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晶 > 床伴逼我嫁 > 第十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床伴逼我嫁 第十六章

作者︰金晶

    褚恩恩答應求婚之後,賀毅遠又帶著她去買了她喜歡吃的草莓蛋糕,之後兩人一起回她的公寓。

    一到公寓,賀毅遠先將蛋糕放進泳箱,接著拿起電話,當著褚恩恩的面給賀父賀母打電話,「沒錯,對,恩恩答應我的求婚了……什麼時候結婚?等恩恩想結再結婚,好,好,我知道了,我會加油的。」

    褚恩恩等他掛了電話,有點不明白他的興奮,可一想到他難得的開心,她保持緘默。

    然而,下一刻,賀毅遠打了電話給褚父褚母,「是,叔叔阿姨,恩恩答應了……你們放心,我會好好對待恩恩的……」

    褚恩恩一看到賀毅遠掛了電話,沖了過來,「你什麼時候有我爸媽的電話號碼的!」

    賀毅遠笑著說︰「之前去你家的時候互相交換了號碼。」

    「不是,你干嘛要到處說!」

    「恩恩,我很開心,我打算讓所有人都知道。」他兩眼發光。

    賀毅遠不正常了,褚恩恩面紅耳赤,「什麼所有人都知道?」

    「我打算上ig,Facebook……」資毅遠平時不玩這些!可現在他想用這些軟件宣告全天下。

    賀毅遠絕對不正常,她狠狠地打了他的手臂一下,「不準!」

    「為什麼?」

    「你都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嗎?」她瞪他,「你別鬧了,快去洗洗睡吧。」

    賀毅遠被她推進了浴室,看他暫時不發瘋了,她松了一口氣,手機響起來,是阿妹,「喂?是不是要分手,是求婚,對,對,謝謝……」

    和賀毅遠的開心不同,褚恩恩的開心很後知後覺,在賀毅遠洗澡的期間,她看著自己手上的鑽戒,不由自主地傻笑了整整十五分鐘,之後她很小心地將戒指拿下來放在自己的首飾盒里。

    賀毅遠只在腰間圍了浴巾,一出來就看到她將戒指拿下,他神色微黯地走過去,圈住她的腰身,「怎麼把戒指拿下來了?」

    「要洗澡了呀,帶著戒指不好。」

    听到她的回答,他臉色多雲轉晴,「嗯。」

    她推開他,去拿睡衣,去浴室洗澡,賀毅遠想到褚母交代的麻油雞,先去熱一下,等一下給她吃。

    褚恩恩敷了面膜,又泡了澡,舒服地出來,聞到熟悉的味道,是褚母做的麻油雞。

    「好了?快來吃。」賀毅遠盛了一碗給她。

    「哇,我媽做的麻油雞超正。」她心情很好地吃了。

    賀毅遠陪著她吃,等她到最後吃不下了,他快速地解決,兩個人一起刷牙上床睡覺。

    賀毅遠很乖,什麼事情也沒做,抱著她,她躺在他身邊,忽然說了一句話,「被求婚了,好像有點不真實。」

    他低頭看她,她沒理他,繼續說︰「沒想到我們以後會在一起。」

    男人沉住氣,「那你想跟誰在一起,想那寵物店的店長?」

    她依舊不理他,「在餐廳的時候,我還以為你要跟我分手,畢竟我們差很多,很不一樣。」

    「褚恩恩。」他警告地提高了聲音。

    她突然俏皮地抬頭看他,「干嘛,我都答應你的求婚了,還用這種始亂終棄的表情看我?」

    他收斂神情,她像個大爺一樣摸了摸他的臉,「乖啊。」

    賀毅遠差點就想爆發,她突然主動吻了一下他的唇,「不會隨便拋棄你的,我會對你負責任的。」

    小蘿莉成了御姐?他揶揄她,「你要怎麼負責任?」

    「第一,每天讓你睡八個小時,第二,每天讓你運動半個小時,身體健康,長命百歲。」她開玩笑。

    「這個有點麻煩,又要我睡覺,又要我運動……」他曖味地朝她眨眼。

    她白了他一眼,「睡覺。」

    「是,老婆大人。」

    「還沒結婚呢。」

    「是,老婆大人。」

    好吧,其實喊得挺威武動听的。

    一大早,褚恩恩還在睡,賀毅遠悄然起身,他先去將兩人昨天換下的衣服放在洗衣機里洗,接著去做早飯,煮了白粥,配小菜和雞蛋餅。

    賀毅遠準備妥當,進了臥室,無聲地打開衣櫃,換好了自己的衣服,接著想找她的衣服,幫她穿衣服。

    他又想出了一個增加彼此親密感的花招,給她穿衣服。

    以他的目光,他挑了一套衣服,結果他發現,裙子有點短,于是換成了另一套,可領口有些低,不喜歡,再換!

    最後,他挑好了一套保守的衣服,剛要關上衣櫃門的時候,有什麼東西叮咚地掉在了地上。

    他低頭,那是一顆藍寶石的袖扣,他認得出來,這是他的,在那一夜掉了,他以為是掉在飯店了。

    原來在她這里。

    他蹲下來,撿起來,身後的床上傳來翻身的聲音,她嬌嬌地喊了一聲,「賀毅遠。」

    他一手拿著藍寶石袖扣,一手拿著她的衣服走到床,「睡醒了?」

    「嗯。」她爬了起來。

    他朝她伸出手掌,攤開,她盯著他掌心的藍寶石袖扣,呆了呆,「你怎麼找到的?」

    「衣櫃里掉出來的。」

    「哦。」

    「我以為丟了。」賀毅遠很意外,丟了的東西居然在她這里找到了,有一種奇妙的感覺。

    「掉在我那里了,我就拿過來了。」她低聲解釋。

    他總覺得哪里不對勁,點了點頭,收了回來,「繼續放你這里?」

    「你拿回去吧,正好和原來那一個配一對用。」

    「好,衣服放在這里,快點起來,我們吃了早飯,一起上班。」他說。

    「好。」

    等賀毅遠走出去,褚恩恩才深吸一口氣,她捂著臉,心虛不已。

    她快速地起來洗漱,換衣服。

    怎麼會被他發現呢?

    整理好之後,她走到廚房,賀毅遠已經坐在餐桌邊等她了,她趕緊坐下,和賀毅遠一起吃了早飯。

    吃完之後,他們一起下樓去停車場,路上,她忽然上前,一手挽住他的手臂。

    他挑了一下眉,今天的她好像有點主動。

    她挽著他的手,想了想,最終選擇坦白,「其實進了公司之後,我有偷偷仰慕過你,不僅僅是我,公司百分之八十的女生都有仰慕過你。」

    賀毅遠睜大了眼楮,褚恩恩紅著臉,「那聊藍寶石袖扣是我撿回去放好,本來想還給你,後來就不打算還給你。」

    「為什麼?」

    「對我而言,你就是那顆藍寶石袖扣,我的薪水都買不起它,跟你更是一輩子也不會有關系,但是……」她狡黠地笑了「我睡了你!」

    听到她的笑聲,他心里一動,「那你後來為什麼沒有喜歡上我?」

    「喜歡上你,你不喜歡我,那我不是很慘,我可沒有你這麼好的條件,多的是女生給你挑。」她做出一副皇帝在後官挑妃的模樣。

    「是呀,條件不好都有一個梁河了,你還想要誰?」

    褚恩恩笑著說︰「我只要你呀!」她笑著抓住他,「賀毅遠又帥又專情,不濫情不花心,這麼好的男人我干嘛不要。」

    「之前你就不要。」他眯起眼楮。

    「賀毅遠,我很喜歡你。」她才不要跟他翻舊帳,巧笑倩兮地說。

    以前,只是簡單的仰慕,因為他很厲害,年輕又有能力,是一個讓人信服的強者,可現在,是喜歡啊,是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的喜歡。

    因為喜歡,所以她不想在他的面前隱瞞什麼,從今以後他不僅是一個讓她仰望的男人,更是讓她從心里喜歡的男人。

    他唇往兩邊一彎,心情豁然開朗,伸手抱著她,低頭在她的唇上重重地吻了一口,「老婆大人,我也很喜歡你!」

    沒有什麼比知道她喜歡他還要歡愉了。

    褚恩恩嬌笑,偎進他的懷里,算了,算了,讓他早點知道,她喜歡他吧,看在他這麼喜歡她的分上。

    【番外篇】

    「褚恩恩,你一定要穿這件又露胸又露背的婚紗?」賀毅遠臉色黑沉地問,不滿地上下來回掃視褚恩恩的全身。

    「阿姨說我穿這件婚紗好看啊,你覺得不好看嗎?」褚恩恩手擺弄著白色的蕾絲紗裙問道。

    裝大方的賀毅遠打碎牙齒往肚子里吞,深吸一口氣,「好看。」

    「那就選這件,好嗎?」

    「好。」他咬牙切齒。

    褚恩恩滿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未來的老婆這麼地漂亮,你難道不開心嗎?」

    「開心。」他快要氣吐血。

    褚恩恩愉悅地點頭。

    放馬過來,誰怕誰。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