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安祖緹 > 替嫁 > 第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替嫁 第三章

作者︰安祖緹

    【第二章】

    韓沐秦在半夜醒來,驚覺床緣有人,轉頭細瞧。

    「秋……」不,不是秋嵐。

    女子的眼簾雖然閉著,面容祥和,氣質端雅,但還是可以看得出年歲比秋嵐大了些,肌膚一樣的白皙細致,五官雖是清秀,但沒有秋嵐的出色亮麗,某些角度的臉龐線條,看得出同父所出的血緣關系。

    他想起這是秋嵐的大姊,長了秋嵐四歲,好像也長了他幾個月,她為什麼會在這兒……

    韓沐秦倏忽想起她是為了沖喜嫁了過來,但因為他當時仍心心念著秋嵐,壓根兒沒在意。

    喉頭突然一陣干癢,他難受控制的咳起來,把齊若安給擾醒了。

    她幾乎是他一咳就張了眼,反射性的迅速低頭觀看他的情況。

    「是不是要喝水?」她輕拍韓沐秦胸口兩下,快步走到桌前,倒了杯水過來。

    她手上拿著小調羹,舀了一小口水,輕輕的放上他的唇,沿著唇細縫流進去,手上的手絹貼著他的唇角,預防流出的水液沾濕了枕頭,害他受寒。

    她動作行雲流水,沒有任何慌亂,顯見不知已做了幾百回。

    「我……自己來。」他人醒了,不必要再讓她這麼喂。

    這女人雖然是他的妻,感覺卻與陌生人沒兩樣,氣氛有些尷尬。

    「那我扶你起來。」

    齊若安手搭上他的肩,韓沐秦輕輕推開。

    半空中的素手頓時有些窘迫,也意識到他已經不需要她殷勤的照護了。

    韓沐秦以手臂撐起身子靠牆而坐。

    「水。」

    齊若安連忙將水杯送上。

    韓沐秦的手還有些微顫,無法握穩杯子,齊若安小心翼翼的扶著杯底,幫著他把水喝完。

    喝掉了一杯水,喉嚨舒適了,他松了口氣。

    「想不想吃點東西?」齊若安柔聲詢問。

    他在床上躺這麼多天,只能喝流質的食物跟補湯,人瘦了一大圈不說,面色憔悴,俊美的臉頰都凹陷了。

    「好。」

    「那我去煮碗粥過來。」

    「叫丫鬟去煮吧,我有話跟妳說。」

    听到他有話跟她說,齊若安心底浮起不祥的預感。

    「好,那你等等。」

    齊若安走出寢房,交代了一名丫鬟去廚房煮碗粥過來,回到寢室後,她坐在椅子上,雙手相迭在並合的大腿上頭,挺直了背。

    「想跟我說什麼?」

    「妳……是被轎子抬進來的嗎?」

    齊若安輕點了下頭。

    韓沐秦輕嘆了口氣。

    這聲嘆氣,讓齊若安心頭整個揪緊,難受得握著寒意遍生、起了雞皮疙瘩的手臂,咬緊了下唇。

    他不想娶她。

    她成了一個麻煩。

    這聲嘆氣表露無遺。

    她一直以為自己已做好滿滿的心理準備,但這聲嘆氣卻擊垮了她的自以為是。

    沒關系。她告訴自己。

    他痊愈,就夠了。

    將來只要能遠遠看著他就行了。

    不要有再多奢求了,若安。

    如此為自己打氣,她方能再次將背脊挺直。

    「為什麼要替秋嵐嫁過來?」韓沐秦問,黑眸隱含著一絲犀利。

    「秋嵐……秋嵐她病了,病得很重,她很想嫁來沖喜,但連下床都困難,你們兩人有婚約,說什麼也該幫這個忙,所以就讓我替她嫁了。」

    韓沐秦望著那張低垂的臉孔,在小小的臉蛋上看見了一閃而逝的慌亂緊張,即便她很快地恢復平和面容,但一開始有所遲疑的語氣顯見她正在思考著如何說謊。

    再想到母親提及秋嵐時,那隱含著氣憤的咬牙切齒,八成秋嵐的病重是個謊。

    秋嵐不願嫁來為他沖喜。

    他最愛的女孩不願救他!

    這個可能的事實,讓他胸口一陣強烈的滯悶,「哇」的一聲,吐出了一口烏血。

    齊若安見他竟然吐血,慌忙沖上前,不顧髒的以手接住他持續嘔出的殘血,急急朝著外頭大喊︰「快叫大夫!快叫大夫!少爺吐血了!」

    大夫過來診脈,判斷韓沐秦是急火攻心,肝膽積郁,開了幾帖清火安神的藥方,並叮囑他人剛醒,身體尚未完全康復,別讓他的情緒有太大的波動,四周環境以安靜為佳,才能讓他好好調養。

    看著好不容易醒來的兒子,這時虛弱的躺在床上,又是昏迷不醒,韓夫人氣怒的將齊若安拽到房門外,質問,「發生了什麼事,為何沐兒會吐血?」

    「娘,媳婦不知……」

    「只有妳在房里,怎會不知?」韓夫人火氣越旺,「給我說!」

    「可能……可能是因為沐秦問到為何不是秋嵐嫁進來而是我,我告知是秋嵐生了重病,連下床都困難,他也許是擔心過度才會嘔血……」

    齊若安話未說完,韓夫人一巴掌就落了下來。

    眼看著第二掌又要揮上,韓老爺連忙阻止她。

    「好好說話,干啥打人?」

    「我怎不能打?」韓夫人怒氣沖沖指著齊若安鼻尖,「妳好樣的!明知沐兒深愛秋嵐,還故意說她病重,讓他擔心,是想要我兒子死嗎?」

    「不,我沒有那個意思。」齊若安急忙辯解。

    「我家小姐才不可能想害死少爺……」

    想替小姐辯護的如意被齊若安抬手阻止。

    「小姐!」如意不滿跺腳。

    「是我的錯,我思慮太淺,是我不好,爹,娘,對不住。」齊若安直接跪了下來。

    「我警告妳,我兒子若有什麼不測,我唯妳是問!」

    「好啦!」韓老爺搖了韓夫人肩膀一下,「大夫不是說沒事嗎?干啥說得這樣嚴重?」

    雖然是替嫁過來的,但這媳婦如何殷勤的照顧兒子,韓老爺也是看在眼底的。

    听說她自成親那日到現在,已經旬日了,床都未躺過,一直坐在床邊照護兒子,周到盡責,這樣乖巧懂事的媳婦,打著燈籠都找不著呢!

    對比那個秋嵐……齊老爺暗嘆了口氣。

    虧他對秋嵐也不錯,人都還沒嫁進來,就送了不少禮物,全都是白費心思啊。

    「好啦,這里交給若安吧,夜深了,咱們去休息。」韓老爺作勢推著韓夫人走。

    「我怎能放著沐兒不管,等等這賤人又不知要說啥話害沐兒……」

    「夠了!」韓老爺端起當家的氣勢,「誰會害自己的丈夫?若安是怎麼照顧沐兒的,難道妳沒瞧見嗎?不要再亂說話了,沐兒的清火安神湯,我看妳也要來上一碗!」

    韓老爺性情溫和,不容易發脾氣,但只要一怒,眾人皆噤若寒蟬,不敢再放肆。

    知道韓老爺動氣了,韓夫人這才有所節制,听話的跟著韓老爺回主屋。

    兩老一走,如意正要發難,就被齊若安阻止了。

    「什麼都不要再說了,我去熬藥。」

    齊若安拿著藥包走來廚房,在火爐上放上木炭,起了火後,將已經放了藥材的煎藥壺放上。

    她蹲在那兒雙手抱膝,眼淚忍不住一顆一顆掉落。

    好痛。

    臉好痛。

    心更痛。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