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簡夏 > 老公離婚請簽字 > 第十五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老公離婚請簽字 第十五章

作者︰簡夏

    夜晚,喬恩睡了,守在他身邊的顧心駱,心空了。

    他明天就走了——

    心好復雜,想留他但是開不口。

    這幾日他們形同陌路,早已習慣他的百般呵護,他這樣突如其來的冷漠,讓她有點承受不住。

    她知道自己不能這樣,不能這麼自私,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

    他現在在哪?在做什麼?

    手機震動了起來,顧心駱連忙回過神來,悄悄走出去接電話。

    「嗨,小丫頭~」一個調侃的聲音,很陌生。

    「您好,請問你是……」

    「我是誰不重要啦,你只要記得我是善良又可愛的長腿叔叔就成了,我今天是來向小丫頭你報告一個重要的事情哦!」

    長腿叔叔……這個人在說什麼?心駱茫然了,這個世界上還真有這麼「自戀」的人哦。

    「小丫頭,你現在在哪?」

    「請問您有什麼事嗎?」顧心駱問的小心翼翼,因為邢澤鷹跟她說過,美國壞人很多,所以要小心。

    「在哪嘛,在哪嘛,先告訴我!」見她支支吾吾的不回答,對方干脆耍起了賴,催促道,「不然你老公被別的女人搶走,可不關我的事哦——」

    老公……

    顧心駱的腦子一下子懵了,他剛才說的是他嗎……

    「發什麼呆呢,快來XX酒吧啊,你老公酒後亂性了,哈哈,現在正抱著一個洋妞不可開交呢,你要是來晚了,可就晚節不保……」

    「保」字還沒說出口,對方就掛斷了電話,孟易楠愣在了那里,不可置信地瞪著手中的手機。

    好可惡的小丫頭,他好心給她打小龔告,她居然敢掛他電話!

    天很高,夜很深,孟易楠悠閑地掛在窗戶上,看著黑夜中那一輪金色的圓月,突然壞笑出了聲。

    月亮還是圓的最好看啊——

    他在外面找女人!

    掛斷陌生人的電話,顧心駱第一個反應就是——愣了!

    心很亂,像是有一萬只兔子在不停地跳。

    他要跟別的女人上床,要吻別的女人……

    顧心駱的呼吸都開始不順暢,扶住牆壁,無力地幾乎站不住腳,以前他跟季海藍親密的畫面又一次浮現起來,她承受不住地閉上了眼,可是那些骯髒的畫面,既然能清晰的霸佔她!

    不——

    她不要,她不許!

    顧心駱冷汗直流,也不知是哪里來的力氣,站了起來,然後直奔那個酒吧。

    「唔……」邢澤鷹有些頭暈的晃了晃,身子很熱,也很沉,全身的力氣,好像一瞬間都被抽離了,很難受。

    看來今天真的是喝多了。

    邢澤鷹想要抬手看鐘表,可是視線一片模糊,看不清楚具體幾點,喝了這麼久,應該很晚了,她今天會回賓館過夜,所以他必須快點回去,不然她一個人會害怕……

    邢澤鷹支撐的想起來,可是身子一個無力,又跌坐在沙發上,身邊有個飽滿的身子,不停地糾纏著他,濃厚的香水味,不停地刺激著他的神經……

    心微微的顫動——

    像是有什麼被他禁錮的熱情,在那麼一瞬間要爆發了。

    她的心好難受,今晚,他果然真的找了女人——

    他會突然答應和她離婚,是因為愛上別的女人了嗎……

    不願再繼續想下去,她怕自己會崩潰,她生生吞下自己的尖叫聲,停止反抗,默默地承受著這場突如其來的歡愛。

    顧心駱從來沒有感受過如此矛盾的自己,她不要他去踫其他的女人,如果他真的有需要,她可以……

    顧心駱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大跳,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身體早已被邢澤鷹抓住……

    ……

    顧心駱難過的落淚,低低地開始哭……

    是誰?

    誰在哭?

    聲音這麼熟悉……

    邢澤鷹有些茫然,他望著身下的女子,片刻的發呆。

    粗重的喘氣聲,此起彼伏,幾乎是不可置信,他伸出手,慢慢地打開了床前的壁燈……

    心駱……

    怎麼會是她,為什麼會在這?!

    更要命的是,他居然……

    「你……」邢澤鷹暗啞著聲音,緩緩說道,「為什麼會在這?」

    下面的心駱,死死咬著唇,不發出一點聲音。

    天啊,他怎麼又干了這種荒唐的事情!

    只要一想到他和她好不容易才有的一絲感情,又會被他破壞殆盡時,邢澤鷹就覺得全身發冷,他就有些不知所措,說了一聲「對不起。」然後進了浴室。

    顧心駱抱著床單,听著浴室里傳來嘩啦啦的水聲,也不知道自己哪里來的勇氣,突然瘋癲下床,跑到浴室門前,用力地拍打浴室門︰「你出來,你告訴我,你今天是不是準備找別的女人!」

    「這個房就是你跟別的女人用的?如果我沒有躺在這里,你做的是不是另外的女人了……」

    浴室的門,嘩啦一聲,被用力地推開,全身濕漉漉的邢澤鷹,只用一塊毛巾包裹住重要部位,黑鷹般鋒利的眼神,狠狠地瞪著顧心駱,吼道︰「是誰告訴你我在這里的?!」

    他還沒有跟她算賬,她倒首先怪起他來了,一個好女孩,大晚上的怎麼可以跑到夜店來,還睡在客房的床上!

    難道她不知道,這些房間都是干什麼的嗎!

    被邢澤鷹凶凶一瞪,顧心駱嚇得立馬沒了聲,原來的氣勢都拋到了九霄雲外,「是一個不認識的人打電話告訴我……」

    「誰?男的女的?」

    「男……」

    「手機給我。」

    邢澤鷹的臉色臭到了極點,一個陌生人打電話給她,她居然就乖乖地跑出來了,他以前不是跟她說過,不可以隨便亂跑的嗎!

    她到底把他當成什麼!

    暴躁地奪過心駱遞上來的手機,邢澤鷹查了一下童話記錄,當他看到那個熟悉又該死的號碼時,臉色更黑了——

    「SHIT!」邢澤鷹罵了一句髒話,泄憤般的把心駱的手機摔在了地板上,孟易楠那個混蛋是不是又皮癢了,還有今天他又被下藥,肯定又是那個混小子搞的鬼!

    「該死的——」邢澤鷹低吼一聲,然後就準備穿衣服出門找孟易楠算賬,可是動作被一旁的顧心駱制止,心駱牢牢拽住他的手臂,兩只眼楮望著她,一副快哭出來的模樣。

    「你要去哪,你是不是還要去找女人……」

    因為焦急,她都忘記了要穿上衣服……

    邢澤鷹的喉嚨又緊了,連忙轉開視線不去看她,語氣稍稍重了︰「快把衣服穿上!」

    顧心駱難過的眼淚直往下掉,蹲在地上放聲大哭……

    邢澤鷹愕然,這又是怎麼了……

    「今晚你就睡在這里,明天我讓司機來接你。」

    邢澤鷹沒有轉身……

    天——

    邢澤鷹全身都躁動了,在自己沒有失控之前,匆忙的離開……

    空蕩蕩的屋子,只剩下顧心駱一個人——

    她怎麼也想不到,她真實的感情,居然會是這樣。

    就算他再怎麼欺負她,禁錮她,威脅她……她一直都——

    只不過這細微的感情被仇恨蒙蔽了雙眼,因愛生恨,恨更濃!

    過去,她口口聲聲說愛得是喬恩,其實也只是將喬恩當做是自己的一個依靠而已,過去她沒有懂,現在她全都懂了……

    可惜一切都來不及了,她發現自己愛的一直都是他,可是他卻要放棄了。

    明天他就要回國,然後會把他們的離婚協議書寄來,只要她簽字,他們就不再是夫妻,沒有任何的瓜葛……

    她不要!不要……

    今天,她一整天都在失神。

    就連看不見的喬恩,也覺察到了她的不對勁。

    小心地拉過她的手,慢慢地寫下︰你怎麼了?

    沒有事……

    顧心駱連忙回過神來,同樣在他的手心中,回復他。

    你有心事……

    隱約的,喬恩好像笑了,有一種小小的驕傲。

    你的心事,從來都瞞不過我……

    看到這句話,顧心駱發愣了,她的心事,都瞞不過他嗎?

    今天他要走了吧……

    喬恩繼續在她的手心中,寫著字,粗糲的繃帶,觸得她的手心微微的發癢。

    顧心駱沒有回答。

    你不去送送他嗎?

    片刻的安靜,心駱心微微顫了一下。

    其實……他真的很愛你……

    從很久很久之前,我就看出來了,他很愛你。

    甚至可以為你,做任何事。

    他為了你,甚至和大哥競爭,你已經沒有了家,他怕你以後也會沒有可以去的地方……

    他會那樣欺負你,只是因為你真的好可愛,看到你圓嘟嘟的樣子,有時候我也會想要氣氣你……

    那一次,你讓我抱你,到最後,其實是你拒絕了我,那時候就應該很清楚,你自己心里想要的是誰了吧……

    駱駱,你真的是只小烏龜,縮在自己的殼里不敢伸出頭來,你不敢正視自己的心,也不敢接受他的情……

    你們錯過了那麼多年,難道接下來的一輩子,還要再錯過嗎……

    沒有聲音的喬恩,可是他「說」的話,卻字字印在了她的腦海中,顧心駱難過地流下了淚,趴在他的身邊,大聲哭泣。

    喬恩吃力地抬起手,用盡全力,拍拍她的腦袋,然後在她的手心,寫下了最後幾個字︰

    快去追他吧……

    鼓起勇氣,接受他過于霸道的愛,你們之間,只是隔了那個小小的一道坎,一旦邁過了,那就什麼都過去了——

    「對不起,喬恩,真的對不起……從小到大,我一直都是在依賴你,利用你,最後還讓你變成這個樣子,喬恩,對不起……」千言萬語,也道不盡她心中的悔恨,可惜,她懺悔的話,他听不見——

    接近午夜,機場空蕩蕩的,他拖著大大的行李箱,背影落寞。

    邢澤鷹的面孔有點蒼涼,不知道這是第幾次,轉身回頭看。

    到現在還在期待她會出現?

    到現在還在做著不可能實現的夢?

    邢澤鷹澀澀地笑了笑,然後搖搖頭,回過身繼續走——

    「邢澤鷹——」寂靜的機場內,突然響起一個尖銳的呼喚聲,讓他整個人,全都一涼!

    是錯覺嗎?

    「邢澤鷹——你等等!」

    是她的聲音!

    他整個身體,都開始顫抖——

    前面的路,被一個小小的黑影給擋住,她小小的一張臉,憋得紅紅的,可愛的像個隻果——

    邢澤鷹的喉嚨蠕動了一下,沉沉地問︰「還有什麼事嗎?」

    「我……」有很多很多話要跟他說,可是當她真正站在他面前的時候,發現自己什麼都說不出來了,顧心駱眼圈紅紅地仰望著這張令人窒息的臉,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你來送我?」他問的小心翼翼,生怕自己又听到讓人崩潰的答案。

    「……」顧心駱用力地搖搖頭,但是又像是想到什麼之後,用力地點頭,她倔強地抿緊嘴唇,臉越發的紅。

    「放心,馬上就會有翻譯過來的。」他以為她是因為一個人在陌生的環境里語言不通,所以心里害怕,「最多三個月,等喬恩做了植皮手術,你們就可以回來了。」

    時間「滴滴」的在不停地往前走,廣播里已經傳來了悅耳的登機提示聲,他該安檢了。

    可是真的好放不下她……

    「我要進去了,你等等自己一個人可以回去嗎?」

    看見她點頭,邢澤鷹稍稍安了下心,然後拖著行李箱,準備過安檢。

    沒走幾步,風衣的一角又被一只小手給拉住,他詫異地回頭。

    顧心駱死死地抿著唇,眼圈紅的快哭出來了一樣,她有不安,有不舍,像是鼓足了所有的勇氣,張口小聲地說道︰「那個離婚協議書,我有異議!」

    「什麼?」

    「我說那份離婚協議書,我有異議!」

    怕他听不到,顧心駱鼓起勇氣,再說了一遍,邢澤鷹听懂了,心又開始漸漸的涼了……

    「以前是誤會,現在事實證明我沒有在外面偷人,而且那個孩子根本就是你的孩子,我因為摔下樓,還導致流產,所以你不能這麼沒有責任的就跟我離婚!」

    「那你還要什麼!」離婚協議書的初稿早已經發給她,他已經留給她足夠花用的錢,想不到她居然還不滿足,他的心駱什麼時候變成這樣了……

    心冷、心死——

    「你所提出的離婚原由不成立,所以……」顧心駱牢牢地抓住了他的手,他手心的冰涼,讓她越來越膽怯和害怕,「所以我並不同意我們離婚,而且你有必要好好照顧我……直到——」

    直到天長地久,地老天荒。

    顧心駱強忍住眼淚,牢牢地盯著他,小小的身體,都開始止不住的顫抖了……

    要了你的錢,要了你的房產,都還不夠——

    她要他這個人,像以往那樣,刻骨銘心地繼續愛她——

    遠處是飛機起飛的聲音,安靜的機場,一時間變得悶悶的,邢澤鷹僵至在原地,心突然沒了跳動的聲音。

    是她表達錯誤了,還是他誤解了?

    是他想的那樣嗎?

    她在挽留他,挽留他們的婚姻?

    腳有點無力,心口空蕩蕩的,好像沖過去擁抱住她小小的身體,可是——

    「你說的是什麼意思?」

    「就是我說的意思。」面對他的呆滯,心駱再也沒有勇氣把話說第二遍了,她死死咬住自己的雙唇,把眼楮狠狠一閉,紅著臉,拼盡全力,往他的懷中沖去——

    什麼都不要說,擁抱是最好的解釋……

    對不起,她一直都在繞著彎,最近才回到正常的跑道;對不起,她一直都在迷茫,現在才找到回家的路……

    讓他等了好久好久……

    「顧心駱,你應該知道,你這樣做的下場會是什麼!」邢澤鷹咬牙切齒,心跳的幾乎要沖出喉嚨,他的全身都在顫抖,粗重的喘息聲像是燥熱的火焰,噴灑在她的頸窩里。

    「以後你想再逃跑,我是死也不會放手了,你要知道,我還是會像以前那樣禁錮你,看著你,欺負你,你哪里也不能去,我在哪,你就必須在哪!」

    「……」心駱哽咽了一聲,然後更用力地抱住他!

    「駱駱……」邢澤鷹的嗓子啞了,一顆心又苦又澀,突然伸出手,緊緊地抱住了她,仿佛是在確認,又仿佛是等待了很久,迫不及待的擁有,他低下頭,尋到那兩片柔軟的唇,然後狠狠地吻了上去——

    這就是邢澤鷹這個男人的愛情。

    一個人太過強烈的感情,那是霸道。

    但如果是兩人的感情,那便是天長地久。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