。

    孟辰陽沒說話,繼續側倚在門邊,依舊是同樣姿勢,神情除了幸災樂禍,還多出幾分譏誚,一雙眼緊緊盯住她不放。

    邵一棻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很不淑女地喊,「看屁啊!」

    「少一分,季東文給妳的打擊這麼大嗎?怎麼好好一個人忽然變成了屁?」孟辰陽皮笑肉不笑地諷刺她。

    邵一棻听完,愣住一瞬才反應過來,生氣朝他大吼,「孟辰陽,你一天不毒舌會死嗎?」

    「死是不至于……就是會全身很難過,我以為妳早就習慣,已經被我訓練得百毒不侵,妳今天的抵抗力實在有點弱。」他嘖嘖兩聲,不以為然。

    「孟辰陽,可不可以別挑這種時候故意氣我?」

    孟辰陽見她帶了點求饒味的語氣,沉默片刻,說︰「少一分,我們兩個從小認識。我不知道妳身段可以軟到像是練過軟骨功,妳就那麼愛季東文?愛到被那個勢利眼又沒水平的老女人當佣人使喚都能忍?居然還忍了大半年!我不得不對妳另眼相看。」孟辰陽酸溜溜地說。

    邵一棻本來很憤怒,但被孟辰陽這麼一用力挖苦,她的怒氣反倒消失無蹤了。

    她有些沮喪地靠在料理台邊,望著孟辰陽自嘲的說︰「別說你,我都看不起我自己了。」

    孟辰陽看她沮喪的模樣,也沒了挖苦人的興致。

    他走到邵一棻身旁,靠在不袗料理台邊,與邵一棻並肩,緩了語氣開口,「少一分,老實告訴我,妳是不是真的很愛季東文?」

    「是不是真的很愛……」她復述孟辰陽的問題,停頓下來,無比認真地思索,其實剛才若不是孟辰陽出聲打斷她的思緒,她也正要問自己同一個問題……

    她真的很愛季東文嗎?

    如果真的很愛,為什麼今天她會完全難以忍耐?鐵了心要放棄這段感情?

    但如果沒有很愛,她為什麼願意忍耐大半年?不愛的話,她應該連求婚戒指都不會收……可若真的愛,為何再也不能忍耐,為何不肯拿出籌碼?

    她並非完全沒有籌碼。

    要收服林茹芸的心,並非不可能,但她卻完全不想拿出手底的王牌。

    「孟辰陽,你覺得很愛一個人是什麼感覺?」邵一棻問。

    孟辰陽安靜地盯著邵一棻的側臉,許久沒說話,邵一棻忍不住出聲嘲笑他。

    「我看你每天忙著毒舌,八成不知道愛一個人是什麼感覺。」

    「哼哼!」孟辰陽哼哼了兩聲,竟開始滔滔不絕說︰「當你很愛一個人,你忙的時候想她,你不忙的時候也想她。想她現在正做什麼?是高興?還是生氣?想她一個人回家安不安全?想她吃飽了沒?有沒有好好休息?想她要的東西是不是都得到了?

    「很愛一個人的時候,你會細心觀察她、理解她,你會縱容她在你面前原形畢露……她對你張牙舞爪,你會暗暗偷笑,因為她在別人面前不是這個模樣。

    「她哭的時候,你想替她哭。她痛的時候,你想替她痛。她高興的時候,你希望她加倍高興。

    「當你很愛一個人,你會把自己的需要擺在第二順位,把心里的第一順位讓出來給她……」

    「停!孟辰陽,你該不會談戀愛了吧?」邵一棻像發現新大陸,驚奇發問。

    孟成陽沒好氣的瞪她一眼。

    「不行嗎?妳可以戀愛,別人不可以戀愛?什麼道理?」

    邵一棻哈哈笑,忽略心上流過的些許怪異感受。

    原來,孟辰陽戀愛了啊?

    「我真要為你愛上的人默哀一下,你的毒舌不是一般人忍耐得了……」她模仿孟辰陽的毒舌。

    孟辰陽沉默一瞬,心不甘情不願地接了句,「這話,妳倒是沒說錯。不過妳還沒回答我,妳是不是真的很愛季東文?」

    邵一棻認真想了一回,才慎重回答,「如果像你剛剛講的那些,才叫做很愛的話,我想我大概還不算很愛吧。很忙的時候,我根本不會想到季東文,不忙的時候,我也不是太常想到他。不過你說那些,會不會只是你們男人對愛的感覺?說不定女人根本不會這樣……」

    孟辰陽忍不住又白她一眼,沒好氣地問︰「既然不是很愛,妳為什麼收下人家的求婚戒指?平白讓那個老女人把妳當佣人使喚?」

    「孟辰陽,你根本不知道,這年頭要找個知書達禮的男人多難!」邵一棻沒好氣說。

    「知書達禮是什麼鬼啊?妳找男人的標準會不會太瞎?」孟辰陽揚高音。

    「哪里瞎?我三歲背《論語》、四歲背《孟子》、六歲開始背《古文觀止》……」

    「照妳這種標準,只要會古文就算知書達禮的話,妳是不是忘了……妳三歲背《論語》、四歲背《孟子》、六歲開始背《古文觀止》時,旁邊陪妳背書的人是誰?是我好嗎!照妳的瞎標準,我也算知書達禮了!」孟辰陽好怒!

    邵一棻翻了翻白眼,用手肘推了他一下,說︰「你嘴這麼毒,哪里知書達禮了?懶得跟你爭辯。」

    「既然妳不是那麼愛季東文,趁早分也好。我可告訴妳,妳別心軟,想不開又回頭當女佣!我一定笑妳一輩子。」

    「不會啦!老娘是那種三心二意的人嗎?」

    「嘖嘖……怎麼在我面前講話就是這麼粗俗呢?其他男人要看見妳這樣,誰敢娶妳?」

    「要你管!你嘴巴那麼毒,我在你面前講話粗俗,剛好而已。」

    孟辰陽似笑非笑的又哼哼了兩聲,兩人沉默了一會兒,孟辰陽神色轉為嚴肅,開口問︰「妳昨天有沒有遇到什麼奇怪的事?」

    「什麼奇怪的事?沒有啊。」邵一棻漫不經心地回答。

    「真的沒有?」孟辰陽眉頭微鎖,他覺得昨天晚上好像是作了夢……

    但他實在無法解釋,夢為什麼那麼真實?

    「沒有啊。怎麼了?」邵一棻反問。

    孟辰陽搖頭說︰「沒什麼。我看既然妳今天這麼早關了店,就趕快回去吧。我今天晚上可能沒辦法過來接妳,剛錄取了一個年輕律師,要帶他熟悉狀況……」

    「我說了好幾次,不需要你接我,我可以自己回去。」

    「最近這一帶發生十幾起襲擊事件,妳一個人那麼晚回去我不放心。」

    「我爸媽都沒不放心我了,你到底是在不放心什麼?」邵一棻無情地打斷他。

    孟辰陽恨鐵不成鋼,淡掃她一眼。

    「警方公布有十幾起襲擊事件,那只是警方願意公布的數字,我一個委托客戶跟警界高層很熟,他說這附近一帶已經發生超過五十起襲擊事件,沒公布是不想引起恐慌,實際情況很嚴重。」

    「真的嗎?」邵一棻有些不相信。

    「我不會拿這種事跟妳開玩笑,所以妳不要拿自己開玩笑。」孟辰陽再嚴肅不過地說。

    她看孟辰陽憂慮忡忡的表情,也嚴肅起來,說︰「我知道了。以後,我等你來接我再回去,可是你能天天來接我嗎?」

    「不然呢?妳有更好的辦法?甜點店下午就打烊?可能嗎?」孟辰陽接二連三拋出問題,問得邵一棻頭暈腦脹。

    「當然不可能啊!我只是在想……你都不用約會嗎?不是在談戀愛?」

    「我談我的戀愛,跟接妳回家沒有沖突。」孟辰陽淡淡說,「好啦,我得趕快回事務所,妳這邊要沒什麼事的話,收拾完早點回去吧。趁現在白天,時間還早。」

    「可是我想試做一些新甜點……」邵一棻有點猶豫。

    「回家做!妳家不也有材料和烤箱?」孟辰陽很堅持。

    「材料沒那麼齊全……」

    孟辰陽不接話,只是安靜的用一雙眼盯著她。

    他們倆從小認識到大,邵一棻用膝蓋想也知道,孟辰陽這眼神代表她不答應早早回家,他就不會罷休。

    邵一棻索性放棄掙扎,說︰「好,回去做就回去做,你記得晚上到我那兒拿甜點。」

    「呿!每次都拿我當白老鼠,吃妳那些實驗品……」孟辰陽咕噥,狀似十分不滿。

    「拜托,我的實驗品也是很多人搶著要好不好!」邵一棻沒再搭理他,開始收拾料理台上凌亂的材料。

    孟辰陽也不再出聲,安靜站在一旁,看著她收拾完。

    「怎麼還不走?」收拾得差不多,邵一棻發現孟辰陽還杵在原地盯著她看。

    「確認妳收完東西、離開甜點店、鎖好門了,我就走。」

    他實在是有些擔心邵一棻在他走後繼續留在甜點店里,這家伙每次一忙起來就把時間拋在腦後。

    十分鐘過後,兩人一前一後離開甜點店,邵一棻鎖了門,接著將側邊一扇手動鐵卷門拉下來,轉身對一旁的孟辰陽說︰「好啦,我門鎖好了,你可以放心回你的事務所了。」

    孟辰陽點點頭,終于露出滿意神情,說︰「我看有沒有辦法把事情趕快做一做,晚上去妳那兒吃飯。」

    「去我那兒吃飯?」邵一棻有些訝異。

    「妳剛和一個年輕有為的富二代帥哥分手,我怕妳心情不好想不開。畢竟要遇到一個富二代,又是帥哥又剛好符合妳的瞎標準……知書達禮……確實不是太容易。有人願意陪失戀的妳吃飯,妳應該感激涕零才對。」孟辰陽說。

    「謝謝喔!感謝孟大律師願意陪老娘吃飯,感謝孟大律師擔心老娘我想不開,可以了吧?」邵一棻一臉諷刺。

    「這還差不多,晚上我要吃墨魚海鮮意大利面,附餐要玉米濃湯就可以。」

    邵一棻受不了的瞪他,轉身就走了,也沒應好或不好。

    孟辰陽站在原地目送邵一棻的背影逐漸遠離,他看了很久,直到邵一棻拐入另一條街,再也看不見為止。

    他輕輕吐了口氣,轉身往事務所方向走。

    孟辰陽嘴角微微地揚起,眼里的笑意閃閃。

    多好的一天!

    邵一棻的無名指上,沒有戒指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