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曼綠 > 娘子休悍夫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娘子休悍夫 尾聲

作者︰曼綠

    成芹覺得自己好像作了一場很長的惡夢,夢里,不管她逃到哪里都是一片黑暗,周遭沒有一絲光線,也沒有一絲聲音,只剩下她粗重的呼吸。

    她驚恐萬狀,只覺得自己再不逃走,一定會被這片黑暗吞噬、淹沒。

    她大叫著成凰,要他來救她,可是喉嚨卻發不出聲音。

    就在她以為自己不能逃離這令人恐懼的絕望境地,躲在黑暗中低泣時,依稀听見褚忌凰細微的聲音。

    宛若黎明的曙光,她一顆心活了起來,不管身子傳來陣陣的痛楚,她在黑暗中摸索著前進,直到他那低沉纏綿、充滿感情的嗓音清晰的傳入她耳中。

    「成、成凰……」成芹費了不少力氣才睜開眼楮,全身疲困不堪。

    「芹兒,你終于醒了!」褚忌凰趕忙低下身子靠近她的臉,臉上露出驚喜的笑容。

    成芹仍有些恍恍惚惚,氣若游絲。

    她一吞口水,發覺喉頭好像火燒一般。「水……水……我好渴……」

    褚忌凰忙不迭的倒了杯水來,坐在床頭半抱起她虛弱乏力的身子,一口一口慢慢的喂她喝下。

    喝過水之後,成芹雖然仍然軟綿綿的,面無血色,可是看得出已經脫離險境,褚忌凰難以形容此時心中的雀躍。

    成芹休息了半響,意識逐漸清楚,突然憶起受傷前的事,她著急的問,「弦、弦烈他……」

    「弦烈在沐風及清雲眾人聯手下,順利的擒住了。」

    「是、是嗎?太好了。」成芹松了一口氣。

    「芹兒,你為什麼那麼傻,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褚忌凰想起她性命垂危的原因,低聲斥責。

    成芹一愣,好半晌才听出他聲音中的不諒解,訕訕的問,「你、你是不是在怪我?」

    「我當然怪你,怪你思慮不周、擅作主張,怪你把我嚇得魂飛魄散,怪你差點就沒命……」褚忌凰頓一頓,露出苦澀的笑容,「你知不知道這些天來我是多麼的害怕,害怕你丟下我離去?」

    成芹說不出話來,費力的仰起頭,迎上他閃閃發光的亮眸,里面豐沛的感情一覽無遺。

    抵擋不住勾人心魄的凝望,成芹有些昏眩,有些喘不過氣,可是仍情不自禁的貪戀著他的目光,好希望永遠永遠沉陷其中。

    「答應我,以後不要再這樣沖動。」褚忌凰柔聲說道,指尖溫柔的摩挲她的青絲,把她擁入懷中。

    成芹的小臉埋入他的肩窩,久久才艱澀的擠出細微的聲音,「我、我不是沒有顧及後果,可是我不想看你到頭來白費心血,我不想要你因為我而放走弦烈這個壞蛋,我希望你能完成報仇的心願。」

    「芹兒……」

    「我知道你這些年來,一心一意只想報仇……」

    「芹兒,你錯了,大錯特錯,這不是我心中所願。」

    「什、什麼?」成芹一愣。

    褚忌凰知道她為了他可以不顧性命,不禁眸光放柔,心里張滿無限柔情,「比起你,報仇並不是那麼緊要。」

    成芹不解的眨著眼,「可是……」

    「我說的是真的。」褚忌凰抬起她清麗的小臉,在她耳畔喃喃低語,「仇不可不報,但是不急于一時,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我都可以等,但是,我不要你丟掉性命,因為我要和你廝守一生,不準你有任何不測。」

    「咳咳……」成芹心情激烈震蕩,一口氣快提不上來,忍不住咳嗽。

    「芹兒,你才剛蘇醒,身子還很虛弱,要不要躺下來休息?」褚忌凰輕拍她的背,神情慌張不已的問。

    成芹是覺得全身疲備,胸口還隱隱發疼,可是此刻她完全不在意這些。

    「不要,我要躺在你懷里。」她撒嬌道,硬是要黏著他,「人家還有好多話要對你說。」

    褚忌凰瞧她泠汗涔涔,不放心她的身體,「不急,等你痊愈了,你想說什麼都隨你……」

    成芹匆匆的抬起頭打斷他的話,「不要,人家問你……你說是真的嗎?」

    褚忌凰對她展露燦爛的笑容。

    「我不想死,我也想和你在一起一輩子。」成芹再也壓抑不住滿腔的感情,眼角淚水盈盈,「那天在昏過去之前,我心里好後悔,我如果死了怎麼辦?我不要和你永遠分開。」

    「我的芹兒,你真傻……」褚忌凰替她拭去豆大的淚珠,滿心憐惜。

    「我要你答應我,以後不準離開我。」成芹望著他俊逸的眉眼,認真的要求。

    「好。」褚忌凰微笑點頭。

    「我要你答應我,和我一起回青山縣去。」

    「好。」

    「那、那我還要你答應我,退出江湖……好不好?」她提起勇氣,期期艾艾的問,怕自己太過強人所難,「我、我這樣要求是有原因的,你大仇都已經報了,根本不必要再繼續行走江湖。」她好怕他對江湖還留戀不舍。

    「好。」褚忌凰爽快的答應,臉上毫無為難之色,「就算你不要求,我也會退出江湖。」

    「是、是真的嗎?」成芹張大了嘴,難以置信的盯著他。「那天瞧你和弦烈交手,我在一旁擔心得胃都快打結,好害怕你會受傷……」

    「不會了,不會再有這樣驚險的狀況了。」褚忌凰暗暗發誓,這輩子不會再讓她陷入險境。「原本我

    就有打算把嘯風樓交給清雲,然後退出江湖,做個單純的生意人。

    嘯風樓雖然是他對付弦烈的後盾,也是他辛苦創立的,但倪清雲才能卓越,武功又佳,相信在他的領導下,嘯風樓仍能在江湖中佔有一席地。

    成芹忘記了身上的傷痛,歡喜得不得了,眼底盈滿喜色,連說話都有些喘,「我、我好高興,我們還能在一起,成凰,我向你保證,以後我會上進,不會再像從前那樣幼稚,整天讓你煩心……」

    褚忌凰伸手點住她半啟的嬌唇,阻止她說下去,「乖芹兒,我只要你做你自己,不必為了討我歡心而改變,我要你像以前一樣快快樂樂,無憂無慮的過日子。」

    此刻,他終于了解成老爺當年的用心,成芹並不是他的羈絆,也不是報答恩情的對象,她是避免他被仇恨蒙蔽了心靈而鑄下大錯的一盞明燈。

    沒有她,他可能會成了一個嗜血的殺手,可能在復了仇之後,因為人生已無目標而成為一具行尸走肉,孑然一身,只能浪跡天涯。

    成芹感動得說不出話來,眼里,心里只有他一人。

    「芹兒,只要你開口,我什麼都答應你。」褚忌凰露出令人怦然心動的笑容,「但是,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成芹呼吸一凝,心跳漏了好幾拍。

    褚忌凰緩緩的接近她微微泛著粉紅色澤的臉頰,噴出的熾熱氣息令她全身輕顫。

    「我要你嫁給我,成為我的妻子,為我生兒育女。」

    成芹呆住,隨即欣喜若狂,臉上滿是粲然的笑意。

    「芹兒,你不願意嗎?」

    「不,我、我當然願意。」成芹心口漲滿濃濃的愛意,急切的吐露心中的情衷,「我要永遠永遠在你身邊,和你做夫妻。」

    「芹兒,當年你還小,成親時,我對你說不出任何承諾,所以,今天我要對你說……」褚忌凰把她的手拉至他胸前,捧起她嬌羞的臉,輕吮她的嫩唇。

    成芹的手壓在他起伏不休的胸膛上,臉紅紅的問,「你要對人家說什麼?」

    「我會好好呵護、珍惜你一輩子,此生絕不和你分開。」褚忌凰緊緊的抱住她。

    成芹用力的回抱著他,嘴角露出美麗的梨窩,忽然憶起讓她能夠有擁這個良人的爹。

    爹,你听到了嗎?成凰答應會呵護我一輩子耶!爹在九泉之下,不用再心煩女兒老向你哭訴自己不幸福了。

    我不僅要做讓爹驕傲的女兒,還要成為成凰的好妻子,為他生下好多、好多孩子,讓這個家充滿歡樂的笑聲。

    爹,我們會珍惜你所留下的一切,你一定要保佑我和成凰幸福的過日子!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