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七季 > 與上司的一夜情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與上司的一夜情 尾聲

作者︰七季

    臨近下班時間,企劃部里鍵盤的 啪聲並未有半分停歇。

    孫怡將腰線扭出曼妙的弧度,在經過徐孝宜辦公桌時,放了兩顆糖在她桌上並敲了兩下,以引起正在全神貫注于電腦的徐孝宜的注意。

    「組長,企劃書傳給你了哦。」

    「好的。」徐孝宜應了聲,在孫怡回到自己座位後,她剝了顆糖補充體力。

    她升為組長也才兩周左右,就是這兩周事情卻沒完沒了,新的企劃大事沒有小事不斷,像成心為了檢測她的能力一般,一時間所有事情都壓到了他們部門。

    她含著糖,檢查電子信箱里孫怡剛發來的郵件,那邊部長站起來拍了拍手,「大家這幾天都辛苦了,再努力一下!」

    他的言下之意就是今天還請再加一天班。

    徐孝宜的心中毫無波動,就如同她的同事們一樣,這是他們早料到的事。

    活動了下關節,打算繼續投入工作,企劃部的門開了。

    下班時間還能有人來串門子是件很稀奇的事,而這次來的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兵團,他們有男有女,個個身材高挑挺拔,不知道的以為是哪間娛樂公司來面試。

    全公司有這樣水準員工的部門只有凌岳直屬的部門,帶頭的那個人就是張韻,後面跟著的是設計部的幾個熟人。

    徐孝宜跟他們都是老交情,但看他們的臉色不像是來攀關系的,倒是來打架的。

    他們部長,那個可憐的中年男人霎時被這些俊男美女們圍了起來,一臉的不知所措。

    他們兩個部門就算想發生點什麼業務上的爭執基本也是不可能的,部長擦了把汗,「你們有什麼事明天上班再說吧。」

    「不行,這事上班說沒意義。」原本這些人的級別都比部長低,這回個個都急紅了眼,大有種黑社會靠勢力壓人的成份,帶頭的竟然還是一向以清高著稱的張韻。

    張韻盡量維持她的禮貌,問部長,「貴部今天還要加班嗎?」

    這把部長問懵了,滿臉寫著關你們屁事,愣在那里。

    「不要再加班了,這樣游走于勞動法的邊緣是不人道的。」跟來的其他人也附和,「哪怕就這一天,人都需要休息,讓大家按時回一天家吧。」

    「不是,你們是不是找錯人了?」部長確認了下這幾個人真不是自己部門的,再看自己部門的員工,全是滿臉瞧熱鬧的冷漠。

    來的團體好話說盡,竟然開始色誘,部長嚇得完全沒得思考,鬼使神差地答應了別的部門員工的訴求,讓自己部門員工們按時下班。

    一時間來的幾人歡天喜地,企劃部本部人員依然冷漠著臉,該收拾東西的收拾東西,包括徐孝宜也是考慮著把工作帶回家做。

    「別做了,別做了。」張韻拿上她的包,另一手拉著她就往外走,邊走邊念念有詞,「求求你做點正事,也陪陪男朋友好嗎?」

    徐孝宜翻了個白眼,她就知道這詭異的活動最終會落到她的男朋友身上。

    「他又怎麼了?」

    「他不讓我們下班。」張韻氣到顫抖,「以前是有工作加班,現在是只要企劃部加班我們就要跟著加班,因為他要等他的女朋友下班,自己又很無聊,需要拉上墊背的。孝宜,你能想象一屋子人無事可干又要假裝自己很忙,還不能聊天或者露出愉快的表情,以免刺激到某個無法和女朋友約會的男人的心情,那種無奈嗎?」

    「我倒覺得你們應該去找阮總反應……」

    「阮總下班第一個不見。」

    「好吧。」徐孝宜被她一路拉去凌岳的辦公室,她覺得自己像個祭品,只要把她獻出去才能換得其他人的平安。

    凌岳正坐在那磨指甲,看到她眼中一亮,「怎麼,今天不用加班嗎?」

    「呃,不用。」徐孝宜答得勉強。

    「那我們走吧。」他拿過外套,這才看到張韻的樣子,露出了些許驚訝道︰「你怎麼還沒下班?最近大家都辛苦了,沒什麼事都早點回家吧。」

    張韻沒說話,但她轉身離開時那怨毒的視線讓徐孝宜打了個冷顫。

    凌岳則完全相反地十分輕快,將她上下打量了一遍,那期待的目光讓徐孝宜心軟的跟什麼似的。

    就算被人當作祭品也認了,那天他喝醉了,她對他說過的,自己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因為知道他會在旁邊看著,她希望得到他的夸獎。

    那個話他記不記得無所謂,但她不該忘記,那是她回來的初衷。

    如今冷落了男朋友,就覺得似乎做什麼都少了些干勁,還要旁人來提醒她,真是失敗。

    她挽起他的胳膊,「今天一起去看電影,一直想看的那部,不是說再過兩天就下線了嗎?」

    「是一天。」凌岳提醒,「明天就下線了。」

    「哦,那可真是時間緊迫了。」她的頭在他肩上撞了下,兩人邊往外走,徐孝宜的手機卻在這時響了起來。

    听到她手機響,他的眉頭已經皺了起來,再看到她接起電話,他的好心情瞬間飛走。

    「爸?」徐孝宜听了一會,聲音明顯高了幾度,「什麼好買賣?你在這邊哪有什麼朋友,不要相信那些。為什麼不會騙你?下棋認識的朋友?手握幾千萬企劃的人會成天離在棋牌室嗎?你千萬不要簽什麼字,算了,我馬上過去!」

    凌岳吸了口氣,在徐孝宜掛掉電話前,把她的電話在她震驚的目光中接了過來。

    「喂,叔叔,我是孝宜的男朋友。是的,就是那個又帥又有錢的,而且我人品還超好,那些好企劃有的是,我這邊也有個好企劃,不用投入也不用簽字,絕對安全,你還不如考慮和我合作,孝宜和孝合都不會反對。」

    徐孝宜就听他吧啦吧啦跟他爸一本正經地談起了什麼無本萬利的買賣,以凌岳的口才肯定三言兩語就搞定了她爸。

    看他自信地掛了電話,跟她宣布她不用過去了,她爸爸對那個棋友的企劃案已經不感興趣了,他們可以繼續去看電影。

    「你為了場電影這樣騙我爸好嗎?他可是會當真的。」

    「怎麼是騙,我說的每句話都是真的。」凌岳牽住她的手。

    「怎麼會有你說的那種企劃,不用投資不用做擔保,只要我同意他參與,保證他下半輩子不愁吃穿,入住新房,有人伺候,那得賺多少錢?哪會有這種穩賺不賠的買賣,你真是比那些騙子還敢說。」

    「穩賺是真的,但也不是不賠,還是要把女兒賠給我的,所以說需要你的同意。」凌岳看著她說︰「你爸下半輩子的幸福就掌握在你的手里了,我覺得這個企劃真的非常適合他,就是不知道你怎麼想了。」

    徐孝宜聲音卡在喉嚨里,這個人真的好陰險,已經拉住了她的手,害她無處可逃。

    「你……」

    「我想娶你。」凌岳說︰「我知道有點快,但每天等你下班真的太無聊了,如果有個大家都能回去的家,我就可以回家等你,我的員工們也能解脫了。」

    「原來你都知道?」

    「除了你的回答,我什麼都知道。」他將她的手又攥的緊了些,「所以,你怎麼看,女朋友?」

    「我爸這輩子還沒做過不賠本的買賣,我怕這麼好的企劃突然擺在他面前他會不敢面對,我需要回去給他開導。在那之前,還是這部明天就要下線的電影更為迫切,男朋友。」

    「這麼說電影看完了,最迫切的事就是和你爸爸談合作了。」

    「電影看完了,最迫切的事就是我們承接的新企劃。」

    「那新企劃完了呢?」

    「還有別的新企劃。」徐孝宜說︰「我們可是企劃部,做的就是沒完沒了的企劃案。」

    「這麼說想等你一個答復,我還要先弄垮阮沛的公司讓你失業才行。」

    「那個時候對我最迫切的事應該就是找工作了。」

    「徐孝宜!」

    她在他臉上親了一口,雖然這完全撫慰不了他的怒氣。「也許我找不到工作,就只能跟你談企劃。」她說。

    他的火頓時全沒了,只剩下無力。

    「你哦……這個企劃我會經常提起的,請你作好準備。」

    「好的!」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