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可樂 > 我的繆斯嬌妻 > 第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我的繆斯嬌妻 第三章

作者︰可樂

    【第二章】

    宴會大廳的門口,明展松站在紅毯起點上,手中挽著穿著白色婚紗,美麗的像個公主的女兒,他極力忍住激動的情緒,隨著結婚進行曲的音樂邁出步伐。

    明彤的心里也很緊張激動,但臉上還是努力維持著甜美的笑容。

    她沿著視線往前,度彥寧站在紅毯中央的挺拔身姿落入眼底,多年不見,他的身形似乎變得更加高大挺拔。

    聚光燈投射在度彥寧的身上,讓明彤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但看著那高大的身形,她的臉上不由自主地浮現嬌美的紅雲,一顆心則卜通、卜通地亂跳著。

    當明展松將明彤的手放在度彥寧的手心時,她能感覺父親雙手微微顫抖的緊握住她跟度彥寧的手。

    心里一酸,想到之後就要離開父母融入另一個家庭,明彤鼻子一熱,差點就流下了眼淚。

    但又怕失態會丟了度、明兩家的臉,她努力的吸了口氣,低下頭將那股酸壓了下去。

    再抬頭還來不及看清度彥寧的臉,他已經挽起她的手,轉身向前隨著結婚進行曲走進會場。

    兩人一走進,帶著祝福的掌聲在耳邊響起,彩帶、花瓣如雨般紛紛灑落在他們身上。

    雖然彼此挽著手隔著一層厚厚的禮服布料,但站在心愛男人的身旁,正式成為他的妻子的真實感受,讓明彤心里又是一陣激蕩。

    她邁出堅定緩慢的步伐,一步一步朝著成為度彥寧妻子的夢幻之路前進。

    就在要抵達紅毯盡頭時,突地,明彤的腳步一頓,頭皮一疼,不知怎麼了,原本好好披在她頭上的曳地白頭紗突地整個掉落。

    充斥在耳邊的掌聲歡呼,像在瞬間被關了靜音,大家都因為這突發的狀況而怔愣住。

    過不久,窸窸窣窣的耳語不斷嗡嗡傳來。

    「天啊!新娘子額頭上那是什麼?是疤嗎?」

    「是不是胎記呀!真可惜破壞了那張臉!」

    「哎呀!怎麼不去處理掉呢?至少也擦厚一點的粉遮一下,這樣太嚇人了!」

    伴隨著那些批評,是刺眼的閃光燈閃得讓人幾乎張不開眼。

    一字一句清楚地落入明彤耳底,她的心里還來不及難過,下意識想伸手擋住那幾乎要閃瞎眼的強光。

    但她還沒有動作,就感覺一道身影擋在身前,那些惱人的閃光燈全不見了,明彤怔怔的抬起頭。

    她終于看清了度彥寧的臉,他的臉型剛毅,五官像是出自最厲害的雕刻家之手,完美的讓人贊嘆,細長的黑眸里如瓖嵌了黑寶石般熠熠生輝。

    但此時他的表情卻讓明彤的心一凝。

    他緊抿的唇線讓他臉上的表情看起來異常冷厲,黑亮的眸中閃著凌厲的光芒。

    度彥寧生氣了嗎?

    是氣她讓他丟臉了嗎?

    心里的猜測讓明彤心里一陣難受,這比听到那些評批她臉上疤痕的話還讓她難過。

    她才微微張嘴想說些什麼,就見度彥寧撿起地上的頭紗,重新幫她戴回頭上。

    明彤完全沒有想到度彥寧會這麼做,在他幫她戴頭紗時,她能感覺他的手輕輕的撫過她額上的疤,眉頭微乎其微的輕輕一擰。

    被他撫過的地方一陣陣的發脹發熱,明彤已經無法去思考,他的動作、他的表情所代表的意思了。

    在度彥寧一連串的動作下來,當然又引得在場的媒體一陣搶拍,這時度、明兩家人也紛紛出現圓場。

    在度、明兩家的宣傳下,大家都知道了度彥寧和明彤的緣分始于小時候,那青梅竹馬的良緣也傳為佳話。

    除了開場的意外插曲,接下來都很順利,喜宴完美的落幕後,接下來要面對的就是江樂怡之前所說的媒體采訪。

    明彤已經換下了白紗,穿著一襲改良式的旗袍,頭發盤成復古的造型,額前的瀏海巧妙的遮住了額頭上的疤。

    她的身材雖然沒有江樂怡的豐滿火辣,但縴合度的身材穿上旗袍,站在一身西裝筆挺的度彥寧身邊,也是郎才女貌的一對璧人。

    明彤努力維持著完美甜美的笑容,站在度彥寧身邊陪著他。

    就在她臉上的笑容快要僵掉的時候,突然听到一個女聲響起。

    「度先生,听說您對您的作品要求極高,最無法容忍瑕疵,請問您怎麼能接受您太太臉上的瑕疵?」

    記者的問題非常的尖銳,卻挑起了在場身為媒體者同樣嗜血的心態,紛紛跟著發問。

    「是呀!度先生,您在接受『藝訊』雜志專訪時,曾說過眼里向來只容納得下美的人事物,度太太在您眼里是美人嗎?」

    明彤沒有想到這些記者竟然會提出這種幾乎是人身攻擊的問題。

    以前的她從來不覺得自己很丑、很見不得人,只不過是額頭上多了一條疤痕,有必要把她形容成見不得人的癩蛤蟆嗎?

    也或許她是被父母保護得太好了,不知現在人性的丑惡,愈是聳動八卦愈是能激起人們的興趣。

    所以現在的新聞,標題才會愈來愈聳動、內容愈來愈不實浮夸。

    度彥寧是最受囑目的畫壇才子,有底蘊厚實的家族,傲人的長相、才華洋溢的天賦,是藝術圈子里的天之驕子,是多少人眼紅的對象。

    記者們當然不會錯過這種機會,恨不得能挖出更多丑聞來搏銷售量。

    自從知道自己能成為度彥寧的妻子,明彤單純的美好的期待著,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臉上的疤會帶給他這麼大的沖擊效應。

    賓客的耳語、記者的問題像一盆大大的冷水,兜頭澆滅了明彤一顆火熱單純的心。

    她無法忽視內心的難過,但更多的是怕帶給度彥寧難堪。

    她突然失去勇氣抬頭看度彥寧臉上的表情,就听到他的聲音冷漠的響起──

    「我們不接受采訪。」

    度彥寧的話引起現場媒體一陣小小的騷動,他完全沒有理會,拉著明彤的手轉身就走。

    明彤有一絲錯愕,這樣丟下記者不管沒關系嗎?

    她的疑惑才一閃而過,就听到江樂怡的聲音接著響起。

    「各位記者先生、小姐,我們今天的拍照就到此為止,謝謝大家,辛苦大家了。」

    「這樣沒有關系嗎?」明彤不停回頭看著混亂的現場。

    「妳不用管,樂怡會處理。」

    度彥寧頭也不回,拉著她出了飯店大門,直接上了候在一旁的禮車。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