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安祖緹 > 替嫁 > 第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替嫁 第六章

作者︰安祖緹

    齊若安的病來得凶猛,去得也快,兩天後就可以下床活動。

    她臥床期間,首要關心的還是韓沐秦的情況,不時交代叮囑如意一些注意事項,如意雖然不滿齊若安總是將韓沐秦擺在第一位,人家對她根本不屑一顧,這兩天不曾來探望過她,但有了上次的經驗,她不敢再多嘴多話了,就怕小姐又氣病了。

    她一直認為齊若安突然得急病與她有關,即便齊若安解釋過,大夫說她會突然發病,是因為太過疲累操勞未好好休息的關系,但如意固執,齊若安只好隨她去了。

    整理好儀容踏出房門,齊若安手拿著剪子,想去花園采些新鮮的花草回來裝飾屋子。

    昔日在齊家的時候,因為月例薄,買不起任何裝飾品,故她常利用鮮花來裝飾房間,把黯淡無光的偏僻廂房裝飾得亮麗繽紛。

    進入花園,不料韓沐秦竟然也在園內散步,發現他可以不用拐杖不需人攙扶就能行走,齊若安心中一陣欣慰。

    韓沐秦轉過頭來,與她四目相對,她心口一突,慌慌低下頭去,繞往另條路走。

    她怕他。

    但這也是自己種下的因,誰叫他醒來之後的表現,是那麼差勁惡劣。

    這兩天,他照她的意思未曾過去看她,但是有詢問過榮兒她的情況,知道她痊愈得快,心想她其實還挺健康的嘛,要不是底子好,又怎麼會一下子就痊愈。

    大夫說她是操勞過度才會累倒,說來,害她生病的凶手是他,為了不讓她在病床上還要額外為他操心,他只好避著不去慰問了。

    心底雖然對她的敵意已經放下,還多了一份感激之情,但也就僅只于此了,對她,還是沒有辦法產生任何與夫妻相關的情感,而她明顯對他有所畏懼,母親又討厭她,這些都還得再思考思考。

    齊若安走了好一段路才敢回頭瞧他的背影,心頭苦澀。

    她不是不曉得韓家人是怎麼評斷她的,夫人對她不滿,常碎嘴給管事的嬤嬤听,一旁服侍的丫鬟也听了不少抱怨,這些碎嘴成了奴才茶余飯後的閑聊話題,有次被如意听到了,氣呼呼的跑來打抱不平,齊若安也只能淡淡一笑,假裝不以為意。

    據說夫人最不滿她的原因是,齊家就算要找人替嫁,也有同樣年輕貌美,今年十四歲的雙生姊妹——三妹齊芙緯或四妹齊煮涵可替,偏偏塞了一個已逾婚齡的老姑娘,擺明就是把不要的硬塞給韓家,這是奇恥大辱。

    韓老爺雖有緩頰,說那對雙生姊妹尚未及笄還太小,但韓夫人完全听不進去,甚至要求韓老爺跟齊家停止生意上的往來,于是又讓韓老爺發了好一頓脾氣,韓夫人才消止。

    齊若安抱了一大束花材回房,吩咐如意把屋內的花瓶都找來。

    她細心的修剪枝葉,如意在一旁幫忙,看她將朵朵鮮花插入瓶中,利用高低層次以及顏色大小,插出來每一瓶都是秀麗絕倫的景致,不禁贊嘆,「小姐真是厲害,插花的功夫比秋嵐小姐還要好。」

    齊若安搖頭笑道︰「我怎比得上秋嵐呢,你別笑話我了。」

    「哼,秋嵐小姐花插得好,是因為她有專門的花藝師傅指導,小姐可是無師自通,在我眼里看來,小姐比秋嵐小姐還要有天賦。」

    「我在你眼里,什麼都好是吧?」

    「才沒有呢,你心太軟了,這點很不好。」根本是爛好人!

    「嘯,」齊若安裝出怒容,「造反啦,直接批評主子?」

    「呀,奴婢不敢,請主子恕罪。」如意裝模作樣的整個人趴在桌上。

    「調皮。」齊若安輕笑了聲,剪了一朵君子蘭,插在瓶子的頂端,為她回來時,在路上偶然撿到的一截枯枝,畫龍點楮。

    如意最欣賞齊若安的是,就算是大家眼中的垃圾,她也有辦法創造出清透高雅的美感,而齊秋嵐都是使用各種高價花材,繁復艷麗,卻俗不可耐。

    齊若安的花藝也曾被批評是寒酸,可如意就特愛她獨樹一格的「寒酸」。

    「小姐,這瓶花放哪?」如意抱起插好的花瓶問。

    「嗯……」齊若安思考了下,「書房吧,君子蘭有高貴、君子之風的音心義,這截弓形樹枝往上挺立,有股傲然之氣,與文人的孤芳自賞十分相近。」

    「文人不都是酸腐之氣嗎?」如意不以為然的皺著鼻子。

    「你再亂說話,我就把花插滿你頭上,讓你當個阿花。」齊若安威脅道。

    「小姐,奴婢一朵就行了。」如意拾了朵長春花,插上發髻,「美吧?」

    「美到不可方物。」齊若安又好氣又好笑,「快端過去吧。」

    「是。」

    如意抱著花瓶進書房,才剛放下,韓沐秦就進來了。

    如意雖然氣韓沐秦,但該有的禮節還是不能少,福了個身就要走人。

    「慢著。」韓沐秦叫住她。「這瓶花哪來的?」

    他凝視著別樹一格的瓶花,眼中散發出激賞的光。

    他還真是第一次看到花材這樣的演繹,一朵君子蘭在昂挺的枯枝中,竟有種孤高的清冷氣息。

    「是小姐插的。」如意見他一直盯著花,心下不由得忐忑,怕韓沐秦把花摔爛,毀了齊若安的心血。「少爺若是不喜歡,奴婢這就拿走。」

    如意上前就要抱起花瓶。

    「不用,你走吧。」他頭也不抬地擺手,目光流連。

    「是。」如意離開前還頻頻回首,就怕她前腳一走,韓沐秦就把花瓶砸爛了。

    幸虧她人都走遠了,還沒听到花瓶被摔的聲音。

    她回到西偏房後,齊若安見她臉上似乎寫著余悸猶存,不免好奇的問,「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剛拿花進書房時,剛好少爺進來了,用著十分凌厲的目光死盯著花瞧,」如意的語氣夸張,「我好怕他會把花瓶摔了。」

    「你沒告訴他是我插的吧?」

    「呃……」如意一愣,「我說了。」

    說了啊……那要收回也來不及了。

    「下次就說是你插的。」

    這樣至少,他的不悅不會遷怒到無辜的花兒身上。「為何?」

    齊若安只是笑了笑不說話。

    如意幫著收拾桌上的樹葉殘枝,忍不住打抱不平,「小姐,你為什麼要住這間小屋子?這比我……比我的房間還小哪。」

    這齊家人也真是的,竟然讓少夫人住在這間小房子里,不聞不問。

    「有張床睡就好了。」齊若安調整了一下瓶中的枝椏伸展方向,「這瓶你拿進你房里吧。」

    「謝謝小姐。」齊若安使用的是如意最喜愛的雞蛋花,她開心的抱著花瓶走了。

    傳菜丫鬟將美味菜肴一道一道擺上桌,齊若安為公婆以及丈夫盛好飯後,殷勤的布菜。

    在齊家,新婚媳婦在懷孕之前,是不可以坐下來與長輩跟丈夫共餐的,只能像個丫鬟佇立在桌邊,隨時看家人的需要,幫忙夾菜,這算是婆婆給新婦的下馬威。

    伺候過幾頓飯,齊若安已經大略抓到每個人的喜好——公公喜歡肉類,婆婆不喜歡太硬的食物,而韓沐秦除了含苦味的蔬菜其他都可以接受。

    韓夫人食用了半碗飯後,忽爾抬起頭對著齊若安道︰「明日你早上就過來我這兒,學習管帳吧,以後填寫賬簿的事就交給你了。」

    齊若安聞言,面色微微一僵,有些尷尬的回道︰「抱歉,娘,媳婦不識字……」

    「啥,你不識字?」韓夫人夸張的高聲道,「齊家不是有請私塾先生幫兒女授課,怎可能不識字?」

    齊若安微張著嘴,不知該如何解釋。

    家里的兄長弟妹的確都有夫子授課,就獨漏了她一人。

    她曾問過大娘,是否可以讓她跟著一起讀書,大娘斜睞她一眼,冷聲道︰

    「你讀書能做啥?」

    自此後,她就不敢再問了。

    韓沐秦淡瞟母親一眼,自母親的神色可知,她早就知道齊若安不識字,故意刁難她的。

    再看齊若安極力保持面容淡定,可執筷的手不受控制的微微顫抖,泄漏了困窘的心緒。

    他的心口涌現了想幫她一把的沖動,但又有些拉不下臉來,畢竟他之前一直無視于她,還老是把對齊秋嵐的怒氣撒在她身上。

    「不識字怎麼管後宅,將來怎麼當主母?我看得趕快幫沐秦找個有能力的媳婦才行。」韓夫人念念叨叨。

    韓夫人的意思是要幫韓沐秦納妾了。

    齊若安手一個震顫,忙放下筷子,退後了一步,面容有些煞白。

    「不識字可以學啊。」韓老爺不認同道,「干脆你就教教若安認字吧。」

    「我哪有那個時間!」韓夫人不悅,「我平時忙得要命,以為有了媳婦可以幫我分憂解勞,現在竟然還要我教她認字?連字都看不懂,會算數嗎?會打算盤嗎?」韓夫人重嘆了口氣。「真是沒用!」

    「娘,別說了。」韓沐秦再也受不了母親這般刁難的開口,「你還年輕,管理後宅的事無須急著交棒。」

    「欸,我是……還年輕沒錯啦!」听到兒子說自己年輕,韓夫人難免心悅的攏了下發髻。「算了算了,我再看看吧。」

    用完膳,離開飯廳時,跟在齊若安身後的如意忍不住猜測,「少爺剛是啥意思?什麼叫無須急著交棒?該不會是想給別人交棒吧?」

    「不許隨意臆測少爺的想法。」齊若安輕斥如意後苦笑道︰「有什麼辦法,我不識字也不懂得算數,他們說的也沒錯啊。」

    「還不是老爺偏心!」如意生氣的跺了跺腳,「要是老爺能……哎喲!」

    如意一個不小心,撞上了齊若安的背。「小姐?」

    她突然停步是在看啥?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