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石秀 > 高冷總裁很野蠻 > 第十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高冷總裁很野蠻 第十四章

作者︰石秀

    【第十章】

    接下來的日子,鐘馳從一早把兒子送到幼稚園,緊接著把洛姍送回她公司,最後才回浩遠集團。

    公司里他仍然是那個做事雷厲風行,不近人情的總裁,但嗅覺敏感的人都察覺得到一些細微的變化。

    比如總裁最近心情似乎很好,會議上大家高度緊張的心情竟然難得地可以緩解一下。

    比如一貫冰山臉的總裁最近偶爾會笑笑,不經意間會迷倒一幫見到他笑容的男男女女。

    又比如緋聞纏身的總裁,最近關于他的花邊新聞逐漸消失,身邊特別干淨,清一色都是男秘書男助理,不管出席什麼場合都不再有女伴。

    洛姍其實也是知道鐘馳所做的這些改變的。

    所以她才在安全期過後,也沒刻意避孕,只想著既然他想要,她生就是了。

    不管怎麼說,她都渴望她這段婚姻能夠照著她期待的樣子發展。

    這日傍晚下班時間,天空淅淅瀝瀝下起了小雨,洛姍忘了帶傘,急急地走出公司大門。

    鐘馳在電話里跟她說晚上有事,讓她早點回家看兒子。

    可當她急急忙忙出門,便看到停在公司門口的車子里敞開的車窗內,鐘馳跟兒子一大一小兩個人正沖她笑,她心里忽然一暖。

    鐘馳下車撐傘稈她帶到車上,他很快也上了車。

    司機啟動車子,很快便駛進雨簾中。

    「你不是說今天有事不能來嗎?」洛姍偏偏腦袋看著一旁的鐘馳,很好奇。

    「下雨了,所以就把晚上的飯局推了,來接兒子和你。」鐘馳看一眼洛姍,「早上出門見你有點咳嗽,沒事了吧?」

    洛姍搖搖頭,「沒事,早上是喉嚨有點干。」

    鐘馳點頭,「那就好,晚上想吃什麼,我們先去吃,吃飽了再回去。」

    鐘致一倒搶先了一步,「我想吃烤肉!」

    鐘馳教訓兒子,「先問過媽媽喜歡吃什麼,我們男生要尊重女生。」

    洛姍笑,摸摸兒子的腦袋,「就听致一的吃烤肉吧,我也好久沒吃過了。」

    鐘馳知道老婆寵兒子,可是也沒辦法,只好讓司機開往那家很出名的炭火烤肉店。

    雨天路滑,突然一陣尖銳地急剎車聲,車子險些追尾前面那輛車。

    鐘馳本能地伸出雙臂護住老婆和兒子,把要往前傾的他們牢牢地圈在他懷抱里。

    洛姍額頭在鐘馳手臂上磕了一下,聞到他熟悉的味道,驚嚇中緊緊抓住他的手臂,等她反應過來已經安全了,才慶幸兒子在她懷里,也被鐘馳護著,安然無恙。

    「抱歉,是我開車不小心。」司機心有余悸地回過頭對著鐘馳道歉,老板最近是出了名的護妻愛子,他身為司機卻讓老板的妻兒受驚嚇,看來這飯碗是保不住了。

    鐘馳臉上一秒變色,剛想發飆,可是洛姍拉住了他,「好了,司機也不想的,這雨天本來就不好開車,這次就算了。」

    鐘馳看著洛姍替司機求情,想著這司機當了他司機很長時間了,今天是第一次出錯,就壓下了火氣。

    司機很安穩地把一家三口送到了烤肉店,又陪他們一家吃完烤肉,見證了他們的幸福。

    回到家,鐘馳就拎小雞一樣拎著兒子去洗澡了,洛姍笑著搖搖頭,也回房去沐浴。

    洗完澡穿衣服的時候,她才發現生理期不正常,她是易孕體質,慌張失措中,她忙拿出驗孕棒,一測果然是懷孕了。

    她又驚又喜,急急忙忙去找鐘馳,想把這消息告訴他。

    畢竟,這段時間他夜夜在床上折騰得她太累了。

    當她穿一件睡裙興沖沖地走到外頭的浴室,看到鐘馳正把兒子從水里拎出來,用一條毛巾給他擦干身子。

    洛姍想到在不久的將來,他們又多一個孩子,然後爸爸這樣照顧著他們,她唇角便浮起幸福的笑。

    鐘馳回過頭,便看到笑得很傻的洛姍,再看她身上的睡裙,便笑道,「你洗好了,這麼快?」

    「鐘馳,我有事情要告訴你。」洛姍看一眼兒子,想著這兒童不宜的話題還是等一下再說。

    「什麼事?」鐘馳看到洛姍臉上紅撲撲的,身體因為最近他養得比較好,變得很圓潤,不免得意。

    洛姍湊近他壓低聲音道︰「我懷孕了!」

    鐘馳臉上先是錯愕,緊接著唇角便揚起,只把毛巾在兒子身上一里,便捧著洛姍的臉,在她唇上親完又親。

    「爸爸媽媽羞差!」鐘致一說完便從浴室跑了出去。

    洛姍臉上紅得像熟透的隻果一般,她用力地推一把鐘馳,「都是你,兒子都笑我了!」

    「我這是愛的教育,怕什麼?」鐘馳纏著她,手覆在她平坦的小腹,掩飾不住的開心,「我又要當爸爸了,這一胎一定是個女兒。」

    洛姍看著鐘馳,回憶又拉回到四年前,那時候,也是懷孕,她也有著美好的憧憬,但事與願違。

    「明天我陪你去產檢,要注意的我們一樣都不能少,我會請專門的營養師幫你調配營養餐,還有工作要不要先辭了,我想你在家好好養胎。」鐘馳擁著洛姍,把他能想到的都一並說了。

    洛姍看著鐘馳,臉上有些費解,他的確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要不然,她也不會在這細微的變化里慢慢地接受腹中這個孩子的到來。

    但,他還會像以前那樣,做讓她傷心的事嗎?

    鐘馳看的出洛姍眼里的不信任,握著她雙手,「相信我,不會再像以前那麼混蛋了,我以為不切實的緋聞不需要解釋太多,但我沒給你足夠的安全感,是我的錯。」

    他很確定,眼前是他想要和她走完一生的女人,以後他會呵護她,包容她,畢竟只有愛得夠深,才會吃醋生氣,才會失望痛苦,他要用余生證明給她看,他是值得她托付一生的良人。

    自從那天在醫院檢查出已經懷孕三個星期,鐘馳的霸道獨裁本性又出來了。先是自作主張替洛姍把工作辭掉,又請了保姆照顧兒子,他只要洛姍安心養胎和待產,再給他生一個健康漂亮的女兒。

    洛姍閑不住,四個月時醫院查出她懷的是女兒,她就開始忙著請人給尚未出生的女兒準備嬰兒房,買的都是昂貴的名牌,里面的小床小夠,全由她一手布置。

    鐘馳怕她累,派助理監工進度,而他也幾乎每時每刻都把洛姍綁在身邊,就連回公司,也把她帶著,重要的會議,她也由他帶著。

    洛姍一開始是不情不願的,太招搖了,但是當她看到鐘馳認真工作的樣子,當她看到美女從他面前晃過他目不側視的表情,還有他再忙再累都先把她安置妥當的樣子,她慢慢習慣守在他身邊。

    此時此刻置身于鐘馳的辦公室,洛姍捧著一本育兒書細細地看著,這書是鐘馳買的,就放在他桌面上,他不時翻一翻,明明已經是一個四歲多的小孩的爸爸了,可是這方面的知識他卻匱乏得很。

    洛姍書還沒翻幾頁,鐘馳就從外面進來,幾步走到洛姍的身邊摟著她親幾下,大手便覆在她微微隆起的腹部。

    四個月了,再過幾個月,他就要跟他寶貝女兒見面了,想到這里他有時夢里也能笑出來。

    「忙完了嗎,累不累?」洛姍知道鐘馳剛接待完幾個客戶,談生意自然很費精神,免不了關心他。

    鐘馳笑了笑,難得老婆這麼體貼,他便裝頭疼,「我有點頭疼,你幫我按摩一下。」說完,他就枕在洛姍腿上,面朝上,裝可憐。

    洛姍拿他沒辦法,把書放一邊,雙手按他太陽穴,輕輕幫他做按摩。

    看著他沒多久就舒服地閉上雙眼,洛姍看著他俊朗的眉眼,英挺的鼻梁,薄埂的唇,眼底掩飾不住的愛慕。

    自從懷孕以來,她真的能夠感受得到鐘馳給她的愛,不管是陪她上胎教課,還是幫她抹妊娠油,還是照顧大兒子,她都看得出來,他是用行動證明他是在乎孩子,在乎她的。

    她心思曼妙,手中的動作越來越輕,鐘馳緩緩地睜開雙眼,便迎上洛姍那溫柔的水眸。

    忙坐起來,幫她揉腿,抱歉道︰「剛差點睡著了,沒壓疼你吧?」

    洛姍笑,「我哪有那麼弱?」

    鐘馳回來後便到辦公桌前坐下,在洛姍面前,他定力有限,再挨近她,他怕他真會做出不好的事情來。

    「姍姍,過來。」鐘馳對洛姍招招手。

    洛姍納悶,站起來走到他身邊,疑惑地看著他。

    鐘馳摟她腰,讓她坐到他腿上,抱緊她,把臉理在她頸窩聞著她身上好聞的體香。

    洛姍笑著推推他,嬌嗔道︰「你怎麼比致一還要黏人?」

    「姍姍,等女兒生下來,你把你給我很多很多次,好不好?」鐘馳痛苦不堪,素了那麼久,太辛苦了。

    他都有點難以理解分居的那些年月,他是怎麼熬過來的?

    但忽然想起,那時候他還可以不時回家強行要她幾次,現在,一次都不行。

    洛姍拿他沒轍,輕輕地嗯一聲,視線落在鐘馳桌面那相架上,上面貼著她和兒子的合照,干干淨淨地放在中間的位置,只要他忙完工作抬起頭,就能看到。

    她心一酸,淚水涌上眼眶。

    她有些哽咽,「老公,等女兒生下來,我再陪你。」

    鐘馳听出她聲音有些不妥,捧過她的臉便看到眼底閃爍的淚光,他很緊張,「怎麼了?傻瓜,我一定會等到你身體恢復才做,別怕……」

    洛姍含淚笑著搖頭,抬頭吻在鐘馳的唇上,吻得很用心,很忘情。

    她想,她可能是一開始就錯了,是她太任性,太胡鬧,才會讓真心相愛的兩個人浪費那麼多年,差點鬧到了離婚的地步,她保證,以後她一定不再任性胡鬧了。

    又過了幾個月,洛姍肚子越來越大,腹大便便的她,做什麼事都很不便。

    鐘馳把她照顧得很好,和她搬回父母家住以方便他不在的時候有人照顧。

    不過更多的時候,還是他親力親為比較多,他信不過別人。

    為了有更多的時間陪待產情緒變得不好的洛姍,他干脆把工作搬回家里做。每晚他忙完工作,回過頭便看到熟睡在他身旁的洛姍,看她恬靜的睡臉,他從未有過的滿足。

    鐘爺爺看到這對年輕人終于開了竅,很欣慰,只等著抱曾孫女了,這是他一直盼著的事情!

    而鐘母本來對洛姍抱有成見,總不待見這個兒媳婦,但看到兒子眼里除了洛姍再沒別的女人了,她不得不放下成見,學著去接受洛姍。

    也慢慢發現,洛姍其實沒有她以為的那麼難相處,也並非把錢看很重,反而挺著大肚子還經常給鐘馳泡茶,又教鐘致一功課,其實蠻賢慧的。

    因為對洛姍越看越滿意,所以她也開始在洛姍要出門散步時陪她去,也找了些養胎的補湯炖給她喝,更是經常帶大孫子去玩好讓洛姍可以好好休息。

    洛姍知道婆婆會用心照顧她,也是因為鐘馳這段時間所做的努力,她也在對所有人慢慢敞開心扉。

    特別是她大哥洛東在鐘馳的幫助下,事業有了起色,接了不少單子,雖然規模還很小,但勢頭很足。

    在這每件事情都趨于順利的情況底下,洛姍在醫院平安地迎來了她的女兒,一個粉雕玉琢般漂亮可愛的小嬰兒。

    鐘馳對這女兒簡直是愛不釋手,從病房里就一直抱在懷里不放,一直到洛姍出院回家,除了喂奶的時候要回到媽媽身邊,其他時候都他抱著。

    小小的嬰兒在寬厚的懷抱里,每天都是懶懶地在睡覺,鐘馳卻無比喜歡她身上混雜著奶香的味道,抱著她工作,開視訊會議,看新聞……就算是幫女兒換臭臭的尿布,嘴角都是寵溺的。

    「你這樣會把女兒寵壞的!」洛姍看到女兒睡覺都習慣拿爸爸的肚皮當床睡,有點無可奈何。

    「女兒就是要寵的,寵了又怎麼樣,反正以後誰想娶我女兒,第一個條件就是要懂得寵她。」鐘馳說話間,摸摸女兒腦袋上烏黑油亮的頭發,又把她伸出薄毯外的小手放回去。

    「她才多大,你就想要她嫁人了!」洛姍輕笑著,靠在鐘馳身邊伸手去摸摸女兒的小臉蛋,看她紛嘟嘟的小嘴啜了幾下,很是可愛。

    「女兒像媽媽,真好,反正以後都是要嫁的,可是等她長大,然後上幼稚園,我怕那時候就有小男生追她,到時候她有了小男朋友,不要我這個爸爸了怎麼辦?」鐘馳突然停下工作,回過頭慘兮兮地看著他老婆。

    洛姍笑,「你想得太遠了,就算有男朋友,爸爸媽媽,還有哥哥,一定都是她心里頭最重要的人!」

    鐘馳認真地看著洛姍,一臉難過的模樣,「那現在,我在你心里排第幾?」

    洛姍噎了一下,「那個……」她數了一下手指頭。

    「你還要數手指頭?難道我在你心里還沒排到第一位嗎?」鐘馳不爽了,他可是把這女人放第一位,沒想到她把他排那麼後面!

    「其實你跟所有我最親的人一樣,都排第一,你們每一個,都是我最珍惜的,也是我最愛的。」

    洛姍看著鐘馳,回答得很認真。

    鐘馳一把將洛姍撈到面前,狠狠地吻在她唇上,吻得難分難解,險沒讓人背過氣去。

    突然哇地一聲稚嫩哭啼聲,讓這進行到狂熱狀態的吻止住,低下頭,兩人的寶貝女兒不知什麼時候醒了,哇哇大哭。

    「女兒餓了,我先給她喂奶。」洛姍伸手去抱女兒。

    【尾聲】

    ……

    「你輕點……」

    「誰讓你在問那些無關重要的問題?」

    「我好奇想知道嘛!」洛姍撒嬌的口吻。

    鐘馳听她撒嬌的聲音,心都軟化,「我讓手下的人警告她們,我可以為她們鋪路,也可以毀掉一切。」

    洛姍心里偷著樂,但嘴上卻嬌聲道︰「哦,原來你是個大壞人……」

    鐘馳笑,「嗯,就對你好。」

    洛姍臉上是藏不住的幸福笑容,在凌駕在她身上的男人那霸道攻勢下,她明白自己真的很幸運,終于得到他的愛。

    而錯過那麼多年,鐘馳看著他身下笑靨如花的女人,真正明白自己內心要的是什麼,就是世俗的幸福罷了。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